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232 天意弄人

大殿中的談話在一件太武階仙寶和兩件宙光階仙寶拿出來后結束。
  翌日一早。
  天剛濛濛亮,周知禮便帶著陳汐一行人,來到了云夢城中央廣場上。
  此時,廣場上已聚集了不少人,除了六大學院的子弟,竟還有不少其他勢力的強者,皆都是大羅金仙層次,似是要一起前往亂魘戰場殺敵。
  這也很正常,那亂魘戰場雖是域外一個中型戰場,可其內卻充斥不知多少的域外異族,單憑七大學院的子弟,也根本不可能將其剿滅一空。
  更何況,這七大學院的子弟都是為考核而來,而其他強者則是純粹的殺敵而來,目的也很簡單,獵殺域外異族,可是能獲得不少仙界中沒有的仙材和寶物的。
  “切記,安全第一,若遇到致命意外,便使用信符,我等自會前往營救。”
  周知禮朝一眾子弟囑咐了一聲,就揮了揮手,“出發吧。”
  當下,陳汐等一行子弟,齊齊進入到了中央廣場上一座大型傳送陣內。
  嗡~
  一陣轟鳴,陳汐等五十名道皇學院子弟消失一空。
  “我等也要做好隨手出動的準備,那亂魘戰場中兇險諸多,頻頻有意外發生,萬一出現什么不測,就需要我們去救助了。”
  周知禮朝王道廬、拓跋天席、左丘泰武說道。
  其他三人皆都點頭。
  ……
  嗡~
  當陳汐再次睜開眼睛時,已是出現在一顆荒涼無比的星球上。
  “這挪移陣法,竟是將我和其他人都分離開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目光一掃四周,發覺并無危險,這才拿出一枚玉簡地圖,上邊繪制著有關亂魘戰場的一些布局。
  亂魘戰場,位于界河邊緣地帶,是由一片約莫數萬顆星球組成的地帶,地形復雜,且諸多星球之間,充斥著時空潮汐、空間斷層,黑洞風暴等可怖的宙宇災害,環境可以說是惡劣之極。
  “我如今的位置,應該是在亂魘戰場的邊緣地帶,一顆名為虛靈星的星球上,按照玉簡上介紹,這顆星球上可充斥著不少兇險……”
  半響后,陳汐眉頭一皺,收起了玉簡,眸光瞬間變得肅殺起來,渾身氣機沸騰,進入到了戰斗狀態。
  唰!
  下一剎那,陳汐整個人已化作一抹虛無影子,朝遠處飛馳而去,他并未使用瞬移,擔心出現什么不測。
  因為這虛靈星上,充斥著諸多虛靈兇鳥,經常隱藏在虛無的風中狩獵對手,宛如隱形的刺客,令人防不勝防。
  半響后,陳汐突然駐足,怔了怔,旋即臉上露出一抹慚愧之色,下一刻他一揮袖,身旁已是多出一頭通體雪白,體型大如獅虎的仙獸,散發著一股撲面而來的霸氣,正是星魂仙獸小星。
  說起來,小星自打跟隨陳汐進入道皇學院,就一直呆在浮屠寶塔中,若非它此刻產生出一股意念,驚動到了陳汐,陳汐都差點都忘了對方的存在,所以他心中自然有些慚愧。
  “嗷嗚~”
  小星一邊嘶吼,一邊興奮地在四周一陣亂蹦亂跳,顯然是憋壞了,好半響才返回陳汐身邊,幽怨似地瞪了他一眼。
  陳汐又是一陣慚愧,連忙摸出一些仙漿給小星吞服,小星湊上前嗅了嗅,卻是流露出厭憎之色,頻頻搖頭不已。
  陳汐神色一滯:“……”
  “星辰仙獸只喜吞噬星核,你這么做,永遠無法讓它成長起來。”
  這時候,小鼎悠悠開口,來到這域外戰場,似乎令它感到很滿意,說話口吻也變得溫和不少,“依我看,這頭小家伙天生具備風、火、星辰、吞噬四種大道法則,尤其是這吞噬法則,極為罕見,令其資質也是足可以和太古神獸相提并論。”
  小星聞言,驕傲一挺胸膛,得意搖了搖頭顱,似也知道小鼎是在夸贊它。
  可當目光挪在陳汐身上時,它登時又一陣泄氣,變得幽怨起來,似在怪責陳汐不僅不管它,還不給它吃的,簡直太沒良心。
  “前輩,星核是何物?又該從哪里尋覓?”陳汐連忙抬手揉了揉小星毛茸茸的大腦袋,然后問小鼎,該如何解決小鼎的修煉問題。
  對于星核,他還是頭一次聽說。
  畢竟在仙界,蒼穹足有無垠之深遠,尋常仙人根本無法飛臨蒼穹,更別說去手摘星辰了。
  “一顆星球從誕生到形成,歷經無數歲月成長,就會形成屬于自己的星核,那是一顆星球最精華的本源所在,失去它,整座星球就會化作廢土,生命力枯竭。”
  小鼎隨口道,“擱在仙界,或許很難獲取到星核,可在這仙界和域外之間的戰場上,想要尋覓星核卻并不算太困難,像你現在本身就在一顆星球上,只需尋覓出星核的埋藏位置就能找到它。”
  陳汐一怔,目光一掃四周,皺眉道:“單憑我如今的仙識,想要搜遍整顆星球只怕需要數天時間,運氣好還行,若是運氣不好,可就是白白浪費時間了。”
  此次內院考核,以三個月為期限,逾期不合格者,就會直接被淘汰,而能夠達標的最基本要求就是殺死一百個相當于大羅階的域外異族,這么算起來,時間也是頗為緊迫的。
  “愚笨,不是還有它?”小鼎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口吻。
  “嗷嗚~”小星也極為鄙夷地掃了陳汐一眼,感覺這家伙似乎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是有多厲害,所以顯得特白癡。
  被一尊鼎和一頭仙獸齊齊鄙夷,陳汐的老臉也不禁一陣赧然。
  呼~
  這時候,一陣輕柔的風吹來,似情人的手般多情。
  噗!
  陳汐卻是如臨大敵,眼眸霍然一凝,探手一抓,就從那一縷風中拽出一頭模樣丑陋的怪鳥,眼眸猩紅嗜血,尖嘴如刀,泛著金屬般冰冷的光澤。
  “桀桀~”這怪鳥猝不及防被抓,發出一陣驚恐尖叫,聲音嘶啞難聽。
  “虛靈兇鳥?”
  陳汐感受著手中這頭怪鳥的氣息,發現對方竟擁有堪比玄仙境的力量,極為驚人,剛才若自己疏忽大意,被其尖嘴戳一下,絕對會受到不小的傷害。
  咔嚓一聲,陳汐直接扭斷了對方脖頸,而后拿出攬星仙劍,一劍將對方的尖嘴割了下來,這可是一件中階仙材,且是罕見無比那種,在仙界根本找不來,論及價值,和高階仙材也不錯多少。
  “這東西隱藏在風中,明顯掌握了風之法則,若是如此偷襲,還真是防不勝防。”
  陳汐隨手將這虛靈兇鳥的尸體丟掉,卻不曾想,小星竟是大嘴一張,將其一口咬住,大口咀嚼起來。
  能夠清晰看見,小星周身彌漫著一股晦澀的吞噬氣息,竟是將那虛靈兇鳥尸體中的風之法則汲取掉了!
  “這……”陳汐也有些發怔,倒是沒想到,小星竟還能吞噬對手的法則力量化為己用,這等手段,可足以稱得上是變態了。
  想象一下,每殺死一個對手,小星就能汲取到一些大道法則力量,如此下去,根本就不用修煉參悟,其所掌握的大道法則就會蹭蹭暴漲,端的是可怕無比。
  “可惜,這小家伙還處于幼年時期,只能汲取煉化對手不足一成的大道法則,若是成年的話,甚至能硬生生把對方的法則之力完全剝奪,化為己用。”
  小鼎輕嘆,似感覺陳汐有些暴殄天物,為何不早早培養小星了。
  陳汐聞言,也不由摸了摸鼻子,心中暗自思忖,我如今也掌握著吞噬法則,若是汲取對手的法則之力,是否也能化為己用了?
  “你最好別這么做,除非你把吞噬法則提煉至大羅神紋的地步,否則汲取到的大道法則力量只會雜而不純,反而會影響到你的修行。”
  小鼎似看破了陳汐心思,當即出聲提醒,“至于這小家伙,反而不會受這種影響,因為它那血脈和底蘊,都不是你能夠相比的。”
  陳汐心中一凜,登時打消了這個念頭,任何影響修行的因素,哪怕再誘人,他也是決不會干的。
  吧嗒吧嗒~小星意猶未盡地舔舐著舌頭,眼睛發亮地看著陳汐,似乎在說,它還想吃一些……
  “走,我們一邊尋找星核,一邊殺敵!”
  見此,陳汐當即爽朗一笑,不再多想,轉身朝遠處飛馳而去。
  這一次,他施展出神諦之眼,眉心悄然睜開一只豎目,如此一來,就可以清清楚楚勘破任何偽飾,令得那虛靈兇鳥即便藏在風中也是行蹤畢露。
  而小星則奔跑在前邊,不時嗅一嗅鼻子,一路捕捉有關星核的氣息。
  陳汐看得好笑,感覺此刻的小星就像一頭絨毛雪白的大狗似的,憨態可掬。
  一炷香后。
  一座低矮的嶙峋山峰前,小星突然駐足,嗷嗚發出一聲興奮叫聲,四蹄一邁,就要沖向那座山峰。
  “等等!”
  陳汐一把將小星攔住,而后眉心豎目霍然掃向那一座低矮山峰。
  在他的視野中,那山峰四周虛空中,勁風流竄呼嘯,一只只虛靈怪鳥飛舞其中,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將整座低矮山峰籠罩得嚴嚴實實,起碼不少于上千之數!
  ——
  ps:月末了,月票榜排名競爭慘烈,兄弟姐妹們,求火力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