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34 玄黃葫蘆

感謝兄弟“舞動”再一次10000打賞捧場,拜謝~
  ——
  唰!
  無垠星空中,陳汐的身影一閃即逝,這一刻的他,施展瞬移的同時,還兼用上了星辰之翼。
  這是一部來自洞府主人的神通傳承,雙翼一振,溝通億萬星辰之力,星輝彌漫,用以在這漫漫星空中飛馳,簡直是如魚得水。
  遠遠一望,就好比一抹星辰流光在虛空之間頻頻閃爍,每一個閃爍都能橫跨十余顆星球,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并且由于這是在星空之間,使用星辰之翼宛如一種天然的掩護,令人極難察覺到。
  “沒想到,這星辰之翼竟有這般妙用,竟是可以汲取星辰之力化為己用……”
  飛馳途中,陳汐驚訝察覺到,自己周身每一處穴竅,竟是都在通過星辰之翼汲取來自這無垠星空中的星辰之力,而后轉化為精純、磅礴的仙力,滾滾流淌于自己的體內世界中。
  正是在這種星辰之力補充下,非但讓他消耗的仙力很快就恢復,且令得仙力積蓄得越來越多,間接對修為也起到了一絲提升作用!
  “周天星戮鍛體之術,本就是引周天萬星淬煉周身,而這神通星辰之翼也是和這部功法相輔相成,如今能起到這般妙用,或許也是正常的,只不過是因為自己以往從未現這一點罷了……”
  陳汐略一思忖,就想明白了其中原因,旋即他心中就是一振,此次內院考核足有三個月,如果天天都能如此汲取星辰之力,或許在返回學院時,就能沖擊彌羅天之境,躋身大羅中期修為了……
  轟隆!
  就在陳汐飛馳之際,遠處星空中突然產生一股劇烈的波動,似驚雷般擴散而來,驚擾得虛空都產生一陣漣漪。
  陳汐倏然駐足,不敢再多想,眉心豎目遙遙掃視過去,就看見正有五六道身影以極快的度朝這邊飛馳而來。
  而在那五六道身影后方,竟有著一片鋪天蓋地般的域外異族大軍在追攆,聲勢浩大無比。
  “快!居然是一支三千人規模的域外異族,我們明顯中埋伏了!”
  “該死,還是八個大羅階域外異族帶隊,這絕對是一場早已蓄謀許久的陷阱……”
  “別廢話!趕緊逃!”
  幾乎是剎那間,那五六道身影已是快要抵達陳汐身前。
  這時候,陳汐也終于看清楚,這些人竟是來自云嵐學院的子弟,三男兩女,他們衣襟左肩處都繡著一塊蒸騰的云嵐圖案。
  “咦?道皇學院的同道?”
  這時候,那三男兩女也看見了陳汐,其中一人驚異出聲,從陳汐左肩處浮動的紫綬星章徽章上,看出是來自道皇學院。
  剎那間,這三那兩女神色皆都微微一變,流露出一抹忌憚之意。
  “道友,在下冒昧勸你一句,還是暫且避開為好。”一名翠裙忍不住開口,低聲說了一句。
  “多謝諸位道友指點,后邊的情況我已經看見了。”
  陳汐笑著拱手,這些云嵐學院的子弟還算不錯,起碼還知道提醒他一句。
  “道友不打算離開?你雖出身道皇學院,可孤身一人,若是被那一群足有三千數目的域外異族包圍,處境只怕不妙。”
  一名高大的黑衣青年皺眉道。
  “算了,楚師兄,莫要再多勸,人家是道皇學院的子弟,哪會用得了咱們去勸,想逞強就隨他去,咱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一旁,另一個體態豐潤,身段婀娜的女子皺眉不悅道,一副埋怨自己同伴多管閑事的模樣。
  陳汐怔了怔,瞥了那女子一眼,便移開目光,遙遙望向遠處,這時候,那一支浩浩蕩蕩的異族大軍已是能夠清楚看見,不出片刻就能追到這邊。
  那等聲勢,的確頗為浩大,尤其在那大軍后方,有著八道恐怖氣息沖天而起,想來就是那云嵐學院子弟口中的八位大羅階異族強者了。
  “尋覓了這么久,終于又碰上可供獵殺的目標了……唔,殺死他們的話,倒是又能搜刮到不少財富啊。”
  陳汐心中暗自喃喃,如淵似的黑眸驟然變得明亮起來。
  “道友保重,我們走!”
  而看見陳汐無動于衷,那被叫做楚師兄的黑衣高大青年皺了皺眉,最終揮了揮手,帶著他們一行人快離開。
  對于他們而言,面對那足有三千之數的域外異族大軍和八位大羅階異族強者,的確跟送死沒什么區別,所以,他們不得不逃。
  至于陳汐,他們已經提醒過了,對方既不領情,他們自不會再規勸,只是心中皆都或多或少感慨,道皇學院的子弟還真是一個比一個狂啊……
  轟隆!
  不過,就在“楚師兄”他們還沒離開多久,身后猛地產生一股驚天動地的恐怖波動,而后,一陣凄厲的廝殺聲沖霄而起。
  “真打起來了?”
  他們一行人霍然扭頭,然而就看見了一副令他們震撼無語的畫面。
  只見那無垠星空中,有著一道峻拔的身影當空而立,手中仙劍輕描淡寫一揮,就有一道通天粗大的劍氣潑灑而出,那為的域外異族大軍,竟是被硬生生碾壓開一道血路,起碼有上百的域外異族剎那間就喪命其中。
  而這,僅僅只是一擊之威而已!
  唰!唰!唰!……
  不等“楚師兄”他們回過神,再次有一道道煌煌劍氣飆射,縱橫交織,滿空劈斬,登時將那完整的異族大軍切割得四分五裂,鮮血如暴雨般在星空中飛灑。
  一時之間,喊殺聲,哭嚎聲,憤怒嘶吼聲交織在一起,震蕩八方,不絕于耳,這才是亂魘戰場最常見的一幕,戰場角逐之地,沒有廝殺戰斗反而不正常。
  不過眼前的情況卻是頗為少見,因為這是一個人和一支浩蕩大軍之間的角逐和戰斗,且看那等形勢,竟是那一個人完全占據了上風!
  ……
  殺!
  殺!
  殺!
  鮮血飛灑。
  尸骸跌落。
  這一刻的陳汐,恰似一柄所向披靡的絕世利刃,硬生生切入域外異族大軍中,所過之處,一條條生命被無情收割。
  三千域外異族大軍,看似數目稀少,實則當真正看見時,才知道其陣勢多么之浩大,簡直是鋪天蓋地。
  可此時,這一支大軍卻被陳汐一人殺得潰不成軍,血流成河,直似要將這片星空都染紅!
  “這家伙……未免太變態了吧。”
  有人倒吸涼氣,因為他分明看見,那八位大羅階異族強者已出動,將那一名清俊年輕人包圍,可竟是未能壓制住他。
  不止是他,其他子弟也都色變,強!太強了!簡直就是個變態!
  “我們……要不要去幫他一把?”
  那體態豐盈,婀娜多姿的女子猶疑了一下,這才問道,“那可是八位大羅階域外異族,他只怕難很難吃得下,若是咱們出手,既幫他瓦解了危機,又能獵殺一些考核目標,也算一舉兩得。”
  聞言,其他人一瞬就猜到了她的心思,明顯是看那域外異族潰不成軍,而那八位大羅階異族強者一時又無法壓制陳汐,于是打算“雪中送炭”了。
  當然,這里的雪中送炭也可以解釋為趁火打劫,不過這一層意思卻是沒人去點破,畢竟他們這一刻也是頗為心動。
  “柳師姐,這么做,似乎有些不妥吧……”有人舔舐了一下嘴巴,猶豫道。
  “有什么不妥的,咱們這也算拔刀相助,那年輕人非但不會介意,只怕還會感激我們才對。”
  那體態豐盈的柳師姐飛快說道,她越說越興奮,渾然沒有想過,就在之前她還對陳汐冷眼相向,譏諷陳汐太過逞強。
  “晚了。”
  這時候,那為的楚師兄突然開口,令得其他人都是一愣,旋即當看清遠處那一片戰場時,神色頓時又是一變。
  也就在此時,在那戰局中,本來深陷八位大羅階異族強者包圍的陳汐,突然身影一閃,周身猛地爆綻出一股恐怖無比氣勢,足足比剛才強大了一倍不止!
  而后,他劈手斬出一抹神輝滿空的劍氣,橫掃八方。
  噗噗噗……
  一連串猩紅滾燙的血花飛濺,八顆大好頭顱飆飛而起,面目上依舊帶著猙獰、殘忍、乖戾、嗜血的神情,或許直至死亡時,他們都沒來得及生了什么事情。
  僅僅一劍,八位大羅階異族強者全部被斬!
  看見這樣駭人一幕,那云嵐學院的五名子弟嘴巴都不可抑制地張大,眼眸急劇收縮,渾身都冒起一股徹骨寒意,如墜冰窟。
  誰也沒想到,如此強悍的一支域外異族隊伍,竟在這不到盞茶時間內,就被那清俊年輕人憑借一己之力全部抹殺!
  這家伙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他……又是道皇學院中哪個絕世子弟?
  這一刻,楚師兄他們只覺腦袋都亂嗡嗡的,念頭叢生。
  尤其是那體態婀娜的柳師姐,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她剛才還打算“助人為樂”,哪曾想,人家都根本不用她去幫忙,這簡直就像一記無聲的耳光,抽得她渾身一陣難受。
  鏘!
  仙劍入鞘,出一聲徹霄清吟,驚醒了陷入呆滯中的楚師兄等人。
  下一刻他們就看見,陳汐那一道孑然孤立的身影,正在清理那被鮮血和白骨鋪砌的慘烈戰場,背后是無垠璀璨星空,這一幅畫面血腥而浩瀚,震撼人心。
  ——
  ps:第七更9點半之前,我得先吃口飯,然后繼續奮戰!大家看一看賬戶,月末了,應該消費出來月票了,請砸給斗志如燃的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