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3 風波惡


  第二更!看在天天萬字更新的份兒上,懇請大伙收藏一下本書,拜謝了。
  ——
  謝猛被問的一怔,捫心自問,換做他是陳汐,在這種情況下,也的確無法原諒弟弟謝戰的所作所為。
  但是,他卻是不能承認。
  因為他是龍淵六大家族之一的謝家長子,又怎會把陳汐放在平等的地位上換位思考?
  笑話!
  誰見過高門大閥的子弟去跟街邊的乞丐平等相交?
  誰見過天上的蒼鷹會顧忌螻蟻的感受?
  身份、地位、家族的尊嚴,都不允許謝猛這么做,所以他想都沒想,便即冷冷問道:“你到底想要怎樣?”
  “跪地磕頭,履行諾言!”陳汐一字一頓道。
  謝猛嘿然冷笑一聲,左臉頰的蜈蚣傷疤一陣扭曲,“你確定要這么做?”
  “陳汐!算了吧,你已經贏了,再這么下去,對你自己也不好,當然,你若執意如此,我們也會支持你的。”便在這時,杜清溪三人相繼踏上擂臺。
  三人一出現,瞬間令觀戰席上的眾多修士一陣目瞪口呆,因為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陳汐竟然會跟這三人有關系!
  “杜清溪、端木澤、宋霖,這三位的身份地位,可是一點都不比謝猛含糊啊!”
  “有趣,今天的一切實在太有趣了!一下子惹出來六大家族中的四個,這場擂臺賭戰真是千年罕見。”
  “怪不得這小子敢跟謝猛這么說話,原來也是有大背景的人物啊!”
  的確,今天發生的一切的確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為了一對無依無靠的姐弟,先是流云劍宗的燕青霓出面,隨即又引出了陳汐,又觀摩了兩場堪稱震撼的戰斗,原本以為高潮就此終止,誰曾想,十年未曾露面的謝猛飄然來臨,緊接著三個代表不同家族勢力的天之驕子也隨之趕到……
  這一切都跟潮水似的,一波接著一波,狠狠沖擊著在場每個人的思維,令其心神搖曳,不能自已。
  “是啊,陳汐大哥,我和弟弟已經不生氣了,你別因為我們,傷害到了自己。”沐瑤牽著弟弟的手走上擂臺,臉上盡是感激和關心之色。
  陳汐心中暗自嘆了口氣,臉上卻是平靜淡然如故。
  他知道,無論是杜清溪三人,還是沐瑤姐弟,都是真心對自己好,但是……他心中卻是無法接受這樣的局面。
  憑什么對方做出讓步,自己就必須接受?
  憑什么沐瑤姐弟想要道歉時,卻被所有人都拒絕?
  陳汐自然明白,這是身份、地位、實力的差異,是渺小螻蟻與龐然大物的差異,但是明白歸明白,他卻恨透了這種潛移默化的游戲規則。
  正因為有這種規則在,那些窮兇極惡的,都長命百歲,那些與人為善的,卻橫死街頭,沒有公道,沒有善惡,一切都以實力為尊。
  什么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什么因果報應,天理循環,只要擁有絕對的實力,就可以肆意踐踏,還有誰懷揣敬畏虔誠之心去在乎一二?
  憤怒歸憤怒,陳汐卻不得不接受這種現狀,因為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天地間的每一個角落,時時刻刻都在上演著,單憑個人之力,根本無法扭轉這種延續無數個歲月的生存法則。
  但是,就這么放過謝戰,陳汐卻絕不甘心,他不是替天行道的俠義之輩,但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情,卻容不得他不管。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令陳汐的計劃全盤落空。
  “陳汐?哪個陳汐?”謝猛似是想起什么,眼眸一凝,驚疑出聲。
  觀戰席上的眾人無不在關注著這邊的動靜,聽到謝猛的話之后,有那心思靈活之輩,猛地想起前些日子轟動龍淵城的一件大事。
  “陳汐!原來他就是陳汐!”
  “我也想起來了,他就是那個斬殺蘇家六位黃庭修士和一位兩儀金丹修士的家伙!”
  “怪不得,怪不得能輕松贏得兩場勝利,原來是他啊!”
  ……
  全場嘩然!
  一道道目光齊刷刷落在陳汐身上,似是想要看清楚,這個年輕的少年,其實力究竟有多恐怖。
  “原來,陳大哥如此厲害啊!”沐瑤姐弟倆聽到周圍的議論聲,看向陳汐的目光已帶著無盡的敬慕。
  “果然是你。”謝猛看向陳汐的目光已凝重一片,人的名,叔的影,能斬殺兩儀金丹修士的存在,哪怕他對自己的實力再自信,也不免要掂量一下與陳汐戰斗的后果。
  “怎么,難道之前的我和現在的我有什么不同么?”看著態度陡然大變的謝猛,陳汐毫不掩飾話中的譏諷意味。
  “你已經徹底得罪了蘇家,莫非還想得罪我謝家嗎?”謝猛臉色陰沉,冷冷道。
  “我敢殺了蘇冷,就敢殺了你,要不要試一試?”陳汐平靜道。
  謝猛驟然色變,卻是再不說一句話來。他可不想跟一個瘋子玩狠的,更何況,這個瘋子馬上就要遭到蘇家的瘋狂反撲,也不值得他再橫插一腳。更何況,陳汐身邊的杜清溪三人,同樣令他忌憚無比,在這種情況下與陳汐死掐到底,明顯劃不來。
  “兩位小友,不如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此事就此揭過如何?”便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在擂臺四周飄渺響起,聲音中似乎帶著無盡魔力,令人如沐春風一般,產生不了半點的抵觸心思。
  “見過清鴻前輩!”
  這一刻,雖沒有看到那聲音的主人,但是在場所有修士無不肅然起身,遙遙朝空中抱拳行禮,場面壯觀之極。
  “清鴻道人是這座聚仙樓的幕后主人,一位修為深不可測的大修士,連各大勢力的首領見了他,都禮讓三分。”
  杜清溪清冽如泉水的聲音傳入耳朵,令陳汐恍然大悟之余,也不由暗自一驚,這位清鴻道人看來也是龍淵城一位厲害人物啊。
  “陳汐公子,這是我聚仙樓對您的補償,聊表歉意。我家樓主說,歡迎您隨時來聚仙樓做客。”那名漂亮優雅的女侍者再次走上擂臺,纖纖玉手中還托著一個玉盒。
  “無功不受祿,還請收回吧。”陳汐搖了搖頭:“今日的事情就此為止,我不會再斤斤計較下去,也希望謝猛公子遵守自己的言行。”
  連被譽為龍淵第一享樂之地的幕后主人都出面了,陳汐也只得罷手做出讓步。
  “哼!我謝猛說的話豈是兒戲?”謝猛冷冷一哼,甩袖離開。
  “陳汐公子,您要是不收下,樓主可是要辭掉我的工作呢。”漂亮女侍者可憐兮兮地望著陳汐,哀求道。
  這一幕看得杜清溪黛眉一皺,伸手接過玉盒,“既然如此,我幫你收下。”
  女侍者一怔,目光在杜清溪和陳汐身上一掃,抿嘴而笑,也不再叨擾,轉身離開。
  杜清溪卻是被女侍者這一眼看得心中一跳,渾身頓時不自在,只覺臉頰也微微發燙起來。
  “咱們還是趕緊走吧,被這么多人圍觀的感覺可不好受的很。”陳汐哪里可能沒有注意到這一幕,當即干咳一聲,走下擂臺,喊上沐瑤姐弟便即朝外走去。
  “喂,你不看看玉盒里是什么寶貝?”杜清溪追了上來。
  “你幫我看看不就行了?”陳汐隨口道。
  “我?嗯,那好吧。”杜清溪怔了怔,唇角卻是涌起一抹無法掩飾的笑容,似是陳汐這句話,竟令她感到無比開心。不過她卻是沒有打開玉盒,而是緊緊抱在懷中,清眸飄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端木,我勸你還是趕緊退出吧,省得影響咱們兄弟間的情分。”
  “滾蛋,我什么時候說過跟陳汐搶女人了?媽的,我只是覺得……有點想喝酒。”
  “好,我陪你。”
  “好兄弟!”
  “一輩子的!”
  宋霖和端木澤勾肩搭背跟在后邊,以傳音竊竊私語,一路走去,引得一眾目光怪異地盯著親密的過分的兩人。
  ——
  剛走出聚仙樓,陳汐猛地看到,謝戰悠悠站在遠處,眉頭不由一皺,難道這家伙心有不甘?
  “放心,我說的話從來沒有更改過。”謝戰似是想起什么事情,神態輕松愜意,笑吟吟道:“我等你出來,只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有必要讓你知道。”
  “你說。”
  “你弟弟是流云劍宗的弟子吧?”謝戰突然問道。
  陳汐臉色一沉,頓時明白了什么事情。在南蠻冥域劍仙洞府的時候,他就曾旁聽到,蘇嬌的哥哥蘇禪,乃是流云劍宗一位涅槃大修士的關門弟子。
  如今自己已經徹底得罪蘇家,若蘇家瘋狂反撲起來,必然會殃及到弟弟!
  想到這,陳汐的臉色變得陰郁之極。
  “看來你已經想到了。”謝猛笑吟吟道:“不過有一點你還不知,你弟弟在流云劍宗,可是一位了不得的劍道天才,參加今年的潛龍榜大比之后,只要成績不錯,很有可能成為流云劍宗的真傳弟子之一,不過若是中途發生些什么變故,那可就太令人惋惜了。”說罷,謝猛身子一晃,身子頓時化作一抹黑影,翩然離開。
  “放心吧,蘇禪哪怕地位再高,也不敢在流云劍宗內亂來。”杜清溪在一旁安慰道。
  “但是小麻煩肯定會有的。”陳汐嘆息道:“聽謝猛剛才所說,似乎蘇家要在潛龍榜大比上,會針對我弟弟搞一些小動作,看來我得在這之前見一見弟弟了。”
  “嗯,你心里清楚就好,若遇到什么麻煩事,盡管跟我說。”杜清溪點頭說道。
  “應該沒什么麻煩,畢竟我也參加潛龍榜大比了,到時候應該能幫到弟弟。”陳汐笑了笑,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輕松一些。
  “你這家伙,反正不管遇到什么難事,我們肯定要跟你并肩上的,至于其他的,別想那么多了。”端木澤湊了過來,大大咧咧說道:“今天本打算幫你接風洗塵的,結果岳大師的九珍宴沒嘗到,倒是引起一連串的惡心事,走走,咱們再尋一個地方喝酒去。”
  陳汐點點頭,他已經隱隱已感覺到,隨著自己在聚仙樓出現,蘇家針對自己的報復也就不遠了。
  “陳汐道友,多謝你對沐瑤姐弟的幫助了。”便在陳汐等人準備坐著六麟寶輦打算離開時,遠處,一襲碧裙的燕青霓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