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35 天靈婆娑

感謝兄弟“劍無雙雙”“快樂得豆點”“本寂道長”的打賞捧場支持~
  ——
  早在五個月前,陳汐剛剛晉級大羅金仙一個月的時候,就能以一己之力,硬撼劉澤鋒等十余名外院老生。
  那可都是大羅金仙層次的存在,且是老生中的精銳人物,如今五個月過去,陳汐在星辰世界中閉關,實力又進一步得到提升。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滅殺這八位大羅階域外異族強者也是根本不在話下,若非一開始擔心暴露出太強的實力,會驚嚇到對方,被他們逃脫,他甚至能更早結束這一場戰斗。
  當然,這并非是說那些域外異族強者太無能,他們能夠在亂魘戰場中生存,本身的戰斗力也絕非尋常可比了,只能說他們遇到陳汐這等怪胎,活該倒霉。
  此時,那星空之間,漂浮著一具具殘破死尸,殷紅血水化作紅云,在虛空中飄散,彌散著一股慘烈的血腥味道。
  這支域外異族大軍,來自域外光圖界,人面獸身,生有四臂,高有九丈,樣貌極為怪異。
  按照小鼎的指點,陳汐從這些光圖族人的左耳內部,取出了一塊塊米粒似的東西,那是光圖族天生的器官,名為耳囊,極為神奇,能夠用來充當儲物仙寶使用。
  若是不熟知光圖族人的特征,只怕沒人想到,這種耳囊器官竟擁有這般妙用了。
  陳汐嘗試著大開一塊耳囊,就發現里邊空間極其之大,和儲物仙寶也沒什么區別,儲存著不少只有域外才有的材料,價值卻是無法估算出來。
  畢竟那是域外才擁有的特產,其價值還需要一一進行評估。
  最終,陳汐收貨了三千零八個耳囊,其中八個是來自大羅階光圖族強者,和其他耳囊不同,這八個耳囊通體金燦燦,猶如金色的雨滴似的,其內所藏儲的五品也是豐厚無比。
  “等返回學院時,或許得找一些大鑒寶師評估一下這些寶物的價值,對自己有用的就留下,沒用的就全部處理掉,應該能兌換一筆不菲的財富。”
  陳汐唇角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而此時,小星也是展開了行動,化作一道吞噬颶風,在掃蕩那些光圖族人死尸身上的法則力量。
  “這家伙,如此吞噬下去,只怕不用多久,它掌握的四種大道法則就能臻至圓滿地步了……”
  看著小星歡快的模樣,感受著它渾身越來越強盛的法則氣息,陳汐心中也是有些羨慕,不用錘煉,不用參悟,直接就吞噬掉他人法則為己用,這怎能不讓人艷羨?
  嗖嗖……
  一陣破空聲響起,陳汐扭頭望去,卻是看見那云嵐學院的五名弟子竟朝自己這邊飛馳而來。
  尤其當看見那一名體態婀娜的柳師姐時,陳汐唇邊不由泛起一抹似笑非笑之色,剛才他雖然在戰斗,可卻是將他們之間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自然知道這位柳師姐打算給自己“雪中送炭”。
  “原來道友戰力如此了得,剛才倒是我等有眼無珠了。”
  那楚師兄含笑上前,拱手致歉道,這時候他的態度隱隱已發生了不小變化,言辭之間帶上了一絲敬重的味道。
  “過獎了。”陳汐笑了笑。
  “道兄,莫非你是那道皇學院大羅金榜排名第一的龍界強者敖戰北?”一名青年忍不住開口說道。
  “肯定不是。”
  不等陳汐開口,就有人反駁道,“我觀看這位道兄的戰斗手段,明顯不是龍界之輩,更何況,敖戰北只怕也沒有這般戰力。”
  “那么會不會是左丘峻,我聽聞他不是排名大羅金榜第二名么?”那體態婀娜的柳師姐突然開口,望向陳汐的眼眸都帶著一絲熾熱。
  左丘峻,那可是上古七大世家左丘氏中的青年才俊,背?景深厚,實力了得,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這柳師姐雖然是云嵐學院子弟,可也是聽過不少有關左丘峻的傳聞。
  可惜,她此話一出,登時令陳汐眉頭一皺,神色不動道:“諸位不必多猜,我名陳汐,可不是左丘氏之人。”
  柳師姐神色一滯,隱約感覺自己剛才那一番話,似乎無意間得罪了對方,心中不禁一陣懊惱。
  她可不知道,早在之前,她就已經將陳汐得罪了,只不過陳汐懶得與之計較罷了。
  “陳汐!”
  突然有人驚叫出聲,“我知道你,道皇學院新生考核第一名,還獲得了超出天地共鳴層次的諸神贊美。”
  說到這,他又一陣猶疑,“可我記得你不是才剛進入道皇學院兩年時間,難道說只用了兩年,你就晉級大羅金仙境,且躋身大羅金榜前五十名了?”
  此話一出,楚師兄等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想起了不少有關陳汐的傳聞,一時之間心中姐都有些吃驚不已。
  身為云嵐學院的弟子,他們自然時時刻刻都將道皇學院內的學生視作競爭對手,哪會不清楚陳汐是何等人物?
  甚至,放眼整個四大仙洲,提及陳汐的名字只怕也沒人不知道了!
  畢竟,這可是道皇學院有史以來第一個以玄仙初境身份進入道皇學院的新生第一名,名震四海,他們想不知道都難。
  但他們卻還是沒想到,這才兩年時間,這位道皇學院新生第一名竟是晉級大羅之境,還前來參與到了亂魘戰場的考核中。
  這才是最讓他們感到震撼的地方。
  一時之間,氣氛頗有些沉悶,陳汐卻感覺有些無聊了,直言道:“諸位道友,若沒有其他事情,在下就先告辭了。”
  說著,他就要帶著小星離開。
  “陳汐道兄且留步!”
  那楚師兄連忙上前,坦言道,“實不相瞞,我等前來也是有一事想要和陳汐道兄合作。”
  陳汐眉頭一挑:“哦?”
  楚師兄見此,連忙把來意和盤托出,原來他們一行人之前曾在一顆名為血墨的星球上歷練,無意間察覺到,那血墨星上竟有著足足三十余個大羅階域外異族強者盤踞其中,不過以他們的能耐,在察覺到這一點后,根本不敢與之硬撼,早早閃避離開。
  可見識了陳汐那剽悍逆天的戰斗力后,他們卻是想和陳汐合作,一起前往血墨星對付那三十余個大羅階域外異獸,如此一來,彼此都能獵殺到考核所需的目標,也算一件共贏的事情。
  說完這一切,楚師兄他們都頗為期待地看著陳汐。
  不過陳汐卻是略一沉吟,直接搖頭道:“諸位,恐怕在下會讓你們失望了,我另有要事,無法再耽擱下去。”
  聞言,楚師兄他們不禁一陣失望,勉強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叨擾陳汐道兄了。”
  陳汐拱了拱手:“希望以后有合作的機會。”
  說罷,他身影一閃,已是帶著小星朝遠處星空深處飛馳而去。
  “哼!有什么了不起,眼高于頂,早晚也要倒大霉。”
  見陳汐離開,那柳師姐心中的不滿徹底爆發,不悅冷哼。
  “這種事情,又哪能勉強?怪只怪咱們實力不夠,可怨不得他人。”楚師兄皺眉掃了一眼柳師姐,感覺她態度有些過火了。
  柳師姐撇了撇嘴,正待說些什么,見其他人也都對自己態度冷淡,登時又閉上了嘴巴,心中卻是愈發氣惱,自己,究竟哪里做錯了?
  “走吧,這里剛發生大戰,只怕會引起不少域外異族注意,還是早早離開為妥,我們去尋覓其他同道,一起去血墨星歷練。”
  楚師兄揮了揮手,帶著一行人飛快離開。
  ……
  “你怎么不答應他們?”路上,小鼎開口問道。
  “三十多名大羅階異族強者啊,我可沒信心能拿下他們,更何況和他們合作,我也擔心最后劃分戰利品時產生爭執,與其如此,還不如不去趟這個渾水。”
  陳汐隨口答道,一邊飛馳,他一邊問道:“前輩,那大蠻星上究竟存在著什么寶物?”
  “你應該清楚,這里是三界和域外之間的戰場,自太古時期一直存在至今,埋藏了不知多少通天大人物,他們臨死前,必然又諸多古寶隕落、甚至有可能將自己一身衣缽也埋藏在了這里。”
  “你想象一下,這無垠歲月以來,這片浩大的戰場隕落了多少強者?簡直是數不勝數,這意味著什么?機緣!”
  小鼎并沒有直接回答陳汐的問題,而是說起這片戰場上有可能存在的機緣。
  “當然,這一點早在很久之前,就被人想到過,甚至諸多機緣早被他人尋覓得到,不過這并不代表這里就尋覓不到好東西了。”
  “莫非那大蠻星上就擁有這等機緣?”陳汐這才恍然。
  “我無法確定是否已被獲得,所以還是走一趟親自確定一下比較妥當。”小鼎也不隱瞞,坦言道。
  陳汐想了想,問道:“危險嗎?”
  “富貴險中求,機緣越大,風險就越大,遙想當年,一些半步仙王層次的強者,便是在這一片浩瀚戰場中尋覓得到晉級仙王境的機緣的,像當今的冰穹仙王,就是獲得了一顆圣元涅道心,一舉突破仙王之境。”
  小鼎不經意間吐露出一段秘辛,令得陳汐心中不禁狠狠一震,暗自咂舌,萬沒想到這片浩瀚戰場中,竟會有這般逆天的無上機緣。
  ——
  Ps:第8更11點前發出,兄弟姐妹們,距離凌晨不到3小時了,瘋狂碼字的俺弱弱問一句,還有月票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