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236 不死蝙蝠

感謝兄弟“老虎012456”“thb222”的打賞捧場支持~
  ——
  咻~
  一天后,陳汐倏然駐足,一顆碩大蔚藍的星球映入他的視野中。
  這便是大蠻星,按照地圖上的標注,大蠻星已是位居亂魘戰場的腹地,再往深處,就是亂魘戰場的核心區域了。
  “終于趕來了……”
  陳汐渾身一陣輕松,這短短的一天,他一直在星空間飛行,橫跨近千個星球,一路上更是遇到不知多少的兇險。
  有突然斷裂的星空地帶。
  有席卷而至的時空風暴。
  有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偷襲,或來自域外異族,或來自一些棲居在星空中的異種怪物,大多都是陳汐不認識的。
  甚至有一次,他一個瞬移差點掉進一個星空黑洞中,驚得他渾身都直冒冷汗,那星空黑洞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墜入其中,就是圣仙層次都無力掙扎,會一瞬間被吞噬齏粉掉,連神魂都無法逃脫。
  “可惜,這一路上卻是沒能遇上一個大羅階異族強者……”
  陳汐檢查了一下紫綬星章,發現戰績單后邊,依舊是“九”,也就是說,想要在三個月內達到內院考核的標準,起碼還要再獵殺九十一個大羅階異族強者了。
  “只希望在這大蠻星上能夠撞見不少目標吧。”
  陳汐深吸一口氣,不再遲疑,一個縱身,就朝那遠處的大蠻星掠去。
  “吼!”
  不過,還不等陳汐靠近大蠻星,猛地有一道驚天咆哮從大蠻星上傳出,而后一頭身軀足有千畝范圍,龐大無比的異獸沖天而起。
  它四肢如擎天巨柱,背脊上覆蓋著一層如山巖般的墨綠色甲殼,猶如小山似的頭顱上,此時竟傲然立著一道修長的身影。
  “這是墨甲神黿,力大無窮,是域外浮羅界的異種,那立在墨甲神黿上的身影,應該是浮羅界的浮羅族人。”
  小鼎隨口指點了一句,“小心一些那個浮羅族人,擅長音波大道,殺人于無形,不得不防。”
  陳汐暗暗點頭,他已經發現,自己已經被對方的意念鎖定,顯然對方是沖著自己來的,不過他正愁著沒有獵殺目標呢,眼下居然有目標送上門來,他自然不會放過了。
  這浮羅族人面容俊美,身姿修長,一襲淡金色華裳,面容和常人無異,唯獨一身肌膚泛著淡淡的銀色光暈,令其氣質顯得頗為陰柔圣潔。
  “原來是來自三界中的道友,在下浮羅界藍亭,不知道友可有興趣聽我吹奏一曲?”
  那一個浮羅族人腳踏墨甲神黿,呼嘯而至,在距離陳汐千丈之地駐足,而后修長白皙的手掌一翻,掌心已多出一支長二尺,通體圓潤剔透,青翠欲滴的竹笛。
  這一支竹笛共有九孔,吹孔處一點殷紅,如血般嬌艷,彌漫著一股驚人的力量波動。
  “沒興趣。”
  陳汐拒絕的毫不猶豫,說話時,更是鏘的一聲拔出了攬星仙劍。
  “吼~”
  見此,那一頭墨甲神黿燈籠似的眼眸中猛地閃過一道兇光,發出一聲悶雷似的咆哮。
  “道友,何必一見面就打打殺殺呢?聽在下一曲,立馬為道友讓開道路,可好?”
  自稱藍亭的金衣青年溫和一笑,徑直將竹笛放在唇邊,下一刻,一縷清靈如天籟似的笛音裊裊飄蕩擴散。
  那虛空之中竟是飄灑出一片片濛濛光雨,鮮花亂墜,涌現出一個個縹緲多姿的少女,有的撫琴,有的吹簫,有的清吟高歌,和那笛音完全相融,散發出一股祥和、安樂,浸透靈魂深處般的氣息。
  若非是在這亂魘戰場,只怕任何一人看見這一幕,都會撫掌贊嘆,欣賞不已,這般仙籟似的音律,的確是人間難得幾回聞。
  可陳汐卻是敏銳注意到,伴隨著這笛聲響起,那附近虛空中漂浮的灰霾、隕石、云層姐都悄無聲息地被湮滅,消弭一空,就連虛空都像被無形的力量侵蝕,裸露出一塊又一塊支離破碎的碎裂縫隙。
  音律無聲無息,威力卻驚人無比!
  幾乎是同時,音律入耳,陳汐腦海中嗡地一聲,產生出群魔亂舞、鬼怪凄嚎、白骨如山、萬里血漂的可怖情景,那種力量,陰冷、森寒、霸道,不斷沖擊腐蝕著他的神魂和道心,若是換做其他人,面對這等變故,根本就是擋無可擋,避無可避。
  不過陳汐識海中用伏羲神像坐鎮,有河圖碎片防護,道心修為更是達到了“心魂”層次,這等音律雖可怖,可對陳汐而言,卻跟撓癢也沒什么區別。
  他就如此靜靜看著對方,聆聽著那笛音,渾然如沒事人似的。
  “嗯?”
  那藍亭也發現了不妥,眉頭一皺,手中竹笛蒸騰起漫天碧霞,音律越發歡快活潑,猶如淙淙叮咚的山泉,響徹這片天地。
  這一刻,虛空寸寸炸裂,隕石化作飛灰,方圓萬里之地,就如同遭受無形的巨手撕拽拉扯,產生出劇烈可怖的破壞力。
  而陳汐就在這一片混亂中孑然而立,衣衫獵獵,萬物不能傷其身。
  “哼!”
  那藍亭見此,俊美的容顏上泛起一抹潮紅之色,猛地噴出一口精血,澆筑在了手中竹笛上,于是笛聲猛地一變,竟是變得雄渾磅礴,力道萬鈞,蘊生出一道道偉岸的巨靈虛影,咆哮著,朝陳汐奔殺而來。
  “就這點能耐?”
  陳汐見此,唇角不由泛起一抹冷冽之色,下一刻,他整個人動了,腳步一踏虛空,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嗤啦!
  下一刻,一抹瀲滟璀璨的劍氣橫掃而出,切割虛空,席卷而去,所過之處,那一道道巨靈虛影被一斬而滅,幾乎是根本無法阻擋那一抹劍氣分毫。
  “怎……怎么會這樣?”
  藍亭一驚,打破腦袋也想不出,在自己的音律之下,陳汐怎會不受半分影響。
  吼!
  那一頭墨甲神黿猛地抬起擎天巨掌,拍向陳汐劈出的那一道劍氣,可惜它低估了這一道劍氣的可怕,一只巨掌直接被斬斷,飆灑出滿血墨綠血水,疼得它嘶吼整天,渾身都劇烈搖擺起來。
  這一幕,登時令驚怒中的藍亭清醒,俊美的臉頰也是扭曲成一片,顯得猙獰無比,他總算認識到,眼前這個三界土著可不是一般的強橫,令得他根本難以發揮出音律法則的力量。
  “走!”
  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地,藍亭拍了拍墨甲神黿的腦袋,轉身就要瞬移而去。
  嗡~
  就在此時,在藍亭身體四周,虛空猛地嗡嗡振蕩起來,仿似那一剎那,這片天地間的虛空被人所掌控,令得藍亭竟是再無法施展瞬移之術!
  “這……空間法則?”
  藍亭駭然,悚然無比。
  還未等他回過神來,一抹劍氣在其后頸之處的虛空中悄無聲息掠出,一斬而下,噗的一聲切掉了其頭顱!
  鮮血從無頭尸體中飆射而出,灑了那墨甲神黿全身,令得這頭異獸也是發出一聲憤怒無比的嘶吼,眼睛一下子變得血紅無比,死死盯向了陳汐。
  轟隆!
  它腳掌一踏,周身猶如燃燒般,升騰起洶洶的碧色火焰,氣勢一下子變得暴虐無比,猛地朝陳汐沖殺而來。
  “沒想到你這頭孽障還算有情有義,也好,就讓你死的干脆一些吧。”
  陳汐見此,剛要一劍斬殺了這墨甲神黿,可就在此時,只聽嗤的一聲刺耳響聲,一道流光猛地從后方的大蠻星上飆射而出。
  然后,轟的一聲巨響,那身軀足有千畝范圍的墨甲神黿,竟是被這一擊轟的大半身軀爆碎,來不及慘嚎,就徹底暴斃而亡!
  見此,陳汐臉色登時一沉,目光掃向了那遠處的大蠻星。
  只見那極遠處的地方,立著一道瘦削高挑的身影,面容陰戾,氣質陰沉,赫然是位列大羅金榜第二名的左丘峻。
  此刻他手中正拎著一張古樸大弓,顯然剛才那一擊就是由他所發出。
  而在左丘峻身旁,還立著四五道身影,皆都是位列大羅金榜前五十名的左丘氏子弟。
  “哈哈,不好意思,我還以為那孽障是無主之物,再會了,陳汐,希望下一次還能有機會見到你。”
  左丘峻此刻也看到了陳汐,狀似驚訝地哈哈大笑了一聲,就揮了揮手,帶著他們一行人轉身而去,轉瞬就不見了蹤影。
  陳汐沒有追,追上也沒用。
  因為按照內院考核的規矩,是決不允許自相殘殺的事情發生的,雖說可以偷偷殺死對方,可萬一泄露一絲風聲,后果絕對是陳汐無法接受的。
  也正因為清楚這一點,令得陳汐神色也是略有些陰沉,這頭墨甲神黿好歹是一頭大羅階存在,殺死之后,也等于多獵殺了一個目標,誰曾想,竟是被其他人趁火打劫了,這讓陳汐心中也是頗為惱怒。
  “搶劫獵物么?這個辦法也不錯……”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神色已是恢復如常,心中已是暗自決定,找個機會,一定也要追蹤在左丘峻等人附近,只要對方獵殺目標,他也趁機狠狠搶劫一番!
  旋即,陳汐猛地意識到什么,劍眉一挑,說道:“前輩,這些家伙竟也出現在了大蠻星上,該不會也為了您所說的機緣而來吧?”
  ——
  ps:再過一個小時,就是10月份了,兄弟們,沒有投得月票趕緊投了吧,要不就清零了,最后一個小時,還希望大家頂住,月票榜太慘烈,咱們得名次很容易會被一下子反超啊~嗯,我繼續去搞第9章,大概12點半前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