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38 火煉之河通幽之橋

左丘峻的咆哮兀自在傳蕩,陳汐的身影卻是早已消失不見。
  “這該死的東西!用不了多久,你必死無疑!”
  左丘峻氣喘吁吁,神色陰沉得可怕,他知道陳汐這是在報復自己,但他卻完全沒想過,原來被人趁火打劫,居然會如此令人憤怒。
  “峻哥,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一名青年忍不住問道,“這口氣我等實在難以下咽,不如咱們也追上那小子的步伐,等其獵殺目標時,趁火打劫一番?”
  此話一出,登時引起了其他人共鳴,紛紛點頭不已。
  “不行。”
  左丘峻怔了怔,瞬間冷靜下來,眸光閃爍道,“我問你們,剛才你們可看見那小子如何出手了?”
  眾人面面相覷,皆都陷入沉思,而隨著他們想及剛才的畫面,臉色中皆都不可抑制泛起一抹驚色,心悸不已。
  是的,他們竟都沒有看出陳汐是如何出手的!
  “你們這下也都明白了?那小子決不是個軟柿子,相反極度危險,如果剛才他是對我們動手,只怕后果著實難料啊。”
  左丘峻深呼吸一口氣,感慨道。
  “他……該不會掌握了空間大道吧?”有人驚疑出聲。
  “斷然不可能!”
  此話一出,就遭到了其他人反對,笑話,那空間大道可是三大至高法則之一,是仙王境存在才能參悟的法則,怎么可能被一個大羅金仙掌握了?
  “也有可能,別忘了,當年云浮生可是獲得了天賜神紋‘時之流影’,那可是時間大道的一個分支。”
  左丘峻卻是擰眉沉吟道,“或許,那陳汐也掌握了空間大道的某種分支,不過古怪的是,我明明記得,他才晉級大羅金仙時,獲得的可是五行神紋。”
  其他人也都百思不得其解。
  “罷了,此事暫且隱忍,不用多久,自會有人對付那小子,當務之急,我們還是盡快趕到那仙王墳冢為妥。”
  左丘峻揮了揮手,直接吩咐道。
  仙王墳冢!
  提及這個名字,其他的目光都是于同一時間望向遠處,那里,有著一道夢幻似的拱橋貫通天地,璀璨生輝,散發著誘人無比的光澤。
  ……
  唰!
  一座蜿蜒的斷裂河流上空,虛空一陣震動,而后走出一道峻拔的身影來。
  “可惜了,雖說搶掠了對方十四個獵殺目標,卻沒能搜刮到那些目標身上的財富……”
  陳汐砸了砸嘴巴,有些遺憾地想著。
  之前他隱匿在極遠處,施展“空間之劍”傳承中的“浮光掠影”,一舉從左丘峻等人手中搶走了十四個獵殺目標,倒也算出了一口心中惡氣。
  “快,趁天黑之前,務必要趕到那時空潮汐前,否則一旦進入黑夜,整顆大蠻星的時空就會陷入狂暴狀態,再無法靠近那里一步。”
  小鼎突然開口,提醒了一句。
  陳汐心中一凜,抬頭看了看天色,已是薄暮時分,距離進入夜色中已剩下不到一炷香的時間。
  他不敢再遲疑,當即動身全速朝遠處趕去。
  一路上倒也并沒有再發生什么意外,再加上陳汐施展瞬移之法,幾乎是盞茶功夫,便已靠近了過去。
  隨著距離那貫通天地的時空潮汐越近,陳汐心中愈發吃驚,只見那時空潮汐似一彎拱橋一般,橫亙在天地之間,彌漫著璀璨生輝。
  能夠清楚看見,在那時空潮汐附近,一切的景物都在迅速變化,冬去春來,四季交疊,草木榮枯,潮起潮落,竟都在短短時間內完成,并不斷重復循環著。
  那種感覺,就好像在觀摩一場歲月的快速更迭,剎那之間,已是滄海桑田,令人不由自主就心生一抹難言震撼。
  那就是時空之力,由時間和空間兩大至高法則匯聚而成,唯一不同就在于,這時空潮汐中的力量極為紊亂、狂暴,仙王層次之下一旦稍稍碰觸到,瞬間就會化為飛灰!
  “也不知這三界中,又有幾人能夠掌握歲月的力量,時空的妙諦了……”
  抵達這里之后,陳汐放緩了腳步,一邊端詳四周環境,一邊在心中暗暗感慨,越是掌握更強的力量,才會發現原來自己依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不過很快,陳汐就顧不得感慨,因為他赫然看見,就在那時空潮汐形成的門戶前,此時竟已駐足了許多身影,竟不下上百人之多!
  甚至陳汐看見,趙夢璃、姬玄冰、佛子真律也都赫然立在其中。
  “七大學院的弟子中,竟有不少都來了……”
  陳汐目光一掃,就分辨出那些人的身份,赫然都是參與到此次考核中的七大學院子弟,不過卻并不是所有人都前來了。
  畢竟,此次七大學院各自出動了五十名子弟,加起來都足足有三百五十名之多,而此時駐足在場的學生,也才不過百多人而已。
  “這下還真有些麻煩了。”
  陳汐皺眉,人越多也就意味著競爭越大,而這等機緣之地,看似是各憑機緣,實則真到了搶奪寶物的時候,誰也不會客氣了。
  他倒是不忌憚道皇學院的學生會對自己動手,擔心最多的反而是其他六大學院的學生。
  畢竟按照周知禮宣讀的規矩,也只是勒令他們這些道皇學院的子弟不得自相殘殺,可沒規定不允許跟其他學院的學生動手。
  “咦,陳汐,你居然也來了,快來這邊!”
  這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道聲音,陳汐抬眼一看,就見姬玄冰正在朝自己招手,這讓他心中不禁暗自一凜,倒是沒想到,姬玄冰的感知如此敏銳,自己早已隱藏了行跡,依舊被對方給發現了。
  姬玄冰的聲音,也是引起不少人注意,紛紛皆把目光望了過去。
  “果然是陳汐。”
  “沒想到,他也能摸到這里來了。”
  “唔,這也不錯,有了陳汐加入,咱們一起前往仙王墳冢內把握也更大一些。”
  就在這一片議論聲中,陳汐朝這邊走了過來,朝那些道皇學院的一眾師兄弟一一點頭致意。
  這時候,陳汐已經看出,此次道皇學院前來的子弟總計十六人,除去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是新生之外,其他全都是老生。
  那些老生中,有大羅金榜排名第一的敖戰北,排名第三的姬文雷,排名第五的佛修度尋……幾乎都是大羅金榜前五十名中排名極其靠前的存在。
  可以說,在這些人中,陳汐勉強也只跟趙夢璃和姬玄冰熟稔一些,其他的根本就沒說上一句話,自然談不上什么交情。
  不過陳汐也不在乎這些,他前來此地,倒并非要仰仗借助這些人的力量,無欲則剛,自不會表現得很拘謹了。
  反倒是那些老生看見陳汐前來,神色各異,或驚訝,或警惕,或若有所思,或流露出一抹親和之意。
  他們身為道皇學院子弟,自對陳汐的一切事情熟知之極,不過他們大多沒想到陳汐竟也能抵達這里了。
  畢竟,他們也是憑借各自背后的勢力指點,方才知曉這亂魘戰場有這樣一處機緣之地,而陳汐出身尋常,卻能尋覓到這里,自然令他們感到有些驚奇。
  “陳汐,我修煉了一種秘法,能感知到一些隱秘之物,卻沒想到無意間發現了你,你不會怪我叫破你的行蹤吧?”
  這時候,姬玄冰已是湊過來,略帶歉然地朝陳汐笑了笑。
  他這種坦誠的態度,反倒是贏得了陳汐不少好感,心中那一絲僅有的芥蒂也是驅散一空,當即笑道:“我本就打算前來此地的,又怎會怪姬兄了。”
  “那就好,有了你的加入,咱們或許能從這一座仙王墳冢內獲得一些機緣。”姬玄冰笑吟吟說道。
  陳汐搖頭:“姬兄太過高看我了,不怕笑話,直至此時我對這仙王墳冢還一無所知,只怕幫不上什么忙,反而會連累到大家了。”
  他說的是實話,小鼎也只告訴了他一些模糊的信息,說這是太古某個大能者的墳冢,可卻沒告訴他仙王墳冢這個稱呼。
  “你這人怎么婆婆媽媽的,想要撈取好處,咱們就得一起合作,否則這一場機緣只怕會被其他人合伙搶走了。”
  趙夢璃走了過來,斜睨了陳汐一眼,說話也是直來直往,并無遮掩,令得其他六大學院的子弟紛紛側目不已。
  這一下,陳汐總算看明白了,原來這時候姬玄冰他們也擔心,其他六大學院合伙和他們對抗,于是他們這些道皇學院的子弟也放下各種心思,聯合在了一起。
  “哼,這家伙可是個肆無忌憚的主兒,就在剛才還搶掠了我等一批獵物,和他合作,你們不怕被他趁機咬上一口?”
  便在此時,遠處傳來一道冷哼,伴隨著聲音,左丘峻等一行人飛馳而來,一個個陰沉著臉,目光不善地盯向陳汐,那般模樣,似恨不得撲上去咬掉陳汐兩塊肉似的。
  原本看見左丘峻等人出現,那六大學院的子弟中不少人都皺了皺眉,神色間有著一抹憂色,不過當聽到左丘峻的話時,他們登時松了一口氣,流露出一副看熱鬧的模樣。
  原因也很簡單,這道皇學院子弟之間明顯在鬧內訌,他們巴不得這樣的情況出現呢。
  ——
  ps:終于完成任務了,渾身肌肉都酸痛難耐,但總算可以長松了一口氣了,待會我會發個單章,放在作者相關中,請小伙伴們查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