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239 強勢爭奪

六大學院子弟的神情雖努力保持著平靜,但那眉宇間隱隱流露出的一絲幸災樂禍味道,還是被姬玄冰、趙夢璃等人盡數收盡眼底。
  這讓他們眉頭一皺,不悅地將目光掃向左丘峻等人。
  在他們看來,身為仙界第一學院的弟子,哪怕在學院內彼此存在許多糾紛,可到了外界,即便不能合作,也應當一起維護學院的聲譽。
  而此時左丘峻等人的做法,明顯有些不妥當了。
  對于這一切,左丘峻等人卻是渾然不在乎,皆都把目光齊齊鎖定在陳汐身上,面容陰沉,透著毫不掩飾的恨意。
  剛才的一切還歷歷在目,此時仇人相見,自然是分外眼紅,若非礙于不得自相殘殺的規矩,他們恐怕早已毫不客氣朝陳汐動手了。
  看見這樣一幕,姬玄冰等人都有些微微奇怪,陳汐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讓左丘峻他們恨成這般模樣?
  不過心中雖奇怪,姬玄冰還是湊在陳汐身邊,低聲傳音道:“陳汐,你多擔待一些,這次探尋仙王墳冢,我們需要團結,若換做尋常,哪怕你和左丘峻為戰,我必然會選擇站在你這邊。”
  陳汐很清楚姬玄冰的顧慮,此次在場的道皇學院學生,只有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和自己是新生,他們自是需要借助這些老生的力量。
  唯有如此,才能和其他六大學院的子弟相抗衡,因為眼前的形式已經很清楚,為了奪得仙王墳冢內的機緣,那六大學院的學生都把他們這些道皇學院的學生視作最大對手,早已聯合在了一起。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獲取最大利益,他們道皇學院的子弟也唯有團結在一塊,才是最穩妥的辦法。
  不過清楚歸清楚,可不代表陳汐會接受。
  因為他能夠來到仙王墳冢,是出自小鼎的指點,而不是被其他人邀請而來,換句話說,若不是他湊巧來了,姬玄冰他們肯定也不會因為缺少自己一個,就難以開展行動。
  對于這一點,陳汐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當然,他還是對姬玄冰報以很大的好感的,對方身為上古皇道世家的嫡系后裔,能夠如此在意自己的態度,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哼!怎么,你們還真打算和這小子合作?若是這樣,我們可不答應。”
  看見姬玄冰和陳汐傳音,左丘峻當即冷哼出聲,毫不客氣。
  “你什么意思?”
  令眾人沒想到的是,率先站出來指責左丘峻的,竟然是趙夢璃,她黛眉微挑,高貴絕美的容顏上帶著一絲冷意,“都什么時候了,還拎不清輕重,這就是你們左丘氏的能耐?”
  這話同樣說的毫不客氣,令得左丘峻等人神色都是一沉。
  “好了,大家都少說兩句,難道,你們非要讓他人看咱們道皇學院的笑話不成?”
  姬玄冰皺眉,周身猛地涌現出一股皇道氣息,令得他氣質驟變,宛如帝王般,有一股氣吞山河,定鼎乾坤的氣勢。
  眾人心中一凜,知道姬玄冰慍怒了,不過他說話字字在理,符合在場不少人的態度和意志,倒也無人再去置喙。
  就連左丘峻等人都只是冷笑一番,沒有再多說什么。
  那六大學院的子弟見此,心中皆都有些失望,同時對姬玄冰皆都心生一抹警惕,這位上古皇道世家的傳人,手腕并不見得有多高明,可他的所言所行,無不能代表大多數人的利益和意志,這可不是尋常人能夠做到的。
  “不好意思,姬兄,趙姑娘,我這次打算單獨行動。”
  一直沉默不言的陳汐突然抬頭,掃了一眼左丘峻等人,最終把目光落在了姬玄冰和趙夢璃身上。
  此話一出,眾人皆都一怔,沒想到在這等情況下,陳汐竟會拒絕,要知道那可是仙王墳冢,其內玄機莫測,兇險未知,難道他以為憑借他一人能活著從其內走出?
  見姬玄冰和趙夢璃開口要說什么,陳汐當即搶先笑著開口道:“兩位不必多勸,我并非是意氣用事。”
  姬玄冰皺了皺眉,見陳汐主意已定,知道無法再勸解,只得無奈聳了聳肩,嘆了一口氣。
  “你可要提防著一些長空、枯寂、大荒三大學院的子弟,當年云浮生前輩還是內院學生時,曾孤身一人獨闖這三大學院,打敗了他們三大學院所有的同輩強者,無一人是云浮生前輩對手,云浮生前輩也正因這件事而名震天下,轟動整個仙界。”
  姬玄冰明面上雖未說什么,但卻以傳音之法,告訴了陳汐一段秘辛,“而這件事發生之后,也一直被這三大學院學生引以為恥,連帶著對咱們道皇學院所有學生也是仇視之極,所以你務必要提防一些,以免被他們禍害了。”
  孤身單劍獨闖三大學院,橫掃群雄無敵手!
  得知此事,陳汐心中也不由泛起一抹驚嘆,當年的云浮生究竟是何等耀眼的存在?
  “我知道你不喜和左丘氏子弟為伍,也罷,進入仙王墳冢之后,我們總歸還是能夠見面的。”
  這時候,趙夢璃也是開口說道,她很直觀地把陳汐拒絕的原因全都歸咎在了左丘峻等人身上。
  不過她倒也并沒說錯,所以陳汐只是笑了笑,沒有再解釋。
  “夜幕來臨,時空潮汐中的禁制要開啟了!”
  就在此時,有人沉聲開口。
  唰!
  下一刻,所有的目光都是齊刷刷望向那貫通天地的時空潮汐門戶上,神色間或多或少都浮現出一抹熾熱之色。
  這可是一座仙王墳冢,遺留此地無垠歲月,這么多年來,不知有多少通天大人物前來撞機緣,最終卻幾乎都是鎩羽而歸。
  原因便在于,這時空潮汐的力量極其古怪,其內充斥著一股天然禁制,修為境界低于大羅金仙的,根本無法承受其中壓力,而修為超出大羅金仙層次的,則會令那禁制力量承受不住,最終潰散崩滅,同樣無法進入其中。
  也就是說,這一道防御在仙王墳冢前的時空潮汐門戶,唯有大羅金仙層次的強者,才有機會進入其中。
  當然,僅僅只是擁有一絲機會,想要順利進入,還需要一定的手段和實力,甚至是……運氣。
  此時如墨夜色侵襲,遮蓋蒼穹,在這黑暗中,映襯得那呈現拱橋形狀的時空潮汐愈發璀璨、熾盛無比,彌漫出夢幻似的刺眼光澤。
  能夠清楚感受到,那時空潮汐的力量正在由狂暴的狀態變得收斂、沉寂下來。
  幾乎是片刻時間,在場每個人都能感受到,那時空潮汐帶給自己的致命般的可怖壓力,已是減弱了大半。
  嗡~
  便在此時,那六大學院方向上,一名身披青色羽衣,頭戴星冠的青年隨手一拋,一個黃皮葫蘆騰飛而起。
  這黃皮葫蘆彌漫神輝,見風即漲,瞬息化作十丈方圓,宛如一座小山似的,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厚重混沌氣息。
  “玄黃葫蘆!”
  有人驚咦,認出這是一件傳承悠久的古仙寶,這葫蘆生于混沌神根“玄黃之藤”上,八千年一開花,九千年一結果,根本不必怎么煉制,天生就能充作仙寶使喚,珍貴稀罕之極。
  “這是長空學院的寶物,也只有長空學院內至今還栽種著一株玄黃之藤,且是仙界僅存的一株混沌神根,一直被視作鎮院至寶。”
  姬玄冰皺眉,輕聲朝陳汐解釋道,“只是沒想到,這次長空學院如此豁的出去,把這般至寶都拿出來給弟子使用,看來他們也是對這仙王墳冢志在必得啊。”
  “那人是誰?”
  陳汐一聽是長空學院的寶物,他登時留心起來,按照姬玄冰的說法,這長空學院和枯寂、大荒學院的子弟可是一直將道皇學院學生視作仇敵。
  “樂千川,道玄仙洲頂尖大勢力樂氏的嫡系傳人,同時也是長空學院外院第一高手,修為在大梵天之境,也就是大羅后期。”
  姬玄冰隨口答道,如數家珍,“據我所知,這家伙看似溫潤知禮,實則心性殺伐果斷,你若進入仙王墳冢碰到他,可要小心一些。”
  陳汐暗暗點頭。
  嗚嗚嗚~
  這時候,他身披青色羽衣,頭戴星冠的樂千川已是打出一道道玄奧神訣,旋即那玄黃葫蘆口中,猛地噴涌出一股玄黃混沌氣,轟隆隆涌入那時空潮汐門戶中,竟是硬生生破開了一條通道。
  “各位同道,我們長空學院先行一步了!”
  樂千川朗聲大喝一聲,就帶著那長空學院的子弟,一起飛上玄黃葫蘆,而后化作一抹虹光,沖入了那時空潮汐門戶中。
  “我們也出發吧!”
  下一刻,其他五大學院的高手,也紛紛祭出一件件古仙寶,氣息晦澀恐怖,竟都毫不遜色于那玄黃葫蘆。
  一時之間,寶光流溢,將天地都照亮,煞是絢爛。
  陳汐見此,也是心生一抹感慨,這就是底蘊啊,往常罕見的古仙寶,如今卻是隨便可見,有此可知,那六大學院能夠和道皇學院并存,倒也名不虛傳。
  “敖兄,也是時候祭出混元兩儀圖了!”
  左丘峻突然開口,向那位列大羅金榜第一名的敖戰北說道。
  ——
  第二更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