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240 獨戰群敵

混元兩儀圖!
  聽到這個名字,陳汐微微一怔之余,敏銳察覺到,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三人也都怔了一下,旋即神色都泛起一絲陰沉。
  難道他們之前也不清楚混元兩儀圖的存在?
  陳汐目光一瞥其他老生,卻發現大多數人保持平靜,并未舉得奇怪,似早已知道敖戰北擁有此物一般。
  “也好。”
  敖戰北開口,他身影雄峻,周身肌肉猶如黃金澆筑而成,乃是龍界黃金真龍的嫡系后裔,之前一直默不作聲,此刻卻是成了全場矚目的焦點。
  “且慢!”
  姬玄冰沉聲道,“這混元兩儀圖乃是學院屈指可數的重寶之一,你怎么會擁有?”
  “是進入亂魘戰場之前,拓跋天席教習一手交給我的。”敖戰北似早已料到姬玄冰會如此問,隨口答復了一句。
  這個回答,令得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的臉色又是一沉,就連陳汐也皺眉。
  “為何我等不知道這個消息?”
  姬玄冰質問,聲音已帶上一絲慍怒。
  “這等至寶,只有大羅金榜排名第一之人才能保管,更何況,你現在不是已經知道了么?”敖戰北回答的輕描淡寫。
  “那我問你,拓跋教習既然將此寶交給你時,必然是要讓我等一起憑借此寶前來仙王墳冢探尋機緣,為何你卻不通知我等?”
  趙夢璃突然開口,清眸一片冰冷。
  “這也是擔心消息泄露,畢竟這混元兩儀圖可是一件太古重寶,知道消息的越少,才不會引起其他人的覬覦。”
  左丘峻插嘴道,“好了,現在你們也都已清楚了,并不算晚。”
  “好一個并不算晚!”
  姬玄冰動怒,感覺受到了莫大蒙騙,“居然敢違逆學院的旨意,難道你們就不擔心受到懲罰?”
  “拓跋教習可沒有交代我,必須要把這個消息告訴你們。”敖戰北神色不動,平靜回答道。
  “玄冰,莫要動怒,此事我也清楚,并非是敖兄故意隱瞞,實則這亂魘戰場危機重重,身懷如此重寶,自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那位列大羅金榜第四的姬文雷開口,他是一名老生,但同樣也是姬氏的一名族人,只不過是旁系子弟,論出身還是比不過姬玄冰的。
  姬玄冰冷哼一聲,掃了一眼姬文雷,最終沒有多說什么。
  而陳汐在一旁冷眼旁觀,心中也是隱約猜出了事情大概。
  拓跋天席必然也是早已知道了這仙王墳冢的存在,所以才把混沌兩儀圖交給了敖戰北保管,目的也是讓他帶著道皇學院的子弟,一起憑借此寶破開時空潮汐的禁制,從而順利進入仙王墳冢內。
  不過,這個消息敖戰北似乎之前并沒有告訴多少人,起碼陳汐、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都不清楚。
  或許敖戰北是感覺知道消息的人越少,才能將這混元兩儀圖保存的更安全,可是很顯然,這個說法沒有誰會相信了。
  那么敖戰北這么做的動機就有些耐人尋味了,是故意針對他們這些新生?還是另有其他目的?
  陳汐猜不出,但起碼還是可以看出,敖戰北和左丘峻等人明顯是一伙的。
  “現如今,你們都已明白,那我也不再多解釋,現在就出發吧,萬一耽擱了時間,被其他學院搶走了其中機緣,咱們誰也得不到好處。”
  敖戰北掃了眾人一眼,然后抬手一招,嘩然一聲,一副古老卷軸當空鋪展而開,其內混沌一片,涌現著陰陽交融、的宏大異象。
  遠遠一望,陳汐就感覺一股恐怖氣息涌遍全身,仿似再多看一眼,靈魂都會被卷入那畫卷之中!
  “氣息都如此可怖,其威力又該何等之強?”
  陳汐連忙收回目光,暗自心悸,愈發感覺,這次亂魘戰場之行,明面上是為了內院考核,暗地里只怕也是為了這仙王墳冢,否則學院又怎可能拿出這般重寶交到弟子手中?
  “陳汐,你真不打算和我們一起?”姬玄冰扭頭,再一次征詢陳汐的意見。
  陳汐搖了搖頭。
  見此,姬玄冰不再多說,拱了拱手。
  “嘿。”
  見此,那左丘峻卻是冷笑一聲,瞥了陳汐一眼,仿似再說,我倒要看看沒有混元陰陽圖相助,你這小子怎么進入仙王墳冢!
  “走!”
  敖戰北掐指一點那半空中的混元陰陽圖,嗡的一聲奇異波動擴散而出,然后陳汐眼前一花,場中已只剩下他一個人。
  ……
  夜色如墨,時空潮汐門戶彌漫著熾盛的光。
  陳汐孤身立在那門戶之前,靜靜沉思許久,最終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感覺現如今的局勢,還真是有些復雜了。
  不過仔細想想,其實此次進入仙王墳冢的勢力倒也并不復雜,大致分作了兩大陣營,道皇學院是一伙的,其他六大學院是一伙的。
  之所以讓陳汐感覺復雜是因為他們這些道皇學院學生之間,也是存在著間隙和摩擦,彼此各懷心思,哪怕真尋覓到機緣了,只怕也不會坦誠合作了。
  再加上有其他六大學院虎視眈眈,以及那仙王墳冢中存在的未知兇險,陳汐還真有些替姬玄冰、趙夢璃擔憂不已。
  “不過,那六大學院看似聯合在一起,若是碰上大的機緣,只怕也會彼此產生摩擦了,倒是和姬玄冰他們的處境沒什么區別。”
  “也幸好自己沒摻合進去,看似勢單力薄,不過有小鼎相助,起碼可以避開不少兇險……”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摒棄掉腦海雜念,不再多想。
  “前輩,咱們是否也該出發了?”陳汐開口問道。
  “先等一等。”
  小鼎似想起什么,突然指點道:“你仔細找一找,這時空潮汐門戶四周,可生長著一種生有九葉,色呈靛藍,形狀如同如意狀的花朵?”
  陳汐一怔,雖搞不清楚小鼎要做什么,但還是依照其吩咐,釋放仙識開始搜尋起來。
  憑他如今的神魂力量,幾乎瞬間就將方圓萬里搜尋了一遍,卻并未發現小鼎口中所說的那種花朵。
  “不要用仙識,此花名為‘天靈婆娑’,是一種太古奇珍,只盛開在時空潮汐附近,最是通靈不過,令得它能夠避開任何仙識意志的查探,就是仙王的意志都察覺不到它的存在。”
  小鼎飛快解釋了一句。
  天靈婆娑……
  陳汐倒是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這等奇花,當即收起仙識,眉心悄然涌現出神諦之眼,倏然掃視而去。
  果然,片刻后他就發現了一株天靈婆娑,它生長在時空潮汐門戶附近,只有拇指大小,通體透明,泛著靛藍色的光澤。
  由于那時空潮汐的光芒太過璀璨熾盛,將它給萬全遮蔽,若非是以神諦之眼查探,還真難發現它的存在。
  “前輩,此花有什么妙用嗎?”陳汐心中一振。
  “等進入墳冢你就知道了。”
  小鼎答道,“記住,采擷的時候,用上我傳授你的‘畫地為牢’之法,如此才能將其囚禁,若是施展其他法門,只會讓它瞬間死亡,那可就一點用處也沒有了。”
  陳汐點了點頭,當即走上前,隨手一劃,打出一道玄妙莫測的仙訣,直接將那一株天靈婆娑籠罩,飛落在掌心。
  幾乎是一瞬間,一股沁人神魂的縹緲香氣彌漫而出,鉆入陳汐鼻孔,以他的道心修為,都禁不住一陣心旌搖曳,仿似飄搖在云端般,直恨不得立刻就睡過去,不再醒來。
  旋即,陳汐猛地清醒過來,暗呼一聲厲害,這奇花雖不知道具體有何妙用,可光是這種宛如能催眠般的香氣,就足以令人生畏了。
  “可惜,此花必須得用畫地為牢之法禁錮,若非如此,倒是可以用來暗襲對手……”陳汐端詳了片刻,就將天靈婆娑收起來。
  接下來的時間,他又在那時空潮汐門戶附近,陸陸續續收集了十余株天靈婆娑,這才罷手,因為已經尋覓不到了。
  “十余株……也差不多了,你準備好,我現在就帶你進去。”
  小鼎沉吟了一下,旋即突然一躍騰空,圓潤明凈的鼎身釋放出一股灰濛濛的鴻蒙之氣,直接將陳汐整個人籠罩。
  唰!
  下一刻,小鼎化作一抹閃電,倏然鉆入了那時空潮汐門戶中。
  令陳汐驚異的是,自始至終,那時空潮汐內的禁制力量非但沒有被觸動,反而猶如潮水般,朝兩則避開,讓出了一條道路!
  “這……”
  陳汐還沒想清楚小鼎究竟是如何辦到的,只覺眼前一花,視野中一陣天昏地暗,再也看不清楚一切。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陳汐的視野重新變得清明時,就看見自己居然出現在了一條幽邃陰暗的甬道中。
  這里一片寂靜,毫無生機,墻壁斑駁一片,彌漫著一股撲面而來的滄桑古老氣息。
  佇足于此,陳汐能夠清晰感覺到一股壓抑心靈的無形力量,卻不知其從何而來,因而顯得神秘而可怖。
  “這里,難道就是傳說中埋藏著莫大機緣的仙王墳冢?”
  陳汐顧目四盼,心中也是不禁升起一抹期待之色。
  ——
  ps:今晚沒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