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242 禹皇九鼎宮

雖然是在激烈的廝殺中,但那一道聲音還是引起了不少注意。
  于是下一刻,包括那樂千川在內的長空學院弟子皆都發現了陳汐的蹤影。
  “居然是這家伙。”
  “是陳汐!那個今年道皇學院新生考核第一名弟子!”
  “原來是他!”
  樂千川等人神色一下子變得冰冷,眸光閃爍,皆都流露出毫不掩飾的敵意。
  自從當年云浮生孤身一人獨闖長空學院,橫掃同輩無敵手之后,令得長空學院一直將此事引以為恥,而其學院中的子弟也將道皇學院學生視作了仇敵,這種仇視從不曾因為歲月的流逝而減弱過。
  相反,這么多年以來,兩院學生之間經常爆一些沖突,不過絕大多數沖突都是以長空學院敗北而告終。
  這也令得兩院學生之間的仇恨愈增強,這些長空學院子弟從一進入學院,就在這種仇恨氣氛的渲染下,將道皇學院的學生視作了必須打敗的目標。
  在他們肩膀上,更是肩負著洗刷學院恥辱的使命,所以哪怕以前和陳汐無冤無仇,可當確定陳汐是道皇學院學生時,他們登時心生無盡殺機,大有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架勢。
  “這些家伙,難道還想在這時候跟自己干一架不成?”
  陳汐瞥了對方一眼,見對方神色間毫不掩飾對自己的仇視,他心中不由一陣冷笑,若真如此,他倒也不介意給對方一個慘重的教訓。
  在聽了姬玄冰的話之后,他可是很清楚,長空學院一直視道皇學院為假想敵,可道皇學院可從沒把對方看在眼里了,換句話說,道皇學院所有的教習、學生一致認為,長空學院連當自己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桀桀——!
  不死蝙蝠那刺耳如嬰兒哭啼的尖叫聲在耳畔響徹,蘊含著死之力的各種攻擊不斷從四面八方涌來,這一幕卻是令得那樂千川猛地變得冷靜下來。
  “不要分心,先闖過此地再說!”
  樂千川深呼吸一口氣,把目光從陳汐身上移開,沉聲吩咐了一句。
  其他人雖不甘心,可也都清楚,這時候他們被包圍在不死蝙蝠群中,若非玄黃葫蘆相助,他們只怕早已殞命于此,這也令得他們也根本分不出力量再去對付陳汐。
  于是接下來,這些長空學院子弟紛紛狠狠瞪了陳汐一眼,就一門心思開始對付四周的不死蝙蝠。
  不過很快,他們就不淡定了。
  因為在他們的視野中,那些不死蝙蝠居然不攻擊陳汐,只一味地對著他們一行人窮追猛打!
  這他媽究竟是什么意思?
  難道這些孽畜都是瞎子不成,明明一個大活人在那里活蹦亂竄,它們怎么就看不到呢!?
  “該死!不會是咱們吸引了炮灰,令得那小子占了便宜吧?”
  眼見陳汐居然快要趕在自己之前,沖出不死蝙蝠群的圍攻,有人心中極度不甘,頓時憤憤出聲。
  “肯定如此!沒有咱們抵御了大部分的攻擊,他怎么能閃避的如此輕松?”
  “道皇學院的學生還真夠卑鄙的!”
  “可惡!決不能讓他就如此突出重圍了!”
  其他人也紛紛出聲,義憤填膺,雙目直欲噴出火來,他們戰斗的艱辛之極,可陳汐卻輕松愜意似閑庭信步似的,兩相一對比,登時令他們心理失衡了。
  轟隆!
  就在他們為此稍稍一分心之際,一群不死蝙蝠轟然化作一道烏黑旋風,席卷而來,趁著一名長空學院青年不備,直接將其全身籠罩。
  “啊——!”
  雖然那名青年很快就掙脫開,可他整個人渾身肌膚上卻蔓延上一層漆黑的死氣,出一聲凄厲痛苦的大叫,剎那之間,連他那臉頰上,都被一抹詭異霸道的死氣覆蓋。
  能夠清晰看見,他那濃密烏黑的長,瞬息變白,枯萎,脫落,他那周身肌膚血肉也是變得干癟、塌陷、剝落,只剩下了一副觸目驚心的漆黑枯骨。
  咔嚓!
  枯骨寸寸崩斷,化作飛灰,隨風飄散。
  這一切,都生在短短片刻,其他人想來去救助都來之不及,就這么眼睜睜看著同伴瞬息化作一堆枯骨,飛灰湮滅!
  這可是一尊大羅金仙!
  就這樣沒了……
  這便是生死法則中的死之力,霸道無比,是仙王層次才能掌控的至高法則之一!
  陳汐見到這樣一幕,也是倒吸一口涼氣,終于親眼見識到了生死法則的可怕,剎那分生死,無常最無情!
  與此同時,一股徹骨的寒意不可自抑地彌漫上樂千川等人全身,如墜冰窟,在這種死亡的刺激下,令得他們每個人的臉色都難看無比。
  “是那小子!是那小子害死了孫師兄!若不是因為他,孫師兄哪可能會分心,落得這般下場?”
  有人憤怒大吼出聲。
  其他人目光赤紅,也都憤怒盯向陳汐。
  見此,陳汐一陣無語,那家伙不小心死了,就把一切責任推諉到我頭上來了?真是睜著眼睛血口噴人啊!
  他也懶得和對方計較,將心思全放在突出重圍上,小鼎可是說過,再過不久就會有比不死蝙蝠更恐怖的不死血尸出現,若再不抓緊時間離開這里,那后果可是大大不妙了。
  “混賬!有種不要逃!”
  “你等著,無論你逃到哪里,我也要取你頭顱,為劉師兄報仇!”
  見陳汐如此模樣,那些長空學院子弟愈激動,怒罵的也愈不客氣。
  可惜,任憑他們如何謾罵,最終也只能眼睜睜看著陳汐漸行漸遠……
  嘩啦!
  片刻后,陳汐只覺渾身一輕松,已是沖出了那黑壓壓的不死蝙蝠群,來到了一處古老的青銅拱門之前。
  這青銅拱門斑駁滄桑,表面甚至蔓延著一層青色苔蘚,但卻有一股蓬勃的生之氣蘊含其中,那一群兇厲無比的不死蝙蝠根本不能靠近這一道青銅門戶十丈范圍內。
  陳汐暗松了一口氣,暗道這只怕就是小鼎所言的生之門了。
  他扭頭往回望去,只見那如潮水般的不死蝙蝠群中,依稀能夠看見那玄黃葫蘆噴吐出的玄黃之氣,顯然,樂千川他們依舊在苦苦掙扎著。
  他們沒有陳汐那么幸運,有小鼎之助,而這不死蝙蝠群殺死之后,就會在一瞬間又復生,根本就沒辦法徹底滅絕,令得他們的處境也是兇險艱難之極。
  陳汐都懷疑,若非那古仙寶玄黃葫蘆相助,樂千川他們只怕根本就支撐不到現在。
  旋即他就不再多想,抬起手,就要推開那一扇拱形青銅大門。
  轟!
  就在此時,一股沛然恐怖的無形力量,猶如十萬大山橫移,猛地從陳汐背后狠狠碾壓而來。
  陳汐眼眸一凝,反手一劍就斬了過去,劍氣惶惶,纏繞澎湃法則之力,已是動用了全力。
  因為這一道突然而來的襲擊,力量同樣可怖,令陳汐感受到了莫大壓力。
  嘭!
  恐怖的碰撞氣流猶如颶風般擴散,席卷甬道,那等可怖的力量將陳汐整個人震得都倒飛出去,砸在了那拱形青銅大門上,以陳汐如今的強橫實力,都感覺周身氣血一陣翻滾沸騰,差點噴出一口血來。
  “居然偷襲我…這是什么力量,怎么如此可怖?”
  陳汐扭頭,神色已是變得漠然冰冷之極,然后就清楚感受到,一股厚重的玄黃氣息在空氣中彌散,快要消失。
  這讓他頓時就明白,這一擊來自哪里了,必然是樂千川動用了玄黃葫蘆的力量,對自己進行了襲殺!
  果然,幾乎同一時間,甬道中就響起樂千川略帶驚異的聲音,“居然擋下來了?該死……”
  陳汐眉宇間登時浮現一抹肅殺,心中已是被激怒,目光冰冷如刀子般搖搖鎖定遠處的樂千川等人。
  此刻的樂千川等人,依舊未曾突出重圍,但依照陳汐目測,不出片刻,對方就能順利抵達這邊。
  “原本沒打算和你們計較那么多的,可你們卻居然蹬鼻子上臉,要禍害于我……不付出點代價,老天都恐怕看不過去了……”
  陳汐心中喃喃,胸腔間殺意如潮水般奔騰。
  “快走!我感受到了不死血尸的力量正在凝聚!”
  然而,小鼎突然說出的一句話,瞬間令陳汐冷靜下來,他深呼吸一口氣,收回目光,抬頭再次望向了那青銅門戶。
  他心中已打定注意,哪怕樂千川等人僥幸活著離開這里,也必須要為此事付出慘重的代價!
  嗯?
  陳汐突然一怔,因為他現,那青銅門戶的表面,厚厚的一層青苔剝落,浮現出一個血跡斑駁的“仙”字!
  筆畫蒼勁,肆意張狂,仿似從血海中撈出,每一道筆畫都鮮紅如稠,觸目驚心。
  僅僅只是一瞥,陳汐都感覺神魂一陣顫粟,胸腹間產生一股強烈的嘔吐感覺,若非識海之內有河圖碎片防護,這一刻他甚至懷疑自己會被奪走神智,精神崩潰!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
  小鼎的聲音猛地在靈魂深處響徹,“這一道仙字,乃是以本源鮮血書寫而成,由生死法則所凝聚而出,莫要再去參詳!”
  ——
  ps:明天繼續奮戰~求一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