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243 奇緣機遇

一個古老的仙字,竟是以墳墓主人的本源鮮血書寫,一筆一劃無不充斥生死法則之力!
  聽到小鼎的指點,陳汐心中駭然之余,也是連忙收起目光,再不敢去瞥上一眼。
  旋即,他心中那一股懨懨的煩躁嘔吐感覺這才緩解不少,神色恢復如常。
  “前輩,那我們該如何通過這一道門戶?”
  陳汐皺眉,意識到局勢有些嚴峻,這無常甬道中的無形壓迫氣息愈發強盛,這一刻就連他都能感受到,似乎有一股比不死蝙蝠更為可怖的力量快要出現。
  顯然,那必然是不死血尸無疑。
  小鼎不言,直接展開行動,瑩潤鼎身騰空,飄灑出濛濛神性光輝,倏然籠罩在了那青銅門戶之上,將那一個鮮血淋淋的仙字覆蓋。
  嗡~
  在陳汐震驚的目光注視下,那一個古老鮮紅的“仙”字竟是從青銅門戶上脫體而飛,被小鼎吸納進了體內!
  這……
  陳汐倒吸涼氣,沒想到小鼎竟如此輕易就將那“仙”字攝走。
  “這仙字乃是維系此地的核心力量所在,如今被我取走,不出片刻這無常甬道就要被外界的時空風暴席卷一空,徹底毀滅,還愣著干什么,快走!”
  小鼎急促的聲音在陳汐耳畔響起。
  唰!
  聞言,陳汐哪還敢猶疑,猛地推開青銅門戶,身影一閃已是消失在其內。
  ……
  青銅門戶后方,涌動著一條沸騰的熔漿河流。
  河流寬有百丈,赤紅灼熱的熔漿猶如咆哮的火龍蜿蜒奔騰,那熾熱的高溫將虛空都燃燒得通紅扭曲,蒸騰起朵朵白色濃霧。
  在河流之上,橫跨著一座橋梁,通體雪白,竟是由一副龐大的獸骨打磨而成,橫亙熔漿河流之上,歷經無垠歲月的燒煉,卻依舊完好無損。
  陳汐甫一進入青銅門戶,就出現在了這熔漿河流之畔,凝視著那滾滾熔漿,能夠清楚感受到一股純凈的火之法則在這片天地氤氳。
  “火煉之河,通幽之橋……沒想到,有生之年我還能再次見到它們……”
  小鼎幽幽嘆了口氣。
  聞言,陳汐一怔之余,也是頓時放松不少,小鼎認識此地,說明即便遇到什么兇險,起碼還是有機會去化解的。
  正經令他微微詫異的是,聽小鼎的口吻,非但對此地頗為熟悉,甚至在以往還曾來過這里。
  這也讓陳汐愈發肯定,小鼎和這墳冢主人必然有什么非同尋常的關系。
  轟隆!
  背后青銅門戶內,猛地傳出一陣劇烈的震動,似有什么東西在坍塌毀滅,其內隱隱有著一聲聲不死蝙蝠的瘋狂尖叫,以及一陣驚恐大叫聲……
  旋即——
  轟的一聲巨響,那一道青銅門戶竟是徹底塌陷,被一股無形力量覆蓋,化作了一片虛無,一切聲音徹底消失,再也聽不到。
  哪怕陳汐用神諦之眼查探,竟然也再尋覓不到一絲青銅門戶存在的痕跡。
  “無常甬道就這樣毀滅了么……”
  陳汐怔然,一座歷經無垠歲月變遷而保存至今的甬道,卻因為小鼎取走一個“仙”字,就此湮滅于今天,的確令人感慨。
  “毀滅和創造,本就是天道運轉之規律。”小鼎道。
  陳汐笑了笑:“我只是有些遺憾,長空學院那些家伙或許都也隨之消失了。”
  小鼎卻是搖頭道:“這可說不準,無常甬道最是無常,是通往這墳冢中變數最多的一條路徑,他們擁有玄黃葫蘆,或許能逃過這一場劫難。”
  陳汐一怔,挑眉道:“活著也好,我還正愁著如何報討回一些代價呢。”
  嘩啦~嘩啦~
  那一側的火煉之河中,突然掀起一片火漿浪花,浪花中竟有著一條條魚兒在飛躥,眨眼間就又消失在河流中。
  不過陳汐還是清楚看見,那些魚兒通體鮮亮透紅,魚冠呈金,魚尾覆蓋一層絢麗虛幻的鱗片,漂亮非凡,竟不知是何等奇異品種。
  “這是陰陽魚,是一種太古異種,陰者極陰,誕生于黑暗鴻蒙之內,陽者極陽,生于光明鴻蒙之內,傳聞那罕見的太極大道,便是由這陰陽魚體內的一絲道紋演化而來。”
  小鼎開口,聲音中竟透著一絲熾熱,“這可是三界中一等一的稀罕寶貝,外界已很難尋覓到,關鍵就在于它誕生于太古鴻蒙大道中,每死去一條,就少一條,根本無法繁衍。”
  陰陽魚!
  太古異種!
  蘊含一絲太極大道的道紋!
  這一個個誘人無比的字眼落入陳汐耳中,令得他的眼睛一下變得明亮起來,心中不可抑制涌出一抹振奮,飛快道:“前輩,這陰陽魚究竟有何妙用?”
  見到這火煉之河中還能尋覓到陰陽魚的蹤跡,小鼎心情似乎也極為不錯,道:“妙用太多,像煉丹、煉器、參悟大道、錘煉仙軀、壯益神魂……唔,總之你明白它渾身是寶就行了。”
  聞言,陳汐眼睛又明亮不少,剛歷經了無常甬道的兇險,就能撞上眼前這等大機緣,倒是真應了那句話,禍兮福之所倚。
  “前輩,既然如此,那么這陰陽魚應該很難捕獲到吧?”陳汐看了看那沸騰灼熱的火煉之河,倒是冷靜不少。
  “對其他人而言,難如上青天,因為此魚靈慧無比,一旦察覺危險,體內生機就會由生轉死,寧愿自殺,也不愿被他人染指,任憑擁有通天手段,也無法阻止這種情況發生。”
  小鼎飛快道:“不過對我們而言,卻是小菜一碟,還記得我讓你采擷的天靈婆娑么,此花能在悄無聲息之間令陰陽魚神智迷失一盞茶功夫,在這段時間內足以將其擒獲到手了。”
  說到這,小鼎似乎已經有些迫不及待。
  天靈婆娑!
  陳汐心中一振,倒是沒想到之前進入墳冢時,小鼎讓自己采擷此物,原來就是為了對付陰陽魚來了。
  一想到此次進入仙王墳冢的人馬中,唯獨自己采擷到了天靈婆娑,陳汐就愈發感覺此次答應帶小鼎一起前來,絕對是一件再正確不過的事情。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便如如此了。
  唰!
  陳汐不再遲疑,身影一閃,已來到了那通幽之橋上。
  佇足此地,他這才清楚感受到,那火煉之河的溫度是何等可怖,逼迫得他都不得不運轉全部修為,才避免了被灼傷的危險。
  并且這火煉之河并不平靜,時而掀起一道千丈火浪,將虛空都輕易焚化,破碎一片,看得陳汐也是一陣心驚肉跳。
  幸好這通幽之橋也不知是由何等異獸的白骨打磨而成,天生有著一股無形力場,將那火浪都悉數隔絕在外。
  “待會只需把天靈婆娑丟入火海,你便做好撈取陰陽魚的準備,切記,哪怕攫取不到陰陽魚,也不要冒然進入那火煉之河中,否則連我也救不了你。”
  小鼎提醒了陳汐一句,說那火煉之河內部另有玄機,一旦碰觸,除非仙王層次的強者營救,否則皆都會被一瞬煉化,身隕道消。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徹底冷靜之后,這才拿出那十余株靛藍色的天靈婆娑,悉數丟入了橋下火河之內。
  這些天靈婆娑只有拇指大小,纖柔無比,落入火煉之河后,宛如沙塵墜入大海,毫不起眼。
  可很快,陳汐就注意到,一股難掩的氣息在河面中彌散而開,仿似能沁入神魂深處,勾起人內心處最深的回憶和秘密,令人恍惚、迷失、沉湎其中,從而不可自拔……
  幸好!
  陳汐早已知曉了天靈婆娑的厲害,所以在剛察覺到這一股氣息彌散開來時,他一瞬就封閉了自己的六識,將神魂寄托在了河圖碎片上。
  果然,如此一來,再沒受到任何影響。
  嘩啦~嘩啦~
  僅僅片刻后,那橋下熔漿火河中,掀起一連串的浪花,在神諦之眼的注視下,能夠清楚看見,正有一條條鮮亮透紅,精致美麗的魚兒從四面八方涌來。
  那種感覺,就好像它們仿似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牽引般,很快就匯聚了十余條之多。
  看見這一幕,陳汐眼睛愈發明亮,心中卻是不敢有任何一絲的大意,周身氣機充盈,蓄勢待發。
  漸漸地,那橋下已是匯聚了一群陰陽魚,覆蓋著夢幻般絢麗鱗片的魚尾在火浪中搖曳,散發出迷離誘人的光澤。
  “再等等!”
  就在陳汐打算將其一網打盡的時候,小鼎突然傳音制止道:“陰陽魚的數目達到九條之上,必然存在著一頭陰陽魚王,等將其引誘過來,再動手也不遲。到時候我來對付陰陽魚王,你只需撈取那些陰陽魚就足夠了。”
  陰陽魚王!
  陳汐心中狠狠一震,倒吸一口涼氣,他這才終于明白,原來小鼎的目標一直都不是這些陰陽魚,而是這些家伙的王!
  轟隆!
  沒多久,那遠處熔漿河面上,猛地探出一條魚尾,足有丈高,覆蓋著美麗絢爛到極致的鱗片,魚尾輕輕一擺,就掀起了一道道通天火浪,驚濤排空,聲勢浩大無比。
  依稀能夠看見,一條魚冠金煌的身影,正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從熔漿河面之下飛馳而來,碾壓萬重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