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24 上山


  第三更!
  ——
  燕青霓無疑是一位極為美麗的女子,一頭烏黑如墨的長發,柳眉櫻唇,肌膚凝脂般白嫩,秀色可餐。
  不過,陳汐對她的感觀卻并不好,在沐瑤姐弟被謝戰步步緊逼的時候,此女避讓的態度,被他一絲不漏地收入眼中,心中明白,這女人極擅長權衡利弊,工于心計,并非像表面那樣簡單。
  “青霓姐姐。”沐瑤在一旁叫道,弟弟沐文飛卻撇了撇嘴,顯然,小家伙之前也感受到了燕青霓的態度變化。
  “跟我走吧,文飛不是要加入流云劍宗嗎?”燕青霓豈會跟一個小屁孩計較,輕輕一笑,便發出了自己的邀請。
  對于沐瑤姐弟倆,陳汐倒是的確不知該如何安置,如今他也是孤家寡人一個,又徹底得罪了蘇家,帶上這姐弟的話,明顯會連累了兩人。
  “我不,我要拜陳汐大哥為師。”沐文飛揚起小臉,大聲道。
  拜我為師?
  陳汐愕然不已,又好笑又感到一絲被人信任的感動,不過,他卻是萬萬不能答應的,自己幾斤幾兩,他心里清楚無比,收沐文飛為徒,就是誤人子弟。
  不過,看著小家伙眼神中的堅定和希冀,陳汐卻不知該拿什么借口回答了,尤其是小家伙旁邊,還有一位眼眸宛如暗夜星辰般令人迷醉的姐姐,也一臉希冀地盯著自己時,陳汐更覺得壓力大增起來。
  “既然你不愿意去流云劍宗,那就來我家吧。”
  杜清溪瞥了一眼沐瑤,又故作不經意地掃了陳汐一眼,當即發出了邀請,心中得意道:“這小丫頭明顯也喜歡上了陳汐,把他姐弟倆拉進我家,倒是能防范著她跟陳汐進一步接觸……”
  想到這,杜清溪心中一跳,俏臉一陣發熱,自己這是怎么了,怎么處處都想防范著一切靠近陳汐的女人呢?
  陳汐可不知道杜清溪心中已轉過了無數個小心思,笑著朝沐文飛點頭道:“這個提議不錯,杜家可是龍淵城六大家族之一,只要你勤修苦練,肯定能變得厲害起來的。”
  “可是……”沐文飛兀自不甘心,卻被姐姐沐瑤一巴掌打在腦袋上,說道:“聽陳大哥的話,肯定沒錯。”
  “噢,那好吧。”沐文飛悶悶不樂。
  陳汐笑了笑,隨手摸出一個靈光流轉的衣甲類法寶,才只巴掌大小,表面符紋隱現,寶氣彌散,遠遠一看,便知品階不凡,遞給沐文飛:“這件墨云甲送給你防身。”
  黃階中品的防御法寶?
  被沐文飛拒絕,燕青霓本來有些郁悶,可是見到陳汐隨后就拿出一件防御法寶送人,心中的郁悶蕩然一空。
  她雖拿得出黃階法寶,但卻是舍不得這么輕易地送人的,更何況,她已經看出,這姐弟倆進入杜氏之后,也會受到極大的照顧,比自己介紹去流云劍宗成為一名外門弟子強多了。
  這一刻,哪怕是她自己,也有點艷羨這對姐弟的好運氣了。
  “嗯?對了,這個儲物腰帶樣式精美,造型簡約雅致,很適合沐瑤,就送你了。”陳汐又摸出一個儲物腰帶,遞給了沐瑤。
  儲物類法寶,儲物袋是最次的,而能煉制成戒指、玉鐲、腰帶、護腕的儲物法寶,其價值不在一件黃階下品法寶之下。
  見陳汐隨手又是一個儲物腰帶送人,燕青霓想起初次見到陳汐時,自己像施舍乞丐似地丟出的拿一瓶百斤靈液,心中又是后悔又是尷尬,很有一種班門弄斧的感覺。
  當即,燕青霓便告辭離開,她不敢再呆下去了,害怕再受到什么刺激。
  “陳大哥,我和弟弟是不是有點勢利眼?”沐瑤惶恐不安地拿著儲物腰帶,見燕青霓又轉身離開,一時有點忐忑不安,清麗的小臉看向陳汐,似乎想要在陳汐那里得到一些安慰。
  “這是對自己和對弟弟的負責,我相信,只要你們姐弟倆過得好起來,變得強大起來,你們的青霓姐姐,肯定會對你們刮目相看,而不會再計較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
  陳汐笑著說道,若是燕青霓聽到陳汐對她的評價,恐怕會有種被看穿心靈的感覺,掩面而走。因為她的確是一個極善于劃分利弊的人。
  “噢,我聽陳大哥的。”沐瑤狠狠一握小拳頭,開心笑起來,那對明亮如星辰的眼眸笑成了好看的月牙形,顯得特別純凈清純。
  看到這一幕,杜清溪心中愈發堅定了把這對姐弟拉進家族的決心,這小妮子簡直就是紅顏禍水,這么小都懂得迷惑男人了,再過幾年還了得?
  “走吧,去我家。”端木澤坐在六麟寶輦上,呼喊道。
  “不行,陳汐必須去我家!”杜清溪張口就反駁道,話一出口,她便察覺不妥,慣常清冷如雪蓮般絕美的容顏上,驀地染上一抹紅暈,嬌艷不可方物,那一瞬間,天地都仿似在這傾城容顏前黯然失色。
  陳汐一呆。
  宋霖一呆。
  端木澤卻是臉色一黑,心中愈發想喝酒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杜清溪越想解釋,心中越慌亂,干脆就閉上了嘴巴,眼眸卻是再不敢瞄陳汐一眼,生怕被這家伙嘲笑。
  “你們誰家,我也不去,找一個空閑的地方,咱們一起吃一頓酒就行了。”陳汐笑道。
  這么說他也是有考慮的,畢竟三人背后各自有著一個龐大的家族,如今自己已經跟蘇家徹底交惡,再去三人中的任何一家,雖說三人不會覺得什么,但卻會引來其族人的排斥,繼而影響到三人在各自家族族人心中的印象。并且,若如此做,倒像是他陳汐畏懼蘇家追殺,去尋求庇護了,
  所以,還是不去三家最為妥當,要去也是先解決了蘇家這個禍患再去。
  杜清溪三人身為大勢力子弟,自幼耳濡目染的都是權謀縱橫之術,心思玲瓏剔透,瞬間便已猜出了陳汐的顧忌,倒也不好再說些什么。
  因為再說……就顯得太假,也太生分了。
  ——
  ——
  龍淵城西郊,這里密布著近百里的各種庭院,遠離鬧市,環境清幽雅致,龍淵城許多富商巨賈、家族子弟,都會在這里置辦一處府邸庭院,當做自己悠閑娛樂的地方。
  此刻,在其中一座樹木遮掩的隱秘庭院中。
  飲酒閑談許久之后,杜清溪他們已經離開,偌大的庭院中,只剩下陳汐一個人,以及小靈白和白魁。
  在救下沐瑤姐弟的時候,兩個小家伙便被陳汐丟進了儲物戒指中,里邊空間雖然不大,但卻有著諸多法寶靈材,足夠這兩個小吃貨開開心心吃上一段時間了。
  但畢竟里邊太過煩悶,所以在陳汐把兩小放出來之后,皆活潑得不得了,在庭院中上躥下跳,摘樹上的果子,刨泥土中的蟲子,掏屋檐下窩巢里的鳥蛋……反正是一刻都不得安寧。
  陳汐見此,也不干涉他們,只是囑咐小靈白幫自己看好房門,便即走進了屋內。
  “呼~”
  盤膝坐在床上,陳汐沒有再耽擱一點時間,開始運功修煉。
  今日離開聚仙樓前,謝猛說的那一番話,令他開始擔心起弟弟的安危。弟弟年幼,性情堅狠執拗,只專注于自己的劍道,于人情世故一竅不通,這樣的性子在流云劍宗內,恐怕不會多受歡迎了。
  這還不算什么,陳汐最擔心的還是蘇家的報復。
  蘇嬌的哥哥蘇禪如今是流云劍宗一位涅槃大修士的關門弟子,在流云劍宗的地位必然崇高無比,這樣的人物,根本不用自己動手,只要對弟弟稍稍露出一絲不滿,就有無數善于察言觀色,阿諛奉承的人,去尋找弟弟的麻煩。
  這種麻煩若是接二連三的發生,很難保證弟弟的安危不受到傷害。
  這,是陳汐絕對不愿看到的。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他只剩下弟弟這一位親人,早先便因為李家的埋伏,斷掉了右手,若再出意外,他這一輩子都絕不可能原諒自己了。
  所以,陳汐打算今夜就去見一見弟弟。
  很多事情都宜早不宜遲,與其相信一切都不會發生,倒不如自己提前行動,將一切禍根都扼殺在搖籃中。
  “嗖!”
  凌晨深夜中,一道身影借著夜色的掩護,如同一縷飄渺輕淡的風似的,消失在莽莽夜色里。
  “流云劍宗在龍淵城東南,流云山之上,流云山占地萬畝,其內群峰聳立,弟子足足十萬之數。想要尋找一個人,沒有熟人帶路,根本就行不通。”
  “并且,在其山門四周,有著諸多護山大陣覆蓋,一旦被發現有外人潛入,別說是紫府修士,哪怕是兩儀金丹修士也死無葬身之地。”
  一炷香后,陳汐立在一座巍峨雄渾的巨大山脈前,腦海中,再次響起喝酒時端木澤對流云劍宗的介紹。
  “這流云劍宗的確厲害,竟然布下了數千重劍陣,每一個劍陣之威,都足以絞殺一名兩儀金丹修士。全部發動的話,涅槃大修士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小靈白立在陳汐肩膀上,眼眸望著巍峨雄山四周,連連贊嘆。
  “可有破解之法?”陳汐驀地想起,這小家伙可是一位活了上萬年的劍魂,跟隨的主人也是悟出無上寂滅劍道的厲害人物,既然能認出流云劍宗的劍陣,自然就有可能擁有破解之法了。
  “以我現在的力量還無法破解,不過,想要避開這些大陣,對我來說說卻是容易之極。”小靈白雙臂抱胸,睥睨傲然道,白衣飄飄,一副君臨天下的模樣。
  ——
  PS:臨時遇到突發事情,需要出門一趟,這一章早早碼完,設置的自動更新,當然,還是要求一下收藏的,大伙,點擊一下收藏本書好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