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45 麻煩上門

大喝聲還未落下,一道道身影朝陳汐沖殺而來。
  那是苦寂學院的子弟,除去一名為首的弟子在操控古仙寶對付陰陽魚王,其他弟子悉數出動。
  剎那間,一道道身影破空,從通幽之橋各個方向殺來,強勢之極。
  和長空學院一樣,他們苦寂學院在當年也曾遭受云浮生孤身一人挑戰,結局也一樣,被云浮生一人橫掃同輩強者,一敗涂地,名譽掃地。
  這也令得他們對道皇學院學生天生有一種仇恨,而剛才陳汐一擊震退他們一名同伴,就像一根*,徹底點燃了他們的憤怒!
  殺!
  一種種可怖的仙法破空,匯聚為洪流,自遠處朝陳汐傾瀉而來,聲勢迫人無比。
  “不要動,這是那陳汐自找的,沒聽他剛才還讓我們滾嗎?”
  見到這一幕,不少道皇學院老生皺眉,欲要出手阻攔,卻被左丘峻沉聲傳音攔住。
  “等他吃夠了苦頭,不得不求助咱們的時候,再動手也不遲,這也是給他一個慘重的教訓,以后做人也不會那么狂妄了。”
  見此,其他人登時不言,默許了左丘峻的做法,剛才陳汐的呵斥,令得他們也是顏面無光,既然左丘峻都如此說了,他們自然也樂得順水推舟。
  而那些一直戒備的其他學院學生見此,皆都暗松一口氣,旋即心中又都升起一抹幸災樂禍之色,那陳汐的人緣還真是差勁,連自家學院的同門都不愿幫他。
  或許,這就是因為他太狂妄了!
  不過,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就在那些苦寂學院子弟出動那一刻,陳汐竟是搶先一步出手,比他們預想中表現的更為強勢。
  ……
  陳汐的確爆發了,早就受夠了這群人,不僅破壞了小鼎抓捕陰陽魚王的大事,還一副得寸進尺趁火打劫的架勢,簡直是欺人太甚。
  最重要的是,他要幫小鼎!
  那幾件古仙寶操控在對面那些子弟手中,只要將他們逼迫得不得不和自己對戰,那四件古仙寶對小鼎的壓力自然就瓦解一空。
  轟!
  那些苦寂學院子弟仙法橫空,匯聚成一座火紅仙山,鎮壓陳汐,仙山飛出一道道赤炎,氣息恐怖,和周圍天地中的火之法則完美融合。
  如此也能看出,這些苦寂學院子弟并非易與之輩,在這等倉促的對決中,依舊能夠充分利用到周圍環境。
  可惜,他們雖沒有高估自己,卻低估了此次的對手。
  陳汐神色冷漠,渾身彌漫金燦燦大羅神輝,修長白皙的手掌拎著攬星仙劍,隨意一閃,就卷起萬千劍浪,呼嘯而去!
  這是水之劍——碧海滔天。
  唯一不同的是,這一道劍意中蘊含的是五行神紋之力!
  只聽轟的一聲,那一座火紅仙山就被這一劍碾壓爆碎,化作滿天火星飄灑,讓人懷疑剛才那一座各種仙法匯聚的火紅仙山是不是紙糊的,如此不堪一擊。
  什么?
  所有人都震驚。
  接著,陳汐劍氣縱橫,五行輪轉,那足足是同輩百倍有余的磅礴仙力爆發,剎那之間將對方每個人籠罩。
  “不!”
  那些苦寂學院弟子大駭,拼命抵擋,全力催動仙力,施展各種強大仙法,可在陳汐那蘊含五行神紋的劍氣下,卻根本無用。
  嘭嘭嘭……
  幾乎是瞬息功夫,一道道身影慘呼著倒飛而去,七零八落,或口噴鮮血,或筋骨被震裂,或神魂遭受重創,再無一個完好無損的。
  這一幕,恰似秋風掃落葉,一氣呵成,風卷殘云,強勢霸道,無人可攖其鋒芒!
  這一幕,也駭得那些其他學院子弟悚然無比,萬沒想到,陳汐孤身一人竟會展現出如此變態的戰力,立足這通幽之橋上,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睥睨之姿。
  甚至,他們腦海中不經意間浮現一個念頭,當年才大羅金仙境的云浮生孤身一人一劍獨闖三大學院時,戰力是否也如此逆天?
  “這該死的東西,戰力怎會又變強這么多!”左丘峻心中一跳,臉色陰沉無比。
  敖戰北等人神色也是有些驚疑不定,陳汐展現出的戰力之強,同樣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諸位師弟——!”
  眼見自家學院所有弟子敗北,那一直操控古仙寶爭奪陰陽魚王的青年臉色驟變,目眥欲裂,發出一聲暴喝。
  下一刻,他猛地收回那古仙寶,轟隆一聲劈頭朝陳汐砸去。
  那古仙寶乃是一塊古老大印,方方正正,通體彌漫暗青神輝,表面篆刻著一層晦澀玄奧的道紋,所彌漫出的氣息狂暴無比,似能破天裂地,將大道都砸出一個窟窿!
  這是恨天印!
  苦寂學院內的傳承至寶,和玄黃葫蘆起名,傳聞在太古時期,攏共有恨天、翻天、焚天、破天四大仙印,無一不是震爍三界的強橫仙寶。
  不過隨著無垠歲月變遷,如今的仙界中,也只有苦寂學院還保存著恨天印,其他三個古仙印早已尋覓不見,也不曾現世過。
  此時,這恨天印一出,一股狂暴力量破空,嘯音如驚雷轟鳴,暗青神光映照天地,聲勢可怖到了極致。
  “恨天大印,恨意綿綿無窮盡,天不能阻,地不能防,狂暴無匹,這般威能,果然驚人!”
  眾人驚嘆出聲。
  陳汐眼眸一瞇,神色卻是沉靜如故,唯獨其手中攬星仙劍爆綻出億萬星輝,揮劍斬出時,仿似拖曳著無數個星辰在奔騰。
  鐺!
  恨天印和攬星仙劍相撞,聲如九霄落雷,震耳欲聾,在場不少子弟體內氣息一陣翻滾不休。
  而那等碰撞產生的余波更是可怖,席卷八方,將整座通幽之橋都覆蓋,若非這橋梁自身有一股無形力場防御,只怕單單是這一擊,都足以將其徹底齏粉毀掉。
  不過最令人震駭的卻不是這些,而是在這一擊中,那恨天印居然被陳汐一劍劈得倒退數丈,一陣亂顫,差點脫離那青年的掌控!
  反觀陳汐,僅僅只退后三步而已,除此之外,竟然毫發無損,連氣息都未曾變化。
  “這家伙,未免太強了!”
  “連古仙寶也無法壓制于他,顯然是因為他實力太過強悍的緣故。”
  “可惜,雪連穹無法發揮恨天印的全部威能,否則光是這一擊,都能把那小子砸成肉餅。”
  眾人凝眉,愈發感覺陳汐戰力太過強大。
  而那被叫做雪連穹的苦寂學院青年,臉色則驚疑不定,從暴怒中冷靜不少,他可是很清楚,自己這一擊有何等強大,就是同輩之中的佼佼者,也極難都夠抵擋,可如今,那陳汐非但擋住了這一擊,還將恨天印震退了不少!
  這證明什么?
  證明若不是借助恨天印之力,光是這一擊,他都會被陳汐直接擊敗!
  唰!
  對于這一切,陳汐根本不管不問,在擊退恨天印后,他幾乎是沒有任何耽擱,再次沖殺而去。
  “此子戰力太可怖,大家一起上,否則若等他成長起來,注定是第二個云浮生!”
  見陳汐如此強勢地朝這邊沖來,不止那雪連穹臉色一沉,其他學院子弟也都微微色變,有人更是出聲,建議大家一起動手。
  幾乎是沒有任何思索地,其他學院子弟都同意了。
  原因很簡單,看陳汐那強勢迫人的架勢,明顯已不可能就此住手,換句話說,他們若再旁觀,只會被陳汐殺上門來。
  咻!
  一盞瀲滟的琉璃宮燈飛起。
  嗤!
  一柄銹跡斑駁的青銅劍躍空,劍身噴吐肅殺氣息,將虛空都絞碎。
  這是兩件古仙寶,名叫青兜宮燈和御血劍,分別來自大荒學院和道玄學院,和那玄黃葫蘆、恨天印是同一級別的古仙寶,各有玄妙和厲害之處。
  也就是說,在這一剎那,那大荒學院和道玄學院的子弟,也都是收回了古仙寶,不再爭奪陰陽魚王,而是把目光鎖定在了對付陳汐身上!
  有此也可以看出,陳汐之前展現出的恐怖戰力,帶給了他們何等大的壓力。
  “嘿,這小子這下完了。”
  左丘峻冷笑,依舊袖手旁觀,吩咐道皇學院其他老生,“諸位,千萬不要去阻止,陳汐師弟可是為我們創造了一個偌大機會,趁此時,咱們務必要全力配合敖戰北師兄,一起抓捕那陰陽魚王,否則可就辜負了陳汐師弟的一腔熱血啊,哈哈哈……”
  說到最后,他再也忍不住笑出聲來,他也沒想到,陳汐居然間接地幫了自己等人一個大忙。
  其他人雖感覺心中有些過意不去,可一想到這時候除了那一尊神秘的玉鼎,再無人和他們爭奪陰陽魚王,他們倒也接納了左丘峻的建議。
  其實,這時候無論誰見到這一幕,必然會認為陳汐處境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但對陳汐自身而言,卻是暗松一口氣,如此一來,他的壓力的確提升不少,可卻是減少了小鼎不少壓力,如此就足夠了。
  “哼!袖手旁觀也好,我可也沒指望你們能真心幫我了!”
  陳汐眼角一瞥,登時將左丘峻等人的神情看了個一清二楚,心中冷笑之余,他手中動作卻是不慢,身影破空,仗劍斬殺而去。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