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246 強勢碾壓

大戰一觸即發。
  陳汐騰空,周身爆綻無量金輝,一柄攬星仙劍被其運轉而開,演化出諸般無上劍道,無不蘊含著可怖的五行神紋之力。
  那等劍道,已趨向于“劍神”之境!
  這一刻的他,的確是動用了全力,是晉級大羅金仙以來,第一次被逼得毫無保留,遠遠望去,他整個人指天打地,宛如驚龍出淵,氣勢睥睨迫人。
  轟隆隆!
  各種仙寶在半空中碰撞,釋放億萬神芒,將整座通幽之橋都籠罩,這般恐怖戰斗若是發生在外界,足以焚山煮海,流血漂櫓!
  不得不說,此次進入亂魘戰場的其他學院子弟,也都幾乎沒一個弱者,相反,他們皆都是一層層選拔出來的年輕一代頂尖人物,棟梁之才。
  此時配合著三件古仙寶,一起出動,竟是令得陳汐無法占到一絲便宜。
  不過顯然,眼下這種僵持局面是他們絕對不愿意看見的。
  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沒想到,在自己這邊如此多人出動的情況下,居然依舊壓制不住陳汐,這一切都讓他們震驚之余,心中殺機愈發強盛起來。
  此子剛進入道皇學院兩年時間,修為就一舉突破大羅金仙,所展現出的戰力更是如此變態逆天,若再給他成長的時間,那還了得?
  當年出了一個云浮生,如今,他們可再不愿看見第二個云浮生出現了!
  所以——
  這一刻的他們,皆都施展出了渾身解數,毫無保留,已作出決定,無論如何此次也要將對方留下來!
  這里是仙王墳冢,哪怕捏碎信符,那些帶隊的半步仙王存在也根本抵達不了,自然也不可能救助到陳汐。
  至于道皇學院其他學生……呵呵,那就更不用提了,光看他們那袖手旁觀的態度,就知道哪怕陳汐死掉,他們也絕對不會因此而憤怒出手了。
  也正是出于這種考慮,這三大學院子弟動起手來,才會如此肆無忌憚,殺機畢露,儼然一副要將陳汐趕盡殺絕的狠戾模樣。
  轟!轟!轟!
  大戰激烈,殺得不可分交,日月無光,恐怖的余波震得整座通幽之橋都顫抖,產生一陣嗡鳴之音。
  也幸好通幽之橋彌漫著一股無形力場,化解了大部分戰斗余波,否則他們此刻只怕早已墜入火煉之河了。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也是倍感吃力,壓力劇增,他很清楚,若非那三件古仙寶,自己足以碾壓對方所有人,可惜清楚歸清楚,他卻暫時無力改變這種情況。
  因為他手中沒有這等古仙寶能夠與之硬撼,只能憑借戰力優勢來和對方交鋒。
  也因為小鼎正在全力抓捕陰陽魚王,否則若有小鼎之助,這里所有人今天都甭想逃走了。
  唰!
  銹跡斑駁的御血劍破空,從陳汐背后刺殺而來,劍影如血,似要擇人而噬,彌漫著屬于太古仙寶的可怖氣息。
  陳汐反手一劍,將其震退,不過他整個人也是微微一搖晃,被那青兜宮燈釋放出的一縷赤炎擦中脖頸,留下一道可怖的焦黑傷疤。
  若非他閃避及時,差點就被洞穿焚化了咽喉!
  “這些混賬,果然是打算殺人滅口啊!”
  陳汐咬牙,黑眸中殺機暴涌,他之前還有著一絲顧忌,擔心殺死對方會給道皇學院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可現在,他這些顧忌都已拋之腦后。
  嗤!
  他不再遲疑,出其不意施展出一道“空間之劍”,下一刻,人群中就有一名青年就被從背后活生生劈成了兩半,鮮血爆灑,斃命當場。
  “朱師弟!”
  有人驚駭,悲慟大呼。
  其他人也悚然,沒想到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居然能殺了他們一名同伴,且那種攻擊……他們居然沒有察覺到是如何施展的!
  “小心!這小子似掌控了空間之意,快施展秘法,禁錮八方虛空,莫要再給他可乘之機!”
  有人厲聲提醒,神色已是凝重一片。
  空間之意!?
  眾人心中咯噔一聲,明悟了一切,神色也都是變幻不定,空間法則啊!這可是仙界公認的三大至高法則之一,是只有仙王層次才能參悟掌控的無上大道。
  這讓他們情不自禁再次響起了云浮生,當年的云浮生,之所以能橫掃三大學院的同輩強者,憑借的是時間大道分支中的“時之流影”!
  而現在,陳汐雖未掌控“時之流影”,可卻掌握了能夠和時之流影媲美的空間之妙,這個發現,令得他們如何能不震驚?
  殺!
  必須殺了這小子,仇恨已結下,若不能將其鏟除,他們以后絕對寢食難安!
  ……
  戰斗愈發激烈,甚至是慘烈。
  那其他學院的子弟不止拼出了全力,還在拼命!
  不過,他們卻低估了陳汐所掌握的“空間神紋”力量,既然已經暴露這張底牌,陳汐自然也不客氣了。
  他每一劍刺出,都縹緲不可捉摸,指東打西,指南打北,那一道道空間劍氣,從不同地方憑空浮現,進行狙殺,恰似一個個絕世刺客在施展必殺一擊,端的是鬼神莫測,玄機無蹤,令人防不勝防。
  噗!
  沒多久,再次有一名青年被刺穿頭顱,頭蓋骨夾雜著鮮血腦漿橫飛了出來,慘叫著暴斃當場。
  局勢,似乎隱隱已經開始向陳汐這邊傾斜。
  “千決殺——魂印!”
  驀地,那苦寂學院的雪連穹猛地朝那恨天印噴出一口精血,然后他的臉色迅速蒼白透明起來,氣機一落千丈,仿似剎那間蒼老了許多。
  顯然,這一擊太過恐怖,令得他也只能損傷自身本源才能施展而出。
  轟!
  那恨大印綻放烏黑暗紅的煞光,嘭的一聲憑空砸在陳汐身上,砸得后者足足倒飛出十余丈劇烈。
  噗!
  陳汐身影一顫,唇中也是咳血連連,受到了不少傷害,好強!果然此次進入仙王墳冢的沒有一個易與之輩了。
  幸好,這一擊雖可怖,卻并未給他帶來致命的傷勢。
  “打算拼命么,既然如此,今日就看看是你們先死,還是我先死!”陳汐眼眸中涌動著瘋狂之色,猶如受傷的困獸被激怒,打算殊死一搏。
  他的確已恨到了骨子里,大劫到自己頭上,還要趕盡殺絕,換做其他人,只怕也會暴怒暴走了。
  “居然沒死……”
  雪連穹呆住,這可是他能夠施展出的最強一擊,是他的壓箱底殺手锏,原本以為哪怕殺不死陳汐,起碼也能重傷到他,哪曾想對方只是受傷咳血而已。
  “趁此機會,速速殺了他,快!”
  幾乎在陳汐受傷的同時,其他人暴喝,趁機蜂擁而至。
  轟!
  不過就在此時,那火煉之河上空,猛地產生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波動,而后,響起了敖戰北等人驚怒交加的咆哮聲。
  “該死!還我仙寶!”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這玉鼎究竟是什么東西?怎么會如此強大?”
  原來,此時小鼎發威,徹底將那陰陽魚王拘囿捕獲,并且連那混元兩儀圖也居然被它趁勢收走了!‘
  這個變故,引起了其他人側目,戰斗局勢也出現了一絲滯澀。
  嗖!
  也就在此時,陳汐身影一晃,已被一股無形力量裹挾住,不受控制地朝那通幽之橋另一側沖去。
  與此同時,他耳畔響起小鼎那焦急的聲音,“此時不是拼命的時候,我的力量正在全力壓制那陰陽魚王,待我煉化這頭孽畜,再找他們報仇也不遲!”
  陳汐心中一驚,倒是從那一股狂怒的戰意中徹底清醒過來,再次抬眼望去時,小鼎早已帶著他脫離戰局,朝遠處呼嘯而去。
  “居然……逃了?”
  其他學院子弟一呆,萬沒想到一不留神,陳汐的身影已是遠遠遁去,比瞬移還要快上三分!
  “追!一定要追上他,奪回混元兩儀圖!”
  敖戰北暴跳如雷,幾欲發狂,這混元兩儀圖還有大用,若丟失了它,那么他們即便進入仙王墳冢核心之地,也將和其中的機緣失之交臂!
  “這該死的東西,搶走陰陽魚王,還打上了混元兩儀圖的主意,我要殺了他,我一定要殺了他!”
  左丘峻氣的也是目眥欲裂,他們一直在袖手旁觀,原本以為是一場絕佳的捕獲陰陽魚王的機會,哪曾想到頭來反而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
  嗖嗖嗖……
  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地,道皇學院一眾老生全部出動,殺氣騰騰,全力朝陳汐追攆而去。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莫大諷刺。
  之前袖手旁觀,不幫自己同伴,此時失去了寶物,反而又怪責并追殺起自己同伴,這若被周知禮那些半步仙王層次的老古董知道,心中也不知該做何感想。
  那其他學院子弟卻是顧不得笑話道皇學院這些弟子,眼見陳汐逃離,他們神色也是陰沉得快滴出水來。
  幾乎在道皇學院子弟展開追擊那一刻,他們也是紛紛出動了,還是那一句話,這一次在仙王墳冢中若不殺死陳汐,他們以后絕對寢食難安。
  畢竟,陳汐之前表現出的戰力和天賦太過逆天,比當年的云浮生都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樣的年輕人,一旦成長起來,絕對是后患無窮!
  ——
  PS:這個月到現在已經有4個10000打賞捧場,金魚在這里衷心拜謝大家支持,拜謝,明天會開始一一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