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247 九州神鼎

通幽之橋深處,是一片湖泊。
  湖泊浩渺,足有數千里范圍,遠遠一望,幾乎和面對一片汪洋也沒什么區別。
  不過和外界不同,這里湖泊中承載的并不是水,而是時空之力!
  這種力量化作水浪、漣漪、潮汐在湖泊中洶涌,灰濛濛一片,看似平靜,卻是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恐怖的氣息。
  所謂時空,便是對時間和空間之力的總稱,時間為尊,空間為王,并無高下之分,兩者甚至可以完美契合在一起。
  這宙宇萬物的循環,歲月的更替,萬物生靈所棲息的地方,莫不蘊含著至高的時間、空間之奧義。
  若無時間,自然沒有枯榮,生老、歷史的變遷。
  若無空間,這山川河岳、日月星辰皆無法延存,世界自然也不復存在。
  總之,這是兩種至高的法則,是天道維系三界運轉的無上秩序,是只有仙王層次才能參悟并掌控的無上力量。
  嗖嗖!
  一陣虛空波動,一道道身影瞬移而至,皆都齊齊在時空湖泊之前佇足。
  這些身影,自然都是道皇學院、苦寂學院、大荒學院、道玄學院的子弟,他們一路從通幽之橋追攆陳汐,最終卻還是慢了一步,眼睜睜看著陳汐沖入了那時空湖泊深處。
  “那家伙簡直不要命了,居然在橫渡時空之湖!”
  有人遠遠瞥見陳汐的身影在湖泊上一閃即逝,不由沉聲咒罵起來。
  其他人也有些驚疑不定。
  他們之前就曾探尋過此地,極為清楚這一座湖泊太過可怖,別說從其上方橫渡,就是稍稍靠近,也會遭受到時空潮汐之力的侵襲。
  那等后果,要么瞬間壽元流逝,化作一堆白發枯骨,要么墜入重疊空間,迷失其中,再難尋覓到出路。
  哪怕他們皆各自持有古仙寶,非逼不得已,也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現在,陳汐居然不管不顧地橫渡那時空湖泊,眨眼消失不見了!
  他……難道不怕死?
  眾人想不通,可一想到就此看著陳汐離開,他們心中卻是一腔怨憤無處發泄。
  敖戰北、左丘峻等人是心疼學院重寶混元兩儀圖被奪,根本就不關心陳汐死活,只是擔心萬一陳汐殞命在那時空湖泊中,他們這些人又該怎么收回混元兩儀圖。
  而其他學院子弟則都憤恨于自己同伴被殺,更重要的是不親眼看著陳汐死去,他們也著實難以心安。
  “你們要做什么?”
  突然,左丘峻皺眉開口,目光掃向其他學院子弟,他能夠清楚感受到,這些家伙望向自己等人的目光中隱隱帶著一絲殺意。
  此話一出,也是引起敖戰北等其他道皇學院學生注意,一個個臉色一沉,把目光掃視了過去。
  “做什么?你們道皇學院的學生殺了我們同伴,這個仇,自然需要化解一下!”
  那苦寂學院的雪連穹咬牙說道。
  “就憑你們?”
  左丘峻森然說道,心中已是暴怒之極,沒想到在這時候,居然敢有人打起他們的注意了。
  “若是擱在剛才,我們倒是真不敢輕易和你們動手,可惜啊,你們如今已失去了混元兩儀圖,還拿什么和我們斗?”
  雪連穹冷笑出聲,不以為然。
  那大荒學院和道玄學院的子弟也都是冷笑不語,顯然,他們早已在私下達成協議,要一起對付左丘峻等人了。
  “你們有沒有想過,早在通幽之橋時,我們如何和陳汐師弟一起出手,你們還能活到現在嗎?”
  敖戰北沉聲開口,神色陰沉漠然。
  不提此事還好,一提及此事,登時引起了對方一陣嗤笑。
  “哈哈,丟人不丟人,明明是要借我們的刀,殺你們的人,還說的如此大義凜然,此事若傳回你們道皇學院,你們還有何顏面見人?”
  “羞也不羞,把你們道皇學院的名譽都丟盡了!”
  聽到這些議論,敖戰北等人臉色又是一沉,不少人都埋怨地掃了左丘峻一眼,似怪責他之前太無情,如今留下這樣一個把柄,受人恥笑。
  左丘峻心中也惱怒之極,他哪曾想到,陳汐居然能活下來,更沒想到事態居然會發展到這一步。
  “呵呵,你們還真以為可以輕松吃掉我們了?”
  左丘峻突然冷冷一笑,不屑道,“你們之中,苦寂學院被陳汐橫掃重傷,只剩下道玄、大荒兩大學院子弟尚且有一戰之力,陳汐可以不借助古仙寶打壓你們一頭,莫非你們以為我們沒了混元兩儀圖,就辦不到這一點?”
  此話一出,那三大學院子弟皆都臉色微微一變,凝重不少。
  哪怕左丘峻是危言聳聽,他們也不得不慎重對待,原因無他,道皇學院能夠屹立至今,一直霸占著仙界第一學院的稱號,絕非是浪得虛名。
  更何況,他們可不敢保證,左丘峻他們之中是否有比陳汐更變態的存在了。
  一時之間,氣氛變得沉寂起來。
  他們彼此都恨不得殺死對方,以免留下什么把柄,可彼此又有著不少忌憚,令得他們皆都遲遲不敢輕易動手。
  嗡!
  就在此時,猛地一陣古樸宏大的鐘鼎之音響徹,擴散天地間,那聲音中帶著一股說不出的蒼涼氣息,令人恍惚之間,仿似回到了那洪荒太古歲月中。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的心神都微微一顫,被那宏大聲音影響,心中不可抑制產生一股渺小敬畏的情緒。
  嗡!嗡!嗡!……
  那聲音,持續響徹了九次,每一次都像叩擊在靈魂深處,令人心生蒼涼之意,心神失守。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左丘峻他們從恍惚中清醒過來時,就震驚發現,那遠處的時空湖泊中,竟是不知何時起,矗立了九座恢弘古老的大殿!
  大殿古老,通體由斑駁巨石搭建,仿似歷經了無垠歲月的沖刷,莊嚴、莊肅、莊重!
  眾人倒吸涼氣,被眼前的變故吸引所有心神,不清楚剛才究竟發生了何事,至于剛才的對峙和敵對,早已被他們拋之腦后。
  這里可是仙王墳冢,如今又橫空出現九座古老殿宇,說不定其中就藏著諸多大機緣,他們自不會蠢得再去相互廝殺。
  “還記得那一句在亂魘戰場中流傳無數年的傳聞么?”
  有人顫聲開口,似想起什么,神色間一片激動亢奮之色。
  經此一提醒,其他人微微一怔,旋即神色也是一震,眸子里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抹熾熱之色。
  九宮出,傳承現!
  這寥寥六個字,像一道閃電般,激蕩在每個人心頭,原本他們都以為只是一個無法考究的古老傳聞,哪曾想,這一幕居然活生生出現在他們眼前了。
  “老天!果然是禹皇九鼎宮!”
  “原來,真正的傳承一直藏在這時空湖泊之下,怪不得歷經無數歲月,至今也無人能夠發現……”
  “可是,它們怎會在這一刻出現?”
  “都這時候了,還管的了那么多?走,快快進去!”
  遠處,猛地傳來一陣破空聲和驚呼聲,然后,一道道身影從時空湖泊四面八方趕來,那其中赫然又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等人身影。
  當然,也有其他云嵐學院、長空學院的子弟。
  若再加上在場的左丘峻等人,這一次進入仙王墳冢的子弟,可以說已是悉數到齊了,當然,死的不算。
  “我們也走!”
  “快!動身!遲則有變!”
  看見遠處又人聞風趕來,無論是左丘峻等人,還是那苦寂、大荒、道玄學院的子弟,皆都神色一沉,幾乎沒有任何思索地,紛紛出動,朝那湖泊中央的九座宮殿暴掠而去。
  這時候,時空湖泊中彌漫的恐怖氣息,早已隨著那九座宮殿出現而消失,自然不會再令他們忌憚。
  一時之間,那時空湖泊上空,身影幢幢,分別沖向不同的宮殿,這也很正常,足足有九座宮殿,誰不會跟其他人一起行動了。
  不過大致還是可以看得出來,那七大學院的子弟,也是分成了七個陣營,進入了七個不同的宮殿。
  當然,還有兩座宮殿并非無人進入,一些自持戰力強大的子弟,也是采取了單獨行動,進入了其中。
  可惜,他們都不知道,其實他們已經晚了一步進入其中了。
  ……
  這是一座大殿,非常寂靜,只有陳汐一個人的腳步聲,這里也不知道多少年沒有進來人了,佇足其中,像是獨自一個人站在一片荒蕪世界。
  小鼎把陳汐帶入此地后,就消失不見,令得陳汐也是尋覓不到,只能一個人在此獨自摸索。
  他一路前行,仔細查探,一路所見,無論是墻壁、棟梁、地面,莫不充滿了歲月的斑駁氣息,令人心生寥落之感。
  沒多久,一盞如豆青燈出現在前方,搖曳出暗淡的光。
  “這是?”
  陳汐驚訝,無數歲月過去,這盞青燈依舊在燃燒,這可非同尋常。
  他走上前,發現那是一座古老的圓形道壇,道壇上只有一個蒲團,一盞青燈,其他地方堆滿了塵埃,明顯久未曾有人來過。
  “莫非,此地就是那位太古大能者靜修之地?”
  陳汐驚異,睜開神諦之眼朝那一盞青燈凝視而去。
  ——
  ps:祝某弘童鞋今天生日快樂~好吃好喝好睡,年年十八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