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248 仙王之爭

陳汐眉心之間,豎目閃爍,蒸騰起幽邃的烏光,凝視在青燈上。
  剎那之間,那原本暗淡如豆的燈芯,猛地綻放出一股火光,刺目之極,散發出令人心悸的力量,壓抑的陳汐快要窒息,透不過氣來。
  猛地,他閉上了神諦之眼。
  然后所有異象都消失,青燈還是那一盞青燈,燈影暗淡,可在陳汐心中,這盞青燈已上升到神物的高度。
  他不敢再以神諦之眼查探,如此一來,果然就再沒產生什么異象。
  只見那燈臺內,匯聚著一層暗金色的燈油,似湖泊般,沒什么光彩,卻蘊含著一種強大的神性氣息,漫長歲月過去,也不曾將其氣息磨滅分毫。
  “這燈油也不知是用何物煉制,怎會能散發出如此可怖的氣息?”
  陳汐抿嘴沉吟片刻,最終還是沒忍住,小心拿起青燈放在掌心摩挲起來,青燈厚重,觸感冰涼溫潤,似玉非玉,似鐵非鐵,并未讓他發現什么秘密。
  “這寶物想必是那墳冢主人留下,先藏起來,說不定以后有大用。”陳汐將青燈收起,目光挪移在了一側的蒲團上。
  相較于那一盞青燈,這蒲團明顯要蒲團許多,可當陳汐要將它拿起時,竟是任憑如何用力,也無法挪動其絲毫!
  “咦,古怪,以我如今之實力,搬山移海也不在話下,卻奈何不得一個小小蒲團,莫非這也是一件神物?”
  陳汐用盡辦法都奈何不得這蒲團,不禁有些驚疑不定。
  “把陰陽魚吃掉,坐上去修煉。”
  便在此時,陳汐耳畔突然傳來小鼎的聲音,不過當他舉目四望時,卻根本沒有發現小鼎的身影。
  他怔了怔,不再多想,心中卻是暗松一口氣,小鼎既然開口,起碼證明它還在,如此就足夠了。
  接下來,陳汐按照小鼎吩咐,取出那十九條陰陽魚,一屁股坐在道壇前的地面上,架起一堆篝火,開始……烤魚。
  這些陰陽魚已被他抹去神智,通體鮮紅透亮,魚尾覆蓋著一層夢幻般絢麗的鱗片,拿在手中,自有一股撲面而來的神性氣息。
  “嗷嗚~”小星也被放了出來,蹲坐在篝火旁,垂涎欲滴地看著陳汐擺弄那一條條陰陽魚,似乎也難以抵擋這等無上美味了。
  半響后。
  一股誘人無比的香味飄散而出,仿似能侵入骨髓深處,把人的食欲全都勾起,透著一股難以抗拒的誘惑。
  小星蠢蠢欲動,不停拿毛茸茸的大腦袋蹭陳汐,一副餓死鬼投胎般的吃貨模樣。
  這一刻,陳汐也情不自禁吞了吞吐沫,這陰陽魚的味道實在太誘人,居然令他的道心都有些難以抗拒,這可是他頭一次遇到這等情況。
  又等了盞茶功夫,就在小星焦急得擠出來的時候,陳汐終于取下一條陰陽魚,不過還不等他試吃一下,小星早已撲了上來,將一整條陰陽魚吞了下去。
  吧嗒!吧嗒!
  小星吭哧吭哧地吃著,滿嘴流光溢霞,神性氣息彌漫,那是陰陽魚蘊含的驚人神性氣息,比絕世仙藥都渾厚精純。
  噗的一聲,眨眼間,小星嘴巴一張,一條完整的魚骨頭吐出來,魚骨一半黑如夜,一半白如晝,烙印著一絲絲的神秘道紋,有一種夢幻般的美感。
  陳汐連忙拿起來,端詳片刻,果然就感受到,那魚骨中烙印的一絲絲道紋,竟是蘊含著陰陽兩種大道氣息,以及一絲微弱到不易察覺的黑暗和光明氣息!
  “小鼎說的果然不錯,這陰陽魚的確是太古異種,不可多得的稀世奇珍,單單這魚骨都堪比一件瑰寶了……”
  陳汐心中驚嘆,小心將魚骨收了起來,以后即便不能從中參悟出黑暗和光明之意,也能當一件瑰寶仙材使用了。
  “嗷嗷……”
  小星瞇著眼睛,流露出無比回味的陶醉,旋即又可憐兮兮垂涎欲滴地把目光望向陳汐,嘴中哀求不已。
  “你是一條堪比神獸的存在,怎么現在像一條貓似的?”陳汐沒好氣拍了一下小星的大腦袋一下。
  小家伙心思玲瓏,居然發出喵地一聲叫喚,而后叼起一條陰陽魚就一溜煙逃竄掉,仿似再說,我就是貓了,怎么地……
  陳汐啞然失笑,搖了搖頭。
  他也拿起一條陰陽魚,小心翼翼撕下一條魚肉嘗了一口,魚肉極為鮮美,入口即化,唇齒留香,同時有一股醇厚火辣的熱浪從咽喉流竄全身上下,舒服得差點令陳汐呻吟出來。
  這種感覺,就好像飲用瓊漿神釀,在嘴里化開,蔓延四肢百骸,連神魂都受到滋養,美妙無窮。
  美味!
  實在是無上美味!
  三下五除二,陳汐就將整條陰陽魚啃得干干凈凈,差點連舌頭都吞進入。
  “喵~”
  小星這時候湊過來,搖晃著大尾巴,厚著臉皮學了一聲貓叫,然后……又叼走了一條陰陽魚。
  “給我留一點。”陳汐連忙喊道。
  于是接下來,一人一獸開始進行掃蕩,狼吞虎咽。
  小星在吃到第六條時,渾身已噴薄出滾滾神輝,似喝醉了一般,最終呼呼大睡起來,這是因為陰陽魚所蘊含的神性力量太強,達到了小星所能負荷的極限。
  而陳汐則一直在吃,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噴吐絢爛神輝,那恐怖的神性力量如沸騰的熔漿般在其體內奔騰,快要脫體而出。
  轟!
  當陳汐吃掉最后一條陰陽魚時,體內就像有一座火山爆發,一股神光彌漫而出,將他籠罩,似要擴散而走。
  見此陳汐哪敢怠慢,連忙登上道壇,盤膝坐在那一塊蒲團上,進行引導,煉化入體內世界。
  這時候的他,意識如同喝了烈酒,熏陶陶迷瞪瞪,完全是一種本能在引導那陰陽魚所蘊含的恐怖神性力量。
  按理說,在這等狀態下修煉極易走火入魔,可陳汐非但沒有這種感覺,甚至感覺自身的修煉速度要比尋常都要快了數倍,輕松無比,暢快淋漓。
  漸漸地,陳汐身心都進入一股無比寧靜的層次,身心合一,達到最和諧與空明的狀態,而在他體內,磅礴浩瀚的仙力則在不斷煉化那神性力量。
  大殿昏暗,寂靜。
  陳汐盤膝道壇上,渾身籠罩神輝,并不是很熾盛,但卻很祥和,演繹著諸般奧妙,似一圈圈神明之火在搖曳,映襯得他宛如傳說中的神圣般。
  這一刻,整座大殿似乎變得和以往不同了,傳出一陣陣若有若無的禪唱聲,似大道的聲音在歲月中回蕩。
  在這種禪唱之音的影響下,陳汐坐下的蒲團也是彌漫出一股古老的道韻,將陳汐整個人彌漫,無形中對陳汐修煉起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助益。
  他的修為,已臻至大羅金仙第一層大羅天之境,且同輩之中幾乎無敵,獨步古今,可也正因這個原因,反而令他晉級要困難無比。
  對于此,陳汐早有準備,所以在晉級大羅之境后,根本就沒抱希望能夠在短時間內再把修為提升一個層次。
  可現在,卻不同了!
  那陰陽魚所蘊含的神性力量太磅礴,太精純,乃無上瑰寶,三界罕見,此刻悉數融入陳汐體內,又在大殿禪唱聲和蒲團散發出的古老道韻影響下,令得陳汐的修為竟是節節攀升,一路高歌猛進!
  而這一切,陳汐竟是渾然不覺,他時而蹙眉,時而微笑,身心早已陷入一種奇異的悟道境界中。
  ……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渾身一顫,而后體內轟的一聲震蕩起來,渾身上下的血肉、皮膜、筋骨,乃至于體內的五臟六腑、穴竅經脈上,如同鍍上了一層神性光輝,彌漫著神秘的道之韻。
  與此同時,他那大羅天之境的修為,竟是一舉突破到了彌羅天之境!
  換而言之,現如今的陳汐,已是一位大羅中期的存在。
  轟隆隆!
  體內似有無數大山在碰撞,那是大羅仙力運轉的聲音,震耳欲聾,似道音響徹,散發出一股令人敬畏的可怖氣勢。
  “竟然……在這里突破了……”
  陳汐心中恍惚,如同做了一場不可思議的夢,實在無法想象,會有這等奇緣機遇,令得自己修為再次晉級。
  要知道,他才剛晉級大羅金仙不足一年的時間!
  不提別人,就連他自己都恍惚不已,若非清楚感受到周身氣機全新的蛻變,他也是不敢相信會發生這等事情。
  這一切,自然離不開吞食陰陽魚所帶來的莫大好處,同樣,也是和他坐下的蒲團有著一絲關聯。
  因為這時候的陳汐,已是很清楚地感受到,這蒲團絕對是一件神物,能夠幫助人快速進入悟道境界,修煉起來何止是事半功倍,甚至是十倍于尋常修煉所得!
  “這就是機緣啊,若非如此,這無垠歲月以來,為何會有那么多人搶破腦袋也要進入這仙王墳冢?”
  “一切,都是為了機緣!”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睜開了眼睛。
  “嗯?”
  就在他睜開眼睛的這一剎那,在他的視野中,猛地閃過了一道修長倩影一閃而過,雖是驚鴻一瞥,可陳汐心中卻是狠狠一震,被徹底驚艷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