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49 血紋神脂

<>?看書啦文字首發,
  感謝兄弟“yhenhang”的打賞捧場支持~拜謝~
  ——
  剎那之間,一道修長身影閃現,風華絕代,睥睨天下!
  雖只是驚鴻一瞥,卻令陳汐憑生一股驚艷,心神搖曳,那是一種超然出塵的氣質,在其周身有著無量神性氣息彌漫,猶如神環,映襯得她宛如神圣。<
  是的,陳汐僅僅只看到了一道身影,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獨特氣質,卻是未曾看見其真容。
  不過即便如此,依舊令陳汐心中震動,那一刻,他仿似看見諸般大道法則拱衛那一道修長身影四周,在向她頂禮膜拜!
  這是怎樣一種氣勢?堪稱風華蓋世,超然無雙!
  旋即,陳汐猛地清醒,意識到自己是在一座空曠大殿,除了自己、小星之外,就只有小鼎了。
  “難道……剛才那一道身影那是小鼎所化的法相?”
  陳汐被自己的猜測嚇了一跳,他以前雖懷疑過小鼎有可能是女兒身,但畢竟只是亂猜的,從沒當真過。
  可現在,他卻有些懷疑了。
  “晉級了?還算不錯,沒有浪費陰陽魚的力量。”
  這時候,突然響起小鼎的聲音,而后陳汐就看見,小鼎化作一抹瑩光,憑空浮現。
  它鼎身愈發瑩潤、明凈、隱隱流溢著一股圣潔的氣息,似乎比之以往更通靈,也更強大了。
  顯然,小鼎已將那一頭陰陽魚王煉化掉,給它帶來了莫大好處。
  不過陳汐卻顧不得關注這些,見小鼎出現,他直接問道:“前輩……剛才……”
  “你眼花了。”
  小鼎毫不猶豫打斷。
  陳汐一愕,我都還沒說見到什么了,你怎么知道我眼花了?
  “可是,我明明看得一清二楚。”
  陳汐猶自不甘心,試探道,“前輩,那一道身影該不會你的法相吧?”
  說完,他就搖了搖頭,感覺小鼎只怕不會答復自己了,剛才那一瞥所見的絕代芳華,的確出現的太過突兀,若是小鼎的話,它肯定不會承認自己是個女人。
  畢竟,按照陳汐這些年對小鼎性情的認知,這位骨子里可是孤冷驕傲的很,傲視天上地下,常有驚人之語,宛如來自太古年代的一尊老古董,活化石。
  “你看出來了?”
  完全出乎陳汐意料的是,小鼎這一刻居然沒有否認!
  這讓他也是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好半響才說道:“前輩,難道你真的是一個……女子?”
  “你覺得呢?”
  小鼎問道,聲音波瀾不驚。
  可卻令陳汐心中一突,訕訕道:“我還以為……”
  唰!
  不等他說完,一副卷軸從小鼎身上飛出,落入陳汐掌中,“好了,別廢話了,這寶物給你。”
  陳汐心中暗嘆,又轉移話題!小鼎啊小鼎,你肯定是女人,只有女人才最喜歡轉移不喜歡的話題了。
  搖了搖頭,他拿過那一副卷軸,略一查探,赫然是那混元兩儀圖!
  這可是道皇學的重寶之一,比之那玄黃葫蘆、青兜宮燈、御血劍等古仙寶都有不差分毫。
  “沒想到,此寶居然被前輩搶走了。”
  陳汐一想到敖戰北等人丟掉此寶時的表情,就不禁笑出聲來,旋即,他心中又有些不是滋味,如此重寶,他們不用來對付其他學子弟,卻來搶掠自己和小鼎……
  “也罷,他們不珍惜此寶,就由我暫且保管了,等回學時,交給那些老古董就行了。”陳汐小心將混元兩儀圖收了起來。
  他可不敢打此物的主意,畢竟這是學之物,若是左丘峻、敖戰北等人的,他自不會再去歸還。
  唰!
  小鼎再次拿出一件東西,卻是一副足有四丈長的晶瑩白骨,一半黑如夜色,一半雪白如晝,彌漫著撲面而來的陰陽氣息。
  而在其上,更有黑暗和光明交替的異象產生,那是由黑暗和光明大道的氣息凝聚而出!
  幾乎是一眼,陳汐就認出此物,赫然是那陰陽魚王的白骨!
  “這是陰陽魚王的本命之骨,其上烙印著完整的黑暗和光明兩種大道紋理,你拿去參悟,或許能多掌控兩種罕見大道奧義。”
  小鼎隨口指點道,“當然,當你把這兩種大道臻至圓滿,就可以凝練太極法則了,這才是這一塊本命骨的真正價值所在。”
  黑暗、光明、太極!
  這可無一不是世人夢寐以求的大道奧義!
  當年,卿秀衣和甄流晴就是分別掌握光明、黑暗道意而名馳天下,震驚大楚王朝修行界,如今時過境遷,這般罕見大道居然就這樣活生生擺在自己面前了。
  這一刻,陳汐心中也是震撼不已,沒想到,短短時間內自己竟能擁有如此多驚人收獲,就是現在讓他離開仙王墳冢,都決不會有任何遺憾了。
  唰!
  又是一道神光閃現,卻是一個蒼勁凜冽,肆意潑灑的古老“仙”字,被封印在一道玉符中,字跡鮮紅如血,透著撲面而來的至高生死之力。
  小鼎的聲音響起:“這一道仙字符你留著吧,待晉級半步仙王層次,就可以去參悟其中生死之力,不過能否參悟掌握,還要看你造化了。”
  陳汐這一刻都有些被驚喜麻木的感覺了。
  沒辦法,這次進入仙王墳冢的收獲太多,先是憑借陰陽魚之力一舉突破大羅中期,而后又將混元兩儀圖借助小鼎之手奪在手中,又活得了陰陽魚王的本命之骨、蘊含生死之力的仙字符……
  無論是哪一種,都堪稱是一場曠世奇緣,如今,卻是頻頻接踵而至,這一切如何不令人振奮驚喜?
  “接下來,我們去取走這墳冢的真正傳承吧……”
  小鼎再次開口。
  陳汐聞言,徹底呆滯,居然還有驚喜沒有被挖掘……
  ……
  “這里是禹皇九鼎宮,共有九座,實則其內真正的傳承,乃是九尊青銅古鼎。”
  “禹皇?這座墳冢是太古禹皇的?”
  “不錯,禹皇和武皇、器皇、靈皇、道皇并駕齊驅,號稱太古五皇,是太古時期三界中五位傲立大道之巔的存在,此地,便是禹皇圓寂時所留。”
  “原來……這座墳冢竟有如此大來頭,怪不得,怪不得能夠掘取時空潮汐之力為門戶,又能以生死之力筑造無常通道……”
  “這很尋常,時間、空間、生死三種至高法則,本就是仙王層次能夠掌握的無上手段。”
  空曠的大殿中,小鼎和陳汐一邊交談,一邊釋放出一縷縷神輝,在道壇四周布置了九個神秘禁制。
  這些禁制,如同一尊尊光影玉鼎,拱衛在那一塊蒲團四周,呈九宮方位坐落,隨著小鼎不斷完善,散發出一股股驚人的力量波動。
  陳汐的心思卻不在這上邊,而是落在小鼎身上,直至現在,他已經能夠確認,小鼎對這仙王墳冢的情況不是一般的熟悉,這就顯得很不正常了。
  于是思忖許久,他終究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前輩,你和那位禹皇莫非是朋友?”
  “朋友?”
  小鼎一怔,停下了手中動作,沉默許久,才說道,“不是。”
  不等陳汐追問,小鼎就幽幽嘆了口氣,道:“你應該也清楚,我對域外異族深痛惡覺,恨不得將其全部屠戮,原因就在于,太古禹皇……是因他們而逝。”
  陳汐心中砰砰直跳,像在聆聽一個即將揭曉的驚天秘聞。
  早在太古戰場第一次見到小鼎時,陳汐就清楚小鼎一旦提及域外異族的消息,就會不可抑制流露出無盡的厭憎仇恨之意。
  并且在這些年的修行中,小鼎也不止一次幫他鎮殺了許多域外異族強者,但他卻從未想過,小鼎如此仇視域外異族,竟是因為太古禹皇!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何如此做?”
  小鼎聲音變得有些復雜、低沉,“很簡單,禹皇……是我的父親。”
  父親!
  陳汐心中如遭雷擊,太古禹皇居然是小鼎的父親!
  這出乎他的意料,難以置信,可心中卻隱隱有一個聲音在說,這才是最合理,也是真正的真相……
  “當年他在筑建這座墳冢時,我也在身旁,且受到了無法修復的傷害,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圓寂,看著他消失在三界中……”
  “后來,我終于恢復一絲力量,心灰意冷,便離開了此地,在三界中飄蕩,漫無目的的行走了百萬年歲月,殺了不知多少的異族,或許是因緣巧合,在太古戰場時,讓我撞見了當年重傷他的一名異族強者,然后……”
  “我拼盡了所有,最終將那個家伙鎮殺,而我自身也因為消耗太甚,陷入了沉寂之中,直至前些年……遇到了你。”
  小鼎低沉的聲音在空曠的大殿中飄蕩,沒有摻雜什么情緒,卻透著一絲難以言喻的滄桑哀傷之感。
  “我原本已絕望,決定此生再不返回這片傷心之地,可誰曾想天意弄人,無垠歲月過去,偏偏讓我遇到了你。”
  “我?”
  陳汐怔然。
  “不錯。”
  小鼎說到這,似已調整好情緒,聲音也變得波瀾不驚,“你擁有河圖碎片,是神衍山傳人,你的命格連我也無法看透,但我卻從你身上看到一絲希望。”
  “希望?”
  陳汐又是一怔,他明知道自己這種反應很不合時宜,可卻無法按捺下心中種種震撼,因為他就在這短短時間內,接受的驚喜和驚撼實在太多了,腦袋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該告訴你的,都已經說了,現在,開始行動收取那烙印著禹皇真正傳承的青銅古鼎吧。”
  小鼎卻是不再提及此事,鼎身驀地涌動出一抹煌煌神輝,涌入那九座呈九宮之格局的神秘禁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