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250 螳螂捕蟬

九座神秘禁制啟動,猶如一個個光幕般,竟是映現出一座座宮殿的情景。
  “這是禹皇九鼎宮的情景,每一座宮殿中皆都有一尊青銅古鼎坐鎮,也正因如此,方才能令這九座宮殿在時空湖泊中屹立至今。”
  小鼎飛快解釋了一句,“待會我動用禁制之力,將那九尊古鼎悉數收走,你便在一旁為我護法,千萬不要令我受到驚擾,憑我如今的力量,也只能動用一次這等禁制,這是唯一的機會!”
  陳汐心中一凜,正準備點頭答應,目光不經意一瞥,卻是看見其中一道神秘禁制所凝聚的光幕中,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三人,正在遭受圍攻,處境岌岌可危!
  “前輩且慢!”
  陳汐當即出聲,黑眸中冷光流溢。
  “你要救他們?留給我們的時間可不多了!”
  小鼎似有些不悅。
  “姬玄冰和趙夢璃皆都幫過我不少忙,我不能見死不救。”
  陳汐歉然,神色卻是極為堅定。
  “去吧,只有盞茶時間,否則……九鼎傳承可就再也得不到了。”
  小鼎沉默片刻,最終還是同意的陳汐的決定。
  “前輩放心,對付那些混賬,盞茶功夫足矣!”
  見小鼎答應,陳汐長松一口氣,清俊的面龐上泛起一抹自信睥睨之色。
  在進入這座大殿之前,他只是大羅初境修為,而現在,他修為再次突破,戰力蛻變,又擁有混元兩儀圖這般重寶,又豈會把其他學院子弟放眼中?
  要知道,他早在通幽之橋上時,就能孤身一人和那三大學院的子弟對峙了!
  ……
  “可惜,臨走前,你只怕得先解決另外一些麻煩了。”在陳汐正準備離開之際,小鼎突然開口。
  然后,還不等其聲音落下,那大殿遠處,猛地傳來一陣破空聲。
  “快!抓緊時間搜尋這座大殿,務必要趁其他人趕來之前將這里的機緣抓在手中了!”
  “咦,那里有神光彌散!”
  “有人!居然是他,陳汐?”
  “這家伙果然沒死!”
  伴隨著噪雜的聲音,一行人破空而來,出現在陳汐的視野中,赫然是左丘峻、敖戰北,以及道皇學院中的七八名老生。
  看見陳汐,他們皆都一怔,不過很快他們的目光就被那一座道壇,以及其上正彌散神輝的九座神秘禁制所吸引。
  “難道,這里才是那位大人物真正的傳承所在?”
  有人顫聲開口,目光灼熱,他們之前搜索了一處宮殿,可卻只獲得一些小機緣,心中難免有些擔憂這墳冢主人的傳承被他人得去。
  可如今看來,他們還是有機會的!
  “陳汐,你這次表現不錯,現在把混元兩儀圖還給我們,以往的事情我們就既往不咎了。”
  “不錯,這般無上機緣,是屬于咱們道皇學院的,待回頭,我們會向學院老古董為你請功的。”
  其他人開口,看向陳汐的神色也是緩和許多,不過話里話外,儼然已經把眼前一切都視作了共有之物,欲要分一杯羹。
  “我沒時間和你們廢話,你們要么現在離開,要么我送你們離開,給你們三個呼吸的時間考慮。”
  看見左丘峻等人居然誤打誤撞跑來這里,陳汐心中的新仇舊恨一時全都涌上了心頭,早在通幽之橋時,他們袖手旁觀,視自己為外人,更是趁火打劫,欲要從小鼎手中搶走陰陽魚亡。
  直至最后功敗垂成,他們猶自一路追殺自己,如今卻要跟自己談什么既往不咎,也未免太把他們自己當回事了!
  “你這話什么意思?”
  見陳汐居然說話如此不客氣,有人當即皺眉呵斥,“身為道皇學院一員,我們已足夠容忍你了,你居然還不知好歹,莫非真打算和我們為敵不成?”
  轟!
  話音未落,陳汐已皺眉出手,他已看出,這些家伙明顯不可能自己乖乖離開,再加上他時間有限,必須盞茶時間內救助姬玄冰、趙夢璃他們,然后返回小鼎身邊,也沒時間跟他們磨嘴皮子。
  所以他沒有任何遲疑,一掌朝那名說話的老生拍去,掌力浩瀚,似裹挾一座汪洋奔騰而去。
  “你竟敢動手!猖獗!”
  那老生怒喝,縱身上前,一拳沖殺而至,和陳汐硬撼。
  咚!
  一聲巨響傳出,那老生踉蹌倒退,衣袖爆碎,口中咳血,已是遭受重創。
  眾人震駭,皆都沒想到,陳汐竟敢說動手就動手,且一擊之下,還重傷了他們這邊一位老生!
  “混賬!你難道忘了,此次亂魘戰場考核,不得自相殘殺!?”敖戰北眸光一寒,沉聲大喝。
  “哼!”陳汐冷笑,根本沒有理會對方。
  咻!
  一道金色光束破空而至,是左丘峻主動出手,他手握一柄金色仙劍,一劍斬出,宛如一道刺目驕陽墜落,金光照天地,可怖之極。
  陳汐身影一閃,憑空瞬移在左丘峻身前,一掌按出。
  “嗯?”
  左丘峻臉色一變,沒想到陳汐反應會如此之快,他掄動仙劍,橫掃而出,金色劍芒如匹練般擴散。
  這樣一擊,足以橫斷山河。
  然而,陳汐不閃不避,嘭的一聲,竟是一掌拍碎那金色劍氣,而后掌心吞吐五行神輝,一把攫住了對方的劍刃!
  “他……怎會如此強?”有人驚呼。
  周圍其他人見此,也是目瞪口呆,只短短數個時辰沒見,陳汐比之在通幽之橋上時,戰力竟強盛了不止一倍!
  左丘峻吃驚同時,狂暴催動仙力,劍刃發光,想要崩斷陳汐手掌。
  可惜陳汐又豈會給他機會反擊,猛地在虛空跨步上前,右掌仍抓住劍刃,左掌卻是狠狠印在對方胸膛上。
  嘭的一聲,左丘峻胸骨塌陷,整個人彎成了大蝦,倒飛出去。
  不過他也極為了得,受得如此重創,竟是在半途一個瞬移,就要穩住身軀。
  然而,下一刻陳汐身影一閃,一掌禁錮虛空,將左丘峻震落了出來。
  “拼了!”
  左丘峻咳血,狀若瘋狂,他能夠感受到,陳汐似根本就不在乎學院規定,欲要殺了他。
  唰!
  他身影再次憑空消失,不斷劈斬出金燦燦的劍氣,蘊含著一股鋒銳無匹之氣,仿佛可以無堅不摧。
  陳汐不再追擊,立在原地,雙手隨意拍出,將那一道道金色劍氣輕易化解,消弭于無形之中。
  眾人再次震撼,太強勢了,雖巋然不動,卻神威不可犯!
  轟!
  陳汐又是一掌拍出,這一次左丘峻沒能擋住,被硬生生拍得跌落地面,頭破血流,渾身骨骼都發出一陣斷裂之音。
  不過這并沒有完,下一刻,陳汐手臂一探,就將左丘峻抓在手中,攥著他的脖頸。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毛骨悚然,左丘峻何其強大,乃是道皇學院大羅金榜排名第二的存在,可此時卻像只小雞仔般被人拎在那里,無法掙扎。
  這陳汐……怎會在短短時間內變得如此強大?
  沒人想象得出。
  “你想殺我?你可知道殺了我,你也會被驅逐出學院,到時候沒有學院庇護,我看你能活到哪天!”
  左丘峻咆哮,神色猙獰,實則已是有些色厲內荏的味道。
  他很清楚,不等學院驅逐陳汐,此次亂魘戰場之行,陳汐也是必死無疑,所以這一刻他真沒辦法不恐懼。
  “放心,我不會讓你就這么容易死掉的。”
  陳汐黑眸冰冷,凝視左丘峻許久,這才從唇中輕輕吐出一句話,他剛才的確差點按捺不住心中殺機,欲要殺掉對方。
  但最終,他還是忍住了,誠然如左丘峻所說,如今的他,還不得不依仗道皇學院的力量來庇佑自己。
  嘭!
  陳汐甩手將死狗一樣的左丘峻丟了出去,然后就把目光冰冷掃向了敖戰北等其他人。
  “你……要干什么?”有人驚怒開口。
  “干什么?”
  陳汐唇角掀起一抹冷冽弧度。
  于是下一刻,大殿中猛地傳出一陣激烈戰斗聲,以及痛呼慘叫之音……
  并未持續多久,甚至是片刻功夫,大殿中已是恢復以往的寂靜,只不過那地面上,卻是橫七豎八地躺著許多身影,任憑如何掙扎,也是再也站不起身體來。
  “放心,我只是把你們暫時囚禁在這里,等我救人回來,就放你們離開,畢竟……咱們是同門師兄弟,不是么?”
  陳汐拍了拍手,輕笑了一聲,說話時,就轉身離開了大殿。
  “陳汐,我和你沒完!”
  “今日之事,我一定要稟告給學院高層!”
  “可惡!可惡的混賬!”
  眾人不甘,憤怒咆哮,卻是無濟于事,反而像一群可憐蟲在無病呻吟,或許他們打破腦袋也想不到,自己也會淪落到這般田地吧。
  其實,陳汐已經足夠仁慈,若換做以往,他們絕對一個也活不下來!
  ……
  “殺不得你們,但總殺得那其他學院的混賬吧……”
  走出大殿,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眸底深處閃過一抹濃烈殺機,想起了在無常甬道和通幽之橋上的一種種遭遇。
  唰!
  辨認了一下方向,陳汐沒有耽擱任何時間,身影一閃,憑空消失。
  ——
  PS:11點半左右會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