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51 半步仙王對決

“殺,殺光他們!”
  “這些道皇學院弟子著實可惡,之前那陳汐猖獗放肆,殘殺我們同伴,如今竟又要搶我們看中的機緣,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不用理會什么規矩,這亂魘戰場哪有不死人的道理,就是返回云夢城,也沒人會追責我們。”
  “莫要廢話,先殺了他們,把寶物搶到手再說!”
  ……
  在一座大殿中,正在上演一場激烈的廝殺。
  一方是由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子弟,一方是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三人。
  眼下的局勢中,姬玄冰三人明顯處于劣勢,岌岌可危,被壓制得快要敗北,反觀其他學院弟子,卻是步步緊逼,占據絕對優勢。
  這注定是一場不對等的廝殺。
  人數上,姬玄冰他們才只三人,而對方卻足足有二十余人。
  戰斗力上,那其他學院子弟大都是各自學院中的老生,先天上就占據優勢,而姬玄冰他們晉級大羅之境才不過數年時間。
  當然,最顯著的差異并非以上兩點,而是法寶!
  那三大學院各自持著三件古仙寶,令得姬玄冰他們也都處處受制,別說反攻,就是閃避逃脫都難。
  總之,似乎無論從哪一方面對比,都已注定這一場廝殺將以姬玄冰他們失敗而落幕。
  “不如,咱們把寶物交出得了,只是一些古仙寶碎片而已,不值得和他們如此拼命。”趙夢璃蹙眉,哪怕是處境困難,她依舊保持著高貴孤傲的氣度。
  轟!
  說話時,她咬牙打出一縷真凰焚焰,將碾壓而來的攻勢化解,不過她臉色卻是蒼白少許。
  “這時候即便交出,他們也不可能放過我們,畢竟這可是仙王墳冢,捏碎信符,學院那些老古董也來不及救助,這等滅殺咱們的絕佳機會,他們又怎可能錯過了?”
  姬玄冰唇邊泛起一抹譏誚之色,和趙夢璃一樣,他臉色也微微有些發白,身上不乏一些傷痕,血染長衫。
  “只恨當年云浮生前輩沒把他們殺光了!”
  趙夢璃咬牙說了一句。
  誠然,他們這次的對手,無論是苦寂、大荒學院,還是長空學院,在當年皆都被云浮生孤身一人橫掃過,這也令得這三大學院子弟一直視道皇學院學生為仇敵。
  若是在外界,他們或許會礙于彼此身份,不敢廝殺的如此肆無忌憚,可這里不同,這是仙王墳冢,是無上機緣之地。
  再加上彼此已發生摩擦,無論是誰,也都不可能收手,中止這一場戰斗了。
  “我身上有一秘寶,可以助我們離開,不過這墳冢四周充斥時空潮汐之力,一旦挪移,只怕會遇到什么兇險了。”
  一直沉默廝殺的佛子真律突然傳音道。
  姬玄冰和趙夢璃彼此對視一眼,心中皆都跟明鏡似的,身為姬氏的嫡系繼承者和凰族真凰后裔,他們身上自然也有壓箱底的手段沒施展,可一想到這等壓箱底手段居然要浪費在這些家伙身上,他們心中就一陣憋屈和憤怒,頗為不甘。
  那可是他們的底牌,非生死關頭,根本不愿使用。
  “這些混賬,等脫身之后,我一定要一一找他們報仇!”姬玄冰咬牙,終于決定祭出壓箱底寶物,先脫身再說。
  轟!
  不過還不等他行動,大殿遠處,虛空猛地產生一股驚雷般的恐怖波動,而后一道身影碾壓著虛空,呼嘯而至。
  顯然,那竟是把瞬移之法催逼到了極致,令得虛空都產生了可怖爆音!
  這驚人的一幕,登時引起了交戰雙方注意。
  不過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只聽嘭嘭嘭一陣沉悶響聲,一個個身影猶如被大山狠狠碰撞,七零八落地朝四面八方倒飛出去,身軀還未墜地,嘴中就連連咳血不休,其中更夾雜著一陣骨骼斷裂之音。
  若從大殿上空俯瞰,就能清楚看見,那一道突如其來的身影猶如一道尖錐,狠狠在那三大學院子弟會聚的人群中碾壓出一條血路來。
  所過之處,身影倒飛,鮮血噴灑,畫面霸道血腥,給人視野一種無與倫比的沖擊力。
  “啊——!”
  “誰!是哪個混賬敢偷襲我等?”
  “混賬!混賬!”
  慘呼大叫聲和憤怒咆哮聲交織響起,充斥整個大殿。
  而此時,眾人才終于看清楚了來人的模樣,清俊的面孔,峻拔的身影,漆黑如深淵似的眼眸……
  赫然是陳汐!
  “陳汐?”
  姬玄冰、趙夢璃和佛子真律皆都一怔,旋即欣喜不已,萬沒想到,在這等岌岌可危的時刻,陳汐居然會橫空出現,化解了他們一場滅頂危機。
  “陳汐!居然是你!”
  “混賬東西,你來的正好,上次的仇總該了結一下了!”
  “可惡!居然被這家伙偷襲了!”
  而看見出現的是陳汐時,那三大學院子弟的反應卻是出奇的一致,毫不掩飾自己的仇恨和憤怒。
  “給我死來!”
  那苦寂學院的雪連穹縱身而起,掌握古仙寶御血劍,掀起一片滔滔血光劍氣,朝陳汐鎮殺而來。
  轟隆!
  血意如浪,似從亙古流淌而來,殺意盈盈,將虛空都染紅崩碎。
  “小心!”
  姬玄冰提醒了一聲,剛才他就是在這御血劍之下,吃了不小的虧。
  對于此,陳汐神色不動,身影卻是一閃,憑空消失,下一刻,他人已裹挾著攬星仙劍,猛地劈了過去,簡單直接,毫無花哨,卻自有一股強勢凌人,睥睨天地的氣勢。
  嘭!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注視下,那古仙寶御血劍竟是被活生生劈得倒飛出去,而那雪連穹整個人更是哇地噴出一口血,身軀猛地砸落地面,產生一陣骨骼斷裂音,只聽那聲音都讓人渾身一顫,心寒不已。
  一擊,敗北!
  這一下,就連姬玄冰、趙夢璃和佛子真律都睜大眼睛,不敢置信如今的陳汐,居然已經生猛強大到了這等地步。
  “上次沒能殺你們,是我的錯,這次可不一樣了……”
  陳汐開口,神色沉靜,清俊的面龐中自有一股懾人的睥睨之色。唰的一下,說話時,他人已憑空瞬移,已來到重傷的雪連穹身前,
  “你……要做什么?”
  雪連穹驚得掙扎爬起身軀,剛才陳汐那一劍,已是徹底擊垮他的自信,令他整個人都差點崩潰掉。
  太強大了,憑借古仙寶都奈何不得對方,此刻見對方再次殺來,他心中甚至不可抑制地升起一抹絕望。
  嗡~
  一盞青銅宮燈憑空,流溢出一道道赤炎火霞。
  咻!
  一個玄黃葫蘆飛起,噴吐渾厚的玄黃之氣。
  就在此時,這兩件古仙寶幾乎是同時出動,朝陳汐鎮殺而來,聲勢浩大,恐怖氣息彌漫,駭人之極。
  “哼!”
  陳汐一聲冷哼,頭也不會,甩袖揮出一卷畫軸,騰空而起,其內混元兩儀交融,似要將天地都囊括其中。
  與此同時,他人卻是來到雪連穹身前,在對方恐懼目光注視下,一劍抹掉了對方咽喉,下手一點都不留情,更無一絲遲疑!
  噗!
  一顆頭顱飛起,鮮血奔涌。
  轟!
  混元兩儀圖和其他兩件古仙寶交鋒,發出震耳轟鳴音,仙霞爆綻。
  這兩個動作幾乎同時發生,以至于極少有人看見雪連穹臨死時,那恐懼絕望猙獰不甘的神情……
  可畢竟,還是有人看到了,像姬玄冰、趙夢璃,當看見陳汐毫不遲疑殺死雪連穹時,他們心中也是一震,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這家伙……遠比自己想象中還要殺伐果決啊!
  “收!”
  做完這一切,陳汐根本沒有耽擱一絲時間,周身驀地彌漫出無量神輝,探手一抓,掌力似鯤鵬吞水,不止將那御血劍收走,連那玄黃葫蘆、青兜宮燈也被混元兩儀圖狠狠卷住,裹挾飛入了陳汐掌中。
  “你敢!”
  “找死!”
  剎那之間,雪連穹身死,三件古仙寶被收,簡直就像遭受到了一個沉重到無以復加的打擊,令得那三大學院子弟都驚怒大吼出聲,悍然出動殺來。
  他們絕對無法容忍自己學院的重寶被掠奪,決不能!
  可惜,這時候的陳汐,晉級大羅中境,早已和以往判若兩人,手中又有混元兩儀圖相助,他們又怎可能是其對手?
  嘭!嘭!嘭!
  于是下一刻,在姬玄冰他們驚悚駭然的目光注視下,陳汐猶如虎入羊群,橫沖直撞,所過之處,帶起一串又一串猩紅滾燙的血花,慘呼聲也是不斷響徹。
  堪稱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那等睥睨無雙的強勢姿態,深深震撼了姬玄冰他們,久久都無法回過神來。
  誰也沒想到,陳汐的戰力竟已臻至這般地步,連大羅后期的存在都非他的對手,儼然已達到獨步古今,同輩無敵的層次。
  這絕對是一場碾壓!
  甚至,姬玄冰他們都有些同情這些三大學院子弟了,惹到誰不好,偏偏惹到陳汐頭上,這不是……作死嗎?
  “諸位,我還要要事先行一步,這里就麻煩你們幫我處理一下了,應該不會再出現什么危險。”
  片刻后,陳汐收手,場中已再無一個能夠站立的對手,而他則撂下一句話,就轉身倏然憑空瞬移而去。
  沒辦法,他時間太有限,不得不抓緊返回小鼎身邊。
  ——
  ps:唔,明天開學了,大家是不是在熬夜寫作業啊~嗯,我真的沒笑~~~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