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252 大道之心

上一章的雪連穹的“御血劍”應該是“恨天印”,已經修改過來,另外,感謝兄弟“夜月迷情”的打賞捧場支持~
  ——
  陳汐走的干脆利落,令眾人都反應不及。
  換句話說,從他突如其來地殺入大殿,到橫掃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的子弟,再到他轉身而去,整個過程甚至不足盞茶時間!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宛如不真實一般。
  可當看到那滿地橫七豎八躺著的身影,嗅著空氣中彌漫的刺鼻血腥味道,感受著大殿中那還未消失的戰斗波動氣息……
  這一切都讓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清楚,這是真的!
  陳汐孤身一人,碾壓了三大學院二十余名強者,殺死七人,其他人大多重傷垂死,失去了戰斗力。
  最為關鍵的是,他還收走了對方三件古仙寶!
  “這家伙,難道在亂魘戰場中有撞上了什么天大的機緣?連混元兩儀圖都落入他手中了,他該不會……”
  趙夢璃清眸流盼,心中卻是有些驚疑不定。
  “他不會殺敖戰北他們。”
  佛子真律突然開口,言簡意賅。
  “這是自然,按我對陳汐的了解,必然是敖戰北他們惹到了他頭上,才會被搶走那混元兩儀圖。”
  姬玄冰長長吐了一口濁氣,而后他眸光一寒,如凜冽刀鋒似的落在一側,那里還有十余個重傷垂死的三大學院弟子在掙扎,在痛苦呻吟。
  “你要做什么?”趙夢璃一怔,隱約猜到了姬玄冰的心思。
  “陳汐幫了我這么多,有些仇恨和壓力,也不能讓他一人承擔了,所以……”
  淡漠平靜的聲音中,姬玄冰踏步上前,一掌拍爛了一個重傷垂死的三大學院子弟,鮮血飛濺,畫面殘忍無比,可姬玄冰的神情卻沒有一絲變化,顯得冷酷無情之極。
  “你們干什么!如此屠殺于我等,難道不怕我三大學院找你們報仇?”
  那些重傷垂死的子弟一個個驚怒喊出聲來,掙扎著要站起拼命。
  可惜,姬玄冰卻是不給他們任何逃生機會,身影頻頻閃爍,每一掌落下,必然帶走一條性命。
  這是**裸的屠殺,對手已毫無反抗之力,自然不可能遭遇什么激烈反抗,幾乎是片刻之間,大殿地面已是血流成河,再無一個活口。
  至此,姬玄冰這才收手,輕描淡寫撣了撣衣衫,道:“這點壓力若承擔不起,我也不配姓姬了。”
  趙夢璃怔然,沉默許久道:“這件事,也算我一個。”
  姬玄冰笑了,瞥了一眼旁邊的佛子真律。
  這個一直恬靜寡言的佛界年輕一代領袖人物,這一刻卻是突然嘆了口氣,“早在參與第二輪考核時,我曾出手,要從陳汐身上收回一件佛門重寶,當時已得罪于他,沒曾想,他反而救了我一次……”
  姬玄冰和趙夢璃一怔,倒是沒想到,佛子真律和陳汐之間居然還有這樣一段糾紛。
  “這是一卷佛經,能夠修復他手中那件佛寶,還請二位幫我轉交給他,今日之事,我會向那三大學院討一個說法的。”
  佛子真律拿出一卷淡青色書冊,朝姬玄冰遞了過去,而后雙手合十,宣了一聲佛號,轉身離開大殿。
  “這家伙,竟然比我還狠……”
  姬玄冰撇了撇嘴,他只殺了一群垂死之人,可佛子真律倒好,居然還要上門找人家討公道,簡直就不像個以慈悲為懷的佛修。
  “佛界之輩不都如此,信奉因果想報,實則跟有仇報仇,有怨抱怨一樣的行徑。”趙夢璃輕笑。
  旋即,她眸光一瞥大殿外,道:“這事兒只怕隱瞞不住了,剛才有一道身影從大殿外閃過,說不定就是云嵐、道玄、風川這三個學院中的某個弟子。”
  “知道了最好,我倒也看看,他們敢不敢來找麻煩。”
  姬玄冰雙手負背,傲然一笑。
  ……
  唰!
  虛空波動,陳汐那峻拔的身影憑空浮現。
  “陳汐!快放了我們,否則被院中教習知道,必將你驅逐出學院!”
  “你搶走混元兩儀圖,已經釀成大禍,還不速速收手?”
  看見陳汐,那被禁錮在大殿中的左丘峻、敖戰北等人眼睛一下子紅了,紛紛憤怒咆哮出聲。
  對于此,陳汐卻是神色不動,掌心一翻,已多出三件古仙寶,分別是玄黃葫蘆、青兜宮燈和恨天印,懸浮半空,寶光流溢。
  當看見這一幕,大殿中的憤怒大吼聲戛然而止。
  所有人神色都驚疑不定起來。
  “你……你……你剛才殺了那些學院子弟?”有人意識到什么,顫聲開口。
  其他人也悚然,隱約感覺這只怕是真的,像那三件古仙寶,可無一不是來歷非凡的重寶,和混元兩儀圖也不相上下,如今卻一起出現在陳汐手中,顯而易見是被他搶走的。
  “所以,你們作為我的同門,應該感到幸運才對,而不是到了這時候還威脅我,萬一觸怒我,這仙王墳冢或許就是你們的埋骨之地了。”
  陳汐掌心一翻,收起了那三件古仙寶。
  大殿鴉雀無聲,眾人抿嘴,神色陰沉凝重之中隱隱流露出一抹深深的忌憚,顯然,他們也擔心陳汐不顧一切把他們殺了。
  “好了,我現在就請你們離開。”
  陳汐瞥了一眼徹底蔫了的眾人,不再遲疑,袖袍一揮,將他們全部裹挾,丟垃圾似的噗通噗通丟到了大殿外。
  “記住,誰敢再踏入一步,可別怪我殺了他!”
  陳汐拍了拍手,撂下一句毫不掩飾的威脅話語,就轉身返回大殿。
  “陳汐,你……不得好死!”
  禁錮解除,左丘峻渾身一陣輕松,再按捺不住心中憤怒,站在大殿外憤怒大罵出聲。
  “你等著,離開仙王墳冢,我們就去啟稟教習,將你之惡行一一公布于眾,我看你以后還在學院如何立足!”
  其他人也都破口大罵。
  但自始至終,卻是無一人敢踏入大殿一步。
  因為他們實在被陳汐打壓怕了,之前陳汐一人橫掃他們眾人,就令他們差點崩潰,而如今陳汐在短短時間中又殺了不知多少其他學院弟子,連人家學院的傳承古仙寶都被他搶走……
  這一切都讓他們不得不慎重對待陳汐的話,不敢輕易冒險。
  大殿內,陳汐對于這一切置若罔聞,開始為小鼎護法。
  嗡~
  小鼎也是早已等得不耐,當即便施展秘法,鼎身飄灑出億萬神輝,猛地涌入了那九座神秘禁制之中。
  這一刻——
  整座仙王墳冢突然齊齊顫抖起來,猶如從無垠歲月的沉睡中蘇醒過來!
  那矗立于時空湖泊中的九座大殿,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響起了一道仿似來自亙古以前的鼎鳴之音。
  厚重,古樸,蒼涼,那等聲音,直似可以直抵在靈魂最深處,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一股敬畏情緒。
  嗡!
  就在這陣陣鼎鳴之音中,突然,一股難以言喻的無形力量轟涌而起。
  這一剎那,無論是姬玄冰、趙夢璃等人,還是兀自在憤怒大叫的姬玄冰等人,亦或者是那其他學院子弟,皆都齊刷刷抬頭。
  然后,九座古老青銅大鼎,倏然從九座大殿中升空,彌漫出一股宏大無比,鎮壓天地萬物般的懾人氣息。
  就連虛空,都似乎無法承載九鼎之重量,寸寸爆碎,遠遠望去,就像整片蒼穹一下子突然坍塌了一樣!
  “九州神鼎!”
  “這是太古禹皇鑄造的九鼎,在三界未開時,鎮壓了鴻蒙九州之地的氣運!”
  “果然,這才是仙王墳冢的真正傳承,那些老古董說的沒錯,當年禹皇戰死于此,連其最具威名的九州神鼎也遺落于此了。”
  眾人震撼,情緒激動的不可自抑,這可是太古至寶,比玄黃葫蘆一類的古仙寶都要超出不止一籌。
  “還愣著干什么,動手啊!”
  有人怒吼,驚醒了不少人,旋即一個個神色都是變得灼熱、亢奮。
  轟隆!
  不過就在他們打算出手時,猛地一陣天搖地晃,仿似乾坤逆轉,整座仙王墳冢都開始劇烈崩塌起來。
  能夠清楚看見,時空風暴、時空潮汐,時空黑洞,以及一股股猶如汪洋大河般的生死之力,竟是同一時刻充斥在仙王墳冢中,不斷流竄呼嘯,聲勢駭然之極。
  火煉之河、通幽之橋、時空湖泊……皆都處于一種崩潰毀滅的邊緣。
  “發生了何事?”
  眾人驚駭,心中的欲念徹底被一股大恐怖取代,亡魂大冒,如墜冰窟。
  “啊——!”
  還不等他們反應,只覺渾身一顫,就被一股無法抗拒的恐怖力量裹挾,下一刻眼前一黑,已是失去了意識。
  ……
  “嗯?”
  在那三界和域外異界相交的界河深處,猛地產生一聲驚異,而后一股恐怖無比的意志席卷而出,剎那間就越過了重重空間,無垠星河。
  “禹皇九鼎?這寶物居然出世了……”
  旋即,一道耀眼無比的傲岸身影,倏然浮現在界河深處,渾身都沐浴在一股恐怖的神輝,令其背后的星空都黯然失色。
  “哞!”
  一頭通天高大的黑色巨象一聲長吼,踏碎一顆顆星辰,朝那一道耀眼偉岸身影沖殺而去。
  “黑刃,現在我有急事,等我下次再來殺你!”
  見此,那一道耀眼偉岸身影撂下一句話,就倏然憑空消失。
  ——
  第二更稍晚,有些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