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53 拂袖而去

三界和域外異界之間的界河,浩瀚無垠,宛如一條橫亙的宙宇星河,綿延無盡頭。
  唰!
  可是那一道耀眼傲岸的身影只是一閃,就穿梭過了重重虛空,僅僅剎那,就來到了那亂魘戰場之中!
  而后,大蠻星呈現在他的視野中。
  這一刻,那一顆碩大無比的大蠻星如同燃燒一般,蒸騰起無盡火光,能夠清楚看見,一道道時空之力,纏繞在星球四周,呼嘯奔騰,宛如一個漩渦,將附近其他星球牽引,隱隱快要形成一個時空黑洞。
  時空黑洞是宙宇中最恐怖的一種災難,一旦出現,足以將附近任何東西都吞噬一空,包括星球!
  而眼下,那大蠻星四周,時空之力呼嘯,如果一旦凝聚為時空黑洞,那么包括大蠻星在內的附近所有星球,都將被吞噬齏粉一空。
  嗡!
  不過這一幕并未發生,就在那時空黑洞即將形成之際,一股宏大古老的波動從大蠻星上沖起。
  然后,九尊古老大鼎的虛影,浮現在星空之上,坐鎮大蠻星四周,幾乎是一瞬間,就將那附近星空中的時空之力鎮壓,陷入凝滯的靜止狀態。
  遠遠一看,就好像一顆顆星球被一個無形大手攥住,停止了循環,異常震撼人心。
  “果然是禹皇所鑄的九州神鼎……或許,這也是我的機緣?”
  那耀眼傲岸身影端立虛空,猶如燃燒的神焰,比星辰都璀璨,比日月都奪目,煌煌不可逼視。
  “抱歉,這場機緣早已注定。”
  便在此時,一道溫和清越的聲音響起,突兀地,一個高冠古服,儀態儒雅的青年憑空而現。
  他相貌普通,一對眼眸卻是深邃明亮若星辰,唇角含笑,周身并無什么神輝籠罩,可端立在那耀眼傲岸身影前,卻不輸半分氣勢。
  “神衍山老三,李扶搖?”
  那一道耀眼偉岸身影訝然開口,說話時,他周身神輝一斂,露出了真容,這竟是一個鬢發如劍,眉宇疏闊,身披一身黑色鶴氅的瘦削男子。
  他膚色白皙晶瑩,眼眸狹長如刀鋒,左耳還掛著一枚纖細如針的白骨飛劍耳墜,給他平添一股妖異般的冷冽氣息。
  “石禹道友果然好眼力,正是在下。”
  李扶搖灑然一笑,神態溫和謙遜,令人無法不升起好感。
  “你認得我?”
  被叫做石禹的黑色鶴氅男子挑了挑眉毛,如刀鋒似的眼眸明亮如電,懾人之極。
  “女媧道宮衛道大弟子石禹,又怎可能是無名之輩?”
  李扶搖含笑說道。
  “你既然知道是我,為何還要阻我機緣?”
  石禹眼眸瞇了瞇,恰似鋒刃開闔,透著一股直抵人心的肅殺之氣。
  “實不相瞞,石兄你名字中雖有禹之一字,可卻和那九州神鼎毫無因果之緣,因為那寶物,早已被我小師弟所得。”
  李扶搖扭過頭,看著遠處的大蠻星,溫和笑說道,“若非是他,你也不可能看見這一幕,不是么?”
  石禹皺眉,雙手負背,漠然道:“可畢竟被我察覺,既然如此,說明此物必然和我有所關聯。”
  李扶搖啞然,搖頭道:“你錯了,若非因為你,我也不可能出現于此,因果循環,概莫如是,今日一切,早已注定寶物歸屬了。”
  “我倒并不這么認為,所謂萬道爭鋒,這機緣同屬大道之物,自然也得爭一爭,方能分出個最終因果,李兄認為呢?”
  石禹氣質倏然一變,渾身神輝蒸騰,氤氳起一縷縷可怖的大道波動,令得周圍虛空都禁錮,時間都凝滯!
  若有人在此,一定可以發現,在這片星空中,時空如同被鎖定,沒了歲月的流逝,空間變遷的痕跡。
  甚至,若是此時讓一個凡夫俗子若能佇足其中,外界就是過去無數歲月,他的壽元也不會減少一絲!
  見此,李扶搖神色溫和如舊,諱莫如深地望著石禹,道:“聽聞,女媧道宮多了一位女弟子,而石兄你則多了一位小師妹?”
  石禹皺眉:“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她和我家小師弟有一線因果,可惜被天機掩蓋,你大致也是沒看出來。”
  李扶搖笑吟吟說道,“我建議石兄最好先返回宗門一趟,問一問這一場機緣究竟能否搶得,當然,石兄如何執意動手,那李某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石禹凝眉,掃視著李扶搖,神色愈發漠然:“我早聽聞神衍山十三名弟子中,就屬你老三李扶搖最愛故弄玄乎,如今看來,果然如此了。”
  李扶搖絲毫不見怪,依舊笑吟吟看著對方:“這么說,石兄是打算和我動手了?”
  “當然……不打了。”
  石禹突然收起周身氣勢,嘆息道:“你我動手,一時絕難分出勝負,如此一來,機緣必失,打來打去又有什么用?”
  李扶搖含笑拱手道:“多謝石兄成全。”
  說著,他突然扭頭,望向界河深處地方,道,“為報石兄成全之恩,那頭孽畜就由我來幫你解決吧。”
  聲音還未落下,他人已憑空消失不見,稱得上是鬼神不驚,神機莫測。
  “你……”
  石禹一怔,原本他還想說,你不擔心我現在搶走九州神鼎,可最終,他還是把這后半段話生生咽下肚內,沒好氣嘆了口氣,便一跺腳,也是憑空消失。
  “李扶搖,你給我站住,誰讓你幫忙對方黑刃圣皇了?”
  界河深處,響起一道不悅冷哼,如驚雷般,震蕩得附近星辰一陣亂顫。
  ……
  唰!唰!唰!
  當李扶搖和石禹離開沒多久,在兩人佇足的地方,一道道身影憑空而現,其中有周知禮、王道廬、拓跋天席、左丘泰武,也有其他六大學院的帶隊教習。
  其中,甚至還有仙庭坐鎮在云夢城中的大人物東俊侯。
  他們這些各大學院的大人物,此刻竟是悉數到齊了!
  “剛才那兩位是?”
  “應該不是四大仙王的任何一位,他們的氣息和四大仙王完全迥異,但卻一樣的強大。”
  “如此說來……他們該不會是神衍山傳人吧?”
  “也有可能是女媧道宮之人。”
  “不一定,龍界、佛界可也有仙王坐鎮。”
  “不管如何,那兩位必然是仙王層次無疑,甚至……”
  一眾大人物以意念交流,神色皆都凝重無比,隱隱透著一絲忌憚敬畏之意,一些晦澀的猜測,更是不敢宣諸于口。
  “九州神鼎出世,在這等太古重寶面前,他們怎會轉身而去?”
  有人皺眉問出聲來。
  “誰知道呢,你們看,此時那九州神鼎此時已經被收走,也不知是哪家學院子弟,竟有這般逆天好運了。”
  東俊侯凝視遠處大蠻星,感慨說道。
  此刻的大蠻星,早已恢復如初,沒了那九尊古老大鼎的虛影,也沒了那漫天呼嘯的時空之力,仿似一切都已恢復到以往的平靜中。
  “的確可惜,之前有那兩位大人物在場,我等也是不敢冒然靠近那大蠻星,否則……”
  有人喟嘆,為錯失一場莫大機緣惋惜不已。
  “哈哈,說明這一場機緣和我們這些老不死的沒關系,或許也只有那些年輕人才能讓它重放昔日榮輝吧?”
  東俊侯豪邁大笑,倒是顯得頗為豁達,“走吧,這一場考核還未結束,咱們可不能影響了考核的公平。”
  說著,他袖袍一揮,已是憑空離開。
  其他學院大人物見此,也只能搖了搖頭,陸續離開。
  ……
  大蠻星。
  一座荒蕪不堪的峽谷中。
  陳汐心有余悸似地望著極遠處,能夠清楚看見,那一道通往仙王墳冢的時空潮汐門戶,已是崩滅潰散一空,只留下一片觸目驚心的黑色虛空斷裂帶。
  一座延存無垠歲月的大能者埋骨之地,就如此湮滅了?
  陳汐想起之前的情景,心緒依舊久久無法平靜。
  在那一處宮殿中,當小鼎以秘法啟動九座神秘禁制,令得九座古老大鼎浮現時,他也和其他子弟一樣,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裹挾,而后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識。
  當再次清醒時,他人已經被挪移到了這片荒蕪峽谷中。
  此時看著遠處,想起在仙王墳冢內的種種奇遇,以陳汐之鎮定,都不禁憑生一股不真實的錯覺,宛如做了一場夢。
  “看來,那一座仙王墳冢的確是消失了,以后也再也不可能顯現于世了……”
  深呼吸幾口氣,陳汐這才徹底恢復冷靜。
  “剛才,有兩道仙王意志曾籠罩在這顆星球上。”
  突然,小鼎開口,說出一句令陳汐駭然的話。
  仙王!
  還是兩位!
  這讓陳汐驚得連忙問道:“前輩,那九尊大鼎沒有被搶走吧?”
  “自然沒有。”
  小鼎聲音中帶著一絲傲然之意,“沒有我所繼承的秘法,又有誰能取走九州神鼎?擱在太古鴻蒙時期,這九尊大鼎鎮壓在世界不同區域,也沒見哪個人能取走它了。”
  陳汐聞言,長長松了一口氣,渾身都一陣輕松,沒辦法,仙王境的存在太過恐怖,光是一個頭銜都足以令人絕望。
  “前輩,我是否能觀摩一下那九州神鼎?”下一刻,陳汐眼睛中就流露出一抹灼熱之色,頗為期待問道。
  ——
  ps:卡文頭疼欲裂,但終究還是搞定了這一章,大家明天見,會爭取這周結束之前把加更都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