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254 誰是第一

小鼎毫不遲疑拒絕了陳汐的請求:“你不擔心氣息泄露,引起他人覬覦?”
  然后,陳汐登時閉嘴了。
  剛才還有兩位仙王境存在離開,他可不愿再看到一大群恐怖的強者聞風而來了,畢竟這九州神鼎乃是至寶,稍稍露出一絲氣息,只怕就會引發彌天大禍了。
  小鼎恰如其分地安慰了陳汐一句:“等離開這戰場之地時,我大概便能將九鼎徹底煉化,到時候再交給你參悟也不遲。”
  陳汐點了點頭。
  這次仙王墳冢之行,可謂是收獲多多,蘊含生死之力的仙字符、蘊含太極法則的陰陽魚王之本命骨、九州神鼎……甚至就連修為也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再次突破。
  而如果再加上玄黃葫蘆、恨天印、青兜宮燈這三件古仙寶的話,這般收獲甚至足以令仙界那些老古董都垂涎眼熱了。
  當然,陳汐還無法確認自己能否保住這三件古仙寶,畢竟這是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的鎮院重寶,如今落入自己手中,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了。
  不過陳汐同樣也不會輕易交還給對方了,一切都要看對方是否拿得出足夠的“誠意”了。
  “接下來你要小心了,我之前收取九鼎,消耗太甚,需要靜修一段時間。”小鼎囑咐了一句,就陷入了沉寂之中。
  見此,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摒棄掉腦海雜念,目光一掃四周,身影一閃,就憑空消失在原地。
  九鼎出世,仙王墳冢被毀,所引起的動靜太大,之前就引來兩道仙王層次的意志籠罩,只怕用不了多久,還會有更多強者聞訊而來,在這等情況下,如今這大蠻星已經變得極為不安全。
  所以,陳汐打算立刻離開這片是非之地了。
  “我之前獵殺了九個大階異獸強者,又從左丘峻他們手中奪得十四個目標……也就是說,還差七十七個獵殺目標……”
  “不行,一百個獵殺目標只算是基本達到考核的標準,若想進入學院中的道皇古地,必須得在此次內院考核中躋身前五名之列了。”
  “幸好,距離考核結束的期限還有兩個月余的時間,足夠我去獵殺目標了……”
  一邊思索著,陳汐身影在虛空中連連閃爍,幾個呼吸之間已沖出了大蠻星之外。
  “按照之前從云嵐學院那些弟子口中得到的消息,似乎那血墨星球上有著一支三十多頭大羅階域外異族組成的隊伍……如今我已晉級大羅中階,倒也可以去歷練一番。”
  陳汐拿出地圖玉簡,很快就找到了血墨星的位置,當即沒有再遲疑,施展瞬移之法,倏然而去。
  ……
  血墨星。
  這顆星球上,無論山巒、河湖、乃至于蒼穹和空氣中,都一片赤紅血色,充斥著濃烈的血煞之氣,給人極為壓抑的感覺。
  若換做尋常之輩抵達于此,只怕極容易被血煞侵蝕道心,從而變得暴躁嗜殺,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
  不過這一切,顯然奈何不得大羅層次的存在。
  嗡~
  虛空產生一陣漣漪般的波動,陳汐的身影憑空浮現在一片曠遠無垠的血色荒原上。
  與此同時,一股恐怖雄厚的仙識以陳汐為中心,朝四面八方席卷而開,幾乎短短幾個呼吸,就將整個血墨星查探了一遍。
  ……
  一片血色沙漠中,矗立著一座座奇形怪狀的風化巖石,而此時,在那巖石四周,赫然有著一道道身影佇足其中。
  他們有的形如大樹,渾身長滿了藤條似的手臂;
  有的渾身覆蓋著細密的鱗片,膚色靛藍,生著一對金色翅膀;
  有的甚至像一顆碩大的血色肉球似的,銅鈴似的眼眸鑲嵌在肉球上,沒有四肢,在地上一蹦一蹦的,看起來極為滑稽。
  ……他們的模樣怪異,各不相同,但氣息卻無不強橫之極,就在陳汐那仙識橫掃而來那一剎那,就被他們第一時間察覺到。
  “嗯?是誰?”
  “肯定是三界土著!”
  “哼,來得正好,我已經很久沒玩過三界中的女人了,希望這次來的是個水靈靈的漂亮女人,哈哈哈。”
  “冷靜!我們的任務是在此挖掘血紋神脂,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允許擅自離開這里!”
  一名膚色靛藍,渾身密布鱗片,背后生著一對金色雙翼的域外異族強者眉頭一皺,厲聲大喝出聲。
  全場躁動頓時消失,變得寂靜。
  這是他們的統領,名叫蘭奇,是域外蘭波界的一位強者,實力堪比大羅后期存在,手腕鐵血,最是冷酷無情。
  “蘭奇統領,那血紋神脂乃是太古諸神征戰此地時,灑下的神血凝聚而成,如今歷經無數年月侵蝕,早已變得少之又少,想要大量挖掘到可不容易啊。”
  “不止如此,血紋神脂中還蘊含著一絲諸神意志,宛如通靈一般,即便挖掘到它藏身之地,一不留神,就會被其逃遁掉,最是難纏。”
  “蘭奇統領,咱們都在這里苦耗了半年之久,也才不過挖掘到三塊拇指大小的血紋神脂,如此下去,根本完成不了紫晴圣皇下達的旨意啊。”
  提及血紋神脂,那些域外異族強者登時眉頭一皺,怨聲載道,抱怨連天,明顯對執行這樣的任務極度不滿。
  “哼,血紋神脂若是能輕松得到,還用的了咱們出手?”
  蘭奇不悅,大聲呵斥。
  其他人撇撇嘴,登時不敢再多言。
  ……
  血紋神脂?
  極遠處的虛空中,陳汐身影藏匿于其中,將蘭奇等人的對話聽了個一清二楚,尤其當得知,這些域外異族強者竟是為挖掘血紋神脂而來時,他心中也不由微微一驚。
  早在道皇學院時,他在藏經樓翻閱典籍時,也曾見到過“血紋神脂”的介紹,此物乃是太古諸神之血凝聚而成,其內蘊含著屬于諸神的一絲本源意志,不止可以充當作珍稀的煉丹材料,最重要的是,此寶對神魔煉體流而言,簡直是無上瑰寶。
  用諸神血脂來洗伐身軀,能夠讓肉身得到一種驚人蛻變,可以容納一股神性氣息,被稱作“諸神之體”,一旦錘煉成功,肉身近乎亙古不朽,可怖之極。
  當然,這只是血紋神脂最為人所熟知的妙用之一而已。
  “若是讓第二分身以諸神血脂修煉神冥九鼎身,晉級速度只怕不會像現在這般困難了吧?”
  陳汐想起了自己的第二分身,若有所思。
  第二分身修煉神冥九鼎身,一直進境緩慢,雖說煉體修為早已晉級至玄仙圓滿境,可那神冥九鼎身直至如今卻依舊滯留在第一重境界之中。
  之前,小鼎也曾答應,只要他愿意,便會指點他第二分身的修煉,不過指點畢竟是指點,若無外物輔助,效果只怕也會大打折扣。
  “蘭奇統領,快!又一塊血紋神脂出土了!”
  驀地,一聲驚喜大喝聲響徹,引起了陳汐注意。
  那荒蕪的血色沙漠中,一顆血紅耀眼的血晶騰空,釋放出一股恐怖的血氣力量,竟是將那一片天地都染得殷紅一片。
  此時,正有一名渾身生滿藤條手臂的域外異族,揮動無數藤條,將那血晶死死纏住,不過那血晶力量卻是極為可怖,竟拖住那域外異族在虛空中到處亂飛,隱隱快要脫離其掌控了。
  “快!一起動手抓住它,千萬別讓它逃了!”
  蘭奇大喝,振奮異常。
  不等他聲音落下,其他域外異族強者早已紛紛出動,憑空一閃,從四面八方將那一塊耀眼無匹的鮮紅血晶封死。
  轟隆!
  下一刻,各種恐怖攻擊,如滂沱暴雨似的朝那鮮紅血晶傾瀉,將整片天地都淹沒,聲勢驚人之極。
  “抓住了嗎?”
  “誰搶到手了?”
  “混賬!若敢私藏,一旦被我發現,我殺了你一族!”
  半響后,煙塵彌散,蘭奇等人的神色中的亢奮之色卻漸漸消失,面面相覷,被一股陰沉驚疑之色取代。
  尤其是蘭奇,眸光兇狠地掃視其他人,一副欲要擇人而噬的模樣。
  原因很簡單,他們一起出動,可那血紋神脂居然憑空消失了!
  “統領,你看那邊!”
  有人目光不經意一瞥,猛地感知到一道身影驚鴻一瞥似的閃現,消失虛空中,可在那片虛空中,卻有著一抹鮮紅血光氤氳,因而暴露了他的行跡。
  “混賬!居然敢搶我們的寶物!”
  “咦,那家伙該不會就是剛才被我們感知到的那個三界土著吧?”
  “殺!管他是誰,先殺了奪回血紋神晶再說!”
  一眾域外異族強者咆哮,神色猙獰,暴戾嗜殺,下一刻,他們足足三十余人竟是同時出動,憑空瞬移,朝那邊沖殺而去。
  搶走血紋神脂的,自然就是陳汐。
  不過令他沒想到的是,這血紋神脂中蘊含的一絲諸神意志就是頑強無比,為了鎮壓抹去這一絲諸神意志,逼迫得他也是暴露了行蹤。
  當然,陳汐原本就沒打算逃。
  “先等等!”
  見那些實力堪比大羅階的域外異族一窩蜂似的沖來,陳汐當即出聲,“戰斗之前,我能否先問一個問題?”
  “說!臨死前老子就滿足你一個愿望!”蘭奇揮了揮手,眾人倏然停止腳步,將陳汐所有退路封死,這才殘忍冷笑著望著他。
  “你們之中,挖掘血紋神晶的手段誰最強?”
  陳汐直接問道。
  蘭奇等人登時一呆,這是什么狗屁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