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256 奴隸買賣

噗!
  當陳汐從那地底深處沖出地面的那一剎那,就看見一位堪比圣仙階的域外異族強者憑空被抓爆,鮮血飆射,染紅長空,畫面血腥凄美無比。
  然后,陳汐就看見了神威無上的左丘泰武,后者須發飛揚,周身氣機御轉乾坤氣機,八方天地都似臣服于其身前。
  那一剎那,陳汐幾乎還以為看見了一位發怒的神明!
  但旋即,這一切都消弭無蹤。
  左丘泰武重新恢復了那一股似睡非睡的懨懨氣息,蒼老的容顏上皺紋彌漫,而那一片天地也重新恢復如初。
  空氣中,唯有一縷縷血腥之氣在彌漫。
  “見過前輩。”
  陳汐拱手,心中卻有一股警惕之意升起,這一刻,他顧不得理會那些被殺死的域外異族強者究竟是誰,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眼前這位老人身上。
  早在離開道皇學院之前,阿秀就曾跟他專門介紹過這位左丘氏的老古董,言辭之間對左丘泰武推崇之余,也透著極大的忌憚之意。
  阿秀更是直言,連內院首席教習,好戰如狂的軒轅破軍都曾自認不如左丘泰武!
  如果單單看這一點,左丘泰武絕對是一位足以令道皇學院任何學生都敬重的老古董,可別忘了,他還姓左丘,他同樣是上古七大世家之一左丘氏的一位族人!
  陳汐不敢忽略這一點,因而當看見左丘泰武突兀地現身血墨星球,然后出現在自己眼前時,他心中沒來由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
  相較于陳汐的警惕,左丘泰武神色卻沒有發生任何變化,渾濁的眼眸瞇縫著,枯瘦的身軀微微有些佝僂,渾身沒有一絲懾人的氣息。
  尤其當他目光落在陳汐身上時,也是沒有產生任何一絲的變化,就像看待一個學院中的后生晚輩一樣,平靜中自有一股屬于長者的威嚴。
  “小家伙,把混元兩儀圖交給我吧。”
  左丘泰武說道,第一句話,就是要收走混元兩儀圖!
  陳汐心中一緊,渾身每一寸肌膚都僵硬緊繃起來,收寶?這可是一個極為不妙的信號!
  他深呼吸一口氣,抿嘴道:“前輩,我記得這重寶是由拓跋天席前輩保管,待內院考核結束時,我自會交給交還給他的。”
  說話時,他一邊飛快查探四周,卻發現這方圓萬里的天地,完全被一股無形而安靜的恐怖氣機鎖定,這也就意味著他若是想逃,就會瞬間被發現!
  意識到這點,令得陳汐心中又是一沉,腦海中飛快閃過一個念頭,難道左丘氏這次真鐵了心要殺死自己?
  不過他倒也不懼了,最壞的結果無非是本尊隕落。
  只是有些遺憾,剛在亂魘戰場斬獲如此多機緣奇遇,卻碰上一個半步仙王層次的對手,還真是福兮禍之所伏,令人難料。
  “拓跋天席么?”
  左丘泰武把陳汐的反應悉數收入眼底,尤其當聽到拓跋天席四字時,他那蒼老的容顏上終于有了一絲變化,多出一絲嘲諷般的意味。
  旋即,他目光從陳汐身上移開,落在另一側的虛空處,道:“小家伙都提到你的名字了,還不現身嗎?”
  陳汐心中一震,強忍著沒有回頭望去,擔心這是左丘泰武使詐。
  見此,左丘泰武蒼老臉頰上的嘲弄之色愈發明顯,隱隱地,竟還有這一絲欣賞之色一閃即逝。
  “左丘兄已幫助陳汐化解危機,我本打算悄悄離開,無奈被點破行蹤,也只能現身一見了。”
  不過令陳汐意外的是,左丘泰武并不是使詐,就在他聲音剛落下,就有一道溫和的聲音從那處空蕩蕩的虛空中響起。
  而后,一個身著白衣,一頭灰發,面容卻如少年般俊朗的身影浮現,赫然正是道皇學院內院首席教習之一的拓跋天席!
  “難道,他一直就躲在暗處么……”
  陳汐心中一驚,有些琢磨不清眼前的局勢了,兩位半步仙王層次的存在,同時現身在此處,若說都是為了幫自己化解危機,明顯就太假了。
  “小家伙表現不錯,既然你已經從仙王墳冢安然走出,那就把混元兩儀圖交還給我吧,放心,有我在,沒有誰能傷害了你。”
  陳汐耳畔,驀地響起拓跋天席的傳音,他微微一怔,抬起頭就看見拓跋天席正含笑看著自己。
  陳汐猶豫了一下,正待答應,就在此時,左丘泰武突然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似有些意興闌珊。
  而后,他佝僂枯瘦的腰脊猛地一挺,一股宏大恐怖的氣息彌漫而出,眼眸開闔之間,流露出億萬駭人冷光,攝人心魄。
  一剎那間,他宛如變成另外一個人!
  “拓跋天席,你現在離開,我就當今日之事沒發生過。”左丘泰武開口,音如驚雷,透著一抹令人心寒的殺伐之氣。
  陳汐神色驟變,心頭砰砰直跳,這一刻,他竟是發現渾身力量被一股恐怖氣機束縛,任憑如何掙扎,也是無濟于事!
  這還是他修煉到大羅層次后,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有此也能間接判斷出,那屬于半步仙王層次的意志鎖定,是何等之恐怖!
  “快,把混元兩儀圖交給我,否則你我都可能遭受危險!”
  耳畔中,再次傳來拓跋天席的聲音,透著一抹焦急凝重之意,顯然,左丘泰武也是給拓跋天席帶來了極大壓力。
  “想拿混元兩儀圖放手一搏?”
  左丘泰武眸光如電,似能看透人的心靈,“身為學院教習,我勸你不要自誤。”
  說到這,他目光落在陳汐身上,已是多出一份復雜之色,道,“安心看一場好戲吧,不要被仇恨蒙蔽了雙眼。”
  轟!
  聲音剛落下,左丘泰武倏然憑空消失,下一刻人已來到拓跋天席身前,一掌拍出。
  這一掌,似從亙古中探出,裹挾無上大道之力,簡簡單單,不含一絲煙火氣息,卻一往無前,像要將阻礙在前的一切枷鎖都打破!
  這一剎那,陳汐只覺眼前刺痛,雙耳轟鳴,渾身氣機都遭受一股難以抗拒的壓力侵襲,快要崩潰,就像驚濤駭浪中的一葉稻草,什么也看不見,什么也聽不到……徹底失去了所有的感知。
  而這,僅僅只是半步仙王層次戰斗時所溢散的一縷氣機,若是專門針對自己,陳汐都懷疑自己那一剎那就已斃命了!
  轟!
  又是一陣恐怖的力量洶涌,陳汐只覺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
  嗚嗚~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耳中響起一陣如泣如訴般的風聲,而后,意識中驀地閃過無數個畫面……
  幾乎是瞬間,他就猛地坐起身子,警惕掃視四周。
  夜色如墨,血色的沙塵在銀色的星輝下泛著妖異的光澤,嗚嗚咽咽的夜風吹拂,宛如怨鬼在哭訴。
  顯然,這里依舊是那血色沙漠中。
  “我竟然沒有死……”
  陳汐連忙檢查了一遍身上物品,發現竟是一件也沒少,這讓他心中頓時松了一口氣,想起失去意識前那一副畫面,他禁不住有些惘然,那一場半步仙王層次的對決,究竟輸輸誰贏了?
  “你醒了。”
  突然,一道蒼老聲音響起。
  陳汐這才注意到,在距離自己數千丈外的一塊低矮巖石上,竟盤膝坐著一道枯瘦佝僂的身影,單憑仙識,根本就無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左丘泰武!
  陳汐心中咯噔一聲,臉上卻依舊保持鎮定,站起身子,拱手道:“見過前輩。”
  “拓跋天席是受了他人指使,如今已謝罪而去,以后……他已不可能再威脅到你了。”左丘泰武起身,負手踱步而來。
  夜色下,他那臉頰上的皺紋愈發深了,像風燭殘年的世俗老翁,讓人擔心一陣風吹來就能要了他的命。
  可陳汐可清楚,這可是一位在道皇學院隱世不知多少歲月的半步仙王,別說一陣風,就是天塌了,都傷不到他。
  但旋即,陳汐就顧不得注意這些,他已經被左丘泰武話中透漏出的意思震驚,難道這次真正要對付自己的是拓跋天席?
  “你做的不錯,沒有把混元兩儀圖交給拓跋天席,否則我想拿下他可有些困難了。”
  左丘泰武來到陳汐身前,渾濁的眼眸凝視陳汐許久,最終只說了句,“仇恨,有時候會蒙蔽雙眼,讓人愚鈍,只希望以后你會漸漸明白這一切。”
  說罷,他轉身飄然而去。
  “前輩!”
  陳汐大喊出聲,可卻再沒了左丘泰武的蹤影,唯有那嗚嗚咽咽的風在響徹。
  一時之間,陳汐徹底怔在那里。
  他隱約明白了一些什么,卻不敢確信,但總之,這一次的離奇遭遇讓他能夠感受到,左丘泰武對自己并無惡意。
  甚至,他還幫自己化解了一場滅頂厄難!
  “難道那拓跋天席……就是左丘氏為了滅殺自己所準備的手段么?半步仙王啊,他們可真看得起自己……”
  喃喃自語聲中,陳汐神色一點點變得沉靜,變得漠然,一對幽邃的黑眸中升起一抹冷冽。
  “仇恨,能夠遮蔽雙眼,卻遮蔽不了我心,有些仇恨,注定是要付出血的代價的,不是么……”
  ——
  ps:月票一下子掉20了,抹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