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258 片甲不留

上門找抽!
  聽到如此不客氣的字眼,在場不少人原本就是陰沉的臉色愈發難看了三分。
  不過,相交于此,他們絕大多數的注意力,還是被陳汐遞給周知禮的那一枚玉簡所吸引。
  有些子弟隱約猜到了什么,臉色微微一變。
  但大多數人還是很好奇,那玉簡中究竟記載了一些什么,竟會令得陳汐如此自信,渾然不忌諱局勢的緊張而現身于此。
  這是一枚蜃影玉簡。
  周知禮一眼就看出來,出于對陳汐的自信,他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就沉聲開口道:“接下來,暫且不討論孰對孰錯,先看一看這一塊玉簡,再做決議,如何?”
  看著神色沉靜從容的陳汐,以及周知禮那平靜而強勢的態度,其他學院教習神色都微微變幻了一下,隱約感覺局勢似乎要出現一些不好的苗頭了……
  嗡!
  不等他們答應與否,周知禮直接啟動蜃影玉簡,凝聚出一片光幕,當空浮現,令得在場每個人都能清楚看到光幕中的一切。
  光幕變幻,很快凝聚出第一種場景,那是在仙王墳冢內的無常通道,陳汐孤身一人在不死蝙蝠群中沖刺,但卻遭受到了來自長空學院樂千川等人的詆毀和威脅。
  原因是,長空學院一名弟子被不死蝙蝠殺死,這些人都把怒火灑在了陳汐頭上,對于這一切,陳汐自始至終未曾辯駁和理會。
  “長空學院果然好風度!”
  看到這,周知禮面無表情,冷冷點評了一句。
  聞言,長空學院赤靈子等人臉色一下子鐵青,怒視了身邊的一眾子弟一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畫面變幻,光幕中驀地閃現陳汐被偷襲的畫面,那是在無常通道內的青銅門戶前,而偷襲陳汐的,則是樂千川祭出的玄黃葫蘆之力。
  這一擊,令得陳汐整個人砸在那青銅門戶上,唇中咳血,差點就被抹殺,驚險之極。
  見此,周知禮、王道廬等道皇學院教習臉色都一沉,眸中寒意洶涌,氣息中已彌漫上一絲肅殺之意。
  “詆毀我道皇學院子弟不說,還要偷襲殺人滅口,果然好手段!”周知禮沉聲點評,聲音漠然中已帶著一絲慍怒。
  反觀赤靈子等長空學院之輩,皆都神色難堪,陰晴不定。
  他們當然清楚為何樂千川等人會如此仇恨陳汐,無非是因為當年云浮生帶給他們學院的恥辱所引起,可他們還是沒想到,陳汐竟將這一切都記錄了下來!
  而其他學院眾人見到這一幕,心中愈發感到不妙起來,擔心那光幕中接下來也出現一些令他們難堪的畫面。
  但不管在場眾人心中如何作想,那光幕一直在持續變幻映現一幕幕場景,想要制止都不可能了。
  蜃影玉簡中第三個場景,發生在禹皇九鼎宮中的一所大殿內,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的子弟在圍攻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三人。
  局勢岌岌可危!
  看見此,周知禮等人神色也都是愈發陰沉,他們能夠想象到,在那仙王墳冢中,自家學院子弟必然經歷了諸多兇險,可卻萬萬沒想到,除了仙王墳冢內的威脅,自家子弟居然還遭受到了其他學院的聯手打擊!
  而其他學院教習的神色則都鐵青僵硬一片,再不復之前氣勢洶洶的樣子,反而像霜打茄子似的,蔫了。
  接下來光幕中映現的,就是陳汐孤身戰三大學院子弟的場景,過程血腥,令人震撼,也吸引了不少目光注意。
  但這一切,和之前的一幕幕相比,都不再是眾人關注的焦點。
  至此,光幕徹底消弭一空。
  場中的氣氛,卻是沉寂壓抑到了極致。
  周知禮等人神色陰沉,其他學院教習的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即便是我們學院子弟行為有些過激,但也屬于一種對抗和競爭,大可不必戕害了他們吧?”
  半響后,赤靈子開口,聲音低沉,猶自帶著一股憤怒和不甘。
  “不好意思,那些人原本大都沒死,但我沒忍住,把他們全殺了。”
  就在此時,不等周知禮等人答復,姬玄冰突然上前,神色平靜,坦然說道。
  此話一出,全場愕然。
  其他學院教習,自然都知道姬玄冰是誰,這位上古皇道世家年輕一代的領袖人物,在四大仙洲中都頗負盛名,他們焉能不認識?
  也正因為清楚姬玄冰的身份所代表的力量,所以當他親口承認殺了那么三大學院子弟時,才會令人有些不敢置信。
  “可惜他出手太快,否則我也不會如此容易放過他們。”
  此時,趙夢璃也紅唇輕啟,漠然開口,清幽悅耳的聲音不含一絲感情,這讓在場不少人神色又是一沉。
  “等我晉級圣仙那一刻,便會一一拜訪三大學院,屆時,還請多多指教。”
  幾乎是同時,一身月白色僧衣的佛子真律宣了一聲佛號,平靜開口。
  這兩人,一個是凰族真凰后裔,一個是佛界年輕一代領袖人物,卻在此時和姬玄冰一樣,毫不掩飾表達了對那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的不滿,令得在場眾人心中又是一陣波瀾起伏。
  陳汐也微微一怔,旋即隱約明白了姬玄冰他們的用心,唇角不由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但不管如何,我長空學院的玄黃葫蘆總得要還給我們吧?”赤靈子一咬牙,沉重開口,聲音略帶一絲苦澀。
  這句話,儼然已跟服軟沒什么區別。
  沒辦法,哪怕赤靈子心中再憋屈,可目睹了那蜃影玉簡后也知道,這一次是他們理虧,怨不得誰。
  “想要我歸還也很簡單,等我返回學院之后,拿出你們的誠意上門交換就行了。”陳汐毫不猶豫開口,“不止是玄黃葫蘆,恨天印、青兜宮燈也是如此。”
  此話一出,眾人都能夠聽得出來,這明顯是打算要對方付出一筆代價,陳汐才會“完璧歸趙”。
  而所謂“誠意”,已經是跟漫天開價,坐等還錢沒什么區別!
  若是擱在尋常,若有一個大羅金仙敢如此和自己說話,赤靈子這等半步仙王存在非一巴掌拍死他不可,但現在,他們顯然不敢這么做。
  沒辦法,周知禮他們還在一側虎視眈眈呢。
  所以,他們也只能忍著心中滔天怒意,接受了這個極為無禮的條件。
  “是不是……太便宜他們了?”王道廬突然皺眉開口。
  “嗯,我也這么感覺,這次歷練,明顯是咱們道皇學院吃了不少虧啊。”周知禮頷首點頭。
  此話一出,赤靈子等人臉頰都狠狠抽搐起來,過分!這道皇學院中的家伙,無論老的小的沒一個好東西!
  “哼!希望你好好保管,若是丟失了,你就是有九條命都補償不起!”
  赤靈子撂下一句狠話,直接帶著長空學院子弟轉身而去,沒辦法,他實在擔心周知禮那些家伙再提出什么過分條件了。
  見此,苦寂、大荒兩大學院等人也是神色陰沉地拂袖而去。
  至于云嵐、道玄、風川三大學院的教習和子弟,一直冷眼旁觀了這一切,心中感慨道皇學院強勢之余,也不禁暗暗慶幸,這一次沒有招惹到這些道皇學院的刺頭,否則下場只怕和長空學院他們沒什么兩樣了。
  接下來,倒是沒有再發生什么波瀾,眾人紛紛離去,開始休整,然后明天就要離開云夢城,各自返回自家學院。
  不過在離開之前,東俊侯囑咐,晚上在中央大殿設宴,要為此次圓滿完成歷練的各學院子弟慶賀一番,當然,屆時還會頒發三件仙寶,獎勵給此次在亂魘戰場中表現最優異的三名子弟。
  ……
  “陳汐,做的不錯!”
  待眾人相繼離開,周知禮含笑稱贊了陳汐一聲,這可是難得的夸贊,畢竟在眾人印象中,周知禮一直是一副不茍言笑的嚴峻模樣,鮮少有人見過他含笑夸贊別人。
  “前輩謬贊了。”
  陳汐拱了拱手,這才注意到,場中除了周知禮、王道廬、左丘泰武,竟是沒了拓跋天席的身影。
  “好好休整一番,晚上在中央大殿匯合,我可是很期待你這次在亂魘戰場中的表現。”
  周知禮說罷,就和王道廬、左丘泰武一起離開。
  原本,陳汐還打算借機跟左丘泰武問詢一些事情,見到這樣一幕,也只得作罷。
  嗯?
  突然,陳汐似有所察覺,目光掃向一側,卻看見左丘峻正在遠處盯著自己,神色中毫不掩飾怨毒仇恨之色。
  不止是左丘峻,那些左丘氏子弟,包括敖戰北等一眾老生也大都如此模樣,這也很正常,他們在仙王墳冢被陳汐暴揍了一頓,自不可能對陳汐有任何好感了。
  “你們左丘氏……似乎又失敗了。”
  陳汐見此,卻是含笑朝左丘峻開口,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眾人都聽得一頭霧水,唯獨左丘峻,臉色再也控制不住微微一變,眼神中除了怨毒和仇恨,更多了一絲惘然,似乎也沒想到,陳汐怎么能夠安然從亂魘戰場返回……
  ——
  第二更10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