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59 師徒相見

對于左丘峻的反應,陳汐已根本不放在心上。
  兩年前,他剛進入道皇學院時,對左丘峻的確忌憚重重,因為那時候他才只玄仙中期,而對方已經是大羅金仙。
  而如今,他已經是大羅中境,同輩中近乎無敵,自不會再把注意力都放在左丘峻身上了。
  若非此次是跟隨周知禮等學院老古董一起外出歷練,他都有千百種辦法殺死對方,不過雖說現在受于限制,不能對左丘峻動手,陳汐倒也并不急。
  人生路還很長,總有殺死對方的機會。
  更直接點說,現如今左丘峻的存在,已經對陳汐帶來不了一絲威脅,他自然不會在意對方的態度。
  下一刻陳汐便轉身而去。
  看著陳汐離開,左丘峻等一眾左丘氏子弟神色皆都極為難堪,擱在兩年前,他們或許毫無顧忌上前打壓陳汐,可現在……卻無一人敢上前去挑釁!
  這就叫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
  “陳汐。”
  不過當陳汐離開時,還是有人追了上來,是姬玄冰。
  對于這一位替自己分擔了不少壓力和仇恨的上古世家子弟,陳汐還是很有好感的,見他找來,當即止步含笑道:“姬兄有何事指教?”
  姬玄冰灑然一笑,遞過去一卷淡青色書冊:“這是真律讓我交給你的,說是能修復你身上一件佛寶。”
  陳汐一怔,佛子真律?
  “不錯。”
  姬玄笑的意味深長,道,“當初在進入學院第二輪考核時,他曾因你身上所攜的佛寶對你出手,或許,他這么做也是在向你表達一種歉意。”
  陳汐頓時就明白過來,眼眸望了望遠處,果然就看見一襲月牙色僧袍的真律正佇足在那里,看見自己望過去,他神色沉靜,低頭雙手合十作揖,便轉身而去。
  “那我可要找機會多謝真律的好意了。”
  陳汐笑了笑,接過了那一卷淡青色書冊,他和佛子真律倒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對方如今已表達出誠懇歉意,他自然也不會再去深究。
  ……
  “原來是修復釋厄青燈的法門……”
  云夢城一座殘破的古建筑中,陳汐盤膝而坐,打量著手中的淡青色書冊,其內是一種用古佛文記載的煉器之法,名為“云笈七法”,晦澀玄奧,和三界中的煉器手段皆不相同。
  因為這是一種鍛煉和塑造佛寶的法門,乃是佛界中秘而不傳的無上煉器手段。
  按照這“云笈七法”的介紹,陳汐這才弄明白,原來那釋厄青燈,竟是佛界一件赫赫有名的古佛寶,乃是太古一尊大佛主所煉制之物,功參造化,奧妙無窮。
  陳汐還記得,這釋厄青燈是他從幽冥界苦海中所獲,那苦海在太古時期鎮壓埋葬了不少通天大人物,自然也遺落了不少太古奇珍,這釋厄青燈就是其中之一。
  當年陳汐收獲此寶時,還獲得了一卷古玉簡,不過玉簡中記載的卻是驅使、孕養釋厄青燈的法門,并無真正的修復之法。
  這讓陳汐一直引以為憾,也只能將釋厄青燈放置在浮屠寶塔中,用燈中的“釋厄凈火”來孕養殘破的浮屠寶塔。
  “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莫非就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一場因果造化?”
  修為境界越高,陳汐看待事物的心態也是隨之變得和以往不同,擁有了一種對天機、命理、星相、因果獨特的感知和理解。
  就好比一些事情,看似雜亂無章,毫無交集,可仔細分析其脈絡,卻能從中推演出太過很“巧合”的地方。
  那一絲絲的“巧合”,或許就是一場因果的起始。
  “擁有了這‘云笈七法’倒是可以將浮屠寶塔也修復一番,可惜時間太倉促,明天就要離開,也只能等返回學院,再將這兩件佛寶修復了,到那時,或許自己就能見識到它們的真正威力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將手中淡青色書冊收了起來。
  ……
  夜幕降臨,云夢城中央大殿燈火通明,宛如白晝。
  “三百一十九個獵殺目標,哈哈,如此戰績,必然能從東俊侯手中獲得一寶啊。”
  “此話還言之過早,暫且等等吧。”
  “唔,那倒也是,如今只差那陳汐一人沒來了。”
  “三件仙寶,一件太武階,兩件宙光階,如今名次大致已分出,以云嵐學院的沈墨離最多,是三百一十九個獵殺目標,佛子真律次之,是三百零七個,最后則是趙夢璃,是二百九十三個,如果不發生意外,這三件仙寶必然歸他們三者所有了。”
  “不過這一切還要等那道皇學院的陳汐抵達,才能分出個結果來,畢竟那小家伙的戰力可非同尋常啊。”
  “古老怪,這一次你們云嵐學院的沈墨離,居然能表現如此優異,這可著實出乎了我們意料,此子以后成績不可限量啊。”
  “哈哈,運氣,運氣而已。”
  “不要否認,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有的年輕人天賦驚艷,可命格有缺,運氣奇差,最終英年早夭,令人嘆息。”
  當陳汐抵達中央大殿時,就聽到一陣喧嘩聲從大殿中傳出,氣氛似是頗為熱鬧。
  “沈墨離?”
  陳汐怔了怔,他對這個名字可是陌生的很。
  “咦,那個小家伙來了。”
  “快,快讓他拿出你們道皇學院的紫綬星章,看一看他究竟獵殺了多少目標。”
  “對對對,我對他在亂魘戰場的表現可好奇的緊吶。”
  當看見陳汐的身影出現在大殿之外,在座不少目光都是紛紛凝聚過來,齊刷刷落在了陳汐身上。
  和以前不同的是,對于這種關注,陳汐已沒什么感覺,并不享受,也并不難受,心態平靜從容,儼然有清風拂山崗,我自巋然不動的味道。
  就在這種矚目下,他走進了大殿,來到周知禮等人之前一一見禮,這才在一側坐席上落座。
  從他這個角度望去,能夠清楚看見大殿中央,東俊侯身前的案牘上,羅列著三件寶光流溢的仙寶。
  分別是一件太武階仙寶——落魂鐘,位于案牘中央,約莫巴掌高,通體烏黑,隱約浮現出絲絲縷縷的懾人黑芒。
  另外兩件宙光階仙寶分別是瑤光寶幡和素水仙刀,皆都彌漫仙霞,飄灑瑞氣,氣象萬千,極為不凡,明顯是宙光階中的精品珍寶。
  與此同時,陳汐也注意到,這一次東俊侯開設的宴席,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并沒有參與進來。
  不過想一想倒也很正常,畢竟在白天時候,他們三大學院可謂丟盡了顏面,哪還有心情參與到這種宴席中。
  “嗯?那家伙想來就是沈墨離了……”
  陳汐敏銳注意到,在那云嵐學院坐席處,有一個紫衣瘦削青年正在打量自己,他眉宇疏闊,眼窩深邃,周身氣息倒也極為強大,起碼已擁有大羅后期修為。
  讓陳汐做出對方便是沈墨離的原因很簡單,對方看向自己的目光和其他人不同,隱隱有著一絲挑釁的意味,談不上敵意,顯然,對方明顯有些不服自己,從而把自己當做了一個目標。
  陳汐心中不由啞然失笑,把自己當目標挑戰是好事,可就擔心對方承受不住那種挑戰失敗后的沉重打擊啊。
  “陳汐,將你紫綬星章交給我一觀。”
  這時候,一側的周知禮開口。
  陳汐沒有遲疑,當即拿出紫綬星章,遞了過去。
  看見這一幕,大殿中的聲音頓時沉寂下來,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朝這邊凝視過來,目光中隱隱有迫切之意。
  這一刻,周知禮心中也不禁有一絲緊張,在以往,道皇學院中的子弟也不止一次和其他六大學院在一起切磋過,互有勝負,不過還是以道皇學院的贏面居多。
  不過這一切和以往不同,那云嵐學院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一個沈墨離,竟在這三個月歷練中獵殺了三百余名大羅階域外強者,一舉壓了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一頭。
  若非因為沈墨離,根本不用任何懷疑,那前三名的位置必然會被道皇學院囊括一空,可惜,偏偏這沈墨離出現了。
  若是任由這也一個年輕人博得頭籌,那在這次七大學院聯袂一起進行的歷練中,哪怕道皇學院擁有兩人躋身前三之列,可終究談不上什么榮譽。
  幸好,這一切還沒結束,因為還有陳汐在。
  “這小子經常能做出一些常人難以想象的事情,這一次,可千萬別掉鏈子了……”
  周知禮在心中暗暗嘀咕了一聲,就深呼吸一口氣,將目光凝視在紫綬星章內,當看清那戰績一欄的數字時,他臉色登時一滯,唇角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竟是怔在那里,久久不言。
  見到這一幕,大殿眾人愈發心癢難耐了,這表情是代表成績奇差無比,還是好的逆天?
  “周兄,成績究竟如何?大家可都等著呢,若是成績略遜,我是說萬一這樣的話,那……就不要宣讀了。”
  王道廬忍不住低聲說了一句。
  “你自己看。”周知禮連連深呼吸幾口氣,將紫綬星章遞了過去。
  于是下一刻,眾人清清楚楚看見,王道廬唇角也不可抑制地抽搐了一下,手一哆嗦,差點把紫綬星章丟在地上……
  ——
  Ps:第三更凌晨1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