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261 此子棘手

感謝“快樂的豆點”童鞋的打賞捧場~
  ——
  鳶尾仙洲。
  左丘氏宗族中。
  一座簡潔雅致的庭院中,左丘空沉默佇足,凝視著那一扇這么多年來一直緊閉著的大門,一對如墨劍眉隨著時間流逝,也不禁漸漸皺了起來。
  最終,房門關閉依舊,寂靜無聲,他輕聲一嘆,就要轉身離開。
  就在此時,一道沉渾中充斥著一股無上威嚴的聲音從那緊閉的房門內傳出——“空兒,你感覺自己沒做錯嗎?”
  左丘空心中一震,旋即深呼吸一口氣,低頭道:“父親,難道您認為……那個孽子不該殺么?”
  父親!
  只一個稱呼,就將那房內主人的身份點名,赫然是當今左丘氏之主左丘峰!
  “怪不得,阿雪說你太年輕……”
  聞言,左丘峰的嘆息從房間內傳出,“你的錯,不在于此次籌謀去抹殺那個孽子,而在于沒有認清族中老古董們的意志。”
  “意志?”
  左丘空心中隱隱有些不舒服,之前見小姑左丘雪時,他的那點心思被連連打擊,如今,連父親也說他太年輕,這對他這樣一位仙界驕陽人物而言,自然對此頗為不服氣。
  “不錯,是意志!”
  左丘峰的聲音變得嚴肅,甚至是嚴峻起來,“你認為是泰武老祖壞了你所布局的行動?錯!是你沒認識到,對于泰武老祖他們而言,眼中根本沒有陣營之分,更談不上背叛了我們去支持你小姑。”
  左丘空怔然,隱約明白了一些什么,卻又不敢確定。
  “你記住,在他們心中只有左丘氏三個字,除此之外,連我這個家主都不重要,而你竟借助外人之力,欲要在泰武老祖眼皮底下殺死陳汐,這,已經觸碰到了他們的底線。”
  說到這,左丘峰沉默了片刻,這才輕嘆道,“畢竟在他們看來,那陳汐身上終究流淌著我左丘氏的血液,是自己人啊!”
  說到“自己人”三個字時,聲音中也不可避免帶上一抹難以言說的恨意。
  左丘空這才明白,自己錯在了哪里,不由凝眉道:“父親,這么說我之前派遣阿峻和鴻叔一起拜見泰武老祖時,就已注定此次行動失敗了?”
  “你現在明白了?泰武老祖一直潛居在道皇學院,不問世事,可連我也不敢低估他在咱們宗族中的影響力,你這么做,等若是把泰武老祖間接推到了你小姑那邊啊。”
  房門內,傳出左丘峰深深的嘆息聲。
  這讓左丘空眉宇間不禁涌上一抹陰霾,原本淡然鎮定的神情,也是一點點變得陰郁起來。
  他萬沒想到,自己這次會錯得如此離譜,甚至,從一開始行動時,就注定了失敗的結局……
  “下去吧,近段時間,就不要外出了。”
  “父親,您什么時候才能出關,主持家族大局?”左丘空忍不住問道。
  “快了,只等……一場晉級的機緣!”
  晉級機緣!
  左丘空眼眸一瞇,朝那緊閉的大門躬身行禮,便轉身離開。
  ……
  與此同時。
  斗玄仙城,傳送陣中。
  “煉魂礦區?那可是縹緲仙洲仙君府羈押下界棄天者的地方,陳汐,你師尊該不會是一位……”
  當得知陳汐竟是要前往縹緲仙洲一處名為煉魂礦區的地方時,軒轅允眼眸一凝,有些驚疑不定。
  棄天者,指的是下界不愿飛升仙界,于是通過秘術禁法來遮掩仙基之身,以此躲避天道查探的一種存在。
  對于仙界而言,棄天者這般行為就是大不敬,一旦被發現,不僅要強制引渡棄天者進入仙界,并且還要遭受到嚴厲的仙罰。
  而那煉魂礦區,就是縹緲仙洲中由仙君府掌控的一處專門懲罰棄天者的區域,跟世俗中的牢獄也沒什么區別。
  “你知道那煉魂礦區的具體位置?”陳汐問道。
  雖然陳汐并未回答軒轅允的問題,可還是讓他隱約判斷出,陳汐那位人間界的師尊,只怕就是一位棄天者了。
  一想到這,軒轅允心中不禁一陣嘆息,他可是很清楚棄天者被引渡仙界后,下場有何等之悲慘。
  “應該就在醉風仙城附近。”
  軒轅允答道,“不過那地方可不好找,我在醉風仙城中倒是認識一些朋友,可以從他們口中打探一番。”
  “好,就這么決定了,不過抵達醉風仙城時,我要先找一個人。”
  陳汐毫不猶豫答道。
  “誰?”軒轅允一怔。
  “給我傳遞訊簡的一個小姑娘,名叫戚小雨。”陳汐眸光幽邃,平靜答道。
  ……
  縹緲仙洲。
  醉風仙城,烈日當空,蒼穹蔚藍。
  蘭桂坊是醉風仙城最繁華的一條街市,分布著來諸多商會、酒樓、寶樓、藥行……林林總總,五花八門。
  不過蘭桂坊最赫赫有名的,卻是奴隸貿易。
  這里販賣的奴隸,不止有來自域外諸多界面中的戰俘,也有一些三界中一些稀奇古怪的種族,像來自扶桑海中的鮫人,有來自古羅深淵中只有米粒大小的菌人,有來自云霓冰原的織云蠶女……等等等等。
  傳聞中,在蘭桂坊中甚至能買到來自龍界、凰族、以及上古沒落族群的后裔為奴隸,當然,這些奴隸身份太過特殊,是絕不敢在明面上買賣的,也只有在一些秘而不宣的黑市中才能得見一面。
  總之,奴隸貿易儼然成為了蘭桂坊的代名詞,每天吸引了不知多少其他仙洲的客人前來購買。
  晌午時分,正是蘭桂坊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許多商販都將攤位陳列在寬敞街道的兩側,大聲吆喝,喧囂一片。
  “這里?”
  “嗯,那玉簡中殘留的一絲氣息,應該是屬于那戚小雨的,之前我以仙識搜尋之法查探,隱約捕捉到了一絲和這戚小雨相契合的氣息,就在這里。”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陳汐和軒轅允并肩行走于其中。
  “這里可是縹緲仙洲最著名的奴隸貿易之地,人多眼雜,種族無數……”軒轅允打量著四周,飛快說道。
  “跟我來。”
  突然,陳汐似感應到什么,不等軒轅允說完,就拉著他飛快朝遠處掠去。
  幾乎是眨眼之間,兩人已經來到了一處規模頗大的奴隸販賣攤位前。
  說是攤位,實則跟一小塊廣場上也沒什么區別,其內矗立著一方平臺,平臺上擱置著一個個碩大鐵籠子,足有上千個之多。
  那鐵籠子中赫然關押著各種模樣的奴隸,有人族,也有其他種族,宛如貨物一般被擱置在這里販賣。
  看守這些奴隸的,則是二十余名神色彪悍的仙人,竟皆都有玄仙境修為,這樣一股力量,擱在這醉酒仙城中也算是頗為顯眼了。
  此時,平臺前還有一個商販模樣的中年,正在滔滔不絕向路過的行人推銷那鐵籠中的奴隸,服務態度倒是頗為熱忱。
  當陳汐抵達此處,第一眼就鎖定在其中一座鐵籠內,其內關押著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女,蓬頭散發,雙手被鐵鏈枷鎖,不過從那裸露出的瑩白肌膚,曼妙身材上依舊能看出,這少女的模樣應該不會差到哪里。
  事實也正是如此,陳汐那幽邃的目光直接穿過那蓬亂的散發,看到了少女的面龐,只見她眉眼清稚,模樣清秀乖巧,菱形小嘴緊緊抿著,透著一抹楚楚可憐的味道。
  令陳汐皺眉的是,少女之前似曾遭受過嚴刑毒打,瑩白的肌膚上有著一塊塊淤青,小臉煞白,眼神也是惘然一片,暗淡無光,被關押在那冰冷的鐵籠中,令得其處境顯得極為凄慘可憐。
  “戚小雨?”
  陳汐忍不住出聲,問了一句,他能夠感受到,那傳訊玉簡中所殘留的一絲氣息,和眼前少女身上的氣息如出一轍。
  不過,那少女似沒有什么反應,一副死氣沉沉,行尸走肉的模樣。
  陳汐皺了皺眉,正待繼續詢問,那名中年商販急匆匆趕來,眉開眼笑道:“公子,你可是看中這個奴隸了?”
  陳汐掃了對方一眼,便點了點頭。
  “公子好眼力,這奴隸可是我們花大價錢購買得來,天生的美人胚子,還是處女之身,至于其他妙處,還有等您親自來發掘,您若是中意……”
  不等中年商販說完,陳汐就皺眉打斷道:“說吧,什么價錢?”
  “公子果然是痛快人,在下也不廢話,您拿出十萬仙石,這奴隸就是您的了。”那中年商販眼眸中閃過一抹譎詐之色,笑吟吟報價。
  “十萬?”
  陳汐瞥了對方一眼,道,“這個價格我倒是可以接受,不過我且問你,這少女是你們從哪里購買得來?”
  此話一出,那中年商販臉上頓時閃過一抹警惕之色,旋即就苦笑抱拳道:“抱歉公子,這可是規矩,不能泄露的。”
  “好,那我問你,她叫什么名字?”
  陳汐皺眉道。
  “奴隸嘛,哪還配擁有名字?您若喜歡,將她買走后起一個就行了。”
  中年商販笑道。
  “好,我要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那一絲不舒服的感覺,揮手說道。
  中年商販大喜,正待說些什么,卻見那鐵籠中被關押的少女驀地抬起頭,尖叫道:“不行,我不答應,我不能離開這里,我……還要等一個人!”
  ——
  第二更10點,第三更12點左右,第四更凌晨,另外,拜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