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262 圣仙駕臨

尖叫凄厲,惶恐中透著一股倔強之意。
  陳汐一怔,等一個人?
  “小賤人!這些天收拾得你還不夠?來人,給我狠狠打,看她還敢犟嘴!”
  見關鍵時刻這小賤人跟自己掉鏈子,那中年商販登時臉皮一翻,勃然大怒,大聲怒罵起來。
  當下,就有兩個兇神惡煞般的玄仙強者湊上前,隔著鐵籠,甩動手中鞭子就狠狠朝那少女抽過去。
  啪!啪!
  鐵鞭破空,砸得空氣都發出尖銳爆音,透著一股狠戾的力量,這若是打下去,非把那少女打成半條命不可。
  就在這緊要關頭,陳汐突然冷冷一哼,看似尋常,可落入那兩名玄仙耳中,卻宛如驚雷般,震得他們渾身一顫,氣血翻騰,神魂都差點崩潰,手中的鐵鞭也是隨之軟綿綿墜落,這一擊,也是等于落空了。
  “你……”
  那中年商販驚怒無比,旋即似意識到什么,突然臉色一變,神色中已帶上一抹敬畏,“公子,您這是?”
  那兩名玄仙強者也驚疑不定望著陳汐,猶自不敢相信,剛才那一聲冷哼,怎會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難道對方是一名大羅金仙不成?
  “滾一邊呆著去!”
  這時候,一直沉默的軒轅允突然上前,一巴掌抽在那中年商販臉上,打得后者慘嚎一聲,整個人都倒飛出去,口噴鮮血,狼狽之極。
  “混賬,原來你們是找茬的,來人,快來人,給我抓住……”
  那中年商販猙獰咆哮,不過還不等他話說完,只覺脖子一緊,整個人就被提溜了起來,差點一口氣憋過去。
  啪啪啪……
  軒轅允眉宇肅殺一片,一聲聲清脆響亮的耳光狠狠抽打下去,打得對方整個腦袋都紅腫起來,發出殺豬般的慘叫,引起了附近不少路人的頻頻矚目。
  “再叫一聲,我就殺了你!”
  別看軒轅允在道皇學院中沉穩低調,實則身為上古世家軒轅氏的子弟,他骨子里也是驕傲之極,如今跟隨陳汐外出,他又怎可能把這樣一個小商販看在眼中?
  不錯,在軒轅允這等上古世家子弟眼中,這中年商販哪怕在醉風仙城中權勢再大,也終究只是一個上不得臺面的小角色罷了。
  所以他揍起這中年商販來,可謂是毫不客氣,甚至是蠻不講理,當然,這也是因為陳汐在此,否則他根本就懶得搭理對方,免得臟了自己手。
  那中年商販嚇得一哆嗦,登時閉嘴,只是目光怨毒地盯著軒轅允和陳汐,一副等會要你們好看的狠戾模樣。
  “怎么,你們也想動手?”
  軒轅允霍然扭頭,掃視著那些圍攏上來的玄仙強者,這些人都是和那中年商販一伙的,一直在看守四周的奴隸,見中年商販挨打,他們登時涌了過來。
  “放肆!你也不打聽打聽我們是何人?也敢在這里動手?”
  “哼,不怕告訴你們,在這醉風仙城,可沒有誰敢動了我們王屠大人的貨!”
  “快快放人!否則你們今天別想離開醉風仙城了!”
  那二十余名玄仙強者皆都神色陰沉,厲聲大喝出聲,因為那中年商販還被軒轅允抓在手中,令得他們頗有些投鼠忌器,不敢冒然上前動手。
  “軒轅兄,讓他們閉嘴。”
  陳汐神色沉靜,輕聲開口囑咐了一句,就一閃身,來到了平臺上,袖袍一揮,就將那關押少女的鐵籠子化作齏粉。
  而與此同時,軒轅允得到陳汐授意,登時神色一振,那粗獷剛毅的面容上流露出一抹冷意,猛地沉聲道:“跪下!”
  伴隨聲音,一股屬于大羅金仙境的恐怖威壓席卷而出,橫掃當場,只聽噗通噗通一陣亂響,那整整二十余名玄仙強者渾身一顫,皆都不受控地跪倒在地!
  他們憤怒想要起身,卻根本掙扎不得,想要大叫,咽喉卻像被一只無形大手緊攥著,憋得臉頰漲紅,也發不出一絲聲音。
  這里是蘭桂坊,此刻又是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刻,人流洶涌,當看見這樣駭人一幕出現時,頓時引起了一陣躁動和嘩然。
  “乖乖,那不是大羅金仙王屠的手下?這王屠可掌控著醉風仙城近一半的奴隸貿易,權勢滔天,居然有人敢砸他的場子?”
  “那兩個年輕人是誰?”
  “噓,你沒看出,那年輕人氣息恐怖,也是一位大羅境存在?”
  “看情況,這次王屠惹到了狠角色啊。”
  “哼,我早就說過,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那王屠欺男霸女,為惡多年,不知坑害拐賣了多少無辜之輩充當奴隸,如今終于遭受報應了,老天開眼啊。”
  對于這一切議論,陳汐置若罔聞,只是凝視著身前那少女,道:“你是戚小雨?”
  少女明顯處于驚嚇狀態,小臉煞白,聞言,渾身一哆嗦,連連搖頭不已,眸子里隱隱流露出一股驚恐。
  陳汐皺眉,拿出那一枚傳訊玉簡,道:“那你可認得這枚玉簡?”
  說話時,他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柔和的力量,猶如溫暖的清泉般,涌入少女體內,撫慰著她那受驚過度的神魂。
  在這種力量安撫下,少女情緒明顯趨于安靜,不過當她目光落在陳汐掌心上的玉簡時,眼睛登時睜大,涌上一抹難言的激動之色。
  見此,陳汐已大致確認,這少女必然是那戚小雨了。
  這也讓他暗松一口氣,按照那玉簡上所言,戚小雨明顯極為清楚他的師傅柳劍恒的狀況,找到她,已不愁找不到柳劍恒的下落。
  “你……你……是柳大叔的徒弟?”戚小雨低聲道,有些忐忑和畏縮,但更多的卻是激動和驚喜。
  實在很難想象,這樣一個清稚少女,在淪為奴隸被關押在這鐵籠中的日子里究竟歷經了怎樣的痛苦遭遇,才會變成如此驚慌和不安。
  陳汐點頭,旋即皺眉道:“你既然是戚小雨,剛才為何不答復于我?”
  戚小雨聞言,似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憶,渾身都一陣顫粟,但最終她還是咬牙說道:“我……我之前不敢承認,他們……他們總是如此試探我,只要我開口,他們就會……就會……”
  說道最后,她竟是抱著膝蓋,低頭嚶嚶啜泣起來,一副驚恐無助的痛苦模樣。
  話雖說的模糊,可陳汐還是聽明白過來,必然是那些奴隸販子擔心她被救走,于是經常假裝陌生人,呼喚她的名字來試探她,只要她敢回應,必然會遭受到毒打。
  這么做的目的也很好猜,在交易過程中,萬一戚小雨被她的親友發現,只要她不承認,誰也帶不走她,對那些奴隸販子而言,如此也能避免很多麻煩。
  “這些混賬,真是該死啊……”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眸子里泛起一抹冷冽之色,他對這種奴隸貿易原本就極為厭憎,此刻見戚小雨竟遭受到這么多悲慘遭遇,他心中也是不可抑制涌上一抹殺機。
  誠然,奴隸貿易在仙界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情,陳汐也無力去阻止什么,可如今這樣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了他身邊,他又哪能袖手旁觀?
  更何況,若非這戚小雨傳訊,他都還不清楚柳瘋子的下落,哪怕是出于報恩,今日之事他也不能不管了!
  “你……你趕快走吧,那王屠是醉風仙城一霸,氣焰滔天,心狠手辣,他……他若來了,你們肯定逃不掉。”
  突然,戚小雨抬頭出聲,竟是要勸陳汐離開,神色堅定,眸子里隱隱有堅定之色閃現,“只要,只要你們能救出柳大叔,我……我就是被賣掉,也沒……沒關系的!”
  陳汐頓時動容,心中涌出一抹復雜的情緒,自己來到仙界后,幾乎時時刻刻處于被追殺的處境中,以至于連師尊柳劍恒的消息也無力去打探,這讓他心中原本就感到頗為愧疚。
  如今見這少女身處險惡境地,竟還處處為師尊柳劍恒著想,兩相對比,令得陳汐心中愈發不是滋味。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敢砸我王屠的場子,今天若不給我一個交代,可別怪王某下手無情了!”
  就在此時,一道冰冷沙啞的聲音在場中倏然響徹,伴隨著聲音,不遠處虛空猛地一陣翻滾,映現出一個身姿魁梧的中年。
  他一襲黑袍,光頭,眼眸狹長細小,嘴唇泛著一抹妖異的深紫色,給人一股陰戾霸道,狠辣無情的氣勢。
  此人便是王屠,醉風仙城赫赫有名的一尊大羅金仙,氣焰滔天,可謂是無人不識。
  看見他出現,附近街道上眾人皆都流露出一抹畏懼,紛紛閃避退后不已,在場間留下一片偌大空地。
  唯獨陳汐、軒轅允佇足空地中,顯得頗為顯眼,當然,還有那中年商販和跪倒一地的身影也在其中。
  “呵呵,很好!不但砸我王屠的場子,還讓我這些屬下跪地,果然是好手段啊!”
  那王屠的目光一掃全場,當看見那些跪地不起的屬下時,臉色一下變得冰冷陰沉,最終將目光落在了陳汐和軒轅允身上。
  ——
  ps:剛突發狀況,喝了點酒,第三更現在就去搞,如果堅持不住,就明天補第四更~真心頭暈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