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63 驚天秘辛

伴隨著王屠的聲音,一股冷厲冰冷的迫人氣息,陡然充斥整片天地,駭得附近眾人又紛紛退避不已。
  王屠可是大羅金仙,一旦動怒,絕對六親不認,若是被波及到,那絕對是有死無生。
  見此,陳汐眼眸倏然變得冰冷。
  他將戚小雨扶起,拿出一個外套將她纖瘦的身軀包裹,然后拍了拍她肩膀,道:“安心等著,很快就結束了。”
  戚小雨怔然,看著陳汐那沉靜從容的神色,心中那原本恐懼不安的心緒,沒來由變得平靜許多……
  “要不要我……”軒轅允見此,忍不住開口征詢陳汐意見。
  陳汐揮手:“交給我了。”
  軒轅允怔了怔,不再多言,心中卻是有些同情起那個王屠了……
  “哈哈,混賬東西!你們難道以為今天還能翻騰出浪花來?”
  見陳汐和軒轅允旁若無人地交談,那王屠神色愈發陰沉冰冷,再忍不住獰笑出聲,下一刻,他人一閃,就憑空瞬移,抵達陳汐身前,一掌朝氣頭顱拍去。
  轟隆!
  掌風滔天,裹挾著兇厲無匹的烏黑光澤,將虛空都擠爆,駭人之極。
  從中也能看出,這王屠身為醉風仙城的一霸,實力也是頗為了得。
  不過這一切在陳汐的眼中,簡直跟小孩子玩過家家似的,一點威脅都無,也不見他有所動作,一道無形力場噴薄而出,后發先至,直接狠狠抽在對方臉頰上。
  嘭!
  王屠那猙獰的面龐猛地被一股巨力砸垮,顴骨崩碎塌陷,牙齒都摻雜著血水飛落迸濺,而他整個人更是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倒飛出去。
  嘶!
  在場目睹到這一幕的眾人無不齊刷刷倒吸一口涼氣,駭然不已。
  他們可并不清楚,眼前這個年輕人不止是道皇學新生第一名,更是內考核中中的第一名,曾在三個月內屠戮了三千大羅階域外強者,又豈是一個王屠能比?
  這王屠再強,也終究只是縹緲仙洲中的一個仙城中的一霸,而陳汐,可是仙界第一學的新生第一人!
  兩相對比,就跟神龍和螻蟻的區別般,這王屠真不夠看的。
  不等他王屠的身影落地,陳汐身影一晃,猶如一支離弦之箭,搶在之前猛地一探手,輕松攫住住對方脖頸,像拎蘿卜似的攥在手中。
  轟!
  這一次,陳汐是一拳砸在對方臉頰上,砸得對方鼻梁塌陷,整個臉頰都凹陷下去,血漿如瀑般爆灑。
  “啊——!”
  王屠慘嚎,那陰戾霸道的氣勢當然無存,像個畸形的木偶般,被這一拳硬生生砸在地面,巖石崩塌,露出一個人形窟窿。
  眾人駭然,渾身汗毛乍起,眼珠都差點掉出來,尋常不可一世的王屠,竟被人三下五除二打得像……一條死狗!
  這年輕人是誰?
  怎會有如此可怖的戰力?
  而那戚小雨更是看呆了,揉了揉眼睛,都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你不是要下手無情嗎?站起來!”
  不等眾人反應,陳汐猶如一尊殺神般,屹立半空,目光冷冷俯視那地面上的王屠。
  “你……你是誰?我王屠究竟哪里惹到你了?”
  王屠面龐一片血肉模糊,巍顫顫爬起身子,望著半空中的陳汐,聲音中已是不可抑制帶上一抹恐懼。
  這一刻他終于明白,自己這次踢到鐵板了,光是對方那可怖的戰斗力,已讓他感到一種徹骨的恐懼和絕望。
  嘭!
  陳汐不答,神色冰冷,單手一按,一道無形掌印鎮壓,王屠像只癩蛤蟆似的再次被拍在地上,渾身冒血,骨頭都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
  不過這王屠的生命力竟是頑強之極,在這等情況下居然還沒有昏厥過去,只是躺在地上,斷斷續續咳血問道:“我……我……究竟哪里錯了?可否讓我死的明白一些?”
  眾人悚然,目睹王屠慘狀,心中也是一陣心驚肉跳,這年輕人手段太恐怖,對付王屠不費吹灰之力,超乎他們想象。
  對于王屠垂死質問,陳汐卻是一言不發,他心中一直憋著一股火氣,有來自對柳劍恒的愧疚,也有對戚小雨的心疼,哪怕把王屠碎尸萬段,都無法宣泄他心中之怒。
  不過,當他看見那四周越聚越多的人群時,最終還是收手,來到戚小雨身邊,道:“走吧,帶我去見我師尊。”
  戚小雨怔怔點頭,還未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陳汐,這些人怎么辦?”一直冷眼旁觀的軒轅允忍不住開口問道。
  陳汐將目光看向了戚小雨,征詢她的意見,這少女這些天也不知遭遇了怎樣的悲慘磨難,這件事,也有必要讓她做一個了斷,斬一個心結,以免日后影響道心。
  “我……我……”
  戚小雨明顯太過善良,因而顯得有些舉棋不定,這也從側面證明,她太過清稚,還未凝聚出一顆殺伐果決的心。
  不過也正因如此,陳汐卻是對她愈發心疼起來,這世上,善良的人總顯得那么軟弱和無力,可也正因如此,才愈發令人尊重。
  因為正是他們的善良,才會讓人感到這世間并不是那么丑陋和黑暗。
  “我幫你做決定。”
  軒轅允原本就早已按捺不住,見戚小雨無法做出決斷,他登時縱身而出,一巴掌就拍爛了那王屠的腦袋,像拍爛一個西瓜那么隨意。
  而后,他身影連連閃爍,猶如風卷殘云,將那中年商販,包括那二十余名玄仙境屬下都殺了個片甲不留,無一活口。
  做完這一切,軒轅允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笑道:“我早受夠這些混賬了,如今殺了他們,念頭果然通達不少。”
  此話一出,令得附近圍觀眾人渾身都不禁一哆嗦,這兩個年輕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殺人怎么跟飲水吃飯般輕松……
  對于此,陳汐并未說什么,只是向軒轅允點點頭,就帶著戚小雨轉身而去。
  他已無法再等待下去,迫切想要見到柳劍恒。
  轟!
  陳汐他們一走,整個蘭桂坊轟動起來,驚駭議論出聲。
  “天啊,王屠居然當街被殺死了!”
  “那兩名年輕人究竟是誰?莫非是縹緲仙山的子弟?不對,縹緲仙山的子弟只怕也不會如此無情地殺了王屠。”
  “哼,這就叫報應,因果循環,屢試不爽,要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為非作歹的,終究不會有好報!”
  ……
  “煉魂礦區?”
  “嗯,柳大叔自打被引渡仙界之后,就一直被關押在那里,原本按照仙庭刑律,只需十年,柳大叔就可以離開了,可那煉魂礦區的黃龍金仙卻一直羈押著柳大叔,非但不讓他離開,還經常對他動用酷刑,折磨得他都快油盡燈枯了。”
  醉風仙城外,陳汐帶著戚小雨在半空中一邊飛馳,一邊詢問有關師尊柳劍恒的消息。
  “那黃龍金仙是誰?”
  當聽聞柳劍恒進入仙界后,竟也遭受如此多磨難,陳汐心中怒意愈發洶涌,神色卻是越來越沉靜漠然。
  “他是縹緲仙洲仙君府的下屬,負責掌控煉魂礦區。”
  說到這,戚小雨似想起什么,又不敢確定,猶豫許久才說道,“我聽說……那黃龍金仙似乎和縹緲仙山有所瓜葛,柳大叔之所以被如此迫害,也是受了那縹緲仙山的指使。”
  縹緲仙山!
  聽到這個名字,陳汐一瞬間就想起了太多的往事,早在玄寰域九華劍派時,他就清楚,九華劍派在仙界中的勢力,就是遭受到了諸多敵對勢力的聯袂打擊,最終覆滅一空。
  而這縹緲仙山,便是敵對勢力的其中之一!
  之所以會如此清楚,自然還是因為一個人——秋云生,此人當年下界,籌謀著要奪走九華劍派劍洞九十九層之下的道厄之劍,最后卻是被卿秀衣一舉擒下,迫使他為自己賣命。
  只不過從抵達仙界后,陳汐就一直沒有和此人聯系,若非此次前來這縹緲仙洲,又被戚小雨提及縹緲仙山的名字,他也不可能想起這個家伙來。
  “原來如此,縹緲仙山指使那黃龍金仙對師傅下手,只怕跟他九華劍派的身份也有著不少關聯了……”
  陳汐眼眸幽邃,隱約猜到了一些什么。
  “陳汐大哥,那煉魂礦區就在前邊。”戚小雨突然指著遠處開口說道。
  “哦?”
  陳汐從沉思中清醒,抬眼望去,就見在那極遠處地方,有著一片連綿起伏的山脈,山勢雄渾,宛如無垠一般。
  “不錯,據我得到的消息,那里就是仙君府所管轄的煉魂礦區所在地。”
  一側的軒轅允也開口說道,“你打算怎么做?是直接沖殺過去,還是伺機而動,先把你師尊救出來再說?”
  陳汐眼眸微微瞇著,仔細打量著遠處那一座茫茫山脈,片刻后才說道:“殺了仙君府的人,會不會有什么麻煩?”
  軒轅允聞言,當即大笑出聲:“換做其他人,自然會惹下滔天禍患,可若是咱們動手,就是縹緲仙洲的仙君來了,也不敢指責我們一句。”
  “那就好。”
  陳汐點了點頭,望向遠處的眼眸中,隱隱有著一抹冰冷的殺機一閃即逝。
  ___
  ps:這一章是暈酒狀態下寫的,有什么紕漏我明天再修改,另外,今天答應的第四更,明天也會補上,抱歉大家,今天狀態出問題,是我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