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265 清倉行動

與此同時,陳汐全身的血液驟然如同燃燒起來,沸騰的殺機,猶如出枷的猛獸,令得他每一寸身體都彌漫出縷縷神輝。
  他深呼吸一口氣,神色愈發漠然,猛地抬起頭,冷冽幽邃的黑眸,掃視對面,緩緩開口,聲音低沉而平靜,一字一頓。
  “有些錯誤,一旦犯下,就不可饒恕!”
  轟!
  體內那壓抑到極致的殺機轟然席卷而出,將空氣都切割得破碎如棉絮,轟然崩碎,擴散八方。
  在這等恐怖殺機的沖擊下,那五六名黑衣護衛面色如土,慘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玄仙境的實力,在如此暴虐的殺機面前,就像螻蟻般渺小。
  他們心瞬間沉入低谷,惶恐到極致,別說抵抗,連一絲斗志也無,直恨不得掉頭就跑,可雙腿卻瑟瑟發抖,根本使不出一絲力氣。
  噗!
  一名護衛扛不住這等殺機,神魂被震碎,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身影搖晃一下,就轟然倒地而亡,生機全無。
  一位玄仙強者,竟是活生生被陳汐所釋放的殺機給殺死!
  “啊!”
  “你你……你是何人,難道不知道擅闖煉魂礦區,要遭受到仙君府的通緝和懲罰?”
  “你……休得囂張,待會黃龍大人來了,有你好看!”
  這一幕就像一個導火索,徹底令那剩余的黑衣護衛瘋狂,驚恐尖叫出聲。眼前這突兀憑空而來的年輕人太恐怖,氣勢滔天,殺機沖霄,根本非他們能夠抵抗。
  他們轉身想逃,卻被一股無形力量禁錮,根本邁不出一步,這讓他們驚得幾欲肝膽俱裂,亡魂大冒。
  陳汐上前,從其中一名黑衣護衛手中奪走一挑鐵鞭,手腕一抖,億萬道鞭影如狂風驟雨般潑灑而下,將那些黑衣護衛全部籠罩。
  下一刻,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慘嚎聲此起彼伏響徹,只見那些護衛被抽得皮開肉綻,鮮血橫流,逃無可逃,躲無可躲,處境凄慘無比。
  對于這一切,陳汐仿若未聞,一條鐵鞭在他手中猶如化作漫天黑色大龍,惡狠狠抽打而下,不過力道卻極有分寸,能夠讓他們感到徹骨之痛,卻不足以致命。
  這簡直就是一種煎熬!
  那些黑衣護衛被打得嗓子都喊啞,真真正正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叫破喉嚨也沒用。
  到得后來,一名黑衣護衛甚至被打得神智崩潰,陷入癲狂,像發羊癲瘋似的,口吐白沫,嘴中卻在大哭大笑。
  那等詭異的場景,看得軒轅允都倒吸涼氣不已,不著痕跡地把身邊戚小雨的眼睛蒙上,以免這種殘虐的血腥畫面給少女留下什么不好的陰影。
  “求求你,殺了我,殺了我吧!”
  “我不想活了,求你,求你——!”
  直至后來,那些黑衣護衛徹底崩潰,跪倒在地,連連慘嚎哀求,希望陳汐不要再如此折磨他們,只求一死。
  有此可見,陳汐那揮動的鐵鞭給他們帶來了何等之痛楚。
  對于這一切,陳汐依舊置若罔聞,神色漠然,手中的動作更沒有慢上一絲,顯得冷酷無情之極。
  自打進入仙界,他還從未曾如此憤怒過,而這一切,都是拜眼前這些該死的雜碎所賜,他自不會輕易讓他們死了。
  “住手!”
  “這位道友,有話好說,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名言,我等必十倍補償之。”
  遠處,猛地破空飛馳而來一道道身影,皆都是這煉魂礦區的護衛,看見那些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同伴,他們一個個都是面色發白,心中直冒寒意,只敢站在遠遠的地方,不敢靠近。
  “補償?你們的命交出來,也無法補償我心中之恨。”
  陳汐漠然抬頭,瞥了一眼遠處眾人,而后袖袍一揮,施展出大囚禁術,瞬息將遠處所有護衛一瞬間就禁錮住,再難掙脫。
  噗通噗通……
  下一刻,那些護衛也都是慘叫著,如下鍋餃子似的墜落地面,身影被陳汐那一道黑色鐵鞭無情籠罩。
  這一幕,看得遠處一些衣衫襤褸的囚徒又是一陣震撼,那可是數十名玄仙護衛,如今卻像不堪一擊的土雞瓦狗似的,被陳汐一舉擒下,令人不敢置信。
  啪!啪!啪!
  無情的鞭影揮動,而那凄厲痛苦無比的慘嚎聲再次響徹。
  這煉魂礦區很大,看守此地的護衛也不止這幾十個,有很多護衛早已見勢不妙,紛紛躲避在極遠處,或者干脆就直接逃竄。
  可無論是躲避起來的,還是直接亡命奔逃的,下一刻,都齊齊被一股無形力量牢牢囚禁住身軀,然后像沙包似的,被從四面八方抓攝過來,跌落在了陳汐面前。
  幾乎是短短一個呼吸之間,已經有數百的黑衣護衛,全都狼狽滾落在陳汐身前的那一塊平地上,場面極為震撼人心。
  而一側的柳瘋子,則早已看呆住,這才多少年不見,當年那個才只涅槃境的小家伙,已經成長到這般地步了?
  這簡直就像一個難以置信的奇跡,令柳瘋子也都震撼的心緒久久無法平靜。
  被自己一手帶入九華劍派的徒兒,如今已成長到這般地步,甚至實力超出了自己不知多少,可柳瘋子心中卻并未有失落,相反,他此刻的心情,早已被無比的激動和欣慰所充盈著。
  是的,陳汐擁有這般實力,他比陳汐還要高興。
  “痛快!打得好!”
  驀地,遠處傳來一道喝彩聲,那是一名煉魂礦區的囚徒,目睹了眼前這一切,這一刻終究按捺不住心中激動,大喊出聲。
  “打得好!這些天殺的仙君府走狗,這些年不知虐殺了多少被懲罰于此的棄天者,在他們眼中,我等簡直比豬狗都不如,任憑差遣,任憑辱罵鞭打,哪還有身為一名仙人的尊嚴?”
  “痛快!前輩今日仗義之舉,令我等重見希望,來日若有所差遣,必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隨著那一道喝彩聲響起,周圍頓時再次有不少大喊聲傳來,無不是來自那些被羈押于此的棄天者囚徒口中。
  他們神色間又亢奮,有激動,有怨恨,有的甚至眼眶濕潤起來,有此可見在這煉魂礦區中,他們也是遭受了難以想象的痛苦磨難,否則這一刻決不會如此激動了。
  不過就在這一片激動的吶喊聲中,卻是有一道突兀的聲音傳出:“前輩,您還是趕緊人離開吧,若等那黃龍金仙前來,只怕后果不妙。”
  此話一出,猶如一盆冷水澆在那些囚徒頭上,令得他們的激動和亢奮頓時一掃而空,變得驚疑不定起來。
  甚至,他們有不少人都略一咬牙,轉身逃奔而去。
  這也不怪他們,若不趁此時機離開,等那黃龍金仙抵達時,那可就再沒有逃跑的機會了。
  “哈哈,你們想逃,別妄想了!”
  “你們這些該死的東西,等黃龍大人來了,你們一個也別想逃!老子要將你們一個個碎尸萬段!”
  而看見這一幕,那些被陳汐鞭打的一眾黑衣護衛中,卻有人忍著劇痛,怨毒咆哮出聲。
  這一下,令得遠處那些棄天者們愈發驚疑不定,也顧不得再旁觀,扭頭就逃竄而去,從中也能看出,他們對那個黃龍金仙是有何等的忌憚。
  同樣,他們也有些不確信,陳汐會有可能是那黃龍金仙的對手了,畢竟在他們的認知中,這黃龍金仙乃是縹緲仙洲仙君府麾下的強者,大羅金仙層次的存在,對他們而言,就如同一座難以涵洞的巍峨大山一般。
  對于這一切,陳汐神色依舊沉靜,手中鐵鞭的力量卻是在一點點加強,抽得那些原本叫囂出聲的黑衣護衛登時慘嚎不已,再發不出一個完整的字。
  不過陳汐不在乎,柳瘋子卻有些擔憂,忍不住想要開口勸陳汐一番,卻被軒轅允攔住,笑道:“您老就放心吧,就是仙君來了,也不敢插手這件事。”
  柳瘋子心中一驚,仙君?不敢插手此事?自己這個徒兒進入仙界后,究竟有著怎樣一番際遇,連仙君都不懼了?
  他自打被強制引渡仙界,就一直被關押在這煉魂礦區,也根本接觸不到解外界消息,自然不可能知道,現如今的陳汐,早已非吳下阿蒙。
  轟隆!
  不等柳瘋子回過神,只覺遠處虛空猛地產生一股猶如雷鳴般的振動,下一刻,一抹熾盛金芒綻放而出,映照天地。
  就在這一片璀璨金輝中,一個身姿雄峻,身披鎏金軟甲,頭戴明黃冠的青年,從那虛空中踏步而出。
  他渾身纏繞著大羅法則,甫一出現,一股屬于大羅境的恐怖氣息就席卷而來,惹來在場一陣驚呼。
  “黃龍大人!”
  “黃龍大人您終于來了!”
  “大人,有人私闖我煉魂礦區,橫行無忌,手段狠辣,您可要替我等做主啊。”
  看見此人,那一眾被鞭打得不成人形的黑衣護衛皆都悲呼出聲,有人甚至喜極而泣,一副終于等到救星的狂喜模樣。
  不過下一刻,他們的聲音就被一陣清脆響亮的鞭撻聲取代,然后,凄厲的慘嚎聲再次響徹而起。
  是的,自始至終,陳汐都沒理會這所謂的黃龍金仙,依舊將注意力集中在鞭撻這些黑衣護衛上。
  那副旁若無人的模樣,顯得尤其刺眼。
  ——
  ps:第三更可能凌晨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