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66 傳奇經歷

看見陳汐這副做派,那黃龍金仙眼皮都禁不住跳了一下,旋即臉色一沉,凝視著陳汐,沉聲道:“這位道友,肆意毆打我的屬下,未免太過分了吧?”
  他也是看出陳汐乃是一尊大羅金仙,所以才沒有發難,否則按照他脾氣,根本不會多說一個字,直接就鎮殺了對方。
  啪!啪!啪!
  陳汐依舊沒看他,手中鐵鞭卷起億萬殘影,按照有條不紊的速度狠狠抽打而下,場中又是一陣鬼哭狼嚎。
  見此,黃龍臉色又是一沉,不過心中卻是有些驚疑不定了。
  眾所周知,這煉魂礦區可是由仙君府所掌控,代表著仙庭的尊嚴,擱在往日,誰敢跑來撒野?
  可眼前這年輕人非但撒野了,甚至還根本就不給他一絲面子,那種從容沉靜的態度,也根本不像是虛張聲勢,這讓黃龍心中也不由暗暗揣測,這年輕人難道大有來頭不成?
  一想到這,他強自按捺住心中慍怒,緩聲道:“還請道友高抬貴手,我不知此間究竟發生了何事,若是我那些屬下的錯,不用道友你開口,我直接處置了他們。”
  此話一出,那些原本寄希望于黃龍相助的一眾黑衣護衛神色驟變,有些不敢相信在自己心中呼風喚雨無所不能的黃龍大人,怎會對一個年輕人如此客氣了。
  按理說,在這種情況下,換做任何一個大羅金仙,只怕也會給這黃龍一份顏面,可惜,陳汐依舊沒搭理對方。
  這讓黃龍心中陡然動怒,沉聲道:“看來道友今天是不打算給黃某人這個面子了?”
  “你算什么東西,也配跟我們講面子?”
  見陳汐不言,軒轅允卻是按捺不住了,指著對方鼻子就破口罵道:“今天別說是你,就是縹緲仙君府的仙君來了也扯淡,我勸你還是趕緊跪下認錯,否則大禍臨頭時,可別怪我沒勸你。”
  這一通話毫不客氣,將軒轅允那屬于世家子弟的驕傲和強勢表達得淋漓盡致。
  可此話落入那黃龍耳中,卻令得他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唇角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臉色瞬息陰沉得快淌出水來。
  “狂妄小兒,你們這是自己找死!”
  尊嚴受辱,令得黃龍徹底暴怒,再也不顧及那么,一掌朝軒轅允拍打而去。
  啪!
  陳汐手一抖,一條堪比玄靈階仙寶的鐵鞭陡然寸寸崩斷,化作齏粉,那些齏粉席卷而去,猶如世間最鋒刃的芒光,所過之處,那數百名兀自慘叫的黑衣護衛就如同被烈火燒身,剎那之間,已化作一堆堆劫燼!
  抖手之間,眾敵全滅!
  而此時,陳汐身影已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后發先至,攔在軒轅允之前,掌力噴薄神輝,猛地轟在那黃龍迎面派來的一掌上。
  嘭!
  神芒爆綻,金雨紛飛,無量熾盛光席卷天地,而黃龍的身軀卻像被一座十萬大山狠狠撞擊,猛地倒飛出去,將虛空都砸出一條狹長的裂縫,甚是可怖。
  噗的一聲,黃龍唇中噴血,旋即駭然望向陳汐:“你究竟是誰?”
  一招被震退,且令他身負不小傷勢,這可不是尋常之輩能夠辦到,在他縱橫縹緲仙洲這些年中,也只有圣仙境存在,才能如此輕易將他擊退。
  “你廢話已經夠多了。”
  陳汐終于開口,語態卻令黃龍再次色變,不等他反應,視野中陳汐的身影再次憑空消失。
  “找死!這里是仙君府地盤,哪怕你來頭再大,戰力再強,得罪仙君府,也永無安穩之日!”厲聲大喝聲中,黃龍身影連連閃避,欲要躲開陳汐攻擊。
  可惜,他還是低估了陳汐的能耐。
  就在他瞬移閃避的那一瞬,一只修長大手探入虛空,再次收回時,已緊緊攥住他的脖頸,像拖死狗一般拽了出來。
  “你究竟是誰!”
  黃龍臉色憋得漲紅,頻頻掙扎,卻無濟于事,唯獨只能把一對驚駭的目光凝視陳汐,盡是不敢置信的恐慌之色。
  而看見一尊大羅金仙在轉瞬之間被陳汐拎小雞似的抓住,那些還沒逃走的囚徒一個個倒吸涼氣,艱難地吞著吐沫。
  至于戚小雨和柳瘋子,更是早已看呆,震撼無語。
  他們之前已經見識過陳汐的強大,可卻沒想到陳汐居然能夠強大到這般地步,超乎他們所有的想象!
  唯獨軒轅允感覺很正常,陳汐這家伙可是道皇學院新生第一名,更是在太古戰場力壓七大學院頂尖存在,以第一名的身份通過了內院考核,堪稱絕世無雙,那黃龍雖說能夠在這縹緲仙洲稱王稱霸,可在陳汐面前,還真不夠看的,
  甚至軒轅允自認,換自己出手的話,雖不能做到像陳汐那般輕松,可也足以在短時間內將對方給抹殺了。
  這就是道皇學院子弟的底蘊,在學院中時,由于天才強者太多,反而顯現不出他們的鋒芒,可擱在這外界中,那絕對是一個個的小怪物般的存在。
  噗通!
  陳汐甩手丟垃圾似的將對方砸在地面,而后俯瞰而下,道:“我是誰不重要,但是你今天必死無疑,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把你的幫手都叫來。”
  說罷,他便不再多言。
  “這家伙,今天果然徹底發飆了……”軒轅允暗自咂舌,他還從未見到過陳汐如此瘋狂的一面。
  而附近眾人聽得陳汐此言,更是震撼的心中波瀾洶涌,這年輕人究竟是誰,難道真的不懼仙君府的權勢?
  唯獨柳劍恒面露憂色,雖說他早已從軒轅允口中得知,陳汐并不畏懼仙君府,可此時此刻,他還是不免有些擔心黃龍趁機叫來仙君出手,那可就麻煩了。
  不過他并未再開口去勸解,他很相信自己這個徒兒,絕非熱血沖頭就什么不顧的那種人。
  “好!這是你說的!”
  那黃龍灰頭土臉從地上爬起,原本以為自己必死,哪曾想陳汐居然開出這樣一個條件,一時心中大振,哪還敢猶豫,登時就施展秘法,向外尋求援助了。
  做這一切的時候,他心中還有些惴惴不安,擔心陳汐出爾反爾,不過直到最后,陳汐也沒有任何動作,這讓他暗松一口氣之余,心中卻不免驚疑,這年輕人難道真不怕仙君府的力量?
  不管黃龍如何驚疑不定,陳汐卻是不發一語,靜靜佇立于半空。
  時間在這一刻,竟似變得緩慢無比,對那黃龍而言,更成為了一種煎熬,度秒如年,時時刻刻都擔心陳汐會突然對他下手了。
  就在這無比壓抑的心理下,一盞茶時間后,黃龍終于等來了幫手!
  嗡!嗡!嗡!
  伴隨著劇烈的虛空波動,三道金光彌漫的身影憑空浮現,赫然是三尊大羅金仙,甫一出現,那恐怖的威壓就籠罩整片天地。
  “南真、周恒、萬坤三位道兄,速速救我!”
  見此,黃龍再按捺不住激動,大喊出聲,顯然,這三人也是那仙君府中的強者了。
  “怎么會這樣?”
  “該死!竟有人在咱們仙君府麾下的地盤上搗亂?”
  那三名大羅金仙目光一掃四周那狼藉一片的環境,登時就明白了一切,下一刻就齊齊把目光冰冷地掃向了陳汐。
  而陳汐卻是眉頭一皺,眸光漠然掃了一眼那黃龍,平靜道:“就三個幫手么?若如此的話,那你可再活不到下一刻了。”
  “放肆,休得猖狂!”
  一名須發如獅鬃,威猛無比的大羅金仙大喝,拎著一柄足有門板大小的紫色仙刀就朝陳汐當頭劈來。
  唰!
  紫色刀芒如倒卷瀑布,劃破蒼穹,彌漫狂暴大羅法則,聲勢駭人無匹。
  錚!
  可對于此,陳汐只是隨手伸出二指,輕描淡寫一刺,就將對方刀芒齏粉,雙指并攏,剎那間連對方那劈斬而下的紫色仙刀也被夾住,再無法寸進!
  “此子棘手,一起動手!”
  那威猛無比的大羅金仙眼眸驟然一縮,猛地厲聲長嘯出聲,施展出渾身之力,欲要發力將陳汐手指震斷。
  鐺!
  陳汐卻是不給他機會,手指輕輕在對方刀身一叩一彈。
  登時一股恐怖大力沿著刀背瞬息涌入對方體內,震得對方渾身都一顫粟,像被神靈手中的巨錘狠狠砸中,紫色仙刀脫手二飛,而他整個人更是狂噴一口血,氣息萎靡,身軀像沙包似的被砸下半空。
  轟隆!
  這一刻,那包括黃龍在內的其他三名大羅金仙也是沖殺而來,無不已是施展出全部修為,攻勢如驚濤駭浪,狠戾、無情、恐怖。
  擱在尋常,三名大羅金仙出動,足以碾壓任何一名大羅金仙了,可他們這次選擇的對象本就是一個錯誤,也注定他們的攻擊也將出現錯誤。
  唰!
  他們只覺眼前一花,就失去了陳汐蹤影,還未等反應過來,各自都感覺一股恐怖渾厚無比的力量砸在身上,像被一群脫韁神馬碾壓踐踏而過般,渾身骨頭都不知道斷裂多少根,渾身血水迸射,疼得他們再忍不住慘叫出聲。
  而這一切,僅僅只在不到一個呼吸之間,就已落幕!
  ——
  ps:三更完畢,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