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268 秘寶為酬

心中雖恨不得殺死黃龍等人,表面上馮延山卻是不動聲色。
  尤其在聽聞陳汐以第一名的身份通過內院考核之后,他臉上的笑容變得愈發溫和,像一朵風中怒放的雛菊。
  見此,陳汐卻也禁不住眉頭一皺,道:“馮仙君,多余的話不必客套,我只想要一個說法,若讓我不滿意,那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聽到如此不客氣的質問,馮延山心中突突一跳,嘴上卻是嘆息道:“陳汐小友,實不相瞞,這些年我一直深居淺出,不問世事,而這煉魂礦區,一直交由我那屬下黃龍管轄,若是早知這一切,我又哪敢將令師羈押于此。”
  他說的的確是實話,他馮延山好歹也是一洲之仙君,權柄滔天,又怎會把心思放在煉魂礦區這樣的小地方。
  但陳汐卻并不滿意,直言道:“既然如此,還請仙君繼續置身事外,這些人交由我處置如何?”
  馮延山面色微微一變,旋即苦笑抱拳道:“陳汐小友,還請高抬貴手,我這仙君府麾下,就只四位大羅金仙統領,況且他們之中,也有不明狀況的,若是就此受到牽累,只怕……”
  陳汐心中冷笑,打斷道:“那馮仙君的意思是?”
  馮延山神色頓時一整,變得嚴肅,扭頭望向那地上的黃龍,沉聲道:“黃龍,現在我需要你一個解釋!”
  聲音中,已是帶上一抹肅殺,他可以向陳汐低頭,卻無法容忍自己麾下給自己招來如此一個禍患。
  若非他及時趕到,差點就讓兩個道皇學院的子弟恨上自己仙君府,這等后果可是他絕對無法接受的。
  黃龍抬頭,顫聲道:“大人,屬下一直按照您的吩咐行事,從無欺上瞞下之舉啊。”
  啪!
  馮延山直接揮手,隔空一掌狠狠抽在黃龍身上,顯得冷酷而無情:“你若再冥頑不靈,可別怪我處置了你!”
  黃龍慘呼,渾身劇痛顫粟,卻是死死咬牙,不肯松口。TXT小說網。
  “不用問了,他是受了縹緲仙山的指使。”突然,柳瘋子開口,指出一切。
  縹緲仙山?
  馮延山眸子中精芒一閃,望向黃龍的目光中已是冰冷漠然一片,再無感情波動:“身為仙君府統領,你卻和縹緲仙山暗中勾結,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話音還未落下,嘭的一聲,那黃龍都沒來得及反應,腦袋就直接炸開,血漿迸濺,染紅長空。
  見此,其他三名身受重傷的大羅金仙顫粟,愈發驚恐。
  “哼,死不足惜!”
  馮延山卻是漠然冷酷依舊,一副嫉惡如仇,剛正不阿的凜然模樣。
  對于此,陳汐抬眼瞥了一下馮延山,沒有再多說什么,轉身帶著柳瘋子、戚小雨就打算離開。
  軒轅允一怔,連忙追上去:“就這么放過他們了?”
  “走吧,今天殺的人已經夠多了。”陳汐平靜答道。
  馮延山見此,長長松了一口氣,也是追上來,和善笑道:“陳汐小友,若是老夫處置的令你不滿意,你盡管說便是。”
  陳汐淡淡道:“馮仙君大義滅親,在下也是欽佩的很。”
  馮延山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一下,旋即就哈哈笑出聲來:“但不管如何,今日之事,終究是我仙君府失職,不如這樣,老夫設下宴席,為小友賠禮謝罪,還望不要拒絕啊。”
  “不必了。”
  陳汐揮了揮手:“盛意在下心領了,不過我還要要事在身,就不叨擾馮仙君了。”
  說罷,身影一閃,帶著柳瘋子和戚小雨憑空瞬移而去。
  “哼,這次便宜了你們!”
  軒轅允斜睨了那馮延山一眼,也是甩袖跟著離開。
  ……
  “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了不得了啊。”
  目送陳汐他們離開,馮延山臉上的笑容漸漸消退,變得冷峻漠然。
  那三名大羅金仙掙扎著爬起身子,來到馮延山身邊,其中一人低聲問道:“大人,黃龍他……”
  “哼!死不足惜!”
  提及黃龍之名,馮延山眉宇間驀地涌上一抹戾氣,“差點為我招來殺身之禍,這樣的叛徒,留他何用?”
  眾人噤若寒蟬。
  “等把傷養好了,你們就去給我查一查,縹緲仙山究竟想要黃龍做什么,記住,不要驚動對方了,雖說這縹緲仙山遠遠不如道皇學院那么令人忌憚,可道統也是源遠流長,可以追溯到太古時期……”
  馮延山撫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重要的是,這縹緲仙山的底細可古怪的很,連中央仙庭都摸不清楚其底細,有傳聞說,它可是和三界三大道統之一的……”
  說到這,他聲音戛然而止,閉口不言,似不敢隨意提及那個道統名字。
  ……
  唰!
  虛空波動,兩道身影頻頻閃爍在其中。
  “軒轅兄,你可知道那縹緲仙山的底細?”趕路中,陳汐沉思許久,突然開口問道。
  軒轅允卻是毫不意外,笑道:“早知道你會這么問。”
  說到這,他拿出一塊玉簡遞過去,道:“這是抵達醉風仙城的時候,我從那些朋友手中得到的消息,其中就有這縹緲仙山。”
  陳汐一怔,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
  “不用大驚小怪,雖說我也不喜被叫做世家子弟,不過憑借軒轅氏這個頭銜,還是能搞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東西的,比如……情報。”軒轅允自嘲一笑。
  陳汐也是笑了笑,不再多言,開始翻看玉簡。
  仙界有四千九百洲,而這縹緲仙洲雖比不得四大仙洲那么有名,但也差不了多少,原因就在于,這縹緲仙山上。
  這是一個古老宗門,源頭可以追溯到太古時期,在其宗門歷史上,甚至曾出現過不止一位仙王境存在,可惜,近數萬年來,縹緲仙山的勢力卻是漸趨沒落,再不復昔日輝煌。
  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縹緲仙山儼然已經可以算作是仙界中的一流勢力,屹立在縹緲仙洲中,就如同一枝獨秀,無有能與之媲美者。
  尤其是在數百年前,縹緲仙山突然出動諸多高手,獨闖仙界九華劍派,于一夜之間將其連根拔除,在仙界也是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要知道,那九華劍派可也是一個古老道統,論及底蘊,甚至比縹緲仙山還要深厚三分,可就是如此強盛的一個道統,卻是在一夜之間被鏟平,滅絕于世,自然令人震驚。
  也是那一場滅門戰役,令得縹緲仙山名聲大噪,再無人敢小覷這個已沒落許久的古老宗門。
  而按照玉簡上的消息所言,如今的縹緲仙山,擁有不下十位圣仙境存在,至于是否有半步仙王層次的強者坐鎮,卻是無人敢確定。
  “原來,果然是縹緲仙山毀掉了九華劍派在仙界的根基……”
  陳汐將玉簡翻閱完畢,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卻是不經意間想起了道蓮,也想起了那個從劍洞第九十九層脫困的邪蓮……
  當年邪蓮脫困,已飛臨仙界,說是要殺了當年曾設計陷害混沌神蓮的敵人,可惜,至今陳汐也沒得到什么有關邪蓮的音訊。
  陳汐還記得,當年邪蓮離開時曾言,當道厄之劍上多出一朵蓮花時,就證明邪蓮已經逝去……
  當然,道厄之劍依舊如故,并未出現蓮花圖案,這也證明邪蓮起碼還活著。
  “陳汐,據我得到的消息,那縹緲仙山的道統存在著一絲古怪,似乎……似乎和三大至高道統之一的太上教有著不小的關系。”
  突然,軒轅允開口,道出一個驚人秘辛。
  太上教!
  陳汐眼眸一瞇,他很早之前就知道,三界之間有著三大至高道統屹立,一者神衍山,二者女媧道宮,第三個卻是只知其存在,卻不知其名。
  原因就在于,他所認識的人中,無論是小師姐離央,亦或者是小鼎,皆都對此根本未曾提過一個字。
  “太上教很神秘,和神衍山、女媧道宮一樣,是三界中至高存在,連我也只是聽族中長輩偶爾聊起過,所知甚少。不過毋庸置疑,這太上教很強,不可思議的強,有關它的名字,即便有人知道,也幾乎無人敢隨意提起。”
  軒轅允神色凝重,壓低了聲音以意念傳達給陳汐。
  “我明白。”
  陳汐點了點頭,卻并未感覺有什么值得忌憚和避諱的,要知道,他可也是三大道統之一的神衍山弟子,自不會認為太上教有多神秘和恐怖了。
  不過,軒轅允的說法,還是令他心情沉重不少,九華劍派是被縹緲仙山所滅,而縹緲仙山則和那太上教有著不小關系,莫非,當年算計九華劍派開派祖師混沌神蓮的敵人中,就有來自太上教中的人物?
  若真如此,邪蓮的處境可就危險了,那畢竟是三大道統之一,憑邪蓮一人之力,又怎可能是其對手?
  而拿現在來說,縹緲仙洲為何要指使黃龍,一直羈押迫害自己師尊柳劍恒?他們又想從師尊柳劍恒手中得到些什么?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腦海中紛亂的思緒,眼神重新恢復冷靜,無論如何,還是等返回學院最為妥當,到那時,或許能從師尊柳劍恒口中知道一些真相。
  ps:關于九華劍派開派祖師混沌神蓮和三界大人物那一場恩怨,在第885和886章提到過一些線索,記不清楚的童鞋,可以去重溫一下,畢竟符皇寫到后期,一些線索和坑也該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