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269 只爭朝夕

感謝兄弟“watchywq”的打賞捧場支持~
  ——
  星武仙洲。
  斗玄仙城。
  嗡~
  傳送古陣產生一股波動,再次開啟時,已是涌出一群修仙者來,其中就有陳汐、軒轅允、柳瘋子、戚小雨。
  從縹緲仙洲返回,到此時抵達斗玄仙城,才不過一天時間,可對陳汐而言,卻宛如歷經了一次大喜大悲的輪回。
  接回了師尊柳瘋子,這讓他欣喜無比。
  可目睹了柳瘋子這些年遭遇的慘痛經歷,卻令他悲憤交加。
  這就是陳汐的大喜大悲,其實以他的道心修為,是完全可以控制自己所有情緒的,但是,他沒有這么做。
  無論是人,亦或者是仙,絕非冷酷無情之輩,若失去了七情六欲,又跟行尸走肉的傀儡有什么區別,還修什么仙?悟什么道?
  斗玄仙城作為道皇學院的坐落之地,這座仙城每天都不知吸引多少四面八方的強者慕名而來,論及規模和繁盛程度,也遠非其他仙城能夠相比。
  今天的斗玄仙城,同樣繁華、熱鬧。
  行走在那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寬敞街道上,看著那來自仙界不同區域中的各種生靈強者,感受著空氣中氤氳的濃郁仙力,無論是柳瘋子,還是戚小雨,皆都睜大了眼睛,神色間恍惚不已,震嘆不已。
  對于一直被羈押于暗無天日的煉魂礦區,充當卑賤囚徒的柳瘋子和戚小雨而言,眼前這一切如夢似幻般的繁華之所,才是真正的仙界!
  看著亦步亦趨跟隨在自己身邊的柳瘋子和戚小雨,看著他們神色間的恍惚驚嘆之色,依稀還能看到,他們對這繁華的一切還有些畏畏縮縮的情緒,就宛如鄉巴佬第一次進入繁華大城市一般……
  這一切,令得陳汐鼻子莫名其妙一酸,心中有些難受。
  “從今天起,我一定不能讓他們受苦了!”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抿了抿嘴,并未多言,只是在心中,暗自做了一個決定。
  ……
  沒多久,軒轅允就告辭離開,他去為柳瘋子和戚小雨二人安排住處了。
  原因就在于,那道皇學院禁止外人進入,陳汐雖把柳瘋子和戚小雨接回,但為了兩人的安危考慮,必須尋覓一處安全所在了。
  而軒轅氏在這斗玄仙城中也是擁有駐扎之地,若能把柳瘋子和戚小雨安置在軒轅氏的地盤下,那無疑是最安全的。
  畢竟,那可是上古七大世家之一軒轅氏的地盤,就是縹緲仙山之輩再追殺過來,也根本不敢越雷池一步。
  陳汐沒有急著返回學院,二十帶著柳瘋子和戚小雨在斗玄仙城中游覽起來。
  他很清楚,自己身上的事情太多,哪怕不忍心,也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去修行,如此一來,想要和柳瘋子和戚小雨見面的機會,無疑會少之又少。
  所以趁現在,他要好好陪陪他們,什么也不想。
  但很快,陳汐就敏銳注意到,柳瘋子和戚小雨的神情微微有些不自在,他目光一掃四周,頓時明白了一切。
  原來,柳瘋子和戚小雨的穿著太過寒酸,舉手抬足之間,也都像鄉下人進城一般,顯得太過拘謹和畏縮,反而引起了路上不少異樣目光的注意。
  甚至有哪些嘴巴歹毒之輩,更是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嘲諷出聲。
  “一個天仙初境的干癟老頭子,帶著一個地仙境的黃毛小丫頭,也不知從哪個鄉野旮旯里跑出來的,在這非富即貴的斗玄仙城中,倒也罕見的很,呵呵。”
  陳汐剛搞清楚情況,還沒來得及做出什么反應,街道另一側就傳來一道嘲諷聲音。
  那是一名衣衫華貴的女子,腰帶環佩,頭插寶簪,手中還搖著一柄寶光瑩瑩的羽扇,儀態驕傲,宛如一只開屏母孔雀似的。
  只不過此刻,她那唇角的嘲諷弧度,卻是令得她略顯刻薄。
  陳汐眉頭一皺,目光冰冷掃視了過去。
  “看什么看?很不滿嗎?跟那老頭子和黃毛丫頭混在一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了。”那華貴女子見陳汐望過來,登時一挑眉毛,高抬著下巴不屑說道。
  啪!
  還不等她聲音落下,陳汐隔空一巴掌就抽在對方臉頰上,打得她寶簪斷落,長發蓬亂,左半個雪白臉頰紅腫,整個人都跌坐地上,發出一聲凄厲尖叫。
  “你……居然敢打我?”
  那女子捂著臉頰,似不敢相信有人竟敢對她動手,旋即就驚怒尖叫道:“你們三卑賤螻蟻,今天統統……”
  聲音戛然而止,因為她那雪白的脖頸已被一只大手緊緊攥住,憋得她臉頰漲紅,任憑如何掙扎,竟是再使不出一絲力氣。
  “你再多說一個字,我這就殺了你!”
  陳汐開口,幽邃的黑眸涌動著徹骨的冰冷。
  那華貴女子原本還要叫囂,可當目光不經意觸及陳汐那冰冷的黑眸,就如同被人從頭頂澆了一盆冷水,渾身都涌上一股寒意,如墜冰窟,竟被震懾的愣在那里。
  “道友,還請手下留情!”
  這時候,三四個衣飾華貴的青年快速趕來,見到這一幕,皆都一驚,其中一名錦袍青年連忙拱手道,“我這表妹今日心氣不順,言辭之間難免有些火氣,還請見諒。”
  “自己心情不高興,就可以拿別人發火?”
  陳汐冷冷道。
  “你怎么說話呢?我們已經向你道歉,難道你還想得寸進尺不成?還真把自己當一號人物了?也不打聽打聽,我們左丘氏是你能得罪的嗎?”
  另一名綠袍青年不悅冷哼開口。
  “左丘氏?”
  陳汐唇邊泛起一抹冷冽弧度,令得他神情愈發冰冷漠然起來。
  “不錯,現在明白過來了吧,趕緊放了雨燕表妹,然后賠禮道歉,今天這事就算揭過去了,否則……哼哼!”
  那綠袍青年雙臂抱胸,傲然瞥著陳汐,冷哼不已。
  “汐兒,我們走吧,不要惹事。”
  這時候,柳瘋子和戚小雨也走過來,擔憂地望著陳汐,從這些衣飾華貴的青年交談中,他們已看出對方來頭只怕不會小了。
  哪怕清楚陳汐這么做,完全是為了要幫自己出氣,但柳瘋子可不愿意看見只是因為一句嘲笑,就讓陳汐得罪這樣一股勢力的局面發生了。
  不過柳瘋子卻是沒想到,他如此一說,令得那些人氣焰愈發囂張,就連被陳汐攥住脖頸的的那名華貴女子,也都高抬起頭,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怨毒狠戾之色。
  陳汐心中暗自一嘆,當年的柳瘋子,脾氣何其桀驁灑脫,快意恩仇,而歷經了煉魂礦區中的磨難后,仿似卻將他那心中雄心也都磨礪掉,這讓陳汐心中又是一陣難受。
  “這位朋友,你到底想清楚了沒有,若再如此拖延下去,后果可只會對你越發不利!”見陳汐不言,那綠袍愈發得意,連口吻也變得咄咄逼人起來。
  “這算是威脅么?”陳汐問道。
  “哼!你當然可以這么認為。”綠袍青年不假思索道,
  不過他身旁那些同伴卻是微微一怔,從陳汐這句話中隱約感到了一絲令他們不安的味道來。
  啪啪啪啪!
  這一剎那間,陳汐不再多言,也沒見他如何動作,那被稱作“雨燕表妹”的華貴女子臉頰上,登時被抽了數十個響亮清脆的耳光,打得對方那較好的面容都紅腫成豬頭,異常丑陋和難看。
  凄厲的尖叫聲,也是在這一剎那間響徹而起。
  這里是斗玄仙城繁華的街道上,人流如水,這一幕發生后,登時引起了附近一道道目光的矚目。
  而那數名左丘氏的青年臉色都是在一瞬間陰沉起來,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眼前這年輕人,簡直太囂張,純粹是不知死活啊!
  不過,還不等他們發飆,一陣驚呼聲就響起。
  “陳汐?”
  “陳汐師兄!原來是你!”
  “什么?那年輕人就是陳汐?聽說他剛不久已經憑借內院考核第一名的身份,進入到了內院之中,想不到如今居然能夠在這里見到他。”
  “乖乖,那些家伙是誰啊,如此不開眼,居然在道皇學院的地盤上觸犯陳汐,這不是活脫脫的作死嗎?”
  人群嘩然,其中有不少都是道皇學院外院子弟,當認出陳汐時,皆都驚喜喊叫出聲,神色間難掩崇敬狂熱之色。
  而那不認識陳汐的,在聽到眼前那清俊年輕人,就是如今名震天下,如日中天的那個道皇學院這一屆新生第一名時,也都是紛紛驚嘆出聲。
  于是,柳瘋子終于明白,現如今的陳汐,已不再是當年的那個需要自己照拂的年輕人,他……已經是仙界赫赫有名的風云人物了!
  “這小家伙,原來已成長到再不用我去擔心的地步了……”柳瘋子心中感慨,由衷感到一種欣慰。
  相較于柳瘋子,那些左丘氏子弟的臉色則徹底呆滯在那里,一陣失魂落魄,自己今天……居然惹到了這殺星頭上!?
  而那華貴女子更是嚇得渾身顫粟,都差點尿褲子,身為左丘氏子弟,他們哪可能沒聽說過陳汐這個殺星的名字?
  要知道,他們左丘氏可有不少子弟,都折在了陳汐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