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270 爭分奪秒

早在兩年前,陳汐在參與進入道皇學院的第二輪考核中的時候,就曾在十方血地中殺了左丘氏不少子弟。
  而在進入道皇學院之后,左丘峻針對陳汐的一次次行動,也被后者一次次化解,非但沒能對陳汐有什么實質性傷害,反而間接助長了陳汐在學院中的地位和名聲。
  直至前些日子的內院考核,左丘氏暗地里進行了一場堪稱最強的狙殺行動,由一位半步仙王境強者出動,堪稱是史無前例的大手筆,可惜,最終卻依舊功敗垂成。
  這一切,別人或許不多了解,但對這些左丘氏子弟而言,自然是一清二楚,此時見到自己居然得罪到了陳汐這個殺星頭上,那綠袍青年等人皆都嚇得差點肝膽俱裂,魂都差點飛出來。
  誠然,他們的確是左丘氏子弟,可他們卻連道皇學院的考核都無法參與,在族中的地位更是沒法和左丘峻、左丘寅這等核心子弟相比,又哪敢和陳汐這般殺星叫板?
  “你……你……你是陳汐?”
  那綠袍青年顫聲開口,他其實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心神早已被驚恐所取代,唯一的想法就是,能逃多遠就逃多遠!
  別人或許會忌憚他們左丘氏的威名,可對眼前這殺星而言,反而最喜歡殺的就是他們這些左丘氏族人了!
  看見他們如此模樣,陳汐登時就明白,眼前這些家伙即便是左丘氏子弟,只怕也是屬于那種小魚小蝦一類的角色。
  突然之間,他心中升起一抹索然,把手中那名華貴女子丟在地上,道:“賠禮道歉,然后滾。”
  聲音平靜,透著一股不容置疑。
  那些青年那女早已嚇破了膽,可讓他們低頭向陳汐認錯,卻是打死都不行,如今誰都知道陳汐和他們左丘氏之間有矛盾,他們有怎可能向自家敵人認錯道歉?
  可若不認錯的話……
  一想到陳汐那昭著無比的兇名,他們心中又是一陣哆嗦,又是驚恐又是為難,進退維谷,難受到了極致。
  陳汐眼眸一寒,正待說些什么,不經意間瞥到身邊的柳瘋子和戚小雨,沉默片刻,最終沒有多說什么,再也不看那些左丘氏子弟一眼,帶著柳瘋子他們轉身離開。
  現如今,還不是和左丘氏算賬的時候,再加上此時有柳瘋子和戚小雨在,他也是有些擔心這種矛盾會牽累到兩人身上。
  ……
  “你和他們以前就有仇?”
  柳瘋子忍不住問道。
  “這里人多眼雜,等以后我自會告訴您。”
  陳汐能夠感受到,一路上有不少目光追逐著他,有驚嘆、有崇慕、有狂熱……當然也不乏一些別有有心的窺伺。
  這里畢竟是斗玄仙城的繁華街道上,不適宜多講太多。
  “那我們現在去哪里?”
  柳瘋子倒也拎得清輕重,當即話鋒一轉,“若你有要事在身,只需將我們隨意安排一處棲身之地就足夠了。”
  陳汐搖頭:“這哪行。”
  旋即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柳瘋子和戚小雨,笑道:“走,我去給你們添置一些衣物和修行所需的物品,以后即便住在軒轅家的地盤上,也不必太麻煩他們了。”
  說做就做,陳汐當即也不管二人同意不同意,就帶著他們朝城中央最繁華的街道上行去。
  流金仙閣。
  作為整個仙界知名度最高的商會之一,流金仙閣在斗玄仙城也開設有自己的分支,且規模宏大,力壓諸多商鋪,能夠在其中消費的,非富即貴。
  當陳汐帶著柳瘋子和戚小雨抵達時,那端立在樓閣兩側列成一排的美貌侍女登時齊齊露出禮貌些的微笑。
  并沒有因為柳瘋子和戚小雨的穿著而流露什么鄙夷之色,這也可以看出,流金仙閣能夠屹立至今,絕非僥幸了,光是這些美貌侍女的素質也必然是經過嚴格訓練過的。
  而當陳汐拿出一塊流金仙閣的貴賓令牌時,那些美貌侍女的神色愈謙恭,笑意也是愈濃郁,當下就有一名侍女躬身站出來,領著陳汐他們走入進去。
  “公子,不知您這次前來是要購物,還是出手物品?”
  美貌侍女恭敬問道。
  “先出手一些物品,再購買一些寶物。”
  陳汐隨口答道,他從亂魘戰場收獲頗豐,各種稀缺仙材礦石堆積如山,不過有些物品用不上,自然得處理掉。
  “那不知公子要出手什么寶物?”
  那美貌侍女眼睛一亮。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陳汐答道。
  美貌侍女能看得出,陳汐并不愿和自己多談,于是把談話對象落在了柳瘋子和戚小雨身上。
  她一襲淡紫色輕紗,玉容嬌麗,膚色白皙,身段搖曳修長,就連修為都擁有玄仙層次,可在天仙初境的柳瘋子和地仙境的戚小雨身邊,卻是一點架子也無,恭敬不失禮節,令得柳瘋子和戚小雨也都時不時流露出一些笑容。
  沒多久,當那自稱叫紫玉的美貌侍女帶陳汐他們抵達目的地時,戚小雨已經和紫玉關系變得熱絡起來了,甚至還以姐妹相稱。
  對于此,陳汐卻是不置可否,這就是權勢和財富的魔力所在,世間的事情也本就如此,沒什么可說的。
  這是一處寬敞明亮的雅間,擺設清貴、大氣。
  在陳汐他們落座后,紫玉就小心端上來茶水,一一奉上,這才轉身離開,沒多久就請來了一位鑒寶師。
  “老夫宣鐘,不知公子要出手何物?”
  鑒寶師是一名耄耋老者,神情一絲不茍,言辭不卑不吭,像世俗中教書的老學究般,身上彌散著一股知性雍容的氣度。
  那是屬于鑒寶師獨有的氣質,非歲月的沉淀,根本無法凝聚出來。
  “物品有很多,這次只怕要麻煩前輩花費一些時間了。”
  陳汐抬眼看了看房間,隨口說道。
  出手的物品有很多?那宣鐘眉頭一皺,提醒道:“公子,這里是貴賓室,若出手的物品非貴重稀罕之物,恕老夫不能過多奉陪。”
  顯然,他是認為,陳汐拿一大堆普通物品敷衍自己來了。
  陳汐啞然,也不多解釋,袖袍一揮,剎那間,整座雅室充盈燦然寶光,絢麗夢幻,蒸騰出各種瑞霞。
  柳瘋子和戚小雨都怔住,被堆滿了一屋子的各種仙材晃花了眼睛。
  一側侍立的美麗侍女紫玉眼睛睜圓,連忙用手捂住紅唇,飽滿的胸脯微微起伏,心緒顯得頗為激動,無法平復。
  那寶物太多,氣息各異,以她的見識也能大致分得出來,那堆積滿屋的仙材大都非尋常可比。
  而鑒寶師宣鐘也是動容不已,隨手拿起一塊物品,略一打量,就點頭道:“這是域外虛靈兇鳥的嘴喙,只有在戰場之地才能覓得,價值不菲。”
  說罷,他又拿起一塊物品:“咦,這是域外嵐海界的冰絲夢草,在三界中根本尋覓不到,其功效神妙,是不可多得的珍稀仙珍。”
  “怎么可能?般若金紋果!這仙藥三界早已絕跡,且想要收取可是極為不易,也只有域外金冥族人的秘法,方才能夠將其采擷下來。”
  “嘶!云羅妙香石!居然是這寶物!”
  “還有這個……”
  “……”
  隨著鑒別出的稀罕物品越來越多,那鑒寶師宣鐘也再難以保持平靜,雙眸光,嘴中喃喃自語,時而驚嘆,時而凝眉,時而唏噓感慨……再不復之前那雍容知性的氣度。
  陳汐心對此并無嘲笑之意,反而心中也是暗暗欽佩不已。
  這些物品中,他有大多都不認得,也只是憑借仙材所散出的氣息強弱,判斷其優劣,至于具體用途,卻是遠沒有鑒寶師宣鐘那么了解。
  “這些寶物既然如此珍貴,你……為何要賣掉?”
  柳瘋子忍不住傳音給陳汐,他雖搞不清楚那些寶物價值,可只看一看那鑒寶師宣鐘的癡狂模樣,就能判斷出一些端倪了。
  “我還有更好的,這些我大都已用不上了。”陳汐笑著傳音。
  聽得柳瘋子眼珠又是一瞪,唇角抽搐,心中不禁暗暗感慨,這小子的世界,自己這個當師尊的如今都看不懂了……
  足足一盞茶時間后。
  鑒寶師宣鐘從寶物堆中抬起頭,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再次望向陳汐的目光時已變得不同。
  “公子,這些寶物的確皆都是三界罕見,大多是域外異界特產,雖品階不算太高,不過貴在稀罕,價錢自然也都不菲。”
  醞釀了一下措辭,宣鐘似有些不敢確信,禁不住開口再征詢了一次,道:“公子,這些你都打算賣掉?”
  陳汐隨口道:“那是自然。”
  宣鐘一怔,旋即深呼吸一口氣,道:“這些寶物太多,若是兌換尋常仙石,數目太過龐大,不過若是兌換極品仙髓,老夫卻是能判斷出一個大概數目。”
  “多少?”陳汐問道。
  “八千。”
  宣鐘開口,又解釋了一句,“這個數目絕對算公道了,若公子不信,倒是可以四處打聽打聽。”
  陳汐灑然一笑,道:“我自信得過流金仙閣的招牌,不過……”
  “不過什么,公子但講無妨,一切都好商量。”宣鐘頓時緊張起來。
  陳汐聳了聳肩,笑道:“現在談價錢有些早了,我可沒說這次就出手這一點點物品。”
  此話一出,宣鐘登時呆住,這一點點物品?這滿屋子三界難尋的珍稀仙材,居然只是對方眾多寶物中的……一點點?
  ——
  ps:我剛看了一下打賞紀錄,現還差“快樂的豆點”和“atchyq”兩位童鞋的加更,明天開始繼續補~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