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272 蹲地上畫圈圈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這時候,陳汐也講完了自己這些年的經歷,便即問起了縹緲仙山的事情。
  說到這個話題,柳瘋子神色頓時變得嚴峻不少,隱隱流露出一抹難掩之恨意。
  “他們是為了道厄之劍。”
  沒有遮掩,柳瘋子直接沉聲開口,“早在人間界九華劍派時,我就對此劍有所耳聞,傳聞,當年我九華劍派祖師混沌神蓮在突破大道極境時,曾掘取到一股天機本源之力,可惜,還未等他成功,就遭受到諸多對手陷害,功敗垂成。”
  “而在祖師隕落之際,便將這一股天機本源之力封印于佩劍之中,藏在了劍洞九十九層之下。”
  “那縹緲仙山背后的勢力,便是當年陷害我派祖師的一位強大對手的出身之地,或許正是清楚這一段秘辛,才會對我九華劍派如此迫害吧。”
  提及這段恩怨,柳瘋子神色也是陰郁肅殺一片,但更多的卻是失落,畢竟,如今九華劍派在仙界的勢力,早已被連根拔除,不復存在。
  “他們……怎會選擇在這時候動手?”陳汐忍不住問道。
  在他看來,混沌神蓮隕落于太古歲月中,間隔的歲月太久,可那縹緲仙山早不動手,晚不動手,偏偏選擇在近些年來行動,未免有些古怪了。
  “原因就出在道厄之劍上,傳聞,在三界大亂時,天機崩潰,天地秩序會陷入一片鴻蒙亂象中,而若能掌握此劍中封印的一股本源天機之力,則能夠在這一場大亂中立于不敗之地,甚至能掘取不少好處。”
  柳瘋子皺眉沉吟,“不過,這終究是一段傳聞,知道的人也極少,甚至,我都無法確定道厄之劍是否存在。”
  聽到這里,陳汐心中也總算明白過來,暗道:“縹緲仙山背后的勢力,必然就是那太上教了,自然也就是當年設下殺局算計混沌神蓮的的敵人之一。至于道厄之劍,自然是存在的,可惜我已經答應過道蓮前輩,不能將此事泄露給其他人了……”
  “而他們為何會選擇在這時候動手,我卻是并不清楚了。”柳瘋子凝眉沉思許久,最終也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沒關系,這一切總會被查清楚的。”
  陳汐輕聲道,眉宇間一片堅定,旋即他就認真朝柳瘋子說道,“師尊,以后你和小雨就安心在斗玄仙城修煉,其他事情就交給我了,只有這樣,我才能徹底放心。”
  柳瘋子喟然,嘴中有些苦澀,但最終還是答應了陳汐,因為他知道,自己這時候根本幫不上什么忙,反而會給陳汐添不少亂。
  也只有答應陳汐,或許才是最正確的決定。
  就在此時,雅間外傳來一陣叩門聲:“陳兄,我來了。”
  陳汐起身,打開門一看,正是軒轅允,他當即笑著把對方迎了進來,又添置了一副碗筷。
  只是在這個過程中,他目光不經意地朝雅室一側掃了一眼,就不著痕跡地收回來。
  “事情已經辦妥,晚上就可以接令師他們住過去。”
  軒轅允飲了一杯酒,就笑道,“我只是沒想到,你的面子居然比我的都大,當我家那些老古董聽說是你的事情,立馬就劃分出來一座上佳洞天福地,簡直是有求必應,還囑咐說,若我不把這事辦的漂漂亮亮的,就再不讓我踏入宗族一步了。”
  陳汐啞然,拱手道:“不管如何,這一次還要多謝軒轅兄費心了。”
  “你若真想謝我,就陪我好好吃一頓酒吧,咱們自打認識可還沒來得及暢飲一番呢。”軒轅允哈哈大笑。
  咚咚咚!
  不過還不等軒轅允聲音落下,一陣急促粗暴的敲門聲響起,跟砸門也沒什么區別,顯得極其無禮。
  與此同時,也是有著一道粗聲粗氣的聲音傳入:“里邊的朋友,還請速速開門,我們正在抓捕一個小賊,進去搜查一番便會離開。”
  軒轅允眉毛一挑,臉色卻是沉下去,他剛要逮住這一次難得的機會和陳汐把酒言歡,增加一些彼此友誼,卻偏偏在這關鍵時刻被人打擾,心中焉能不惱火了。
  “什么狗屁抓捕小賊,這等地方,是小賊能進來的?我倒也看看,這口吻囂張的家伙究竟是誰。”
  說到做到,軒轅允噌地一下就要站起身子,但卻是被陳汐及時攔住,笑著搖頭:“算了,一句話而已。”
  他只是感覺,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也不想讓柳瘋子和戚小雨再替自己擔憂,有些麻煩能退一步避開,那就避開最好。
  軒轅允苦笑無奈道:“唉,你這么做只會助長他們的氣焰。”
  果然,聲音剛落下,那密布重重禁制的壓制大門轟隆一聲,竟是被一腳硬生生踹開了!
  旋即,一行人怒氣沖沖沖進來,為首一個身穿紫金錦袍的青年更是毫不客氣大手一揮:“給我搜!這仙不厭酒樓的禁制已開啟,那小賊插翅也難飛!”
  說完這一切,他這才一抬下巴,皮笑肉不笑一掃陳汐等人:“各位抱歉了,打擾你們用餐,這一頓算我孟通賬上了。”
  他言辭不咸不淡,神態倨傲,渾然沒有一絲歉意。
  這一幕,看得軒轅允額頭青筋直跳,尤其當看見那些人開始大肆在雅室中翻桌倒柜,渾然沒把自己等人放入眼中,他頓時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怒火,站起身子,森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牙齒,道:“小兔崽子,爺欠你一頓飯錢嗎!”
  聲音還未落下,他一巴掌就狠狠抽了過去,掌力呼嘯,裹挾神輝,甚是凌厲。
  那自稱孟通的紫金錦袍青年一抬手,竟是將這一掌擋下了,不過他人卻是被震得蹬蹬蹬朝后退出三步。
  “爺爺揍你,你這孫子居然還敢躲?”
  軒轅允眼睛一瞪,猛地搶攻上前,掌力開張,剎那間拍打出千百重洶涌勁風,似驚濤駭浪,狂猛、狠戾、霸道!
  這也從側面能看出,軒轅允身為能夠在道皇學院新生考核中躋身前十之列的存在,其本身實力也是極為強勁的。
  轟隆!
  那孟通萬沒想到,軒轅允出手會如此果斷狠辣,登時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一瞬間就被那可怖的掌力震得渾身顫抖,快要招架不住。
  “孟通大哥!”
  “找死!”
  “一起上!”
  見到這一幕,那些屬下也顧不得搜查房間,齊齊怒吼著沖了過來。
  眼見軒轅允就要遭受圍攻,陳汐心中暗嘆一聲,當即不再遲疑,決定出手,不過在出手那一剎那,他目光不經意再次瞥了雅室一側的角落一眼。
  轟!
  陳汐袖袍一揮,一股恐怖力量在雅室中擴散而開。
  下一刻,噗通噗通一陣悶響,伴隨著慘嚎聲,包括孟通在內的所有人,都被齊齊鎮壓在地上,慘叫連天。
  這一幕堪稱是拂袖之間,檣櫓飛灰湮滅!
  軒轅允一怔,苦笑看了陳汐一眼,旋即就臉色一沉,抬腳狠狠踹在那孟通身上:“爺的飯錢爺自己出,不過你若愿意,這一頓揍,也可以算在爺賬上!”
  孟通慘呼,渾身骨頭都快斷裂,再發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見此,陳汐卻感覺有些煩了,太噪雜,這些人的出現也破壞了他們相聚的興致。
  “都給爺爺滾!”
  軒轅允敏銳察覺到陳汐情緒變化,雙手連連抓動,將那孟通等人全都丟出了雅室。
  “混賬東西,你們給我等著,壞了我們孟奇大哥的好事,你們徹底完了!”
  雅室外,傳來那孟通怨毒的吶喊聲。
  對于此,陳汐袖袍一揮,就凝結出一道禁制,將那雅室大門封禁,一切的聲響徹底被隔絕在外。
  “孟奇?怎么是他?”
  軒轅允卻是眉頭一皺,似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這孟奇來頭很大?”
  陳汐重新落座,訝然掃了軒轅允一眼。
  “孟奇的出身倒是不值一提,不過這小子如今是咱們學院內院中的一個頗為出名的家伙,在紫綬金榜上位列第三十名,獲得了不少頂尖大勢力的矚目和拉攏。”
  軒轅允簡略把孟奇的身份介紹了一下,旋即嘿然冷笑道,“不過咱們也不必忌憚于他,內院中的高手可不止他孟奇一個。”
  陳汐點點頭,倒也沒把此事放心上,他只是皺了皺眉,沉吟許久,最終還是把目光落在雅室那一處角落中,道:“姑娘,你剛才趁我朋友進入雅室那一剎不請自來,如今我們又幫你擋下一場災禍,若再不現身,可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此話一出,令得軒轅允、柳瘋子、戚小雨心中一凜,齊齊將目光掃視過去,卻發現那里空空如也,連仙識都查詢不到任何存在!
  尤其是軒轅允,更是沒想到自己剛才進入這間雅室時,怎會有人趁機跟隨著自己進來了,這若是真的,那可令人驚悚了。
  “怎么,你真打算讓我出手將你請出來?”
  陳汐皺眉,把請字咬的極重。
  “我又沒說不出來,你干嘛這么兇巴巴的,對待女孩子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客氣一些?”
  伴隨著一道清脆軟糯的聲音,那原本空空如也的雅室角落中,倏然泛起一抹淡紫色神輝,光芒流轉間,勾勒出一道曼妙、窈窕的綽約身影。
  ——
  ps:今晚送一個喝醉的傻缺去了一趟火車站,狀況頻發,明天補加更吧,實在累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