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275 出人意料

九鼎騰空,古老的鼎身篆刻著山河日月、天經地緯等圖案,每一座鼎身都各不相同,卻相得益彰,儼然如同渾然一體。
  “這是坐鎮世界之神器,在鴻蒙時期,三界未開,只有一片天地,這九尊古老大鼎,就是為鎮壓鴻蒙世界的氣運所鑄。”
  小鼎指點道:“可惜那鴻蒙時期,諸神爭霸,圣賢爭鳴,神魔爭鋒,諸多道統對抗,令得這天下再無一片寧靜之地,而后,三界劃分,這才令這無盡紛爭落幕。”
  陳汐一邊聽著小鼎講解鴻蒙秘辛,一邊打量那漂浮半空的九尊古老大鼎,心中也是感慨不已。
  他一路行來,不知聽聞了多少次有關太古鴻蒙歲月的傳奇,可每一次聽到,仍舊難掩心中熱血之澎湃。
  對于整個三界而言,那是蠻荒般的古老歲月,戰亂頻發,烽火燎天,世道崩殂,蕓蕓眾生只能在縫隙中掙扎存活。
  可對修行者而言,那卻是修行歷史上最燦爛輝煌,也最令人向往的一段歲月,有混沌神魔呼嘯天地,有太古諸神征伐天下,有大能圣賢開壇論道……也是在那時候,誕生了不知多少通天大人物,以及充滿傳奇色彩的巨擘。
  像蒼梧神樹、螞蟻至尊,像混沌神蓮、太古五皇、十二祖巫……其身影雖已不可追溯,然而其影響力至今也是延續下來,影響深遠。
  “你可還記得我所繼承的傳承?”小鼎突然開口,打斷了陳汐思緒。
  “自然記得,是神冥九鼎身。”說到這,陳汐突然一怔,訝然道,“這功法該不會和這神州九鼎有關吧?”
  小鼎倒也沒有否認,只是徐徐道:“當年禹皇鑄九鼎,其實并非為了鎮壓鴻蒙九州,而是為了錘煉神冥九鼎身罷了,不過當他臻至大道巔峰,已用不上此寶,于是鎮壓九州,令得蕓蕓眾生避免了諸多天災**。”
  “直至后來三界劃分,禹皇才收回九鼎,攜寶前往域外戰場,對抗異族大能者,最終……”
  說到這,小鼎聲音中止,似不愿提及這一段往事。
  不過陳汐早已了解這一切,他只是沒想到,這神州九鼎居然是專門為修煉神冥九鼎身而鑄造的。
  “怪不得我那第二分身修煉此功,一直滯留在第一重之境,方法雖正確,但卻少了一種外力之助,自然修煉起來困難無比。”
  陳汐若有所思,心頭也是火熱不已,道:“前輩,既然如此,我那第二分身是否可以借助此寶來修行?”
  “這是自然,從今以后,就讓你第二分身跟在我身邊修煉吧。”
  小鼎說到這,聲音中已是帶上一絲指責的味道,“若是再像你這般糟蹋這第二分身,那可真就是暴殄天物了。”
  陳汐汗顏,的確,自打擁有第二分身,他一直令其在星辰世界閉關,要么修煉,要么幫自己處理一些繁雜瑣屑的事情,例如洗練靈材,領取星值任務等等等等。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自認本尊足以解決各種麻煩,而把第二分身當做了一種秘而不宣的殺手锏,如果遇到生死攸關的危險,哪怕本尊隕落,起碼他還有第二分身這條后路。
  “努力修行吧,神州九鼎可是比太虛階仙寶更強上一籌,連仙王都垂涎不已的神器,可惜你修為不足,根本無法祭用。而我限于修為未修復,也只能拿它來幫你第二分身修煉神冥九鼎身……”
  說到最后,小鼎似乎都有些替神州九鼎惋惜不已。
  陳汐心中卻是連連巨震,超越太虛階仙寶的存在?連仙王都垂涎的神器?若是自己晉級仙王境,單憑此鼎就足以橫掃左丘氏一眾高手吧?
  “別妄想了,現在的你,是努力抓緊時間修行,否則被人知道神州九鼎在你身上,哼哼……”
  小鼎毫不客氣打擊陳汐,讓他認清現實。
  陳汐苦笑,攤了攤手,心中卻是嘆息不已,何止是神州九鼎,自己身上的道厄之劍、誅圣道劍、河圖碎片、乃至于所掌握的彼岸、沉淪之道意,如今可都見不得光!
  想到這,陳汐其實還是有些郁悶的,他甚至想起了保管在幽冥界中的誅邪筆和幽冥錄,同樣也是禁忌之物,而不能暴露出來。
  這一切,都因為他所擁有的力量還遠遠不夠!
  “快了,我進入仙界才多少年,就已晉級大羅之境,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定可以晉級更高層次,掌控更強大的力量!”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腦海徹底冷靜下來,眉宇間盡是堅定卓絕之色。
  ……
  接下來幾天,陳汐便一直呆在洞府中,并未著急去修煉,而是在整理和籌劃下一步的修煉計劃,磨刀不誤砍柴工。
  至于第二分身,則被小鼎帶入了神州九鼎內部,那鼎身內自成乾坤,乃是九個連環相扣的世界,每一個世界都有不同妙用,對神冥九鼎身的修煉有著極大助益。
  若非時間有限,陳汐倒也想進入神州九鼎內看一看,那其中究竟有何妙處了,當然,他也只是想一想。
  畢竟,他本尊和第二分身宛如左手和右手的關系,第二分身所經歷的一切,他如果想知道的話,也是念頭一動的事情。
  不過他此刻可沒心思關注這些。
  嘩啦!
  一件件稀罕無比的高品階仙材被羅列開,又被陳汐一一甄選、挑揀,最終又分門別類收進了浮屠寶塔。
  這些仙材,也是從域外戰場中獲得,不過比陳汐在流金仙閣賣出去的仙城都有稀罕和珍貴,他自舍不得全都賣掉了。
  “聽聞星值大殿中,還能夠以各種稀罕物品來兌換星值,抽個時間倒是要去看一看,這些仙材賣了可惜,倒是可以兌換為星值來使用。”
  按照陳汐估計,這些三界幾乎絕跡的稀罕仙材,若是用來兌換星值,應該會是一筆驚人的數目了。
  如今,他那紫綬星章中的星值,已堪堪突破了千萬數目,原因就在于,他成為內院考核第一名獎勵后,一舉獲得了八百萬星值的獎勵!
  再加上之前零零碎碎攢下的星值,倒也湊足了一千零三十余萬,當然,距離兌換河圖碎片一億八千萬的目標還有著很大的差距。
  就是兌換相當于一億六千萬星值的混沌本源碎片,也是遠遠不夠。
  “如今第二分身跟隨小鼎修煉神冥九鼎身,領取符道任務賺取星值的方式只能中止,而這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努力了……”
  “不過此事倒也不急,先進入內院再說,到那時應該有更多,星值報酬也更為豐厚的任務可以領取。”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將此事暫且擱置下,然后又開始去處理其他事情,簡直是片刻也不敢停歇和懈怠。
  時間很緊,但陳汐卻很享受這種感覺,仿若回到了少年時充當制符學徒的歲月,生活艱辛,但卻過得極為充實。
  而修行的意義對陳汐而言,無非就是三個字:不虛度!
  或許也正是年少時那一段艱苦歲月的磨礪,才令得陳汐一路走到今天,也從未曾懈怠自滿過。
  “五火七靈扇如今只差一支鳳凰之翼,抽個時間,要去拜訪一下趙夢璃,看付出怎樣代價,才能從學院那一位老凰手中得到此寶。”
  “如今擁有了這云笈七法,浮屠寶塔和釋厄青燈的祭煉和修復倒也不著急,暫時用不上,等我空閑下來,再去祭煉也不遲。”
  “當務之急,還是將這陰陽魚王的本命之骨參悟一番,若能從中掌握黑暗、光明兩種道意,自然就可以凝練出太極法則,這可是稀罕的大羅神紋之力,屆時自己的戰力必然也會得到大幅度提升……”
  ……
  就這樣層層剝繭一般把自己所要做的事情一一捋順,分出了前后順序,就花掉了陳汐不少時間。
  至于其他雜七雜八無足輕重的事情,他已懶得理會。
  修行之路,不可能處處都能完美得滴水不漏,有所缺憾,或許才最符合天道本意。
  嗡~
  洞府中,足有四尺長,通體一半漆黑如夜,一半雪白如晝的陰陽魚王本命之骨漂浮在半空,其上烙印的繁密的暗金色骨紋發光,交織成一片又一片玄奧骨紋光影,猶如一幅幅古老的圖案,映現在半空中,彌漫出一縷縷來自于光明和黑暗的大道力量。
  黑暗者,于陰中誕生。
  光明者,于陽中萌發。
  陰陽互補,龍虎則共濟如一,黑暗和光明相融,則太極衍化而成。
  這是大道真諦,來自陰陽魚王的本命骨,這等太古異種,誕生于太古大道之中,若非是在那太古禹皇所留的墳冢中,根本就再難以尋覓到。
  此骨的價值之大,甚至比蘊含吞噬道意的鯤鵬之骨,蘊含不死道意的鳳凰之骨還要稍勝出一絲。
  原因就在于這太極大道,蘊含了陰陽、黑暗和光明四種大道奧義,乃是一種強大無比的罕見大羅法則。
  陳汐屏息凝神,心神沉浸其中,靜心參悟,神色古井不波,已是陷入精騖八極的參悟境地中。
  ——
  ps:這一章為快樂的豆點童鞋加更~多謝捧場!另外說一下,,本書已進入后期埋坑階段,有兩個主線和一個暗線,其他線索也是一大堆,錯綜復雜,我也是寫的吃力無比,常有力不從心的感覺,所以,還請大家擔待一二,容我慢慢靜心去寫。
  至于突然中途爛尾太監,那是不可能的,除非……發生不可抗拒的事情,那就扯到我的安危狀況上了,不吉利,也不多說,總之,我在盡最大努力去寫,請大家安心看書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