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76 洞府劍廬

這一天,清晨。
  嗡的一聲,洞府外傳來一陣波動,令得陳汐從打坐中醒來。
  “陳汐,可準備好了么?”
  陳汐隨手打開洞府禁制,就傳來姬玄冰那清朗的聲音。
  這讓他微微一怔,旋即一拍額頭,終于記起來,今天可是要進入內院的日子。
  “姬兄稍等,我這就來。”
  陳汐收起陰陽魚王的本命骨,便起身離開了洞府,心中也是有著一絲遺憾悄然劃過,便即恢復平靜。
  在這短短幾天時間,他只是初步對黑暗、光明兩種大道奧義有了一層初步的認知,還未參悟出來,更別提掌握了,遺憾也是在所難免。
  當陳汐來到洞府外,果然就看見一襲淡金色羽衣的姬玄冰負手而立,看見他出現,當即笑著迎了過來。
  “走吧,今天咱們通過內院考核的弟子,皆都會參與一場別開生面的儀式,你可得做好心理準備。”
  姬玄冰笑著和陳汐寒暄一番,就當頭朝遠處飛馳而去。
  “姬兄,此次進入內院難道還有什么講究不成?”
  陳汐跟上來,好奇道。
  “沒什么講究,就是內院之長脾氣有些古怪,每一次新進入內院的子弟,都會被他用各種手段蹂躪……嗯,是磨礪一番,美其名曰進入內院的第一堂課。”
  姬玄冰深呼吸一口氣,旋即苦笑聳肩道,“不管是誰,都逃不掉的。”
  陳汐怔然,第一堂課?磨礪一番?這似乎就是傳說中的下馬威啊……
  ……
  道皇學院五大院區中,內院無疑是所有外院學生中最向往的地方。
  內院坐落在學院核心區域,修建于一片廣袤無垠的仙山盆地中,四面青山圍拱,云霞蒸騰,一座座古老建筑錯落其中,宛如在盆地中矗立的一片國度。
  和尋常國度不同的是,內院布局,與周圍仙山相融,造化自然。
  只見那蒼穹上,瑞光搖曳,五色祥云擁簇,大地上,仙鶴翩躚,神駿白鹿隱現,瘦藤纏老樹,奇花吐翠霞,金獅玉象懶繾綣,玄猿青雉共奔躍,重重谷壑蘭芝栽,處處峭崖仙藥生,古殿玉堂星羅布,阡陌如梭縱橫列。
  此情此景,巧奪造化,宛如一片仙家無上寶地。
  當陳汐和姬玄冰抵達時,看見這樣如畫一幕,心中也是驚嘆不已。
  “這等福地,就是在我家中也尋覓不到。”姬玄冰感慨。
  他出身上古皇道世家,竟發出這樣的感慨,可見這內院布局何等之神秀了。
  陳汐也是深呼吸一口氣,感受到這天地之間,不止有濃郁醇厚的仙靈之氣,還有混沌、鴻蒙、造化、原始……等等氣息,甚至,還能感受到祥瑞氣運之力!
  這可就恐怖了!
  或許也只有道皇學院才會有如此大的手筆,開辟出這樣一片福地,供內院子弟修行所用。
  就在兩人感慨之際,猛地一道粗獷渾厚如炸雷似的吼聲響徹——“那邊兩個兔崽子,一些破爛山水有什么好看的,趕緊滾過來集合!”
  一句話,登時就破壞了這仙山福地的清寧意境。
  轟隆!
  這還不算完,伴隨著那驚天徹底的吼聲,兩座萬仞山岳突然憑空浮現,裹挾著一股狂暴的力量,狠狠朝陳汐和姬玄冰砸來。
  那力量太狂暴,將虛空都碾壓得發出轟隆隆的巨響,猝不及防之下,陳汐和姬玄冰只能靠反應抵擋。
  嘭!嘭!
  山岳炸裂,碎石飛濺,煙塵彌漫,而陳汐和姬玄冰雖沒受到什么傷害,卻鬧了個灰頭土臉,很是狼狽不堪。
  陳汐臉色登時沉下來,神色不善。
  “別動怒,是蚩蒼生院長!”姬玄冰見此,連忙傳音提醒了一句。
  陳汐皺眉,果然就看見,在那極遠處的地方,有著一座足有千畝范圍的廣袤平臺,在那平臺上,早已立著不少身影,而在那些身影對面,赫然立著一個枯瘦低矮老者。
  他須發灰白蓬亂,身穿百衲衣,腰系呂松帶,面頰干癟,相貌尋常,一對深淵似的眸子里盡是狂暴、睥睨、桀驁、乖戾之氣,令人遠遠一望,就心中一顫,宛如面對一頭來自蠻荒歲月的滔天兇獸般。
  此人,便是蚩蒼生,道皇學院內院院長!
  一個以脾氣乖戾桀驁、暴躁狂傲著稱的學院老古董,已坐鎮內院不知多少歲月,實力也是深不可測。
  顯然,剛才那一聲咆哮,就是出自蚩蒼生之口,那突然砸向陳汐、姬玄冰二人的萬仞山岳,也自然是出自蚩蒼生的手筆。
  “這老家伙,果然像姬玄冰所言那般乖戾和暴躁啊。”
  陳汐心中暗自一咬牙,也是終于初步見識到了內院院長蚩蒼生的性情和手段。
  “咱們趕緊過去,這第一堂課……可不會如此輕易結束了,一定得小心一些,忍耐一些,這老家伙眼中,可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也根本不管你是否有錯,說揍人的時候,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姬玄冰心情沉重,和陳汐一道飛快朝遠處的平臺掠去。
  ……
  當陳汐和姬玄冰二人抵達平臺上時,在場已經匯聚了不少身影,那趙夢璃、佛子真律也都赫然在列。
  不過,在場卻無一人敢交頭接耳,皆都安安靜靜立在那里,抿嘴不言,不少人的眉宇間也都是帶著一抹沉重之色。
  顯然,在面對蚩蒼生這位以乖戾暴躁著稱的內院院長時,他們心中也承受著極大的壓力,就連那龍界驕狂無比的敖戰北,也都收斂脾氣,悶不吭聲立在那里。
  見此,陳汐和姬玄冰交換了一個眼神,也都乖乖立在人群一側,沉默不言。
  “也不知這老家伙上的第一堂課,究竟要整出什么樣的名堂來,該不會把他們這些新入內院的學生一個個變著花樣收拾一遍吧?”
  陳汐心中暗中嘀咕,視野中卻是注意到,在這廣袤平坦的平臺一側,還立著一座足有百丈高的古老石碑,石碑通體彌漫著一層柔和的濛濛金輝,表面上赫然浮現著一個個內院學生的名字。
  剎那之間,陳汐就明白過來,這必然就是學院中的又一個榜單——紫綬金榜!能夠躋身其上的名字,無不是內院子弟中的頂尖存在。
  當然,內院弟子中,也是分作兩種的,一種是大羅境弟子,約莫有八百名子弟,另一種是圣仙境弟子,約莫三百人,這兩部分弟子雖一同在內院潛修,但卻基本互不干涉。
  內院弟子人數少,是因為每年都有弟子踏出學院,要么返回其原本宗族中效命,要么進入仙庭供職,要么直接云游四海,追尋屬于自己的大道去了。
  并且學院也有規定,當內院子弟的實力抵達圣仙境,通過學院考驗之后,就只有兩條路可選,要么離開,自己去闖蕩天下,要么擔任學院中一個教習,當然,想要擔任教習也是需要另外的考核的。
  陳汐目光上移,一瞬間就看見那排名第一的赫然是炎雨?凌輕舞!
  第二名則是鐵淵?葉唐。
  這兩人的名字,皆都被一層瀲滟的紫金色光暈籠罩,釋放出一股威嚴、凜然、猶如驕陽般的氣息。
  再往下的名字中,則都只是被一層金光籠罩,沒有了那一絲充盈著威嚴氣息的紫色光芒。
  一輪驕陽出,紫氣盡東來!
  顯而易見,無論是凌輕舞,還是葉唐,他們如今都已是仙界公認的六大驕陽之一,自顯得與眾不同起來。
  不過令陳汐好奇的是,想要躋身驕陽之列,又是通過什么途徑考評的?凌輕舞和葉唐名字上籠罩的一縷紫色光暈,莫非就和成為驕陽子弟有關?
  沒多久,此次通過內院考核的四十七名弟子悉數到齊。
  而一直負手立在遠處的蚩蒼生見此,乖戾幽邃的眸子在陳汐他們這些子弟身上一一掃過之后,突然嘿嘿怪笑起來,猶如夜梟般沙啞難聽。
  見此,眾人都心中一顫,神色凝重,如臨大敵,很清楚這“第一堂課”要開始了!
  “唔,我聽說你們這些小家伙中,有幾個在域外戰場歷練的時候表現的很不錯,是誰,站出來讓我先瞧瞧唄?”
  蚩蒼生開口,聲音如破鑼似的,一對怪眼也是冷颼颼掃視在陳汐他們身上。
  眾人一怔,哪有這么問的,大家都感覺自己表現很不錯,要不要都站出來?
  陳汐本打算站出來的,但見大家如此反應,登時也打消了這個念頭,槍打出頭鳥,還是冷眼旁觀一下狀況為好。
  “沒人嗎?呵呵,你們倒是一個比一個謙虛啊,難得,實在是難得。”蚩蒼生又是嘿嘿一陣冷笑,干癟枯瘦的臉頰上盡是不屑。
  “回稟蚩院長,此次在域外戰場中,表現最優異的當屬陳汐,他力壓其他六大學院,是此次考核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就在蚩蒼生聲音剛落下,突然,人群中的左丘峻躬身行禮,朗聲開口,神態頗為恭敬誠懇。
  “這混賬,是要故意坑害陳汐啊!”
  姬玄冰皺眉,眼角余光一瞥,果然就看見陳汐眸光在這一刻變得冷冽起來,顯然,陳汐也是意識到了左丘峻的用心叵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