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277 劍道爭鋒

左丘峻突兀開口,也是引起其他人矚目,尤其當聽清楚話中內容,眾人神色各異,有幸災樂禍,也有皺眉不已。
  不過,卻是無一人敢開口說話了,以免惹禍上身,被蚩蒼生給抓住來“磨礪”一番了。
  蚩蒼生怪眼一翻,瞥了神色恭敬的左丘峻一眼,又看了看陳汐,干癟的唇泛勾起一抹毫不掩飾的詭秘弧度。
  眾人心中都是一突,這老家伙要開始“上課”了嗎?
  左丘峻看似低頭躬身,臉頰上卻是泛起一抹陰冷之色,雖說這么做無法要了陳汐小命,可能看著他吃一番苦頭,也是極好的。
  陳汐這一刻也是暗自深吸一口氣,告誡自己無論這老家伙玩什么花樣,自己照做就行了,萬不可觸逆了他。
  “往屆的內院學生都清楚,在我說話時,最不喜歡的就是被人打斷。”
  出人意料的是,蚩蒼生下一刻竟是把目光落在了左丘峻身上,枯瘦的臉頰上盡是乖戾之色,“而你,顯然沒大清楚我的秉性,犯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錯誤。”
  聲音陰測測的,令人心中發毛,眾人更是一陣愕然,沒想到左丘峻竟是玩火燒身,把自己給坑了進去。
  陳汐心中也是冷笑不已,突然發現,這位內院院長看似秉性暴躁乖戾,人似乎還很不錯的……
  至于左丘峻,他臉頰上的一抹陰冷陡然僵固,旋即猛地抬起那原本恭敬低著的腦袋,似不敢置信,嘴中還是再次躬身,連忙道:“弟子愚昧,還請蚩院長原諒!”
  言辭誠惶誠恐,態度很是端正。
  笑話,他左丘峻又不是傻子,哪敢跟蚩蒼生這個脾氣古怪暴躁的老古董頂嘴了。
  “唔,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蚩蒼生點點頭,旋即又慢條斯理嘿嘿笑道,“不過,認錯總得拿出誠意來,喏,你先去那邊,蹲地上畫圈圈,什么時候讓你停,看我心情了。”
  畫圈圈?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這也太惡心人了,哪有讓堂堂一位大羅金仙蹲地上畫圈圈的?若傳出去,非被全天下人笑話死不可!
  左丘峻渾身都是一陣顫粟,臉色剎那間變幻千百次,一陣青一陣白,張大了嘴巴,一副驚慌無措的模樣。
  “蚩院長,這……這……這不可以……我……”左丘峻這一刻,竟是變得結結巴巴,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
  眾人見此,心中都忍不住直樂,這妥妥是害人反害己的典型啊。
  “讓你去就去,真當我這個院長是擺設?”蚩蒼生怪眼一瞪,根本就沒有任何遲疑,一腳踹過去。
  看似簡單一腳,左丘峻竟是根本無法躲閃,被狠狠揣在身上,嘴中發出嗷嗚一聲慘叫,就倒飛出去,摔了個狗吃屎。
  “現在就開始畫圈圈,畫的不圓,我抽你!”
  蚩蒼生狠狠呸了一口,吐沫砸在地上,竟硬生生鑿出一個深不見底的窟窿來。
  眾人見此,心中都是狠狠一震,倒吸涼氣不止,說動手就動手,說揍人就揍人,這老家伙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至于左丘峻,一臉幽怨地顫抖著爬起身子,然后悶著腦袋老老實實蹲地上,手指頭哆哆嗦嗦在地上轉動,每畫一個圈,臉頰的羞憤之色就增加一分。
  陳汐見此,心中也是大樂,這蚩蒼生整人的手段還真是匪夷所思,奇葩得超出人們想象。
  不過還不等陳汐高興太早,下一刻,那蚩蒼生的目光已是陰測測落在他身上,明顯頗為不善。
  心中咯噔一聲,陳汐頓時警惕起來。
  “剛才我問誰在內院考核中表現最優秀,你怎么不站出來?”
  蚩蒼生背負著雙手,在陳汐身前踱步,他身影枯瘦低矮,只堪堪到陳汐肩膀處,可就是這樣一個枯瘦單薄的背影,給陳汐帶來了莫大壓力。TXT小說網網站
  眾人見此,目光齊刷刷望向了陳汐,心中嘆息,果然,在這老家伙的“第一堂課”上,無人能幸免一劫啊。
  “我并不覺得自己優秀,所以沒站出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眼觀鼻鼻觀心,平靜答道。
  “哦?”
  蚩蒼生眼皮一抬,目光中涌現一抹冷芒,上下打量陳汐,直到把陳汐看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時候,他這才慢吞吞開口,“內院考核第一名不算優秀,什么叫優秀?你不優秀,你旁邊那群兔崽子又算什么?渣渣?”
  說到這,蚩蒼生猛地提高了嗓子,指著陳汐鼻尖,咆哮道:“按你這么說,我道皇學院內院考核都不算什么玩意了,是不是?”
  陳汐皺眉,耳膜都快被震破,最終還是強忍住,抿嘴不言,這老家伙明顯強詞奪理,一派胡鬧。
  “既然知道錯了,那你也去畫圈圈吧。”
  見陳汐竟是一副罵不還口的模樣,蚩蒼生眼眸瞇了瞇,最終一揮手,不耐煩道。
  又是畫圈圈……
  眾人怔然,讓這一屆新生第一名,同時也是內院考核第一名的陳汐去畫圈圈,這若傳出去,只怕對道皇學院的名譽都有所影響吧?
  而那正在一旁蹲地上畫圈圈的左丘峻見此,臉上的羞憤之色竟是緩和不少,似乎感覺若能和陳汐一起畫圈圈,傳出去的話,只會更多人關注陳汐,而不是他左丘峻。
  “我拒絕。”
  不過,令人更為驚悚的是,陳汐竟毫不猶豫拒絕了!
  “拒絕?很好!我就喜歡你這樣硬骨氣的小家伙。”
  蚩蒼生突然嘿嘿大笑出聲,“不過,你可知道拒絕需要付出的代價?”
  提及這個問題,其他不少弟子微微一怔,腦海中皆都浮現出一些往事,在道皇學院的歷史上,也有不少像陳汐這般,拒絕蚩蒼生無理請求的子弟。
  而蚩蒼生對此,也是會提出三個極為苛刻變態的條件,只要做到任何一個,就算是拒絕成功了,并且也可以順利通過了他的“第一堂課”了。
  “還請前輩指點。”
  陳汐神色平靜,如潛流碣石,巋然不動。
  蚩蒼生見此,再次瞇著眼睛打量了陳汐一番,許久才嘿然冷笑道,“很好,我發現我愈發欣賞你這小家伙了,不過,前提是你可得做好準備,若是一旦無法讓我滿意,下場可是會比畫圈圈還慘。”
  而對于此,陳汐直接不言了,一副豁出去的平靜模樣。
  “這家伙,也太硬氣了,這次讓老家伙拿捏住,只怕不妙啊。”姬玄冰心中喃喃,對陳汐又是擔憂,又是欽佩不已。
  “老家伙應該不會太過分,聽老祖說,蚩蒼生每一次針對弟子的行動都大有深意,或許,這一切都早已在他算計之內。”趙夢璃清眸盈盈,流溢著靈慧的光澤,若有所思。
  至于其他子弟,有對陳汐報以同情憐憫的,有幸災樂禍的,有對比著陳汐的遭遇,擔心自己待會有可能迎來的“磨礪”的……
  “你看到那一座記載著紫綬金榜的石碑了嗎,走上前,測試一下你的實力,若能躋身前三十之列,就算可以了。”
  蚩蒼生不再遲疑,扭身指著平臺遠處的那一座百丈石碑,冷然說道。
  什么!
  躋身大羅金榜前三十之列?
  眾人心中巨震,這要求未免太苛刻,內院擁有大羅境子弟八百人,無一不是通過層層考驗從外院中選拔出來,遠非外院那些大羅境子弟可比。
  而能夠躋身紫綬金榜上的名字,更是內院弟子中的頂尖存在,如今居然讓一個剛踏入內院的弟子躋身紫綬金榜前三十之列,這要求不止是苛刻,簡直是變態!
  一剎那間,眾人都有一種感覺,蚩蒼生明顯不打算如此輕易放過“磨礪”陳汐的機會了。
  唯獨蹲在地上畫圈圈的左丘峻神色一振,有些期待陳汐即將面臨的后果了,比畫圈圈還慘?那該是怎樣一種“磨礪”啊?
  “再敢分心,這就在這里畫上三天三夜吧。”蚩蒼生皺眉,掃了左丘峻一眼,嚇得對方嘴角一哆嗦,埋下頭,神色羞憤難堪之極,但卻是再不敢分心。
  他一邊惡狠狠畫著圈圈,一邊在心中惡毒詛咒陳汐……
  對于這一切,陳汐只是皺了皺眉,就徑直踏步而出,來到那一座百丈石碑前,略一打量那彌漫著濛濛金輝的石碑,就深呼吸一口氣,手掌緩緩緊握。
  轟隆一聲,一股股渾厚無匹的仙力猶如驚濤駭浪般從陳汐體內蕩漾出來,引得周圍空氣都劇烈沸騰波動。
  這一刻,陳汐已將自身修為催逼到極致,渾身都蒸騰起億萬金色神輝,猶如沐浴在煌煌神火中一般,有一種睥睨蒼生、氣吞山河的氣勢。
  他……居然真打算沖擊紫綬金榜!
  眾人見此,皆都眼眸一凝,震撼之余,皆都是把目光齊齊凝視了過去。
  蚩蒼生眼眸瞇了瞇,唇角泛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總聽人說這小子如何了得,老子今天倒也見識見識,究竟是否如傳聞中那么厲害,若是達不到要求的話……哼,只能怪這小子名不副實!
  咚!
  而此時,陳汐拳頭上,五色神輝彌漫,熾盛如實質,然后裹挾著無匹之力,狠狠轟在那百丈石碑上,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之音。
  ——
  ps:今晚沒了,大家晚安~明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