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278 登門切磋

那百丈石碑之上,乃是內院紫綬金榜,羅列著內院最強大的前一百個子弟的名字,不止是一種無上榮耀,依據名次的不同,每個月還能獲得一筆不菲的星值獎勵!
  前一百名,每個月可獲得五十萬星值獎勵;前五十名,每個月可獲得八十萬星值獎勵;前三十名,一百萬。
  而在前十名,每個月獲得的星值獎勵懸殊極大,像第十名,是二百萬,第九名是三百萬,依次往上,第三名是九百萬,第二名是一千萬。
  至于第一名的獎勵,則最為獨特,乃是一千五百萬!
  換而言之,如今那排名第一的六大驕陽之一的炎雨?凌輕舞什么也不用做,一年時間就能賺取到一億八千萬星值!
  這等獎勵,比之外的大羅金榜確是豐厚了不知多少倍。
  嗡!
  百丈高的古老石碑驀地爆綻出一抹熾盛金光,猶如一道從地底升起的金色星辰,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向上沖擊。
  那上升的速度太快,短短數息時間,就沖入了前五十之列。
  在場頓時傳出一陣驚嘩聲,這可是內紫綬金榜,能夠在其中霸占一個名次已是極為不易,而如今,陳汐剛踏入內,還未開始真正修行,其實力竟一躍躋身紫綬金榜,且出現了一種高歌猛進沖榜的狀態!
  “這家伙,總是如此出人意料啊!”
  姬玄冰、趙夢璃等人心中皆都是暗自感慨,不過一想到陳汐在域外戰場中的剽悍戰績,倒也覺得很正常了。
  “操!怎么會這樣?”
  當看見到這一幕時,那蹲地上畫圈圈的左丘峻手指一哆嗦,差點毀掉一個快畫好的圈圈,可見其心中如何之震動。
  “咦?有人要沖擊紫綬金榜?”
  “也不知是內哪位師兄,竟能搞出如此大動靜了。”
  “不對,今天可是那些通過考核的外弟子進入內的日子,該不會是他們中的某個家伙弄出來的動靜吧?”
  “肯定是有人拒絕了蚩老魔的變態要求,往屆也不是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與此同時,紫綬金榜上的變動,也是引起了整個內不少子弟的注意,各種聲音不斷在四面八方響起,不過卻無一人敢前來探尋,原因大概是都清楚,今天內長蚩蒼生在這邊,誰也不愿面對這個乖戾暴躁的老家伙了。
  而在那眾人目光注視下,那一道熾盛的金光繼續一路往上,很快就沖入了前二十名,這時候,就連姬玄冰他們也都感到驚異起來,緊張起來。
  這紫綬金榜上,盤踞的可都是內的風云人物,陳汐以往表現再優異,可那畢竟只是在外之中,和那些早已叱咤風云不知多少年的內弟子相比,終究不免令人擔心緊張。
  特別是紫綬金榜前三十名,擱在仙界四千九百洲中,都絕對是能夠沖擊驕陽人物的耀眼存在,萬中無一,驚艷古今。
  甚至,這些年來,那前三十的排名,幾乎無人能夠撼動。
  而眼下,代表著陳汐名字的金光,卻竟是突破前五十名,朝那前三十名沖擊而去,這就令人震撼了。
  “這小家伙,難道還真能辦到么……”
  一側,低矮枯瘦的蚩蒼生背負雙手,微瞇著眼睛凝視著那紫綬金榜,眸子深處隱隱涌動著一抹異樣光澤。
  就在這一道道目光凝視下,那一道金光在達到前四十名之后,上升的速度開始減緩了起來,不過暫時卻并無停滯不前的架勢。
  第三十九名。
  第三十五名。
  第三十三名。
  ……
  “不能,絕對不能,千萬不能、萬萬不能啊……”
  左丘峻眼珠死死盯著紫綬金榜,連圈圈都忘畫了,隨著陳汐名次每提升一個,他的心臟就狠狠一抽搐,嫉妒和怨毒的火焰快要不可抑制。
  嗡!
  最終,代表著陳汐名字的那一抹金光猛地一跳,一躍將那第三十名的位置占據!
  而在陳汐名字浮現在石碑表面那一剎那,原本位列第三十名的名字,并不是被擠掉第三十一名,而是竟然直接消失不見了。
  這也很正常,因為按照紫綬金榜的規則,榜單上的名次一旦被占據,就會直接下榜,想要重新躋身榜單,則只有等半年之后,才允許再次去挑戰。
  這樣的限制,也是防止弟子因為名次掉落而心浮氣躁,干擾了道心,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重新奪回名次上上來,從而影響到以后的修行。
  “這不可能!他戰力哪可能如此變態……他……才剛進入學幾年時間啊……”
  當看見陳汐的名次最終定格在第三十名,左丘峻整個人都快要瘋掉,內心怨毒咆哮不已。
  而其他子弟的神色間,也是難以抑制浮上一抹震撼,太強了!他們都懷疑,如果再這樣跟陳汐在一起比較,自己會不會一輩子活在這家伙的陰影中。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從進入學那一刻,陳汐就以一種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在成長,創造了不知多少轟動學的奇跡,令得他們這些和陳汐一同進入學的年輕一代驕子,也都是相形見絀,被掩蓋在陳汐的光芒之下。
  如果沒有陳汐,或許這一屆新生中,完全是佛界年輕一代領袖佛子真律、上古皇道世家嫡系子弟姬玄冰、凰族真凰后裔趙夢璃三強鼎立的場面。
  可惜,這世上可沒有那么多如果。
  “居然,躋身前三十名了!”
  “紫綬金榜第三十名,陳汐!這……不是那個兩年前才進入學的新生第一名嗎?”
  “竟是是這家伙!”
  這一刻,偌大的內中,氣氛也是變得寂靜起來,依稀能聽到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地響起。
  陳汐!
  這個名字對于每個內子弟而言,如今都已不陌生,甚至在得知陳汐憑借內考核第一名身份進入內時,不少內子弟都摩拳擦掌,要驗證一下這家伙是否真如傳聞中那般強大。
  可他們卻都沒想到,在陳汐踏入內的第一天,就會以如此強勢的姿態,一舉躋身紫綬金榜第三十名,這豈不是意味著,在內八百名大羅境子弟中,在實力上比拼的話,有絕大部分都已被陳汐甩在了后邊?
  “嘖,這家伙還真是鋒芒畢露啊,紫綬金榜代表著對個人實力的評判,可論及真正的戰斗力的話,可不好說了。”
  “我記得,原先排名在第三十名的是孟奇那家伙吧,這陳汐剛進入內就把他的名字從榜單上抹去,以孟奇的秉性,只怕不會忍氣吞聲了。”
  “呵呵,如此才最好,我倒是希望這陳汐的到來,能把咱們內這種格局徹底打破了,攪亂一場大風云!”
  紫綬金榜前三十名次的變化,無形中引起了整個內諸多子弟的矚目,他們隱約都能感覺到,以后有這陳汐在內,日子只怕不會太平靜了……
  “第三十名。”
  此時,陳汐望著紫綬金榜上的名次,心中卻并無任何波瀾,這次沖擊榜單動用的實力,還在他的控制范圍內,如果毫無保留的爆發,或許最終名次就不止這么簡單了。
  “孟奇……上次在仙不厭酒樓,你警告我進入內時候要小心一些,這一次也算是我對你警告的一種回敬吧。”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就將目光從紫綬金榜上移開。
  而當他的目光望向平臺另一邊時,卻是看見姬玄冰、趙夢璃他們望向自己的目光中,明顯都變得有些不同了,震驚中帶著一絲難以形容的復雜味道。
  對于此,陳汐倒是沒多大感觸,直接來到蚩蒼生身前,平靜道:“前輩,弟子僥幸達到要求了,是否可以拒絕您那……畫圈圈的要求了?”
  畫圈圈……
  當聽到這個字眼,心中怨毒咆哮著的左丘峻突然渾身一顫,心中大叫一聲糟糕,只顧著關注這混賬的名次,居然忘記畫圈圈了!
  對于陳汐的話,蚩蒼生枯瘦的臉皮一翻,冷哼了一聲,旋即猛地扭頭,朝蹲在地上重新開始畫圈圈的左丘峻咆哮道:“畫個圈圈都分心,就你這心性還何談修道?”
  聲如炸雷,震蕩四野。
  左丘峻更是嚇得渾身顫粟,臉頰煞白,羞憤委屈的恨不得直接抹脖子了,畫圈圈都畫不好?這若傳出去,以后自己還怎么在仙界立足啊,以后仙界眾生又該如何看待自己?
  眾人都強忍著不敢笑出聲來。
  蚩蒼生咆哮完畢,這才把目光看向陳汐,臉皮一翻,突然陰測測道:“很好,不錯,我內就需要你這樣的子弟,不過,別以為你今天達到我的要求,就可以安枕無憂了,以后的路……可還長著呢。”
  陳汐眼皮跳了跳,這老家伙什么意思?難道以后還要時不時找自己“上課”?
  “別墨跡了,把你紫綬星章拿出來。”
  蚩蒼生皺眉,不耐煩道。
  陳汐一怔,雖搞不清楚這老怪物什么意思,但還是乖乖把紫綬星章交了過去。
  嗡~
  蚩蒼生隨手一抹,紫綬星章表面驀地泛起一抹漣漪般的奇異波動,而后就重新遞給陳汐:“好了,現如今你已算作一名真正的內弟子了,拿著紫綬星章前往道學宮,自有人幫你安排修道之地,現在,你可以滾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