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279 機密消息

陳汐接過紫綬星章,轉身就走。
  他真的不想再在蚩蒼生這個老怪物身邊多呆片刻,以免再惹上什么麻煩了。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羨慕的?這時候還有心思去想別的,看來你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證明一下自己的能耐了?”
  “那誰,對,就是你,那個胸肌練的不錯的,出列!去一邊表演胸口碎大石,什么時候砸爛一百塊玄冥精鋼石,什么時候滾蛋!”
  “咦,你還敢笑?你走的是神魔煉體流吧,這樣,我也不為難你,要么變成一頭豬繞著這塊平臺狂奔三十圈,要么也躋身紫綬金榜前三十名,你自己選擇!”
  “當然,你們可以拒絕!但是,你們最好看看那個畫圈圈的家伙的下場,一旦拒絕失敗,你們只會比他更慘!”
  當陳汐離開之后,依舊遠遠地傳來蚩蒼生那乖戾的咆哮聲,猶如驚雷般響徹在地間,聽到陳汐都禁不住心中突突直跳,心中暗罵了一聲老變態,連忙加快腳步。
  與此同時,他也是開始重新審視手中的紫綬星章,意外發現,此時紫綬星章內部,已是多出許多課程。
  依次有“煉丹”、“煉器”、“傀儡術”、“靈植術”、“豢養術”……林林總總,五花八門,這些課程,皆都由內院首席教習來教授,對內院弟子并無限制,誰都可以來聽講。
  而在這些課程中,最重要的還是“闡道”,也就是由首席教習開辟道壇,坐而講道,指點內院弟子修行。
  當然,無論聽哪一種課程,都是要交納一筆不菲的星值的。
  除了課程之外,紫綬星章中還多出許多新任務,由任務仙山直接發布,專門供內院弟子來選擇和領取。
  陳汐粗略看了看,其中任務和以往并無什么大的區別,唯獨星值獎勵要豐厚許多,當然,任務困難度也是大幅度提升了不少。
  “等一切安頓妥當,就抓緊時間一邊修煉,一邊賺取星值吧。”陳汐深吸一口氣,將紫綬星章收入體內,辨認了一下方向,朝遠處飛馳而去。
  ……
  內院,道學宮。
  當陳汐抵達時,早有一名頭扎道髻,面目清秀的道童等在那里。
  “陳汐師兄,我名青葉,是師傅讓我在此等候你的。”
  道童有些拘謹地開口,他雙眸漆黑清澈,俊秀非凡,額頭匯聚著一股然靈氣,可人卻似乎有些靦腆,看見陳汐,連忙低頭行禮。
  “你師傅是?”
  陳汐打量了青葉一番,心中暗自驚訝不已,因為這青葉竟也是擁有大羅境界的修為,并且氣息純正,活潑蓬勃,顯得很是不凡。
  “師兄不是剛見過他老人家么?”
  青葉怔了怔,這才答道。
  蚩蒼生?
  陳汐這才明白過來,不由暗自一驚,萬沒想到,這道童青葉竟是內院院長收的徒兒,這份殊榮可不是誰都能擁有的。
  要知道,內院之中無論首席教習,還是其他老古董,一般收徒時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而這青葉能入了蚩蒼生的法眼,可見其賦和根骨必然也是極為不凡的。
  “陳汐師兄,若無疑問,還請跟隨我挑選棲居潛修之地吧。”
  青葉靦腆笑了笑,就轉身朝道學宮內行去。
  “青葉,你是不是該稱呼我師弟才對?”
  陳汐跟上去,忍不住調侃了一句。
  “師尊了,讓我無論見到哪位師兄,都要稱呼其師兄。”青葉搖頭,一副很懂事很聽話的樣子。
  陳汐怔然道:“這難道有什么講究?”
  青葉搔了搔頭,訕訕道:“原因是我太笨了,師傅,只有承認自己笨,各位師兄才只會對我好,而不會欺負我,就是以后走出學院,也要承認自己不如別人,就能避免很多麻煩了。”
  陳汐啞然,若有所思道:“這倒是也有些道理,不過你就不擔心別人你懦弱,甚至譏笑你?”
  青葉睜大眼睛,惘然道:“我都承認自己笨了,他們還有什么嘲笑的?嘲笑我笨嗎?那我還擔心什么?”
  是啊,人都承認自己笨了,還能嘲笑什么?
  這一刻,陳汐竟無言以對。
  話時,兩人已進入道學宮內部。
  這是一座恢弘大殿,往常由一位教習坐鎮,辦理一些內院的瑣屑之事,例如劃分修行之地,頒布學院律令等等……
  當陳汐剛踏入道學宮,就看見一些零零散散的弟子,在偌大的大殿中穿梭,清一色都是大羅金仙境存在,顯然都是內院弟子。
  他能夠清楚感受到,這些內院弟子中每一個修為都非常之高,哪怕是最弱的,都不在那外院第一名敖戰北之下!
  這也正常,內院弟子乃是道皇學院年輕一代中的核心力量,一個個宛如驕,比起一些仙洲霸主都要厲害三分,遠非尋常可比。
  畢竟,道皇學院可是仙界第一學院,屹立仙界至今,絕非浪得虛名,就連上古七大世家子弟都心甘情愿前來道皇學院求學,就能看出道皇學院底蘊何其之雄厚。
  而能夠成為道皇學院內院弟子的,自然無一平庸之輩。
  “哦?居然這么快就有新人來報道了?”
  “了不得啊,竟然第一個通過了蚩蒼生院長的磨礪。”
  “哈哈,你們這些家伙,簡直是有眼無珠,沒看出這位是咱們道皇學院如今風頭正勁的新生第一名嗎?”
  “原來他就是陳汐,這么,剛才就是他剛才躋身紫綬金榜,將孟奇師兄的排名給抹去了?”
  許多弟子看見陳汐和青葉一起進來,頓時都把目光紛紛望了過來,議論不已,有的目光玩味,有的嘖嘖稱奇,有的冷笑,有的狐疑不已,不一而足。
  這些內院弟子,都是萬中無一的驕,身上自有一股傲然睥睨之氣,談不上眼高于頂,但驕傲卻是必然的。
  陳汐皺了皺眉,敏銳察覺到有不少目光隱隱帶著一抹挑釁之色,似對自己很不服氣一般。
  “陳汐師兄,這邊來。”
  青葉似乎對這一切無所察覺,朝陳汐靦腆笑了笑,就帶著陳汐徑直朝大殿深處行去。
  陳汐點了點頭,不再多打量,這種不友好的氣氛他見多了,無非是因為自己初來乍到,乃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新人,難免會碰到這種被老生“圍觀”的情況。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越是默不吭聲,反而引起了越多戲謔、挑釁、冷笑、狐疑的眼神矚目。
  甚至,有人已不屑開口:“這家伙,竟是連一點脾氣都沒有,真是慫包,令人掃興。”
  “不定人家根本就沒把咱們放在眼中呢。”
  “呵,不把我們放在眼中,他以為這里和外院一樣?”
  “多無益,不如去試一試這子的底細,新人嘛,想要贏得尊重,起碼得展現一下本錢才行。”
  “好,我去領教一下咱們這位陳汐師弟的能耐吧。”
  議論紛紛中,突然之間,有一個魁梧青年猛地踏步而出,憑空瞬移,猶如一座巍峨大山般,直接橫亙在陳汐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尤為令陳汐沒想到的是,對方竟是動手就動手,一掌就朝自己拍來。
  轟!
  高大青年一掌拍出,周圍無形空間立刻沸騰,化作沸騰的灼熱白色霧靄,稍微一動之間,一股恐怖的火、陽大羅法則奔涌而出,氣勢兇猛無匹。
  “好一個火霄破陽掌!”
  有人贊嘆出聲,認出這是那高大青年最得意的絕招之一。
  這一擊,的確是厲害之極,一經施展,如若火陽騰空,霸道絕倫,簡簡單單一掌蘊含著千萬變化,悉數融入了蘊含火、陽兩種大道奧義的大羅法則中。
  “這混賬,還真是夠直接啊!”
  見對方非但阻攔自己的路,還一言不發就直接朝自己動手,以陳汐那沉靜的秉性,此刻心中也是噌地騰起一股火氣。
  “想領教我的能耐,你還不夠資格!”
  陳汐猛地舌綻春雷,面對這一掌,五指并攏,猛地閃電般抓過去。
  這一抓之力,蘊含著五行神紋的力量,其中還有著一絲隱藏的空間神紋之力,看似平淡無奇,實則奧妙無窮,宛如羚羊掛角,令人避無可避。
  嘭!
  陳汐這一抓,直接精準無比地扣住對方脈門,差點把對方手骨都抓碎。
  “哼!”
  那高大青年神色微變,渾身猛地爆綻出無窮金輝,曲臂縮身,左手撮刀,劈向陳汐咽喉,欲要圍魏救趙,從而掙脫陳汐這一抓之力。
  “還想掙扎?”
  對于此,陳汐唇邊泛起一抹嘲諷,右手拎著對方手腕輕輕一抖,一股恐怖巨力狂暴涌入對方體內,而后那高大青年只覺渾身一陣劇痛,整個人像篩糠似的顫抖起來。
  嘭!
  下一刻,陳汐拎著他那高大身軀就狠狠砸在地上,那密布禁制的堅硬地面都發出一道沉悶巨響。
  周圍眾人見到這一幕,無不倒吸涼氣,這一切發生太快,令他們都來不及反應,高大青年已像死狗般被陳汐拎著砸在了地上。
  啊~高大青年凄厲慘叫出聲,被砸得腦袋直冒金星,頭暈眼花,摔倒在地上,像發了羊癲瘋似的,渾身疼痛地劇烈抽搐起來。
  ——
  ps:第三更凌晨以后了,等不及的伙伴明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