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282 心有塊壘


  哧啦!
  驚鴻乍現般的一抹劍氣,裹挾著一股無堅不摧的氣勢,飆射而至,似能無視虛空阻礙,瞬息就抵達陳汐咽喉之處。
  這一抹劍氣太快,且纖細若毫,令人防不勝防!
  而對于此,陳汐卻似早有準備,早在那劍氣飆射而至時,駢指一劃,附近虛空產生一陣顫抖,嗡的一聲,就將那一抹劍氣震得顫抖,度也緩慢起來。
  嘭!
  趁此機會,陳汐探手一抓,就將這一抹劍氣抓爆,化作光雨紛飛消散。
  “果然是一股彌留許久的劍道烙印氣息,劍意純粹,已隱隱有著一絲神圣不可侵犯的味道,當年的云浮生,似也已出了大劍宗的層次,觸摸了‘劍神’之境的門檻……”
  “怪不得這么多年來,內院弟子無一人能夠在此棲居修行,光是這一股劍道烙印,都非尋常大羅金仙能夠抵抗。”
  感受著那破碎劍氣中彌漫的氣息,一剎那之間,陳汐腦海中就分析出這一道劍氣威力,心中也是暗暗一凜。
  要知道,他如今對劍道的掌握也已臻至了出大劍宗的范疇,隱隱快要碰觸到“劍神”之境的門檻。
  若非如此,根本不可能如此輕易就擋下剛才那一擊。
  嗤嗤!嗤嗤!
  不等陳汐有所停歇,那翻滾如驚濤駭浪般的濃郁仙氣中,再次有著一道道劍氣潑灑而出,猶如狂風驟雨,氣勢磅礴,隱隱有殺亂陰陽,斬盡萬道的架勢。
  這劍氣的確可怖,哪怕在這洞府中彌留許久,依舊肅殺鋒銳之極,每一道劍氣所蘊含的攻擊,無一不具備著屬于出大劍宗范疇的可怖威力。
  若換做其他內院弟子,見到這駭人一幕,只怕早已祭出各種仙寶,拼盡一切手段來防御抵擋了。
  但陳汐沒有,他只是深吸一口氣,身影頻頻閃爍,修長白皙的十指猶如夢幻般飛快點出,每一擊,都精準無比地擊中一抹劍氣。
  嘭嘭嘭……
  于是下一刻,整個洞府中響起一陣此起彼伏的劍氣爆碎之音,每一次爆碎,必然有一抹當年云浮生留下的劍道烙印被抹除掉。
  “自打進入學院,我就一直被人拿來和你對比,似乎我無論做出什么成績,永遠只能和你并列,而無法過當年的你一般……”
  “但這次,我可不打算再和你并列了!”
  縱身化解著那從四面八方飆射而來的可怖劍氣,這一刻的陳汐,心中也是升起一股棋逢對手的感覺,胸腔熱血奔涌,豪情萬丈。
  他對名次一直沒什么興趣,可自打進入學院之后,就連連被拿來和當年的云浮生比較,時間久了,令得陳汐心中也時常想試一試,究竟是當年的云浮生厲害,還是現如今的自己厲害。
  可惜,云浮生離開道皇學院太久,縹緲無蹤,至今三界中也沒有他的消息傳出。
  再退一步說,哪怕現在有云浮生的消息,這么多年過去,他只怕早已臻至一種可怖的高度,修為上的巨大差距,也不可能令陳汐擁有和他公平對戰的機會。
  不過在此刻,卻是一種難道較量的機會!
  洞府中這些劍道烙印是當年云浮生所留,那時候的他還只是一位大羅金仙,是一名內院弟子,無論是修為境界,還是身份地位,都和陳汐大致相當。
  就連這些彌留許久歲月的劍道烙印的力量,也都和陳汐如今所掌握的劍道水準大致持平。
  所以在此刻,陳汐是真真正正遇到了一個旗鼓相當的強勁“對手”!
  所以,陳汐要趁此絕佳機會,和當年的云浮生分出一個高下!
  ……
  嘭嘭嘭!
  洞府內劍氣縱橫捭闔,寒光流竄,無匹鋒芒席卷四周,而陳汐的身影,就在那一道道密集劍氣中閃爍挪移,舉手抬足之間,就化解掉一道道可怖劍氣。
  戰斗很激烈,幸好是在這擁有諸多古老禁制的洞天福地內,若是擱在外界,絕對會是一場令萬眾矚目的巔峰對決。
  那是一位當今年輕一代驚艷劍道強者,和一位在學院中留下諸多輝煌事跡的風云人物之間的較量。
  跨越歲月和空間的界限,于此刻以另一種方式交鋒!
  哧啦!
  突然,陳汐眼皮一跳,敏銳察覺到,在自己身體四周,竟是同一時間有著不下上千道劍氣暴涌而至!
  這些劍氣,分別刺向自己的咽喉、頭頂、胸膛、腹下、手腕、膝蓋、腳筋……全身各大要害,幾乎是被一網打盡。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劍氣,完全是在同一時間,從不同方位飆射出來的!
  這就可怖了!
  那種感覺就好像,有千百個云浮生在同一時刻從四面八方朝陳汐殺來一般。
  時間法則——時之流影!
  就在這千分之一剎那,陳汐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詞眼,而他的眼眸也是在這一刻驀地收縮,變得凝重。
  操縱時間,幻化流影,將諸多劍氣于同一時刻疊加而出,這般攻擊可是有些匪夷所思,駭人聽聞了。
  這也是陳汐修行以來第一次碰上如此可怖的攻擊,心中也是驀地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莫大壓力。
  “哼!”
  就在這無比壓力之下,陳汐眼中驀地涌出一抹滔天戰意,如火燃燒,似要焚化蒼穹,而在他身體四周,虛空驀地產生出一股奇異的顫抖嗡鳴聲。
  似群蜂振翅,那每一寸空間皆都以一種獨特的振蕩起來,能夠用肉眼清楚看見,一股股空間之力,在顫抖、在振動、在彼此聯系著共鳴!
  空間法則——空間振蕩!
  這是陳汐晉級大羅金仙境時,所獲得的一種天賜神紋,乃是完整的空間神紋,唯一不同就在于,以陳汐如今之能耐,只能掌握著空間神紋的第一重之力空間振蕩,其他諸如空間潮汐、空間延遲、空間疊加……由于受于修為限制,都還未曾被他掌握到。
  不過即便如此,單憑“空間振蕩”之力,其威力也已出了尋常大羅法則太多。
  所謂時間為王,空間為尊。
  無論是時之流影,還是空間振蕩,皆都是時間、空間這兩種至高大道的分支之一,并無優劣之分,就看掌握在誰手中使用了。
  鐺鐺鐺鐺!
  就在陳汐施展出空間振蕩那一剎那,那些蘊含時之潮汐之力的劍氣,皆都像被篩糠一般,猛地顫粟起來,出一陣密集無比的碰撞聲音。
  那是空間振蕩之力在威,就像磨盤一般,要將那些劍氣震碎、碾壓、磨滅。不過,后者乃是蘊含時間力量的劍氣,幾乎能無時無刻不躲避開這頻率密集的“打磨”。
  那種感覺很怪異,時間和空間之力彼此攻擊,可卻又像兩條永遠無法相交的直線,根本無法被對方接觸到。
  單憑陳汐如今對“時”、“空”的理解,還是很難弄其中其中所蘊含的深層次奧義,不過他卻很清楚,想要打破這種平衡,關鍵已不在于那兩種法則的較量,而是在于此時的他,和當年的云浮生,誰對劍道的掌控更勝一籌!
  劍道!
  是一種對力量御用的技巧之道,更是世間公認的最具殺伐的無上大道!
  在這條大道上,陳汐已走過了劍心通明之境,一劍破萬法之境,劍心唯我之境,快要碰觸到“劍神”之境的門檻。
  所謂劍神,便是不可侵犯!
  一劍出,光是那種氣勢,都足以令萬劍臣服,連抵抗的念頭都生不出,自然無法再去侵犯和褻瀆。
  這一刻,過往這些年來修煉劍道所得種種體悟,于剎那間涌上心頭。
  這一刻,陳汐神情空前嚴肅,渾身精氣神猶如燃燒,整個人似一柄來自深淵中的絕世寶劍,釋放出無量熾盛劍芒。
  但僅僅只是一剎那,陳汐身上所有的氣勢都斂去,所有的劍芒都內蘊,留下的只有一種極致的平靜,繁華落盡,洗盡鉛華,悉數歸于一種最初的平靜中。
  然后,他駢指為劍,一點而出。
  平平淡淡一抹劍氣掠空,可所過之處,虛空中的氣流、仙力、塵埃、光暈、聲音……所有一切,都被這一抹劍氣在悄無聲息之間抹殺。
  嘭!嘭!嘭!……
  就在這一片平靜中,空間振蕩的聲音也都被吞噬,陷入一片寂靜中,而那蘊含著時之流影力量的眾多劍氣,在這這一刻齊齊爆碎,光雨飛灑,消弭無蹤。
  一劍出,于無聲處聽驚雷!
  至此,云浮生在此間洞府中所留下的眾多劍道烙印,悉數被陳汐這極致平靜的一劍抹殺破解,化作無形!
  不過,也正是這最后一劍,卻瞬息抽空了陳汐體內所有力量,當這一切結束時,他整個人臉色蒼白一片,渾身都被冷汗打濕,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大口急促喘息不已。
  就連那臻至“心魂”之境的道心力量,竟是也在短短剎那間被消耗殆盡,令得他渾身都產生一股無比的疲憊感覺。
  這一刻的他,唯獨那一雙深邃若星空的黑眸,明亮無比。
  因為他終于觸摸到了劍神之境的一絲奧妙!雖然僅僅只是一絲,可那等可怖威力,卻令得他也都感到心顫不已。
  ——
  ps:今晚沒了,有點感冒不舒服,明天看情況會為“ynetg”兄弟加更,另外說兩個群,普通群號:16127o336,這個群只要喜歡符皇的書友都可以進,另一個vip訂閱群:85781763,只招收縱橫網全訂閱的小伙伴,入群需要訂閱截圖,歡迎各位小伙伴進來,金魚會經常在兩個群冒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