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8)     

神箓1283 道心唯戰

感謝兄弟“lyn123456”的打賞捧場支持~
  ——
  呼~~呼~~
  粗重急促的喘息聲漸漸恢復平靜、悠長,盤膝坐在洞府中,身心處于極致疲憊狀態下的陳汐,不知不覺間已陷入深層次的打坐中。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猶如化作一個黑洞,洞府中那純厚、狂暴、駁雜的各種屬性的仙力,不斷被他的身軀吞噬,來者不拒,場景甚是驚人。
  而在他的腦海中,卻是另外一番場景,一種種劍道感悟猶如井噴,而后悉數融入他自身所掌握的劍道中。
  這就是戰斗經驗。
  只躲在洞府中閉門造車,是永遠無法體悟到的。
  而這一次別開生面的戰斗,也是陳汐晉級大羅境之后所遇到的最強勁巔峰的一戰,在這種莫大壓力之下,也是令得他終于碰觸到了一絲“劍神”之境的奧妙。
  那等威力,絕對足以令陳汐以后受用無窮。
  最重要的是,這一戰,陳汐已經向自己證明,當年的云浮生已略有不如當今的自己!
  他讓他猶如破開了內心一直縈繞的一個執念樊籠,即便日后再有人拿當年的云浮生和自己對比,他也只會對此一笑了之,而不會再默默記在心中。
  ……
  也不知過了多久。
  一縷難言的心悸的感覺悄然涌上陳汐心頭,令得他驀地從打坐中醒來,睜開雙眼,心中依舊有些驚悸、難受的感覺。
  “難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陳汐喃喃,這種心悸的感覺悄然而來,顯得太過突然,仿似冥冥中發生了什么事情,令得他產生了一種“心血來潮”般的觸動。
  他深呼吸一口氣,心中的悸動卻是無法揮去,更無心再靜修下去,便即長身而起,在洞府中踱步,皺眉沉思不已。
  當修為達到一定高度,就能感受到冥冥中一絲機運、命格、氣數的力量,或跟自己命運有關,或跟災禍有關,或跟劫難有關……
  這一切,都可歸功于一種“掐指一算,未卜先知”的能耐。
  陳汐開始審視自身,心悸的來源,無非和自己有關。
  首先可以排除的是劫難,因為他才大羅中境,也根本迎不了天降劫難。
  其次可以排除的就是災禍,三界若爆發能夠波及到自己的動亂,學院中老古董只怕早已察覺并發出提醒了。
  “不是劫難、不是災禍,又究竟會是什么……”
  陳汐將自己的猜測一件件否定,直至許久,他渾身突然一僵,臉色驟變,失神驚呼:“這……怎么可能!”
  聲音中,帶著一抹難以接受的驚愕情緒。
  “邪蓮前輩他……竟然隕落了……”
  鏘的一聲,陳汐掌間浮現出一柄血劍,劍身長四尺,似一柄短戟,通體鮮亮赤紅,像一汪血泊在其中氤氳一般。
  這柄血劍造型極為華美,劍柄若一朵朵盛開蓮花倒扣,劍刃鋒銳無匹,泛著刺目懾人的森寒光澤。
  而在劍身內部,則烙印著一朵朵古樸盎然的蓮花,每一朵蓮花內,都有著一縷縷混沌瑞氣在飄蕩,倏爾化作高冠古服的老者,搖頭晃腦誦讀經文,倏爾化作美麗的妙齡少女,翩躚起舞,演繹劍訣,千姿百態,神異非凡。
  若仔細看去,則恍若置身在一片浩大恐怖血腥的戰場,諸神怒吼、神圣悲呼,蒼穹瓢潑血雨,大地白骨堆野,彌漫著慘烈、懾人無比的血腥之氣。
  若換做尋常人等,單是看此劍一眼,剎那間就會崩碎神魂,斃命當場!
  此劍,便是道厄之劍,來自九華劍派劍洞之下九十九層,是當年九華劍派開派祖師混沌神蓮隕落時,所彌留之物!
  自打陳汐將此劍從九華劍派帶走,就一直藏在浮屠寶塔,未曾動用一次,原因就在于此劍乃是禁忌之物,牽扯諸多可怖因果,一旦被察覺,后果不堪設想。
  可如今,當陳汐再次拿出此劍時,那劍身之上,卻是悄然浮現出一朵血色妖蓮的圖案,殷紅欲滴,令人心悸。
  “這怎么可能……道蓮前輩還在劍洞九十九層之下等他呢,怎么可以就這樣隕落了……”
  可當陳汐的視線落在那一朵妖異血蓮圖案上時,神色卻一下子變得復雜無比,有悲慟,有惘然,有驚愕,有不敢置信。
  “他……究竟是怎么隕落的?是縹緲仙山?或者是太上教出手了?”陳汐一時有些怔然,久久不語,思緒紛飛。
  “不對,依照邪蓮那桀驁的秉性,決不會就這樣悄無聲息隕落,或許可以查一查,近段時間仙界是否曾發生過什么轟動的戰斗……”
  驀地,陳汐腦海中靈光一閃,捕捉到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當即再也按捺不住,身影一閃,已是沖出了洞府。
  ……
  而此時,在陳汐的洞府之外,一道身影漠然端立,長發披散,氣息冷厲,在其周身,蕩漾著雄厚的大羅仙力波動。
  此人,正是內院弟子孟奇。
  之前他乃是位列紫綬金榜第三十的存在,可惜的是就在前天,他的名次已被陳汐抹去,想要重新沖擊榜單,就需要等到半年之后了。
  誠然,位列第三十名,每個月都可以獲得到一百萬星值的獎勵,但對于孟奇而言,相較于這些星值,名譽才是他最看重的。
  而陳汐此舉,絕對是對他戰力和名譽的莫大挑釁!
  一個剛踏入內院的弟子,居然將他的名字給抹去,如今此事更是已經傳遍了整個內院,令得他孟奇成了一個笑話,以后不知道還會有多少家伙會因此嘲笑他。
  這是一種恥辱!
  孟奇按捺許久,最終還是沒能忍耐住,決定前來找陳汐“切磋”一番,要憑借這一戰來洗刷掉自己所背負的恥辱。
  “當日在仙不厭酒樓時,念你是同院師兄弟,我已對你足夠忍讓,沒想到你竟得寸進尺,令我受內院諸多師兄弟嘲笑,我這次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剛踏入內院就敢如此囂張!”
  端立在陳汐的洞府前,孟奇心中怒意如潮涌,恨不得現在就砸開陳汐洞府,將后者狠狠暴打一頓。
  但最終,他沒有這么做。
  因為他并不糊涂,陳汐能夠成為這一屆新生第一名,并且通過內院考核第一名的身份進入內院,本身實力必然不容小覷。
  孟奇可不愿因為疏忽大意,再次栽在陳汐手中,他那紫綬金榜名次被抹去,已經夠丟人了,若此次主動找陳汐切磋,再鎩羽而歸,那可不止是丟臉了,簡直是名譽掃地。
  “孟奇師兄怎么還沒邀戰?”
  “我倒是感覺孟奇師兄的心態不錯,沒有被怒火影響理智,知道那新來的陳汐并非易與之輩,所以才會如此鎮定和平靜,這就叫每逢大事有靜氣,或許待會邀戰時,孟奇師兄就會以最強手腕將對方擊敗吧。”
  “嗯,不錯,再等一等就是了,自打前天知道這陳汐一舉躋身紫綬金榜第三十名,我就對他很好奇,如今倒是可以借此機會,見識見識他的真正戰力。”
  在天行仙山附近的地方,還有著不少身影佇足,皆都是內院的一些弟子,看見孟奇孤身立在陳汐洞府前,尚且能如此鎮定,皆都是低聲議論不已。
  對于這一切,孟奇置若罔聞,他深吸一口氣,感受著周身調整到巔峰狀態的氣機,一股自信睥睨之意油然而生。
  這就開始吧!
  今天,我要當著一眾師兄弟的面,洗刷掉身上的恥辱!
  孟奇眼眸開闔之間,冷電流竄,他雙手負背,在心中斟酌了一番措辭,這才清了清嗓子,沉聲開口:“陳汐師弟……”
  轟!
  不等他說完,那洞府禁制轟然開啟,一道挺秀身影也是從那洞府中倏然閃現而出。
  醞釀好的措辭被打斷,令得孟奇一愕,神色不禁微微一滯,這家伙難道早已知道自己前來了?
  可是,既然他早知道自己來了,為何不讓自己把話說完就無禮打斷掉?這家伙該不會根本懶得聽自己講話吧?還真是夠張狂的!
  孟奇臉色頓時一沉。
  而見到陳汐突兀出現,在場那些抱著觀戰念頭的一眾內院弟子也都一怔,倒是沒想到,孟奇還未邀戰,陳汐居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嗯?
  當看見洞府外這一幕,陳汐也微微一怔,旋即就搖了搖頭,轉身就要離開,他心中惦念著邪蓮隕落的消息,哪還有心思理會這些了。
  “陳汐師弟,我此次前來……”
  見陳汐竟是對自己視若無睹,孟奇臉色又難看了一些,但還是努力保持著師兄應有的風度,灑然一笑,開口說道。
  “抱歉,我還有事。”
  不等說完,就被陳汐直接打斷,就要閃身憑空瞬移而去。
  “怎么,師弟難道畏懼和我一戰?”
  孟奇臉色一沉,身影閃動,橫擋在了陳汐去路上。
  “我說了,我沒時間,還請讓開!”
  見這家伙如此纏人,原本心情就頗為低落的陳汐登時有些不悅了,皺眉掃了孟奇一眼,最終還是強自忍耐著脾氣,轉身從一側行去。
  他可不愿把時間浪費在孟奇身上。
  “還真夠囂張的!你若畏懼,就當著眾位師兄弟的面承認不如我,我這就讓開,若不然,你一味躲避可只會讓我等看不起你!”
  身影一閃,孟奇再次攔了過去,冷笑連連,認為陳汐就是害怕自己,在躲避自己的挑戰,卻偏偏口吻如此強硬,明顯是在虛張聲勢。
  ——
  ps:昨天公布群號后,加群的兄弟姐妹很多,普通群還僅剩一些空位,vip群有大量空位,只有縱橫正版用戶可入,群號在上一章末尾有,歡迎大家加入,金魚掃榻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