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84 劍神之威

看著再次阻攔上來的孟奇,陳汐黑眸中驀地閃過一抹冷冽光澤。
  唰!
  剎那間,一抹粗大浩瀚的劍氣從陳汐指尖劈出。
  這一劍,隨手拈來,并未動用“劍神境”之真蘊,可那等凌厲肅殺的氣勢,卻同樣懾人無比。
  孟奇眼眸一縮,被嚇了一跳,沒想到陳汐竟是說動手就動手,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再加上這一抹劍氣威能森然,令他也感到一股難言壓力,幾乎下意識地,他就猛地朝一側閃避過去,不敢攖其鋒芒。
  當然,在這種猝不及防的閃避下,他的姿態難免有些狼狽,所以當他安然佇足之后,一想到周圍還有諸多師兄弟在旁觀,孟奇氣的眼睛登時紅了。
  自己正兒八經邀戰,可卻被這混賬突兀跑出來打斷。
  自己努力保持著身為師兄的風度,可這家伙卻視若無睹,直接無視了自己。
  而在剛才那一剎那,這家伙更是過分,自己只是激將了一下,他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個,一劍朝自己劈來了……
  面對這種連續羞辱,這***誰還能忍受得住?
  孟奇徹底怒了,猛地仰天長嘯一聲,長發飛舞,儀態甚是威猛睥睨,猶如被連連挑釁后暴怒的雄獅。
  可下一刻,他的嘯聲就戛然而止,神色呆滯。
  因為陳汐趁著這一剎那的時間,早已憑空施展瞬移之術消失在場中。
  “媽的!陳汐你……你……你這混賬簡直是欺人太甚!”
  孟奇氣的肺都快炸掉,目眥欲裂,嘴唇哆嗦不已,他突然感覺,自己今天的行動就像一場鬧劇。
  自己如此認真,如此鄭重,如此嚴肅地對待這一場切磋,可那混賬東西卻如此傲慢,如此囂張,如此卑鄙地無視了自己做出的一切!
  甚至,他還趁機偷襲了自己一把!
  可惡啊!
  孟奇一腔憤懣無處發泄,憋得臉都紅了,他目光一掃四周,那附近諸多內院弟子皆都紛紛避開了他的目光,不敢與之對視。
  可孟奇卻像聽到了一道道無聲的嘲笑聲在耳畔響起,猶如萬劍攢心,令得他臉頰都猙獰起來。
  “陳汐,今天這件事我和你沒完!沒完——!”
  孟奇再也按捺不住仰天咆哮,憤怒的聲音在天行仙山上空回蕩,驚得八方云層都崩散,久久回蕩不休。
  ……
  對于這一切,陳汐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此刻正在趕往“仙機閣”的路上。
  仙機閣是道皇學院中號稱消息最靈通的地方,每天都會有諸多三界中最新發生的消息在那里匯聚。
  這些消息中,有仙界格局變化、三界戰事匯總、新產生的奇觀異象、新崛起的耀眼人物……等等等等,可謂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包羅萬象。
  對于修仙者而言,有時候一則消息,或許就能換取到一場莫大的機緣,可以挽救一場危機,可以扭轉某個區域的格局,可以獲得一件夢寐以求的法寶……
  所以在道皇學院中,也是專門開設了這“仙機閣”,派出專門的教習和力量,搜集來自三界時時刻刻發生的重大消息。
  當然,想要查閱和獲得某個消息,也是需要繳納一定星值費用的。
  嗡~
  虛空一陣波動,陳汐的身影出現在一座古老恢弘的大殿前。
  “這就是仙機閣嗎,只要能從中找得到有關邪蓮的消息,不管付出多少星值,也是在所不惜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穩了穩心神,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才朝那古老大殿正門行去。
  “咦,陳汐?你居然在這里,好巧,我正要找你呢。”
  當陳汐剛靠近那古老大殿,就從里面迎面走出來一個美艷絕俗的女子來,她一襲火紅裙裳,烏黑秀發如瀑,肌膚瑩白如凝脂,舉手投足之間,彌漫著一股逼人的尊貴驕傲氣息。
  此女正是凰族真凰后裔趙夢璃,看見陳汐時,她絕美玉容微微一怔,似有些意外,旋即紅潤的唇邊就浮起一抹笑意來。
  “哦?趙姑娘我是有急事么?”
  陳汐深吸一口氣,問道。
  “急事?”
  趙夢璃怔了怔,凝視了陳汐一眼,發現他眉宇間隱隱有著一絲焦灼之色,頓時明白,他此來仙機閣只怕是他要辦理什么急事才對。
  “倒也沒什么,只是上次在域外戰場時,多虧你相救,我才能從那仙王墳冢內安然脫身,我家老祖宗知道以后,想要見你一面,當面表達謝意。”
  當即,趙夢璃也不拖泥帶水,飛快把自己的事情說了一下。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
  陳汐笑了笑,就搖頭道,“等抽空我前往拜訪她老人家一下也好,至于道謝就不必了,舉手之勞而已。”
  他如此說,也是想起自己還差一件鳳凰之翼,就能祭煉出在那太古時期就赫赫有名的仙寶“五火七靈扇”來,而要辦妥這件事,總歸要拜見那一位“老凰”趙太慈的。
  “那好,我這就去跟老祖宗回復一下,就不打擾你辦正事了。”趙夢璃似還想說些什么,但是瞥了一眼陳汐之后,當即又按捺下去,只是點了點頭,就轉身化作一抹火紅流虹,沖入了云霄之中。
  “她臨走前,似乎有什么話要說?”
  陳汐皺眉,旋即就搖了搖頭,走進了仙機閣大殿中,他此刻只想查探出有關邪蓮隕落的一切,可不想理會其他任何事情。
  仙機閣內空間極大,其內陳列著一行行垂掛而下的光幕,每一道光幕上,各自羅列著不同的消息,放眼望去,就如同進入了一片由各種消息匯聚的海洋,蔚為壯觀。
  此時,已有不少身影在其中逡巡,大多都是學院弟子,也不乏能看見教習的身影,頗為熱鬧。
  事實也正是如此,道皇學院最熱鬧的區域,莫過于三個地方,一個是任務仙山,是領取各種任務的地方,一個是星值大殿,是兌換各種仙寶奇珍的地方。
  最后一個就是這仙機閣了,在這里能夠查閱到發生在仙界四千九百洲的最新消息,包羅萬象。
  當陳汐抵達之后,略一打量,就徑直沿著大殿甬道朝深處行去,七拐八拐終于來到了一個光幕前。
  這一道光幕上,浮現的是發生在縹緲仙洲的各種消息。
  “咦!陳汐師兄,居然是你!”
  在光幕一側,還擺置著一方案牘,案牘后方坐著一個黃衣青年,見陳汐湊過來,他當即連忙起身,驚喜出聲。
  陳汐怔了怔,隱約記得對方好像是和自己一起進入學院的一名新生。
  “陳汐師兄,在下名薛震,曾有幾次要加入辰盟,可惜限于實力不夠,一直未能如愿,如今就在這仙機閣任職,為自己賺取一些星值。”那黃衣青年倒也坦然大方,笑著自我介紹了一番。
  “原來是薛震師弟。”陳汐笑著點了點頭。
  “師兄要來查探什么消息么?”薛震興奮道,望向陳汐的目光中涌動著敬慕之色,一副恨不得為陳汐鞍前馬后的模樣。
  “嗯,我想知道有關縹緲仙山的消息。”陳汐當即道明來意。
  “您稍等。”
  那薛震拿出一枚古色古香的令牌,掐動法訣朝那光幕上一劃,光幕登時劇烈涌動起來,很快就陳列出一道道有關縹緲仙山的消息。
  而在每一道消息后方,都標注著需要兌換的星值數目。
  不過當陳汐掃視過后,卻有些失望,因為那消息題目上,幾乎都和“戰斗”無關,自然沒興趣花費星值去查探。
  “難道,邪蓮前輩直接殺上了太上教?”陳汐皺眉,若是這樣,消息只怕就更難查探了。
  “陳汐師兄,怎么了,這其中莫非沒有您需要的?”那薛震連忙問道。
  陳汐點頭,有些意興闌珊,道:“叨擾師弟了,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薛震一怔,欲言又止,但旋即他的目光就被光幕上突然出現的一抹赤色吸引,那是一道消息,只不過卻是用赤色顯示,代表著這一則消息極為重要和機密,是只有學院一些老古董才有資格查閱的秘辛!
  “縹緲仙山被滅……”
  薛震看著那消息標題,猛地倒吸一口涼氣,連忙抬頭,見陳汐還沒走多遠,當即就攆了上去。
  “陳汐師兄,等等。”
  陳汐扭頭,就聽薛震飛快道:“剛剛有一則機密消息,標題顯示縹緲仙山被滅了……”
  什么?
  陳汐心中一震,根本就沒聽薛震說完,直接重新返回那光幕之前,凝視望去,果然就看見了那一道呈現赤色的消息。
  縹緲仙山被滅……難道這件事真和邪蓮前輩有關?
  陳汐心中一顫,剛想領取了那一道消息查探,卻發現自己竟是沒有查閱權限。
  “陳汐師兄,這消息是供學院老古董翻閱的,不止是院內弟子,連尋常教習都沒資格去查閱。”
  一旁的薛震連忙解釋了一句。
  陳汐一對劍眉登時擰在了一起,腦海中飛快思索著,居然只能讓學院中的一些老古董查閱?看來這消息中只怕藏著什么驚天秘辛了……
  不行!
  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查探一番了!
  ____
  PS:第三更在凌晨以后了,等不及的小伙伴明天再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