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8 幽谷碧湖


  第一更!
  ……
  嗖!
  遁光破空,宛如一抹流光在蒼穹下一閃即逝。
  陳汐全力施展神風化羽遁法,這才勉強能跟隨在聞玄的身后,這已經讓他很吃力了,然而當看到在遠處愜意飛掠,一步跨出便是千丈距離的聞玄,他心中再次涌起一抹震驚。
  “我原本以為,修為上比不過聞玄,但憑借自己領悟出的一條完整風之道意,再配合神風化羽遁法,起碼能夠與他較量一二,如今看來,自己無論是修為,還是速度,都是毫無勝算啊!”
  陳汐暗自嘆了口氣。
  “陳汐,你要小心,若我所料不錯,他應該是一位冥化真人。”靈白在儲物戒指中傳音道。
  “什么?冥化真人?那豈不是比涅槃大修士還高出一個大境界的強者?”陳汐心中一震,不敢置信。
  修煉一途,分作后天、先天、紫府、黃庭、兩儀金丹、涅槃、冥化真人、破劫地仙八重大境界,破劫地仙之上,便是踏入仙途的天仙。
  然而雖只寥寥八個大境界,這天地間又有多少人能夠達到?
  松煙城百萬修士,修為最高的才只紫府境界。
  龍淵城千萬修士,兩儀金丹境修士才只算一流的存在。
  在整個南疆百萬里范圍內,涅槃大修士已經處于頂尖水準,威震八方,更是被無數人尊稱為‘老祖’。
  這,才僅僅只是涅槃境界而已,由此便能知道,修煉一途,每進階一個境界是多么的艱難。
  如今,一個極可能比涅槃境大修士還恐怖的存在,就在自己的眼前,陳汐哪怕早知道流云劍宗底蘊古老深厚,也不由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他如今煉氣紫府六星,煉體紫府二重,哪怕能越境殺死黃庭修士,可是要連跨三個大境界,與冥化真人為敵,也只有死路一條。
  “靈白,你說他會帶我去見什么人?”陳汐傳音道,他很好奇,除了弟弟陳昊,他在流云劍宗幾乎再沒有熟識的人了,聞玄又會帶著自己去見誰呢?
  “誰知道呢,這家伙神神秘秘的,想要殺你也不用費這么大勁,嗯,你還是見機行事吧。”靈白搖頭不已。
  約莫盞茶功夫后,聞玄在一處清幽明秀的山峰前停下來。放眼望去,只見山中林木青翠,幽谷飛瀑,溝壑流泉,煙霞彌散,仿似人間仙境,靈性十足。
  “此山乃我流云劍宗后山重地,上清峰,沒有人帶領,誰都別想進入。”聞玄笑著解釋一句,然而一揮手中羽扇,萬千濛濛青霞騰空而起,來到上清峰之上,化作點點青光,似雨水般傾瀉灑落而下。
  嘩啦!
  一條萬丈丹梯,從上清峰內飛渡而出,眨眼已出現在聞玄腳下,宛如在半空橫貫了一座虹橋,壯觀異常。
  “上來吧。”聞玄抬腳走上丹梯,笑著朝陳汐招了招手。
  陳汐也很好奇究竟是誰要見自己,當即沒有任何猶豫,走上丹梯。嗖!萬丈丹梯猛地朝后收縮,帶著聞玄和陳汐,消失在上清峰內。
  ……
  上清山一處幽靜的山谷中,碧湖蕩漾,清澈的湖水上撐起一朵朵荷葉,在徐徐清風中圓潤旋轉,盛開的荷花逸散出絲絲清香,夾在涼爽的山峰中撲面而來,沁人心脾。
  湖邊,一只只雪白的沙鷗翩躚飛舞,一頭頭水獸匍匐在白銀似的沙灘上懶洋洋地休憩著,一群皮毛油滑的三尾水貂歡快地鉆入湖中,再上岸時,嘴中已叼著一尾肥碩的大魚。
  眼前的一切,都稱得上是風景如畫,生機盎然,宛如仙家妙地一般。
  “好濃郁的靈氣,這山谷蓮湖內,應該分布著一處極品靈脈。”陳汐跟在聞玄身后,甫一來到山谷中,就感覺一股醇厚的靈氣撲面而至,呼吸一口,只覺絲絲清流游走全身,神清氣爽,精神不由一振。
  “嗯?”
  陳汐不經意一瞥,猛地看到,遠處那浩瀚的碧湖旁邊,靜靜地立著一個高大的身影,灰衣灰發,腰脊筆挺如槍,整個人仿似與那碧湖、藍天相融合,給人以虛幻縹緲,無法捉摸的奇特感覺,仿似那不是一個真人,而是幻影。
  “我的神魂根本無法感知到此人的存在,只憑肉眼看,也是時而清晰,時而模糊,這人的修為難道比聞玄還要恐怖?”陳汐心中暗自震驚不已。
  “你們來了。”湖邊那灰衣灰發的身影似是察覺到什么,霍然扭頭。
  然后,陳汐就看清了此人的模樣,這灰衣灰發的人影是一位矍鑠老者,他面容普通,雙眸淡然,雙眉卻極長,斜垂而下,隨風飄舞,整個人給人以古樸清奇的感覺。
  “師尊。”聞玄此刻已收起手中白羽扇,恭敬行禮,望向老者的眼眸里流露出發自肺腑的敬慕尊重之色。
  這一幕直看得陳汐差點驚掉下巴,師尊?一位冥化真人的師尊?那這老者的修為豈不是在破劫地仙之上?莫非這位老者就是外界傳說中的,那個隱居在流云劍宗內的地仙級別的絕世劍仙?
  可是,這樣的絕世強者,無緣無故地找自己做什么?
  這一刻,陳汐徹底不淡定了,聞玄的修為已令他感到無法抵抗,如今又出現一個比聞玄更高一頭的強大存在,換做誰,恐怕也無法保持鎮定。
  “嗯。”老者朝聞玄點點頭,便即把目光落在陳汐身上,那對淡然如水的眼眸里,一絲異樣的色彩一閃即逝,“我是北衡,流云劍宗的太上大長老,小友喚我北衡就是了。”
  聞玄渾然一僵,不敢置信地瞥了一眼自己師尊,他直至此時,也搞不明白師尊為何讓自己親自去把此人接來后山重地,此刻猛地聽到師尊要與陳汐平輩論交,心中的震驚就可想而知了。
  “難道這小家伙還有著什么不為人知的恐怖*?應該如此,否則憑其紫府境界的修為,哪能被師尊如此對待……幸好,我在見到他時,并沒有用強,態度也算可以。”聞玄暗呼僥幸不已,看向陳汐的目光中,已帶上一絲無法言喻的復雜色彩。
  陳汐此刻心情之震驚,比聞玄也不差多少,一位比凌渡老祖還高出一個輩分的冥化真人,是自己弟弟的師尊,如今又出現一位自稱流云劍宗太上長老的強大存在,并且似乎還要與自己平輩相交……他突然感覺,自己此次進入流云劍宗,所見到的一間間事情太離奇了,也太不可思議了。
  “走吧,跟我去湖中心。”
  北衡笑了笑,不再多說,大袖一揮,一股無形力量帶著陳汐和聞玄,倏然消失在湖邊,下一刻,出現在一座湖心亭臺中。
  這座湖心亭臺,是由灰青色巖石修建而成,造型中規中矩,簡簡單單,跟世俗驛站中的長亭并沒什么區別。
  但是此刻,因為亭臺一畔的那個人,整座亭臺突然煥發出一股飄渺盎然的氣息,就像空空白白的一張紙,被丹青大師潑墨揮灑,便即成了一幅山河壯闊的絕世畫卷。同樣的道理,這處平凡的亭臺,正因為這個人的存在,突然變得不再平凡起來。
  這是個美少年,唇紅齒白,錦衣華服,明顯是女扮男裝,但卻自有一股天然風韻,俊美風流,瀟灑倜儻,風采絕世無雙。
  美少年此刻坐在亭畔,褪去靴子,兩只白瑩瑩似凝脂白玉的小腳踩在碧水湖中,腳丫搖晃拍打,一群群五彩斑斕的魚兒歡喜地圍在四周,親吻著那白嫩如玉的腳丫。
  看到這一幕,無論是陳汐,還是北衡、聞玄,皆不自覺面露微笑,心中所有念頭都消失無蹤,心境沉浸在一股妙趣橫生的自然氛圍中,
  這不是攝人心魄的魅惑功法,而是美少年身上自然流露的氣息,帶引著他們的心神,暢游進了自然中,與天地冥合,妙不可言。
  陳汐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神魂渾渾噩噩,宛如混沌初開,整個心神暢游在無邊遼闊的天地間,仿似化作了一縷風,自由自在,歡愉活潑,再沒有私念、雜念、妄念、癡念、怨念……
  他渾然沒有注意到,在他的識海中,神魂之力也變得活潑、純粹、凝練、晶瑩剔透,以一種飛快的速度增長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
  美少年縮回湖水中的腳丫,穿上靴子,站起來時,北衡頓時清醒過來,眼神中殘留著一絲意猶未盡的色彩,拱手正待說話,卻被美少年指了指一側的聞玄和陳汐,微笑制止。
  時間流逝,又過了一炷香時間,聞玄也從那股奇妙的氛圍中清醒過來,神色怔怔,癡癡如癲,突然眼眸一亮,當即盤膝坐地,閉目運功。
  一旁的北衡看到此幕,哪怕以他如今的心境,也不由升起一絲艷羨,暗道:“這次帶玄兒來,還真被他撞上了莫大機緣啊。”
  “啊!”
  渾渾噩噩中,陳汐只覺渾身一顫,識海中宛如響起了晨鐘暮鼓,令他的感知、六識、心靈、都仿似得到一次洗禮,變得純凈透徹,能夠無比清晰地感受到周圍的一切氣息,山風、湖水、湖水中游走的魚兒……一切都變得生機盎然起來,如此清晰,如此令人迷醉。
  這種感覺,就仿似多了一個眼睛,這個眼睛能清晰看透周圍的一切,能夠在天空中俯瞰萬物,纖毫畢現,如在眼前。
  神念之力!
  這一刻,陳汐心中悄然浮現出一種明悟。
  ——
  PS:這一章很難寫,刪了寫,寫了刪,一直到現在才敲定,所以發的有點晚了,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