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285 招搖過市

陳汐思索片刻,扭頭問薛震:“我如果把軒轅破軍前輩請來,能否查閱這則消息?”
  薛震搖頭:“軒轅前輩只是內院首席教習,權限還稍稍差那么一絲。”
  陳汐眉頭一挑,愈發確認這一則消息中必然藏著什么驚天秘辛,想到這,他再次問道:“那沈浩天前輩呢?他是丹藏院院長,應該由資格吧?”
  薛震怔了怔,便即再次搖頭:“這則消息涉及到仙界勢力格局,沈院長身為丹道大宗師,在資歷上卻要稍差一絲。”
  陳汐皺眉不已:“那究竟請誰可以?”
  薛震見此,不由訕訕一笑,連忙道:“陳汐師兄,若想查閱這則消息,長絕對可以,除此之外,內長蚩蒼生前輩、長弟子華劍空前輩,藏經那位龍界老祖敖溟前輩……”
  “老身可不可以?”
  不等薛震說完,驀地一道清悅悠揚的聲音響起,這聲音極為獨特,像蘊含著一股天然道韻般,似能在人心底響徹,振聾發聵。
  這一剎那,陳汐敏銳察覺到,整個仙機閣那熱鬧的氣氛都瞬息陷入沉寂,變得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而大殿內眾人,無論是弟子,還是教習,都紛紛停下手中動作,目光齊齊朝大殿門口方向望去,神色間皆都不可抑制地浮現一抹震驚、敬畏的情緒。
  這一切,都僅僅只是因為一道聲音!
  當陳汐回過神,望向大殿處時,登時眼皮也是一挑,面露一抹訝異之色。
  那是一位頭發雪白如銀,面容卻如少女般光滑、瑩潤、白皙的美麗女子,膚如凝脂,眼眸幽邃平靜如湖泊,涌動著一縷縷金色火焰。
  她身披一件暗金色繡黑邊宮裝,手持一柄丈二金色鸞鳳拐杖,雪白長發盤髻腦后,被一根木簪斜插,露出一張完美無任何一絲瑕疵的絕美容顏,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無上偉岸、尊貴的氣勢。
  尤其是伴隨著她抵達,整個仙機閣大殿中的氣息,都似在向她臣服,變得安靜無比。
  趙太慈!
  只一瞬間,陳汐就認出了對方身份,因為此刻,那趙夢璃也是乖巧的像只綿羊似的,低著頭跟隨在那氣勢偉岸無雙的白發女人身邊。
  也只有這位隱居在藏經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凰”,才擁有這般尊貴、無上的氣息,于無聲無息之間,就令得整個仙機閣的氣場臣服。
  “怪不得連性情最灑脫飛揚的軒轅破軍前輩提起她時,這般氣勢可不是誰都能夠擁有的……”
  見這樣一位傳說中的學老古董現身于此,陳汐心中也是暗暗驚嘆不已。
  尤為令陳汐怔然的是,趙太慈竟是朝他這邊走來了。
  不止是陳汐,大殿眾人也正自驚疑,這位學隱居多年的老古董怎會突然現身于此,然后就看見了這一幕,登時有不少目光都是落在了陳汐這邊。
  “咦!竟然是陳汐。”
  “原來是他?難道趙太慈前輩來此,只是為了找這家伙的?”
  “這可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按理說,若是想見陳汐,只需她老人家吩咐一聲,陳汐只怕得立馬放下一切事情去拜見吧?”
  “這小子,哪里來那么大面子,竟讓這位比內長蚩蒼生還霸道的老凰親自來找他?”
  眾人中有不少都認出了陳汐的身份,心中皆都是有些驚疑不定起來。
  “呵,多少年沒出來轉悠了,沒想到學中還搞了一個仙機閣,小家伙,我應該有資格查閱這則消息吧?”
  那趙太慈步伐一動,就出現在陳汐身側,一對泛著縷縷金色火焰的眸子掃了一下那光幕上的赤色消息,便即輕笑開口,聲音清越悠揚,蘊含道韻,在大殿中裊裊響徹,直抵人心。
  她明明容顏如少女般美麗絕倫,可卻自有一股令人懾服的偉岸氣度,暗金色繡黑邊宮裝披身,一頭雪白長發盤髻于腦后,愈發襯托她氣勢無上。
  “有,有。”那薛震萬沒想到,傳說中的凰族老祖趙太慈出現后,居然會跟自己問話,頓時受寵若驚,聲音都變得有些結巴。
  趙太慈隨手一探,就從光幕中取出一枚赤色玉簡,不過卻并未查閱,直接隨手遞給了身旁的趙夢璃。
  趙夢璃見此,美麗俏臉不知為何一紅,雖一閃而逝,卻還是被趙太慈捕捉在眼中,心中不禁輕輕一嘆,倒也沒有說什么,只是把那一對平靜如湖,卻泛著縷縷金色火焰的眸子落在了陳汐身上。
  陳汐頓時感受到一股如山般的壓力涌遍全身,每一寸肌膚都一陣不自在,仿似通體內外在這一剎那,被眼前這位凰族老祖宗給看了個通透。
  這種感覺,他還是頭一次遇到,連忙暗自深吸一口氣,努力觀想識海中的河圖碎片,果然,下一刻,他渾身就一陣輕松,恢復如初,再感受不到那一股沉重的壓力。
  陳汐卻是沒察覺到,這一剎那,那趙太慈眼眸深處,也是有著一抹訝然之色悄然劃過,目光也是變得平和起來。
  “給你。”
  耳畔,傳來趙夢璃的聲音,細若蚊蚋,陳汐抬眼一看,就見趙夢璃正在把那一枚赤色玉簡朝自己遞來。
  她螓首低垂,似有些不適應這種感覺,跟往常那種驕傲尊貴的氣質完全不同。
  陳汐怔了怔,倒也沒多想,因為他的心神早已被那赤色玉簡所吸引,抿了抿嘴,他這才拱手朝趙太慈行禮道:“多謝前輩。”
  然后,他這才從趙夢璃手中接過赤色玉簡:“多謝了。”
  他已沒心思去猜測,為何趙太慈和趙夢璃會突兀出現,又幫自己一個大忙,而是直接打開玉簡,直接翻閱起來。
  邪蓮的死,令他也沒心思關注其他事情。
  ……
  赤色玉簡中,記錄著一段戰斗之事,言辭很簡單——
  “昨日午時三刻,有神秘人孤身獨闖縹緲仙山,功法參天,手段無情,激戰一天一夜,屠戮縹緲仙山上下八千人,宗門上下,唯寥寥二三人存活。”
  “而后,此神秘人于逃亡途中被一位仙王境強者截攔,當場擊斃,據分析,那仙王境強者極有可能來自太上教內。”
  “目前還無法探知事情緣由,然,時隔多年,太上教蹤跡再次現身仙界,此等征兆好壞未卜,唯只能告之學諸多前輩知悉,以作定奪。”
  “由于此事牽連到太上教,已被弟子和諸位學同道封鎖,以免傳入外界,引起不必要之震動。”
  將手中玉簡仔細閱讀完畢,陳汐禁不住陷入了沉思中,神色平靜,古井不波,令人很難感知到其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而隨著陳汐沉默,大殿中的氣氛也是愈發沉寂,趙太慈沒離開,誰也不敢喧嘩了,唯恐褻瀆到了這位輩分嚇人的老古董。
  直至許久之后,陳汐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眼神恢復清明,當即將赤色玉簡遞還給趙夢璃,拱手道:“多謝前輩和趙姑娘了。”
  “你……沒事吧?”趙夢璃敏銳發現,陳汐此刻心境似乎有些不正常,可卻說不出哪里不正常了。
  陳汐搖頭:“沒事。”
  “你若想謝夢璃,就跟我來吧,原本我打算讓夢璃喚你來見我一面,卻沒想到,到頭來還是你這小家伙面子大,讓我主動前來見你了。”
  趙太慈瞥了陳汐一眼,就袖袍一揮,根本就不問陳汐同意不同意,下一刻就帶著他和趙夢璃憑空瞬移而去,眨眼已消失在了仙機閣中。
  呼~呼~
  當趙太慈他們剛一離開,整個大殿中無論弟子,還是教習,皆都是齊齊長長松了一口氣,渾身都是一陣輕松。
  這凰族老祖宗的氣勢太過懾人,令得他們也是承受了不小的壓力,也只有此刻才敢稍稍松口氣。
  只是緊張過后,他們心中皆都浮出同一個疑惑,那赤色玉簡中究竟藏著什么秘辛消息,怎么只有像趙太慈這般的老古董才能查閱?
  而趙太慈找陳汐又是為了何事?
  沒有人猜得到。
  唰!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沖入大殿,大聲道:“陳汐呢?我聽說他來仙機閣了,趕緊給我出來!”
  這人赫然就是孟奇,他一臉的怒容,目光惡狠狠掃視四周,旋即才愕然發現,大殿眾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有些怪異,甚至是憐憫……
  這是怎么了?
  孟奇渾身一陣不自在,整個人都不好了,心中暗自咬牙,媽的,又是你個陳汐,害得我為了找你丟盡了顏面……
  ……
  藏經,蒼梧之林。
  這里是趙太慈常年隱居之地,尋常時間,幾乎無人敢踏入此地一步。
  而今天,陳汐則有幸來到了這一片種滿了蒼梧古木的神秘地方。
  不過他此刻卻是沒心思打量四周那蓊郁青翠一片的蒼梧古木,一是因為得知了邪蓮死亡的確切消息,二也是因為,他有些摸不準趙太慈把自己帶來這里又是為了何事。
  但想來,肯定是有事情要落在自己身上的。
  “聽說你需要鳳凰之羽來煉制五火七靈扇?那你可知,在我凰族中有個禁令,一旦發現三界中有誰敢煉制此寶,必殺無赦?”
  趙太慈一邊朝蒼梧之林深處行走,一邊朝身邊亦步亦趨跟著的陳汐隨口說道。
  ——
  ps:這一章有些不好寫,晚了一些,抱歉哈,另外,弱弱求一下月票好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