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286 酒樓風波

必殺無赦!
  陳汐心中猛地一跳,神色卻是平靜如故,抿嘴不言,心中卻是暗暗在猜測,這凰族老祖說出這番話,究竟是何目的?
  可惜的是,趙太慈說了這番話就不再多言,一直帶著陳汐來到了一株足有百丈粗,古老無比的蒼梧之樹前。
  這株古木擎天,樹冠如蓋,遮蔽天幕,灑下一片濃蔭,其枝葉青翠瑩瑩,飄灑出縷縷瑞光,光雨紛飛,蔚為壯觀。
  佇足其前,人如螻蟻,憑生渺小之意。
  這便是趙太慈隱居之地,一株早已屹立此地不知多少歲月的蒼梧神木!
  看見這一株蒼梧神木,陳汐心中又是一陣驚疑,敏銳察覺到,自己體內的蒼梧幼苗,在這一刻竟是產生一絲渴望,似恨不得將眼前這株古木占為己有一般。
  嘩啦~嘩啦~
  而此時,那眼前靜靜屹立的蒼梧古木竟是突然搖曳,枝葉擺動,猶如從沉睡中復蘇,飄灑出億萬道綠意瑩瑩的瑞光神曦,將陳汐整個人籠罩。
  一剎那而已,陳汐分明感受到,自己體內的蒼梧幼苗,竟是在汲取眼前這株蒼梧神木的本源力量!
  陳汐心中頓時一驚,連忙運轉氣機,將蒼梧幼苗氣息壓制,這才中斷了這一切,不過當他目光掃向趙太慈和趙夢璃時,兩者竟似并不如何驚訝。
  “看到了?”
  趙太慈看了一眼趙夢璃。
  “原來果真如此。”
  趙夢璃點頭,看向陳汐的目光變得明亮許多。
  陳汐怔然,難道他們早已知曉自己擁有蒼梧幼苗?
  “你應該清楚,太古歲月,誕生于鴻蒙中的那一株貫通仙界和人間界之間的蒼梧神木,遭受波及天地的變故,隕落于蒼梧之淵,也是從那時起,人間間修士想要進入仙界,必須要歷經三災九劫,方才能霞舉飛升。”
  趙太慈仰頭望著眼前那擎天而立的蒼梧神木,聲音清越悠揚,徐徐說道,“但只怕你并不清楚,蒼梧神木……是我凰族始祖的證道之地。”
  陳汐心中一驚,的確沒想到,那蒼梧神木竟和凰族之間擁有如此淵源。
  凰族始祖,自然就是那傳說中的混沌真凰了,那可是太古之前,誕生于混沌鴻蒙中的恐怖存在!
  “所以在我凰族中,一直視蒼梧神木為道源祖地,可惜,隨著那一場天地浩劫發生,我凰族眾生卻是再無緣得見道源祖地一面。”
  趙太慈輕嘆,雪白銀發在風中飄曳,少女般美麗無匹的容顏上卻是有著一抹滄桑傷感之色閃過。
  陳汐對此倒是沒多大感慨,有些事情,他能夠理解,卻無法感同身受,就像現在。
  尤其是趙太慈所說的道源祖地,還隱隱和他體內的蒼梧幼苗有著一絲關聯,這讓他也無法過多感慨,反而心中升起一絲擔憂。
  “這次找你來,一是為了表達你對夢璃的救助之恩,二也是想借你手中的蒼梧幼苗一用。”
  趙太慈扭頭,泛著點點金色火焰的深邃眸子凝視著陳汐,淡然說道。
  陳汐心中嘆息,果然是這樣!
  “當然,作為報答,我不僅會贈予你一對鳳凰之翼,還會送你一場大機緣!”
  趙太慈幽邃眼眸閃過炫亮光澤,似看穿了陳汐心思,唇角不由勾起一抹傲然睥睨之色,她雙手負背,平靜道,“你看眼前這株蒼梧神木,乃是我親手所栽種,屹立至今不下十萬年,所汲取的仙力,足可以讓一方大世界吞吐吸納上萬年之久。等歸還你的蒼梧幼苗時,此樹,我也會想贈予你。”
  陳汐心中狠狠一震,倒是沒想到,趙太慈為了借自己的蒼梧幼苗一用,竟會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他當然清楚,以趙太慈的地位和身份,根本不必和自己說這么多,而她之所以這么做,也是表明,她對蒼梧幼苗并無占有之意。
  “前輩厚愛,晚輩恭敬不如從命。”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當即嘴唇一張,噴吐出一股濛濛青霞,霞光流溢之間,浮現出一株枝干虬勁的青翠幼苗,正是蒼梧幼苗。
  而后,他雙手捧著蒼梧幼苗,朝趙太慈遞了過去。
  見陳汐如此痛快,幾乎是毫不猶豫就答應下來,趙太慈也是微微有些訝然。
  但旋即,她的目光就落在了蒼梧幼苗上,那平靜、雍容、高貴的神情,此刻也是隱隱泛起一抹復雜之色。
  不止是她,連一側的趙夢璃,也是眸光迷離,癡癡望著那蒼梧幼苗,激動不語。
  凰起蒼梧!
  古老相傳,凰族始祖證道三界,便來源于蒼梧神木之助,也是從那時起,凰族眾生將蒼梧神木視作了道源祖地,寓意凰族修煉萬般法門,其源頭皆來自蒼梧神木。
  而今,時隔無垠歲月之久,竟能夠親眼得見當年那蒼梧神木所遺留之幼苗,趙太慈和趙夢璃自難免心緒波瀾叢生。
  “若是沒有其他事情,晚輩便告辭了。”
  陳汐平靜拱手道。
  “三個月后,記得前來此地,我會將你應得之物悉數為你準備妥當。”
  趙太慈點了點頭。
  當下,陳汐轉身離開,心中卻是喃喃道:“三個月時間,就能換取到一對鳳凰之翼和一株屹立十萬年之久的蒼梧古木,這位凰族老祖還真是大手筆啊……”
  “這小家伙,倒是魄力十足,怪不得蚩蒼生這老混賬都拿他沒辦法。”望著陳汐消失在蒼梧之林中,趙太慈突然輕笑,感慨了一聲。
  “老祖,他……上次救了我,這次又借我蒼梧幼苗,我怎么感覺虧欠他太多了。”趙夢璃皺著如墨黛眉,清眸中閃過一絲惘然。
  “虧欠?你這丫頭莫非以為,咱們凰族的鳳凰之翼和我親手栽種的蒼梧古木很不值錢么?若不是因為要幫你修煉,我可不會下如此大血本的。”
  趙太慈笑罵了一聲。
  旋即,她容顏上的笑意一點點斂去,眸光幽幽,輕聲道,“說起來,這小子才是占了莫大便宜才對,那畢竟是蒼梧神木的幼苗,于我凰族而言,意義勝過一切……你說,這小子日后若與左丘氏為戰,你會置身事外嗎?”
  趙夢璃一怔,輕咬紅潤櫻唇,皺眉沉思很久,才說道:“應該不會吧。”
  趙太慈瞥了她一眼,也不知想起了什么,陷入了沉默之中,許久才說道:“那就好好修煉吧,你要記住,那小子可以擁有蒼梧幼苗,但其他人……不行!”
  ——
  PS:今晚就一更吧,有急事必須回老家一趟,明天會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