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287 威名懾人

感謝大洋彼岸的“莉”美女打賞捧場支持~
  ——
  離開蒼梧之林后,陳汐并沒有著急返回洞府,只是在學院中漫無目的前行。
  他現在心境頗不寧靜,宛如胸腔被塞了一塊石頭,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憋悶感覺。
  這一切,都源自于邪蓮的死訊。
  縹緲仙山被滅,可邪蓮卻同樣被一位來自太上教的仙王境存在狙殺,這讓陳汐愈發確信,當年混沌神蓮的隕落,必然和太上教有關!
  “此事若被道蓮前輩知曉,其心中也不知會做何等感想了……”
  陳汐長長吐了一口濁氣,思緒卻是縹緲一片,想起了如今坐鎮在九華劍派劍洞九十九層之下的道蓮。
  邪蓮和道蓮乃是孿生兄弟,代表著混沌神蓮的兩種極端性情,邪蓮霸道、乖張、桀驁,宛如誕生于黑暗中的魔尊,而道蓮則干凈、雍容、溫和,宛如大日光明,普照天下。
  但不管何等情性,他們一直默默守衛著九華劍派,捍衛著混沌神蓮所留下的道統,九華劍派能夠在三界中屹立至今,他們功不可沒。
  可如今,邪蓮卻隕落了……
  不自覺地,陳汐悄然緊了緊拳頭,如淵黑眸深處有著一抹戾氣閃過,心中那一股憋悶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太上教!
  他知道,自己心境之所以如此不平靜,都來自于這個道統,它太強大了,傲立于三界之巔不知多少歲月,整個三界之中,也唯有神衍山、女媧道宮能夠與之比肩。
  這從那一枚記載著縹緲仙山被滅消息的赤色玉簡中就能看出來,連道皇學院都將此事視作至高機密,只允許寥寥一些老古董查閱這一道消息,有此可見,牽扯到太上教的事情,三界中沒有誰敢不重視了,包括道皇學院。
  而無論是為邪蓮復仇,或者是為混沌神蓮清算當年的那一場恩怨,皆都無法忽略到太上教的存在。
  對現如今的陳汐而言,面對這一切時,壓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
  哪怕他是神衍山弟子,可想要推翻一個足以比肩神衍山的至高道統時,依舊顯得極為渺茫,甚至是不可能。
  甚至,這比覆滅左丘氏都要困難不知多少倍!
  “咦,那不是陳汐師兄?”
  “他不是剛進入內院么,怎么又來幻羅仙境了,該不會……他又要闖關吧?”
  “這也有可能,陳汐師兄早在內院考核之前,就是在幻羅仙境中闖關悟道,一舉突破大羅層次,更是創造了一個史無前例的記錄,成為了大羅仙境前三十六層排名第一的記錄創造者,連當年的云浮生前輩,都被擠下了第二名呢。”
  “乖乖,這么說此次陳汐師兄前來,難道又要沖擊更好層次的記錄么?”
  一陣嘩然聲傳來,驚醒了正在沉思中的陳汐,他抬眼一看,這才發現自己竟是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幻羅仙境的入口平臺上。
  此時,那平臺上正有不少外院玄仙境弟子望向他,神色間或多或少都帶著一抹崇敬狂熱之色。
  陳汐怔了怔,便即搖了搖頭,打算轉身而去,但旋即,他眉頭一皺,又突然止步。
  “如今,我心中有塊壘堵塞,心意難平,若如此下去,反而會影響我的道行,倒不如借此機會,進入那幻羅仙境三十六層之上,闖關磨礪,以此宣泄……”
  陳汐轉身,望著那大羅秘境入口,沉默許久,最終深呼吸一口氣,身影一閃,就倏然沖入其中。
  “果然進去了!”
  “你們說,這次陳汐師兄能否創造一個新紀錄?”
  “不用瞎猜了,那大羅仙境三十七層之上,七十二層之下的狀況,咱們可都看不見,除非咱們能躋身大羅之境,進入那幻羅仙境三十七層前的平臺中,或許才能一窺端倪。”
  看見陳汐進入幻羅仙境中,那平臺上眾人皆都是一陣議論紛紛。
  ……
  幻羅仙境三十六七前的平臺上,隨著嗡的一聲虛空波動,陳汐那挺秀的身影隨之浮現而出。
  這處平臺上,此時同樣聚攏了不少學院子弟,不過修為卻都是清一色的大羅境界,以內院弟子居多,也不乏外院學生。
  當陳汐出現時,也是第一時間被認了出來,引起一陣竊竊私語,有驚訝,有警惕,有愕然……不一而足。
  這也是極正常的事情,現如今的陳汐,儼然如同道皇學院中的翹楚人物,如日中天,無論學生、教習,無論內院、外院,想不認識他都難。
  對于這一切,陳汐卻是仿若渾然不覺,目光第一時間鎖定在了那平臺一側矗立的通關石碑上。
  石碑高有一丈,通體烏黑,表面卻是彌漫著濛濛金光,那是一個個通關記錄保持者的名字,攏共有十個。
  第十名,內院弟子木道夫,通關成績,三刻鐘五十息。
  第九名,內院弟子敖靈,三刻鐘,十二息。
  第八名,內院弟子軒轅澈,兩刻鐘,九十三息。
  ……
  第三名,云浮生。一刻鐘,二十六息。
  第二名,內院弟子葉唐,一刻鐘,十九息。
  而那排名第一的,赫然是炎雨?凌輕舞,通過成績是一刻鐘七息。
  當看見那第十名木道夫的名字時,陳汐不禁微微一怔,若他沒有猜測,此人乃是上古七大世家木氏弟子,在內院紫綬金榜上位列第二十七位。
  這個排名,在內院中足以令諸多子弟黯然失色,可是擱在這幻羅仙境的通關石碑上,卻有些突兀了。
  紫綬金榜第二十三名,就能在通過石碑上保持第十名的通關記錄,那么紫綬金榜前二十三名的弟子中,卻有不少未能躋身其上,自然顯得有些古怪。
  “看來,紫綬金榜也僅僅只是代表著一種實力和修為的高低,論及戰斗力,或許這通關石碑上的記錄才更真實一些……”
  旋即,陳汐就隱約明白了過來。
  修為和實力的強弱,不代表戰斗力的高低,畢竟,有的人修為強橫,可卻從沒有和人對戰的經驗,所能發揮出的戰力自然有限。
  像陳汐在九華劍派、西華峰上的那些師兄弟們,像他剛進入仙界時認識的木靈朧,修為在同輩中皆都極為出色,但他們皆都不擅長戰斗,因為他們根本就極少與人交手過。
  而很顯然,那通關石碑上第十名記錄的保持者木道夫,就是一個不僅修為強大,且戰斗力也是出類拔萃的存在。
  而當看見云浮生的通過記錄,竟是屈居第三名時,陳汐又是一怔,心中暗道:“這凌輕舞和葉唐倒不愧是能夠位列六大驕陽人物的人物……”
  默默凝視那通關石碑片刻,陳汐移開目光,抬頭望向了你通往幻羅仙境第三十七層的入口處。
  “上一次,機緣巧合之下,我在那第三十七層中一舉突破大羅之境,這一次,為破心境之塊壘,我自當勇猛精進,不求其他,唯求痛快一戰!”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身影倏然沖入了那通往第三十七層的入口中,而隨著他的身影消失,其紫綬星章中的星值也是一下子被扣除掉了一百百十萬個。
  沒辦法,幻羅仙境可不是隨隨便便想進就能進的,每一次進入之前,同樣也得付出一筆星值的……
  ……
  “洛軒師兄你別攔我,為了躲避和我一戰,這家伙竟跑來幻羅仙境了,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想玩出什么花樣,洛軒師兄放心,我不會如此沖動就在這里和他動手。”
  就當陳汐的身影剛消失,那平臺之上,仙光流竄,虛空波動,接連映現出兩道身影來,一個長發披肩,神色陰郁,正是那位列紫綬金榜第三十名的孟奇。
  另一個則是一個身穿風火道袍,頭戴雪銀玄翎冠,腰纏魚紋玉帶,腳踏松紋云履靴的俊美青年。
  他膚色白皙,雙眸燦若星辰,鼻梁挺直,面容俊美無匹,飽唇輕抿,勾勒出一抹鋒芒般的弧度,隨意一立,自有一股灑然倜儻,玉樹臨風般的氣質。
  “洛軒師兄!孟奇師兄!”
  當看見他們二人出現時,平臺上頓時又產生一陣躁動,尤其是當看見那洛軒時,不少女弟子眼眸中都流露出一抹熱切愛慕之意。
  洛軒,內院風云弟子之一,位列紫綬金榜第九名,其出身也是極為顯赫,乃是生意遍布仙界的流金仙閣閣主嫡系長孫!
  在內院中,這洛軒更是有著“玉面小財神”的綽號,意思不言而喻,又俊俏又多金,實力又強大,焉能不引人矚目了。
  難得可貴的是,這洛軒秉性溫和,虛懷若谷,很是受學院弟子和教習的歡迎。
  此刻,那洛軒見眾人跟自己打招呼,也是連連微笑頷首,做完這一切,他這才把孟奇拉在一旁,苦笑低聲道:“何必呢?一個名次而已。”
  孟奇卻是咬牙道:“這不是名次那么簡單!”
  說著,他抬眼望向那通往第三十七層的入口,冷然道,“這家伙想必已經進去闖關了,我倒要看看,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了,若是他的名字能出現在通關石碑上,我二話不說,立馬向他道歉,承認我不如他……但顯然,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