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289 鴻蒙遺土

早在玄寰域蒼梧之淵獲得蒼梧幼苗伊始,一路修行至今,陳汐就再沒有為體內力量枯竭發愁過。
  因為蒼梧幼苗能夠在極快時間內就將其損耗的力量恢復如初,這種近乎逆天的效用,也是令得他在一次次戰斗中無往不利。
  不過,也正因為有蒼梧幼苗的存在,令得他一直并不清楚自己修為的極限,又究竟在哪里了。
  不錯,是修為,而不是戰力。
  修為代表著道行深淺,同樣,修為境界也是攀爬大道之巔的一層層臺階,不過,每個人的臺階高低,堅硬程度卻是不盡相同。
  這一切,都體現在了修為深淺上。
  而每一層境界中,修為的深淺往往體現在所擁有的力量上,例如真元、仙力、巫力、仙巫之力……等等。
  直至如今,陳汐對自己所掌握的修為力量,也僅僅停留在比同輩中人深厚近百倍的概念上,至于究竟有多深厚,其極限又在哪里,卻是一片模糊。
  原因自然還是因為蒼梧幼苗的存在。
  不過如今,蒼梧幼苗被凰族老祖趙太慈借走,三個月之后,方才能夠重新歸還到陳汐手中。
  所以直至此時,在這幻羅仙境中闖關,陳汐也算是進入仙界之后,第一次憑借自己的修為力量,毫無保留地進行戰斗。
  若擱在尋常人身上,必然會因為依賴心理過重,產生一種失衡的狀態,但陳汐從沒有這樣過。
  因為早在他修行之初,季愚就曾告訴過他,修行之路,除了自己,其他一切都乃身外之物,道心,也從不應該因此而受到羈絆!
  ……
  殺!
  當那一道淡漠毫無感情的蒼老聲音剛一響徹,陳汐整個人已化作一抹流光,閃爍虛空,騰挪轉移。
  而在其掌中,攬星仙劍爆綻億萬清冽星輝,恰似星河舞動,倒卷天地,浩瀚煌煌,無堅不摧。
  這是幻羅仙境第六十一層,對手是二十五個相當于陳汐自身修為的黑衣人,可當面對陳汐那如決堤山洪般的可怖攻勢時,他們卻顯得那么不堪,甚至是毫無招架之力。
  幾乎在短短片刻時間,他們一個個就如同紙糊一般,被那煌煌浩瀚的劍氣碾壓爆碎,化作漫天光雨消弭。
  那等一幕,若是擱在外界,必然會掀起無數嘩然不可。
  可對陳汐而言,這卻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修為能夠影響戰力,但戰力的發揮,卻并不只是擁有修為那么簡單。
  還有道意境界的配合、仙寶威力的加持、戰斗經驗的發揮、戰斗意志的支撐……等等等等。
  無論是哪一方面,陳汐都已達到了同輩之中的空前高度,面對這些僅僅在修為上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對手時,自然是呈現出一路碾壓的睥睨姿態。
  “有點意思了。”
  戰斗結束,陳汐黑眸愈發明亮,緊皺的眉頭微微舒展一絲。
  “第六十一層成績,十三息時間。”
  嗡的一聲,下一刻,陳汐已被裹挾著進入到了第六十二層中。
  ……
  “還可以。”
  “不錯。”
  “很不錯。”
  “很好。”
  “這才痛快!”
  隨著時間推移,陳汐一路高歌猛進,腳步一刻也未曾停留,而隨著闖關層數的遞增,他所遇到的壓力也是逐漸提升,不過,這種壓力反而讓他眉宇愈發舒展,感受到了一種戰斗的酣暢感覺。
  碾壓對手,是痛快。
  不敵對手,是憋屈。
  唯獨棋逢對手,方才暢快淋漓!
  顯然,隨著闖關層數的提升,陳汐已隱隱找到了那種棋逢對手的暢快感覺,但還遠遠不夠,因為……他還沒有達到自身修為的極限。
  嘭!
  幻羅仙境第七十一層,陳汐猛地一聲長嘯,劍意如怒海狂濤,轟然擴散八方,所過之處,將那一個個黑衣人沖垮、碾碎、磨滅,消弭于無形。
  這一刻的他,儀態張揚,鋒芒畢露,眉宇之間,充斥著一股八荒六?合舍我其誰的無上氣概。
  而在其體內,戰意如熔漿般燃燒,每一寸肌膚都仿似在顫抖,在渴望,那積郁在心中的壓力、塊壘、煩躁……也是得到了一種難得的宣泄。
  陳汐不是無情之輩,他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他肩膀上更承擔諸多沉重負擔,若非一路堅韌而行,只怕早已被壓垮了身軀和道心。
  他,同樣也需要宣泄!
  孤身戰斗至今,一路披荊斬棘,從大楚到玄寰域,從幽冥之地,到仙界之上,其中的艱辛與苦澀,付與誰人說?
  這天,不懂其心。
  這地,不明其意。
  他唯有將這一切,宣泄于戰斗,釋放在屬于自己的道途之上。
  或許當有朝一日,他能夠踏足那大道巔峰,驀然回首時,這一切的艱辛與苦澀,一切的壓力和宣泄,都已成為生命中最寶貴的烙印……
  ……
  “快要三刻鐘了,陳汐終于踏入了那第七十二層中!”
  平臺上,眾人目光緊緊盯著那玉璧之上,一眨不眨,唯恐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陳汐闖關至今,終于是踏足那第七十二層中,令得這些一直關注這一切的眾人也都是在這一刻把心緊繃了起來。
  若能在三刻鐘五十息之內闖關成功,陳汐就能打破那木道夫所保持的闖關記錄,可是,如今就剩下五十息左右的時間了,他……能辦得到嗎?
  這一刻,就連孟奇的心也都揪緊,神色陰冷中隱隱有著一絲難以言喻的緊張,更有著一抹怨氣和厭憎。
  他才不相信陳汐能夠辦到!
  不相信!
  而此時,一旁的洛軒注意到這一幕,心中卻是又是一嘆,他知道已經不用看了,無論陳汐能否創造紀錄,他之前的表現已足以證明,就是正面對戰,孟奇也根本不可能是其對手了。
  “這家伙,怎么如此死腦筋,偏偏要跟陳汐較量呢?”
  洛軒皺眉,思索著待會陳汐闖關返回時,究竟該怎么做,才能避免孟奇和陳汐發生沖突了。
  因為他很清楚,哪怕陳汐就是打破記錄,孟奇只怕也不會就此罷休了,因為這家伙就是那種不撞南墻不回頭的倔驢脾氣,身為孟奇的知交好友,洛軒自然很清楚這一點。
  而此時,幻羅仙境第七十二層中。
  三十六名黑衣人組成戰陣,從四面八方將陳汐困住,這戰陣宛如一個整體,將那四野八極全部籠罩鎖死,找不到任何的退路。
  不過陳汐也不打算退避了。
  非但如此,這一刻的他,眼神明亮得猶如燃燒的兩顆驕陽,渾身戰意奔涌,釋放出無量金光,氣勢浩瀚無二。
  殺!
  轟隆隆,三十六名黑衣人破空,縱橫交錯,將虛空都攪亂,看似雜亂無章,卻形成一個嚴密無比的困陣,以一種摧枯拉朽的架勢,朝最中央的陳汐壓迫而至。
  那種感覺,就像四面八方有諸多神山在同一時刻橫移,要將退路封死在中央位置的陳汐一舉擠爆了。
  聲勢極為可怖!
  那等壓力也是暴漲許多倍,和之前的關卡完全不同,這第七十二層關卡中的黑衣人,明顯已掌握了戰陣配合,雖無戰斗經驗,可憑借戰陣殺敵,卻完美地彌補了這一點不足之處。
  對于此,陳汐靜靜佇立,渾身精氣神猶如燃燒,將附近虛空都扭曲成一片,映襯得他那身影似實似虛,虛幻一片。
  鏘!
  就在那三十六名黑衣人將要破殺到身前那一剎那,陳汐手中的攬星仙劍猛地一振,劍身上,彌漫的億萬清冽星輝似也在一剎那燃燒。
  下一刻,一道粗大耀眼無比的劍氣,橫掃而出!
  這一劍,氣勢煌煌,猶如貫穿亙古而來,簡簡單單一劍,卻令天地失色,令虛空波瀾起伏。
  嗡嗡嗡~
  這一剎,那三十六名黑衣人手中之劍,齊齊顫抖,似要掙脫束縛,發出陣陣哀鳴,似在向陳汐臣服。
  這就是“劍神”之境的威勢,雖僅僅只是一絲,可當御用于劍氣中,那等威力卻足以齏粉日月,斬破萬古!
  噗!噗!噗!噗!……
  一陣沉悶響聲,劍鋒所過,一具具身軀被橫斬,無一人能閃避,無一人能生還,僅僅不過眨眼功夫,三十六名黑衣人,悉數化作光雨,飛灑天地。
  那光雨太過絢爛,飛舞飄零,雖不是真正之血液,卻透著一股肅殺悲愴的血腥死寂氣息。
  而這一刻,陳汐那清俊的面龐上,瞬間變得蒼白一片,幾欲透明,但其眼眸,卻是明亮如故,似夜空中最亮的星辰。
  “第七十二關成績,二十四息。”
  那一道漠然毫無感情的蒼老聲音,倏然響徹大殿,回蕩在陳汐耳畔。
  ……
  與此同時,在那三十七層外的平臺上,在那玉璧上映現的陳汐的名字,也是在這一刻消失不見。
  結束了?
  眾人一愣,齊刷刷將目光望向了另一側的通關石碑上,而后,他們臉色頓時齊齊僵固,倒吸一口涼氣。
  因為那通關石碑上排名第十的位置上,那原本屬于木道夫的位置,如今卻是被陳汐所取代,在其名字后方,閃耀著幾個刺目的金色字跡——
  闖關成績,三刻鐘二十四息!
  ——
  ps:這一章補昨天。待會去熬夜搞第4更~月末了,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