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290 大亂開端

眾人清清楚楚記得,在陳汐進入第七十二層時,已經用了兩刻鐘時間,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幾乎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次他想要打破一個記錄,把自己的名字留在通關石碑上有些懸了。
  畢竟,那位列第十名的木道夫,當年也是用了三刻鐘五十息時間,而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沒有人相信,陳汐能夠在這短短五十息時間中,殺光第七十二層三十六名對手。
  可如今,那通關石碑上卻浮現出了陳汐的名字,而他的戰績更是只有三刻鐘二十四息,換而言之,陳汐闖過那最困難的第七十二層時,才僅僅用了二十四息時間!
  這可就太駭人聽聞了。
  當年那炎雨?凌輕舞闖過第七十二層時,可都沒有陳汐這么快!
  也正因如此,所以當看見這一幕時,眾人才會表現得如此震驚,幾乎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刻鐘二十四息,僅僅只比第九名的敖靈多了十二息時間……簡直是個變態啊,我若沒記錯,陳汐如今才只大羅中期修為吧?”
  “不錯,這又是一個新紀錄,而你們發現沒有,陳汐如今在紫綬金榜上的排名,可是僅僅只三十名而已,這也從側面證明,他的戰斗力之強,卻不像其修為那么簡單了。”
  “的確是厲害,令人嘆為觀止。”
  “如今陳汐創造新的闖關紀錄,位列第十名,每個月可又多出三百萬星值的額外獎勵,真是羨煞人了。”
  眾人議論紛紛,驚嘆不已。
  只有孟奇渾身僵硬,面色陰沉如水,充斥著怨戾之色的眼眸中寫滿了濃濃的不甘,久久不言。
  一旁的洛軒不禁擔憂地看了他一眼,張了張嘴,卻不知該如何勸他。
  有些執念,一旦占據了道心,足以讓一個絕頂聰慧之人瞬間變作偏執不可理喻的白癡,就像眼前的孟奇。
  嗡~
  就在此時,那通過第三十七層的入口處一陣波動,映現出陳汐那挺秀的身影來。
  此刻的陳汐,腰脊依舊筆直如槍,眼眸卻已是恢復平靜不波,宛如深邃的星空,澄凈一片。
  唯獨他那清俊的面龐上,蒼白一片,幾欲透明,從而暴露出他在這次闖關中,也是消耗太甚,此刻正處于疲憊困乏的狀態中。
  當看見陳汐出現,平臺上又是一陣嘩然,大多數目光中都已是不可抑制地帶上了一抹敬畏尊重之色。
  顯然是陳汐在幻羅仙境中的表現,已是折服了他們不少人。
  只有洛軒看見陳汐狀態似乎有些欠佳時,眼皮禁不住一跳,心中暗叫一聲糟糕,這時候若是孟奇不顧一切和陳汐動手,雖說極有可能取勝,可那后果絕對是一場災難。
  一想到這,他連忙不著痕跡地擋在了孟奇身前,做好了一切準備,只要孟奇敢動手,他絕對會毫不遲疑將對方攔住!
  “你這是做什么?”
  孟奇皺眉,語氣不善。
  洛軒心中咯噔一聲,連忙低聲道:“夠了!這時候我可決不允許你再如此胡鬧下去!”
  孟奇皺眉瞪了對方一眼,不耐煩道:“趕緊讓開,你還是不是我孟奇的好兄弟了?屁股都歪成這樣了!”
  兩人之間的爭執,也是引起了附近其他人注意,不少目光都是朝這邊掃視而來。
  而陳汐此刻也是看見了孟奇和洛軒,眉頭不由一挑,心緒倒是頗為平靜,只是感覺這家伙還真是麻煩,若天天被他如此纏著,那可頭疼的很。
  他之前在幻羅仙境中一番歷練,胸腔間中的不平之意悉數發泄,道心愈發純粹堅定,倒是不再如之前那般郁郁。
  此時也懶得和那孟奇計較,轉身就要離開。
  “陳汐!”
  驀地,孟奇的聲音從后邊傳來,陳汐眉頭一皺,登時止步,暗暗感知了一下自身氣機,發現尚且有一戰之力,徹底平靜下來。
  而此時,那洛軒卻是臉色微微一變,連忙拉住孟奇衣襟,然后朝陳汐道:“陳汐師弟剛剛歷經一場大戰,還是趕緊返回洞府歇息一番,莫要累壞了。”
  陳汐怔了怔,卻是把目光看向了孟奇。
  “你給我讓開!我說我要戰斗了嗎?”
  孟奇氣惱的低吼了一聲,猛地甩開洛軒的手,然后深吸一口氣,臉色竟是變得嚴肅起來。
  再然后,在那眾目睽睽之下,孟奇突然躬身,抱拳:“之前是我錯了,通過剛才一幕,讓我自認不如陳汐師弟你,還望陳汐師弟莫要介懷我之前的冒犯之舉。”
  說著,他再次朝陳汐躬了躬身,儀態平靜,言辭誠懇,并無任何矯揉造作陰陽怪氣的味道。
  這種反常的舉動,不止令陳汐一怔,連洛軒都驚得睜大眼睛,像第一次認識這位相交多年的好友一般。
  至于平臺上其他人,則都看得一頭霧水,不清楚其中的來龍去脈,但這并不妨礙他們判斷出,孟奇這位內院老牌風云人物,此刻主動向剛踏入內院的新生陳汐認輸了!
  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大事!
  陳汐原本就非睚眥必報之輩,對孟奇也并無什么刻骨仇恨,見他道歉誠懇,自也不會與之再追究下去,當即也是抱了抱拳,道:“孟奇師兄胸襟豁達,在下自樂見如此。”
  說罷,他轉身而去。
  原諒歸原諒,他可不會一下子就和對方交好起來。
  直至陳汐離開,消失不見,洛軒這才長長松了一口氣,旋即略帶驚詫地看了一眼孟奇,道:“沒想到啊,你今天居然開竅了。”
  孟奇沒好氣道:“我像那么蠢的人嗎?”
  他心中其實卻是有些苦澀,什么開竅,他只是見陳汐打破記錄,將那位列紫綬金榜第二十三名的木道夫都擠下了通關石碑,所以意識到了和陳汐之間的差距而已。
  若連這點見識都沒有,他又怎可能進入道皇學院內院,登臨紫綬金榜第三十名,雖然……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這樣就好,我還真挺擔心你不顧一切和陳汐對戰呢。”
  洛軒拍了拍對方肩膀,嘆息道,“畢竟你也看到了,咱們這位新來的師弟,可完全無法用常理衡量,這才短短幾年時間而已,他都已成長到這般地步,以后還了得?”
  這句話,不止令孟奇無法反駁,也是讓附近平臺上眾人也都是深以為然,心中感慨不已。
  是啊,陳汐這般人物,實在太過耀眼,注定非尋常可比了。
  ……
  一場糾紛,就在這種無聲的對比中,悄然化解于無形之中。
  這一切歸根究底,還是一種力量上的較量,只不過卻是體現在了那幻羅仙境中的通關石碑上。
  第十名!
  已經是一個足以令絕大多數內院弟子仰望的高度了。
  尤其是,陳汐才剛踏入內院,而他的修為也才僅僅只大羅中期而已。
  ……
  天行仙山,劍廬洞府中。
  陳汐返回之后,就當即盤膝坐在其中,默默吞吐打坐起來。
  之前在幻羅仙境中闖關,令得他也是消耗巨大,尤其是在那第七十二層時,他施展的那劍蘊含著一絲“劍神”之境威勢的劍氣,差點抽空了他渾身上下的力氣,再加上沒有蒼梧幼苗補充仙力,讓得他也是感到有些疲憊。
  不過這一切的磨礪都值得,首先,他斬破了心境中的塊壘,不再為太上教之事而擾亂自心,念頭通達一片。
  其次,這一次闖關,創造了一個記錄,雖說才僅僅位列通關石碑第十名,可只要名次不發生變化,他以后每個月就能獲得三百萬的星值獎勵。
  再加上他在大羅仙境前三十六層中,保持著第一名的闖關記錄,同樣也能夠每個月獲得一百萬的星值獎勵。
  光是這兩項,就讓他每個月不用做任何事情,就能獲得整整四百萬星值。
  若再加上在紫綬金榜第三十名上每個月所獲得的一百萬星值,加起來每個月就能額外獲得五百萬星值了!
  “如今蒼梧幼苗不在,但對我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趁這三個月的時間,倒是可以全力修煉,繼續拿幻羅仙境來錘煉突破修為極限,對以后晉級大羅后期必然會起到莫大的助益。”
  “除此之外,若是能夠不斷突破在通關石碑上的記錄,將名次提升起來,每個月所獲得的星值數目,也是會連連暴漲,可謂是一舉雙得。”
  陳汐一邊打坐,一邊在腦海中沉思。
  唯一讓他感覺有些皺眉的卻是,每一次進入幻羅秘境闖關,都需要繳納一百八十萬的星值費用,這可是一個不菲的數目。
  “看來,還是等修為有顯著提高時,再去闖關也不遲,否則只會浪費太多不必要的星值了……”
  想到這,陳汐總算捋順了接下來的計劃,渾身一陣輕松,摒棄腦海雜念,徹底陷入到了深層次的打坐中。
  與此同時,在那斗玄仙城繁華的街道上,今天卻走來了三個怪異的小家伙,一路上吸引了無數眼球矚目。
  那是一頭憨態可掬的黃毛小熊,大大咧咧地捧著一個大西瓜一邊走一邊在啃。
  在黃毛肩膀上,則趴著一頭絨毛雪白柔軟的小獸,正在眼巴巴看著黃毛小熊手中的西瓜,垂涎欲滴。
  而在雪白小獸的背上,則騎著一個三寸小人,白衣勝雪,面容英俊無匹,雙臂抱胸,眼眸微微垂著,似睡非睡,渾身都散發出一股冷酷驕傲的味道。
  這樣三個小家伙,組合在一起,大搖大擺在熱鬧喧囂的街道上招搖過市,自然引起了不少人頻頻矚目。
  ——
  PS:這一章為“莉”美女加更~好了,剩下的就是欠x壕的加更了……求月票鼓勵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