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91 葉唐的道

那三個小家伙,自然是靈白、黃毛小熊阿蠻和貔貅幼崽白魁。
  仙界號稱萬族林立,生靈無數,而在這斗玄仙城中,自然也不乏有來自仙界各地的不同生靈、族類。
  像來自昆侖海中的強大海族,來自眾靈之地的蜉蝣蟲族、藤蔓木族、火歌靈族、月舞菌族……等等。
  這也令得斗玄仙城中的修仙者早已對各種奇形怪狀的生靈早已屢見不鮮,不過當看見靈白他們這一支組合時,依舊不免引起了諸多目光矚目。
  原因就在于,這三個小家伙實在太有靈性了,且極為罕見,不少修仙者甚至都認不出他們的來歷。
  這自然令人好奇,這三個家伙是哪家仙人豢養的仙獸?
  對于這一切好奇的目光,靈白不在乎,阿蠻不在乎,白魁自然更不在乎,大搖大擺在街道上走著。
  阿蠻吃了一半西瓜,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巴,探出肥厚的手掌撓了撓腦袋,有些不舍,但最終還是將另一半西瓜遞到肩膀處。
  白魁早已等得不耐,嗷嗚一聲就把那西瓜叼嘴里含皮兒咀嚼起來,吃得瓜汁四濺,淌在了阿蠻肩膀絨毛上,阿蠻憨厚咧嘴一笑,不以為然。
  靈白雙臂抱胸,英俊冷酷依舊,唯獨低垂的眼皮卻是禁不住跳了跳,心中暗罵一聲倆吃貨,一路吃到現在還沒吃夠,眾目睽睽之下,簡直丟盡了自己的顏面。
  “靈白,他們看得俺很不好意思咧。”
  沒了西瓜可吃,阿蠻的注意力頓時被路上行人吸引,發現大家都在好奇打量自己,阿蠻頓時低下腦袋,有些訕訕地憨聲低估了一句。
  聞言,靈白面無表情,但是那似鋒刃般棱角分明的唇角禁不住抽搐了一下,漠然道:“不用緊張,他們在看我,你就是一片綠葉,點綴我用的,沒人在乎你。”
  說到這,靈白不著痕跡地挺了挺胸膛,神色愈發冷酷驕傲。
  “噢,原來是這樣。”
  阿蠻憨厚地點點頭,撫摸著干癟的肚子,咂嘴道,“可是,俺好像又餓了,西瓜水太多,不能充饑。”
  將半個西瓜連皮吞下去的白魁聞言,也狠狠點頭,嗷嗚叫個不休,似在說阿蠻說的對!
  見此,靈白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悲慘遭遇,英俊的小臉一沉,再無法保持風度,低聲咬牙呵斥道:“吃吃吃,從離開黑暗圣淵你們就吃,踏天大哥送的仙種西瓜,我可只吃了三個,其他的都讓你們倆吃了!還嫌不夠!?”
  阿蠻訕訕,閉嘴不言。
  白魁則委屈地瞥了靈白一眼,有氣無力趴在了阿蠻肩膀上。
  靈白深吸一口氣,攤攤手,痛心疾首道:“你們倆以后照顧一下我的心情好不好?我已經餓了好多天了!”
  說到最后,靈白心中也是涌出一抹幽怨,一路上為了照顧這倆吃貨,自己忍受的簡直不能更辛苦了!
  阿蠻愈發不好意思,聳拉著大腦袋。
  白魁則翻著白眼,一副懶得跟你計較的模樣。
  靈白見此,禁不住又嘆了一口氣,喃喃道:“快了,等找到陳汐這家伙,吃香喝辣還用愁嗎?那家伙可是一位大靈廚宗師啊……唔,想一想我還有點小激動呢。”
  阿蠻和白魁似也回憶起當年跟在陳汐身邊的歲月,齊齊哧溜一聲吞了吞口水。
  吃貨!
  聽得這難聽的吞口水聲,靈白小臉一黑,感覺在這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這倆家伙簡直太丟人現眼了。
  ……
  “唔,什么味道!”
  下一刻,靈白、白魁、阿蠻眼睛同時一亮,動作整齊劃一地望向了旁邊一座酒樓,更是同一時間吞了吞口水。
  好香!
  那家酒樓高聳入云,有著一個響當當的招牌——仙不厭,此刻正值午時,一縷縷誘人香味從中飄散而出,令人垂涎欲滴。
  “靈白,見陳汐之前,咱們或許應該進去飽餐一頓。”
  “嗷嗚!”
  “我感覺……”
  靈白凝眉沉思許久,點頭道:“這建議不錯!”
  唰!
  阿蠻簡直像聆聽圣旨,不等聲音落下,他那胖乎乎的身軀就爆發出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劃出一抹驚人的殘影,直接朝酒樓內沖去。
  “慢點!我說……你矜持點!哎……吃貨發瘋簡直太可怕了!”
  伴隨著靈白那充滿恨不成鋼味道的呵斥聲,他們進入到了仙不厭酒樓,在一位店小二驚詫的目光中,一個個端坐在了一處案牘前。
  “請問……小公子需要些什么?”
  那位店小二的目光在三小身上逡巡許久,最終落在了靈白身上,雖說這小家伙只有三寸高,但起碼模樣和人類沒差別……
  靈白干咳了一聲,神色恢復冷酷驕傲的模樣,拿過餐譜,指著上邊道:“你們上邊的招牌菜統統來一樣。”
  “不對,是三樣。”阿蠻抬頭憨聲說道。
  靈白唇角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點頭道:“就按他說的做吧。”
  “好的。”
  店小二收起餐譜,旋即道,“小公子,這些菜肴總計一百三十七道,三份的話,加起來您需要付三十七萬顆仙石,折合極品仙髓三十七塊。”
  靈白一怔:“不是吃過才付錢嗎?”
  店小二低聲解釋道:“先付款,后上菜,這是我們仙不厭酒樓的規矩,一直延續上萬年歲月了。”
  說話時,他神色間已帶上一絲輕怠之意,就憑這句話他就猜出,這三個模樣古怪的小東西,肯定是第一次來斗玄仙城。
  他甚至有些懷疑,這些外來戶究竟知不知道仙不厭酒樓的消費有多貴,又是否準備了充足的仙石?
  要知道,就是斗玄仙城中的一般修仙者,可都沒能耐敢在仙不厭酒樓如此消費的,沒辦法,此地菜肴雖匯聚三界之鮮,可價格可不是誰都能消費得起的。
  “仙石?”
  靈白又是一怔,他身上可從不帶這些玩意的。
  而當那店小二見此,愈發確定這三個古怪的小東西就跟鄉巴佬似的,一點見識都沒有。
  如此一想,他臉上原本就沒多少的恭敬之色,頓時被一抹不屑和厭憎取代,不耐煩道:“連仙石都沒有,就敢跑來仙不厭酒樓?真是的,害我白白浪費時間,走走走,我們仙不厭酒樓可不施舍叫花子!”
  聽到如此不客氣的話,靈白一對劍眉猛地一挑,眸中寒意大作,朝身旁的阿蠻微微點了點頭。
  阿蠻嘿嘿咧嘴憨厚一笑,直接起身,一巴掌就拍在那店小二身上,打得后者嗷一聲發出慘叫,整個人噗通一聲趴在地上,咳血慘嚎不已。
  “來人啊,有人找茬——!”
  那店小二慘叫,卻被阿蠻大搖大擺一屁股坐在身上,疼得他五官都攥成一團,口中狂吐白沫,連聲音都發不出。
  “阿蠻別弄死他了,這是斗玄仙城,高手很多的,萬一惹出不該惹的,咱們今天只能餓肚子逃跑了。”
  靈白漫不經心囑咐了一句,說是逃跑,卻是渾不在意。
  阿蠻撓了撓頭,為難道:“算咧,為了填飽肚子,俺會小心點不讓他死掉的。”
  一旁的白魁點了點頭,很贊賞阿蠻為了美食所作出的付出。
  這邊鬧出的動靜,已是引起附近注意,不少食客都紛紛把目光望過來,目光中略帶訝然之色,似沒想到,竟有人敢在仙不厭酒樓鬧事了,尤其是,鬧事的還是三個模樣古怪的小家伙,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誰敢在我仙不厭酒樓鬧事?”
  “哼!簡直是找死!”
  “莫要喧嘩,別讓一些不開眼的東西影響了其他客人用餐。”
  嘩啦一下,一道道身影氣勢洶洶而來,皆都是仙不厭酒樓的侍衛,實力竟都是頗為不弱,最次的都有玄仙境界。
  而為首那名錦衣老者,更是有著大羅金仙境的修為,龍行虎步,威勢凜然,頗為懾人。
  當看見此次鬧事的,竟是三個模樣古怪的小東西時,他們這些人的臉色皆都一沉,慍怒無比,這是誰家豢養的仙獸,竟敢跑來他們仙不厭酒樓中撒野?
  “這是怎么回事?”
  為首的錦衣老者開口,眸光如刀子似的冷颼颼掃視著靈白、阿蠻和白魁。
  對于此,阿蠻撓了撓頭,憨厚一笑:“靈白說他狗眼看人低,雖然俺不是人,但同樣很氣憤。”
  “孽畜!這時候你竟還敢笑,簡直太過猖獗!”一名侍衛厲聲呵斥,直恨不得一刀砍死這頭黃熊了。
  “你再敢罵一句,我殺了你。”
  靈白冷冷掃了對方一眼,眸中鋒芒乍現,刺的對方渾身一顫,毛骨悚然,竟是嚇得不敢再多說一字。
  那錦衣老者見此,眼眸驀地一瞇,仔細打量了靈白一番,冷哼道:“休得猖狂,今天你們若不給出一個交代,可別怪我等不客氣了!”
  “你難道沒聽見,這混賬狗眼看人低?”
  靈白絲毫不讓,甚至是咄咄逼人,冷冷盯著那錦衣老者,“老家伙,我倒要問問你,像這種態度惡劣的混賬店小二,你是怎么管教的?!”
  見靈白態度如此囂張,令得眾人皆都大怒,欲要動手,將其擒下,狠狠修理一番,但最終,卻是被那錦衣老者攔住。
  ——
  ps:耽擱了些事兒,這一章更新有些晚了,抱歉大家,第二更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