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92 破關之路

感謝兄弟“yaunbaotu”的打賞捧場支持~
  ——
  眾人要動手,卻被錦衣老者制止。
  他皺眉掃了一眼有恃無恐的靈白,又看了看自始至終都未曾理會自己等人的阿蠻和白魁,心中不知為何,莫名其妙地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
  這三個古怪的小東西表現太鎮定,事出反常必有妖,錦衣老者不得不防對方是否來歷非凡了。
  “說,這是怎么回事?”
  錦衣老者目光一垂,落在了那被阿蠻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店小二身上。
  那店小二疼得齜牙咧嘴,唇中吐白沫,聞言,當即竭聲叫道:“趙管事,他們不拿仙石就來消費,我讓他們離開,他們反而對我動手,簡直太過猖獗……啊~”
  說到最后,他猛地再次發出一聲慘嚎,卻是阿蠻屁股扭了扭,擠斷了他胸腔肋骨。
  這種做法,登時刺激得那附近一眾仙不厭酒樓的侍衛怒形于色,若非那錦衣老者制止,他們早已動手將這三個小孽畜給生吞活剝了。
  “你們……還有什么要解釋的?”
  錦衣老者皺了皺眉,陰沉著臉盯著靈白,他已經打定注意,若事實真如此,那他可再不會忌憚什么,直接動手了。
  這時候,酒樓內用餐的客人大多都被這邊的動靜吸引,若再不解決這一場麻煩,只會影響了今天的生意,那種后果,可不是他能夠承擔起的。
  嘭!
  靈白直接拎出一個灰不溜秋的石頭,丟在了案牘上,道:“我們的確沒仙石,但這件寶貝可足夠在你們這里吃喝三年了。”
  吃喝三年!?
  眾人一愣,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好大的口氣!他們還當仙不厭酒樓是尋常的小飯館不成?
  而當他們的目光落在那靈白拿出的一塊石頭上時,更是氣的差點笑出聲來,玄罡母石?這玩意撐死能兌換八十塊仙石,別說在仙不厭酒樓吃喝三年,就是連一杯水都買不到!
  拿一塊爛大街的玄罡母巖來充數,這三個小孽畜,明顯是找茬來了!
  眾人神色皆都變得不善,眸中充斥慍怒戾氣,望向靈白他們的目光,就如同盯著三具死尸一般。
  靈白見此,卻是一臉不屑地搖頭,眼神中甚至帶著一絲憐憫,似在嘲弄這些家伙有眼無珠。
  見此,那錦衣老者皺了皺眉,出于一種謹慎心思,將那一塊灰不溜秋的石頭拿在手中,細細端詳起來。
  此石只有嬰兒拳頭大小,通體暗灰,暗啞無光,分量卻足有千鈞之重,沉甸甸的,依照錦衣老者那久經考驗的老辣目光看來,此物的確是十足十的玄罡母巖無疑。
  這個判斷讓他眉頭皺的愈發厲害,臉色也是一點點陰沉下來,看向靈白他們三者的目光中,已帶著一抹肅殺之氣。
  而注意到錦衣老者的神情變化,那些侍衛的神色也都愈發狠戾,久等一聲令下,他們必然會毫不留情動手。
  氣氛,一時變得凝重起來。
  靈白挑了挑劍眉,瞥了一眼阿蠻,后者憨厚一笑,點頭表示明白。
  “且慢,可否讓在下一觀此寶?”
  便在此時,突然一道清朗溫煦的聲音響徹,令得這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出現了一絲緩和。
  那錦袍老者蹙眉,不過當他看清那開口說話之人時,神色明顯一怔,竟是變得浮現出一抹恭敬笑容,道:“原來是洛軒公子,老夫剛才失禮了。”
  那青年面容俊朗,雙眸燦若星辰,玉樹臨風,正是那位列道皇學院內院紫綬金榜第九名,有著“玉面小財神”之稱的洛軒。
  看見洛軒,在座不少人也都認出其身份,頓時產生一陣嘩然,似沒想到,洛軒這般人物竟也會在這里。
  靈白卻是只瞥了對方一眼,就收回目光。
  洛軒微微一笑,直接走上前來,拿過那一塊石頭,略一審視,眼眸中驀地閃過一縷神芒,扭頭朝靈白道:“小友,此物可是雪精玄鐵石?”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心中齊齊一震,雪精玄鐵石?那可是煉制太虛階仙寶的神珍!可遇不可求,仙界中幾乎都再已難以尋覓到。
  “這怎么可能?這明明是玄罡母巖啊!”那錦袍老者驚呼,不敢置信,那種感覺就像看到一塊頑石,突然被人叫做了絕世珍寶一樣。
  洛軒微微一笑,并未解釋什么,只是把目光望向了靈白。
  而此時,靈白這才正兒八經地看了洛軒一眼,點頭道:“你還算有些眼光,比那些蠢物強太多了。”
  敢如此評價一位道皇學院內院中的風云人物的,也只有靈白了。
  洛軒不禁啞然,感覺這三寸高的英俊小人還蠻有趣的。
  而錦袍老者那些人聽到自己被罵做蠢物,臉色都難看無比,但此時,他們顯然計較不了那么多,而是把心思落在那塊石頭上。
  這若真是雪精玄鐵石,那價值可就無法估量了,就是在仙不厭酒樓吃喝三年也是綽綽有余。
  關鍵是,此寶罕見之極,近乎絕跡,根本是可遇不可求,這才是其最珍貴的地方。
  “洛軒公子,此物真的是雪精玄鐵石?”
  錦袍老者凝眉,猶自不敢置信。
  洛軒點了點頭,突然朝靈白道:“此寶在流金仙閣標價三萬極品仙髓,我愿出三萬五千仙髓將其購買,不知小友能否割愛了?”
  他需要煉制一件太武階寶物,若能以雪精玄鐵石為主材料,威能起碼能提升一個檔次。
  三萬五千仙髓!
  聽到到這驚人報價,在座都忍不住發出一陣驚呼,這個價格,可不知能夠購買多少件宙光階仙寶了!
  而錦袍老者等人的臉色,卻是一下子垮下來,難堪無比,心中皆都恨不得殺了那店小二,洛軒可是流金仙閣閣主的后裔,自不會說假話了,此物也必然是雪精玄鐵石無疑,而能隨手拿出一塊神珍,那三個小家伙又怎可能付不起飯錢?
  但出人意料的是,靈白想也沒想,直接一口拒絕了:“此物我也有大用,可不會拿來賣給他人的。”
  見靈白態度堅決,洛軒怔了怔,有些惋惜地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將此物歸還,搖頭轉身離開。
  “小友,既然你不打算賣,又為何要拿依仗此物在我仙不厭酒樓消費?”那錦衣老者忍不住問道,神色和口吻都是變得緩和許多,不復之前那般陰沉冷厲。
  “我在這里吃喝,自有人回來付賬,用得著拿一塊雪精玄鐵石來抵債?你莫非以為我很白癡?”
  靈白皺眉掃了對方一眼。
  錦衣老者神色呆滯了一下,最終還是忍不住道:“我們仙不厭酒樓的規矩是,先付帳,后上菜的。”
  靈白冷笑道:“自然可以,但也不至于沒拿仙石就辱罵我等,更要將我們攆走吧?你們仙不厭酒樓就是如此待客的?”
  錦衣老者擰眉,惡狠狠瞪了地上的店小二一眼,當即道:“這次倒的確是我仙不厭酒樓有錯在先,還望小友見諒。”
  “見諒?”
  靈白得理不饒人,“若非我拿出一塊雪精玄鐵石,你們還打算動手對方我們的吧?”
  錦衣老者被質問的有些語塞,暗自頭疼不已,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小東西,怎么如此難纏了……
  “算了,這一頓飯我請了,還望小友消消氣,這仙不厭酒樓一向名譽不錯,只是一些下人有些良莠不齊了。”
  那遠處的洛軒開口,幫忙打圓場。
  “對!這頓飯我們仙不厭酒樓請了,還請小友笑納。”
  錦衣老者暗松一口氣,點頭說道。
  靈白哼道:“你看我們像那種白吃白喝付不起錢的主兒?既然你要道歉,那就去到皇學院,幫我向內院弟子陳汐傳一句話,就說我靈白萬里迢迢來找他,如今卻連飯也吃不上了!”
  陳汐!
  當聽到這個名字,在座眾人皆都心中一震,面露驚容,似都沒想到,眼前這小家伙竟和那位如今名傳天下的傳奇驕子人物有著一層關系了。
  “陳汐……”
  洛軒眸中精芒一閃,心中暗嘆,這次仙不厭酒樓還真是踢到鐵板了,若是陳汐知曉此間發生的事情,只怕非拆了此地不可。
  “陳汐?”
  那錦袍老者和他們身邊一眾侍衛神色皆都猛地齊齊僵固,眼睛睜得滾圓,心中都直冒寒氣,這三個小家伙居然認得陳汐?并且聽其口吻,關系似乎還頗為密切?
  這一刻,他們感覺腦袋就像被人敲了一記悶棍,嗡嗡作響。
  現如今的斗玄仙城,誰不知知道陳汐這位在道皇學院內如日中天般的傳奇人物?有關他的一切驚人事跡,如今更是成為了斗玄仙城街頭巷尾最熱門的話題。
  而現在……他們卻居然得罪了陳汐的朋友!
  一想到這,錦袍老者等人簡直是欲哭無淚。
  陳汐乃是年輕一代絕世人物,論及實力倒也并不足以讓扎根斗玄仙城近萬載的仙不厭酒樓忌憚,可真正恐怖的并不是他的實力,而是他的背·景!
  這等人物一旦發生什么事兒,道皇學院中那些老古董還能坐得住?
  簡單點說,在這斗玄仙城中,誰若是敢得罪陳汐這般弟子,那絕對是活膩了,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