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1293 七院論道

感謝點點童鞋的打賞捧場支持~
  ——
  仙不厭酒樓內一片震驚,眾人也終于是明白過來,這三個古怪的小家伙如此鎮定,原來人家是有底氣的!
  而這樣一來,那仙不厭酒樓的處境可有些不妙了……
  那錦衣老者此刻已是額頭浸滿冷汗,有些手足無措,哪還有一絲屬于大羅金仙存在的風度。
  他欲哭無淚似的看著靈白,顫聲道歉不已,說盡了好話,就差沒跪地懺悔認錯了。
  對于此,靈白卻是不買賬,今天他是又餓又生氣,更是被攪亂了享受美餐的心情,哪會就此便宜了這混蛋。
  若不是拿出一塊雪精玄鐵石,若不是報出陳汐的名號,這老東西會如此低三下四向自己道歉嗎?
  而見到靈白如此強勢,得理不饒人,眾人都心暗嘆,到并沒感覺此舉很過火,怪只怪這仙不厭酒樓的下人太過有眼無珠。
  就在這鬧得不可開交之際,突然有著一道飽含驚喜的聲音從酒樓外傳達而來——“靈白、阿蠻、白魁?”
  伴隨著聲音,一道挺秀的身影在酒樓內憑空浮現,他面龐清俊,腰脊筆直,眼眸深邃若星空,氣質淡然出塵,正是陳汐。
  滿座皆驚!
  誰也沒想到,陳汐這位名滿天下的傳奇人物,居然真的出現了,還來的如此之快,前后才不過盞茶功夫而已。
  由此也可以知道,他對這三個古怪小家伙是多么重視,否則斷然不可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就趕來。
  嗷嗚一聲,原本懶洋洋趴在那里對一切漠不關心的白魁,噌地化作一道白影,下一刻已出現在陳汐肩膀上,歡喜地用毛茸茸的小腦袋來回蹭陳汐的臉頰,親昵的不得了。
  “陳汐,俺可算見到你咧。”
  阿蠻也走了過來,張開胖乎乎的臂膀,給陳汐來了一個結結實實的熊抱,若非陳汐制止,它差點也學白魁一樣要爬在陳汐肩膀上。
  唯獨靈白,雙臂抱胸,冷傲地斜睨了陳汐一眼,似是很是不滿陳汐怎么現在才來。
  陳汐笑了,眼眸燦然明亮,充滿無盡喜悅。
  進入仙界多少年了,他可也經常想起這些小家伙們,此刻能夠意外與之重逢,他心的喜悅簡直別提了。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這“他鄉遇故知”,恰如其分地體現了陳汐此刻的心情。
  而看見這三個古怪小家伙居然和陳汐關系如此親昵,在座眾人皆都把目光憐憫似地望向了那錦衣老者等人。
  若是陳汐的普通朋友,或許還有挽回補救的余地,可若是關系莫逆的話,陳汐怎可能就此罷手?
  就是換做在座任何一人,在見到自己親友受辱時,只怕也不會善罷甘休了!
  感受著周圍投過來的異樣眼神,看著陳汐和那三個小家伙如此親密,錦衣老者他們渾身又是僵固,額頭直冒冷汗,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很快,陳汐就注意到了在場氣氛的微妙,皺眉看向靈白:“受欺負了?”
  此話一出,那錦衣老者心咯噔一聲,再不敢胡思亂想,連忙湊上前躬身道:“陳汐公……”
  話沒說完,卻被陳汐打斷:“我在問我的朋友,還請你閉嘴,不要自誤。”
  言辭毫不客氣。
  但卻沒人感覺不正常,在他們的認知,陳汐別說言辭不客氣,就是不管不問直接沖上來拆了仙不厭酒樓,都不見得有什么奇怪的。
  靈白冷冷乜斜了那錦衣老者一眼,這才說道:“倒是沒受到欺負,只是被這些混蛋破壞了用餐的興致。”
  陳汐哦了一聲,目光卻是落在了那地上**不已的店小二身上,他之前進來時,分明看見阿蠻一屁股坐在對方身上,想來就是這混賬惹到了靈白頭上。
  對于靈白的秉性,陳汐一清二楚,小家伙愛憎分明,若不是惹到他頭上,也根本不會在此如此胡鬧了。
  “陳汐師弟,能否給我一個面,暫且饒恕他們一次?”
  突然,那洛軒起身,一臉苦笑地來到陳汐身邊,說話時,他又用傳音低聲道,“實不相瞞,這仙不厭酒樓有一半是我流金仙閣的產業,今日之事,錯在這些下人態度惡劣,待此事了解,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陳汐若有所思地看了洛軒一眼,道:“剛才該不會是洛軒師兄派人通知我的?”
  洛軒微微一笑,算是默認了。
  原來,陳汐之前一直在洞府潛修,后來被一位內院師弟登門拜訪,向他傳達了此事,方才能及時趕來。
  “靈白,你覺得呢?”
  陳汐扭頭,望向靈白,洛軒的確間接幫了他一個不小的忙,但此事涉及到靈白他們身上,總要征詢一下靈白的意見。
  若靈白不同意,他自也不會給洛軒這個面,至于欠下洛軒的一個小人情,以后找機會還給他就是了。
  此話一出,那錦袍老者等人又眼巴巴望向了靈白,目光盡是哀求之意。
  靈白聳了聳肩,嘆息道:“我只是想填飽肚而已。”
  見此,那錦袍老者連忙道:“好說,好說,我這就去安排樓內的靈廚大宗師烹飪美味,以作補償。”
  靈白卻是冷哼道:“興致都被你們破壞了,我可不稀罕再呆在這里了。”說到這,他扭頭望向陳汐,道:“要吃自然要吃陳汐做的。”
  此話說的理直氣壯,更是贏得了阿蠻和白魁的一致點頭。
  陳汐啞然,當即朝洛軒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我等就先行離開了,告辭。”
  說罷,他看也不看那錦衣老者,帶著靈白、阿蠻和白魁轉身離開了仙不厭酒樓。
  看見這樣一幕,在座眾人皆都隱約感覺到,以后的歲月,陳汐只怕再不會光臨這仙不厭酒樓一步了……
  不過這對仙不厭酒樓而言,已經算是不幸的萬幸了,若是陳汐動怒發飆,仙不厭酒樓只怕就根本再無法在斗玄仙城立足了!
  “這次多謝洛軒公出言相助了,在下感激不盡。”
  那錦衣老者卻是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宛如從鬼門關走了一圈般,顧不得想那么多,躬身朝洛軒道謝,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
  其他侍者也都紛紛躬身,出聲感謝。
  “管一管你們酒樓這些下人吧,我能幫得了你們一次,可卻幫不了你們一輩。”洛軒搖了搖頭,也是轉身離開。
  他在思索著,該拿出什么樣的代價,才能讓陳汐對此滿意,徹底饒過了仙不厭酒樓。
  不止于此,身為流金仙閣閣主的后裔孫,洛軒也是想趁此機會,和陳汐結交一番,若能保持良好的關系,那就再好不過了。
  因為他以后是要接掌流金仙閣的,這個遍布仙界的商會能夠屹立至今,靠的并不只是買賣和財富,還有龐大雄厚的人脈關系。
  而在洛軒看來,像陳汐這般絕世驚艷人物,顯得極為值得他不惜一切代價去結交了,當然,前提是陳汐愿意接受來自他的善意了。
  “現如今,陳汐并不欠缺什么資源,唯一的憂患就在于左丘氏了,或許,我應該搜集一些有關左丘氏的情報當做和陳汐建立交情的開端了……”
  洛軒一邊走,一邊在心思忖,對于他這種商賈世家的弟而言,最不缺乏的就是交際手腕,投其所好,才是建立人脈關系的基本原則。
  ……
  道皇學院禁止親友進入,但顯然,對于弟豢養的仙獸卻并無什么約束。
  雖說陳汐沒把靈白、阿蠻、白魁當作自己豢養的仙獸看待,但看在別人眼就跟仙獸也沒什么兩樣。
  所以,陳汐倒是一路通暢地帶著三個小家伙進入到了學院。
  “陳汐師兄!”
  “見過陳汐師兄,呀,好神駿的三個小家伙,陳汐師兄這是你豢養的仙獸么?”
  “唔,一下養了三只仙獸,陳汐師兄果然不凡啊。”
  一路上,不少弟看見陳汐都是紛紛行禮問好,而看到他身邊的三個小家伙時,自然皆都毫不吝嗇地夸贊一番。
  可惜,他們這樣的做法,卻引來靈白頻頻翻白眼,英俊的小臉都黑了下來,最終實在忍耐不住,道:“陳汐,你們道皇學院這些學生還真是膚淺,沒見過世面,我像仙獸嗎?有我這樣的仙獸嗎?真是一群有眼無珠的家伙。”
  聽著靈白的抱怨,陳汐卻只是笑著,心恍惚間仿似回到了在玄寰域的日。
  “對了,甄姑娘、木奎、殤……他們呢?”陳汐猛地想起什么,突然問道。
  “自然還呆在黑暗圣淵,這次可是我好不容易請動踏天大哥出手,才打破了那黑暗圣淵的壁障,將我們仨給送進了三界。”
  靈白笑嘻嘻說道。
  陳汐倒是聽說過黑暗圣淵這個名字,早在飛升仙界之前,甄流晴就曾答應,會帶著自己那些同伴,一起前往仙界。
  只不過他至今卻是沒聽說過,那黑暗圣淵又究竟在仙界何地了,這也令他就是想見到甄流晴他們,也是無計可施。
  “靈白,那黑暗圣淵究竟在哪里?”陳汐把這個疑惑問了出來。